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我不要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许愿亦真总不知道要许什么。转眼就忘了。这次更快,揠苗助长一样,一瞬间长大,一瞬间变得空白。

    睁开眼先看见夜烬绝,烛光跳在他的眼睛,鼻子,跟嘴上。像某种舞蹈。在群起的生日歌里,更像他一个人的语言。

    梁熙和亦真站在一起,像孪生姐妹一起过生日那样,泡芙一样鼓圆了腮,幸福到奶油要破涨出来。吹灭蜡烛,红色的烛液坨在上面。柏新和几个朋友吆喝着分蛋糕。

    “冒冒失失的!”梁熙喊停。“dy  first!让媛媛姐来!”

    傅媛媛笑着分蛋糕,握着刀柄的麦色的手指上有钻石一闪一闪。左手中指。

    梁熙惊叫:“媛媛姐你和晏晚凉订婚了?”

    晏晚凉忙道:“求婚!是求婚!”微醺的表情。

    两个人都不愿意提起似的。晏晚凉不提,自然是答应了求婚,结婚还有待商榷。亦真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自己像悬崖边上的警示牌,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小真要大块的吧?”傅媛媛调转过脸问。

    “我吃不了多少。”亦真讪笑。傅媛媛比划出水果多的部分,先分给她。亦真领上自己的小盘子,边上立刻有手像贝壳一样合拢了她。

    “去那边坐。我给你烤羊肉串吃。”理所应当的语气。也理所应当坐在她旁边。梁熙给亦真倒了香槟,又和薛子墨歪在一起。

    亦真恍然觉得圆桌上的情景像概率里的捆绑解法,两个人无论如何,是一。柏拉图里的那个一。夜烬绝是概率高手,她怎么都要落回到他手里。

    “是不是上头了?”夜烬绝轻轻抽走她手里的酒杯。亦真这才发现她像无脊椎动物一样瘫软在他的半个怀里。拧了拧,挣不开。就以为自己彻醉了。

    “别喝了。”夜烬绝塞了果汁骗她。“这个是酒。”

    “明明是果汁。”

    “是酒。”

    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口齿间像咬合脆脆的小生菜。“你骗我。”

    “没骗你,是你上头了。”

    “不要果汁。”

    他笑了。亦真最终也没分清那是不是果汁。后劲真的上来了。后来大家都默契地找了房间去睡,她还赖在桌上不肯走。

    “别闹了,大家都走了。”恍惚听见夜烬绝叫她小泥鳅。

    “夜烬绝。”亦真把脸埋在胳膊里,说:“我恨你。”

    他打横抱了她,一级一级往楼上走。“恨我什么?”

    她把胳膊蛇在他肩膀上。像在木头房子里取暖。“你总是有理由,欺负我说不过你。你真讨厌。”

    他抵了门进去,开灯。她还絮絮叨叨噜苏个不停。可能被嫌吵。他吻住她。亦真咯咯笑着说:“像巧克杯。”

    他笑。拍拍她的脸。亦真还是喝醉了可爱一些。

    “亦真。亦真?”

    “嗯?”

    “你嫁给我吧。行不行?”

    “不。”

    “为什么?”

    “我不要嫁给你了。我要看着你一辈子打光棍。”

    “那你打女光棍吗?”

    亦真把眼眨了眨,又闭上了。

    “小真,小真?”夜烬绝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没反应。又掬起她的脸。真可爱。“你还爱我吗?说实话。不说不让睡。”

    “不。不爱你了。”

    他嘟起她的脸。“你再说。你还想不想睡觉了?”

    眼泪顺着他的手指流下来。亦真开始很小声的呜咽:“夜烬绝,你为什么就不能离我远一点。”

    他的鼻息笑了。说:“我发现你自欺欺人的时候特别可爱。”

    她饧着眼。不媚。娇憨介于婴孩与女人之间。夜烬绝能联想到她婴孩时期的模样。又低头吻她,像小兽心无旁骛地在河岸边饮水。

    最后他给她盖好被子。水和手机静置在床头。轻轻带上门出去。翌日亦真醒来,钻戒咬在她的手指上。

    是离开夜家时留下的那枚钻戒,在阳光里像耀眼不化的冰川。亦真把钻戒脱下来,戴上去,脱下来,戴上去。如此往复。忽然发现戒指下的皮肤有浅浅的线痕,比不戴上更有承诺之意。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有人在外面敲门,亦真知道是夜烬绝。“起来没有?”

    亦真说请进。夜烬绝搭讪着坐在床沿,仿佛怕吵到她。“头晕吗?”

    “不晕了。”亦真回避他的眼睛,钻戒就在眼底灼烧,比刚刚还要刺目。像新世界的白光,吸引着人看过去。

    亦真把戒指擎在夜烬绝面前,“还给你。”

    夜烬绝一怔,像是无法承受打击,声音微弱的近乎于请求:“留着吧。”

    “我不要了。随便你送给谁吧。”亦真无表情地说。

    “处决权在你。”他说,转身走了。

    “早。”薛子墨率先给亦真打招呼。梁熙拉凳子,亦真坐在梁熙旁边。

    “还好吧?你昨天没少喝。”梁熙说。好在声音不是很大。

    亦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见外,或许不想承认自己借酒浇愁。两个梨涡填补住表情,亦真笑:“像果汁一样,好喝。没想到那么上头。”

    梁熙也笑,摆着手,露出晕船的表情:“嗐,我昨天也喝大发了!”

    柏新大声说:“小真姐姐,姐夫给你准备了醒酒汤。”一桌人都笑了。

    亦真剜柏新一眼,说:“人小鬼大。”梁熙拍拍柏新,柏新忙把一碗醒酒汤端给亦真。现在不喝都不行了。

    薛子墨把果酱涂在面包上,问对面的傅媛媛和晏晚凉。“你俩接下来打算去哪双宿双飞?”

    亦真这才知道晏晚凉已经不在夜氏了。现在在傅媛媛的工作室。真浪漫,大雁南飞,雌雁说了算。

    几人离开别墅时,梁熙对亦真感慨:“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傅媛媛了,女人总喜欢从男人身上寻找归宿。我根本是向往她身上的女权。”

    亦真笑:“很少能有人像傅媛媛这样的。还是我们太弱了,干不过男人。”

    梁熙笑的更开:“怎么了?感觉你像是屈服了。”

    “屈服?屈服什么?”亦真问。

    “也不是屈服吧。认命?”

    “认你个头。”亦真劈手打梁熙。两个人笑成一团。

    “好了好了,要笑回家笑去。”薛子墨勾过梁熙的肩膀。“走喽走喽”亦真听着倒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1秒记住爱尚:

八一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81zw.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