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血骷髅恋爱修魔记 > 第295章 我就这么一个妈啊!
    “嗯,他们搬家是搬到这来了,今年开学的时候遇到了,”看着自己的老妈,她突然想问一问对方知不知道夏语莲在她高中三年的时候每一周都邮钱的事情。八一中文网 https://m.81zw.us/ 一秒记住 全文免费阅读

    算了,这个时候问不太好,以后有时间再问吧!“今年开学随处转了转,然后正好遇到了沈雨鸣,他现在拍戏呢……”

    林楚絮絮叨叨的和林母说着这两个多月的事情,除了不可说的就还有夏语莲是她导员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告诉母亲这件事。当然,她们谁都没有提林楚男朋友的事情。

    ……

    接到电话的苏若轩脑子还有一点模糊,也许是因为感冒,或者他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可是看着又不像。明明走之前还说好了不离开呢,怎么过了几个小时就说分手了?

    再把电话打过去,却没人接了,是被加入黑名单了吗?林楚的电话打不过去,今天林楚走之前说去和夏语莲剪头发,那不知道把电话打到夏语莲那里会怎么样?

    等苏若轩放下电话,也大约猜到了林楚为什么会和他分手了。他没有直接说林楚和他说分手了,只说林楚的电话打不通,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然后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原因。

    查是必须要查的,但是让谁查,怎么查,查完了怎么办却是一个问题。他现在做什么肯定会被人盯着的,想了想,把电话打到了墨尘那里,或许只有他可以不顾任何人的面子了。

    查这件事情的原因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偏偏这个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夏语莲说,林楚的母亲心脏不好,让他千万不要去,以后有合适的时间再说见面的事情。

    这次图片的事情已经让林母进了医院,要是他出现在对方的面前,情况估计是会更加的糟糕,算了,现在最主要的是把这件事情调差清楚。

    ……

    在医院待了一天,没有理会别人的眼光,也不知道是哪个大老婆舌,她的事情所有的医生护士差不多都知道了,估计她的照片也是人手一份了吧!

    王雨婷昨天已经回去了,夏语莲也被她劝了回去,没有告诉这两个人她失恋了,但是出了医院还是找了一个地方再一次的删除了关于苏若轩的一切。

    找了一个at机,查了一下银行卡里面的钱,剩下的不到十万块钱,八万多一点,她好像还欠了沈雨鸣八万呢,算了,等发工资的时候给他吧!

    林楚再一次的踏入了第四鬼王府,外号是睡美人别墅,别墅一共三层,一层待客,二层是会议室,三层是主卧和六个地狱。外人是不可以进入第三层的。

    对着向她行礼的三个人挥挥手,两男一女,一对夫妻,一个是来着以工替罪的,另外两个是一对夫妻,是卖、身给师姐的,师姐用不上,鬼王府这里还缺人,就留在这里了。

    替罪的那个姓严,另外两个是孙氏夫妻。这三个人做事什么的都是还可以的,唯一的一点不好的估计就是不是她的心腹了,不过心腹这东西她估计是很难拥有。

    告诉三人不要上来,林楚走到六楼属于自己的卧室,里面的东西师姐早就拿走了,什么东西都是新的,师姐说这是送给她的见面礼。

    卧室很简单,要说和正常的精装房有什么不同,估计就是精装房的墙壁是白色的,这里的墙壁是黑色的。但不是不能粉刷成白色,而是作为鬼王府的别墅阴气自然是非常重的,重到腐蚀这里面的一切。

    一楼是靠着法阵维持,勉强可以供常人生存,但是三楼嘛,三楼本来就不是为生人准备的。

    关上门,林楚查了查自己所拥有的所有东西,似乎也没什么能使得,不过无所谓,这些东西用着也不是很方便,也不是最简洁的。

    取三张冥木纸,拿出画符笔,拿好青瓷碗,取上半碗彼岸花汁,四周看了看,床头有一个镜子,听说过床头灯,还没见过床头镜呢,不是睡觉的对方不能放镜子吗?

    算了,可能鬼王住的对方有什么讲究吧!把镜子也一并拿过来,摆好了东西,数了数,没有什么缺的,拿起画符笔,三张纸并列拍开,手握笔悬于纸上,勾勒着心中逍遥绘制的图案。

    符光一点点的浮现,花汁浸入纸中,一点点的把符咒绘制在上面,直到三张符纸都绘制成型,林楚微微勾了勾嘴角,拿过镜子,左右各贴一张,最后一张贴在镜子的后面上方位置。

    响指一打,镜子上面慢慢的浮现出一副模糊的画面。似真似假,似幻似实,原本干净清晰的镜面变得如同乌云遮天一样。

    乌云淡淡散开,在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镜面又变成之前那样的清晰,只不过照不出人影而已。林楚拿出一根头发,慢慢的放到镜面上,镜面如同水面一样被触碰出了涟漪,头发被吞噬进去。

    镜子如同屏幕一般的显现出影像,大致看去,那似乎像是一部以第一视角拍摄的电影一样。如果细细看去,大约还可以在里面看到林楚她自己。

    “你在做什么?”

    林楚护住镜子转身,看向来人,“你不是知道这是什么仪式吗?”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会招天谴呢!楚芸值得你这么做吗?”从地府的水镜观察到林楚做这种事的罗小阎急切的开了阴路上来,同时也带上来了和她在一起的厉安歌。

    “那又如何?它能奈我何!我十世就这么一个妈!”林楚嘶吼着,喊过之后才发现不对,把镜子放到一边,僵着脖子,歪着头,“我什么都没说,你就当做是什么都没听到。”

    罗小阎看着林楚周围翻滚的魔气,一双黑眸都变成了红眸,甚至是流下了一滴眼泪。冲天的魔气夹杂着怨气和不甘,似乎是要吞噬理智,“你、你都想起来了?”

    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想起来呢!

    明明都已经是封闭了十世啊!怎么可能想的起来呢!可是听到外面滚滚的雷声,似乎想起来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想了想,应该是死亡的时候吧,只有那个时候有天雷劈下,也只有那个时候是十世玲珑树唯一被劈的时候。怪不得这两次天雷都没有劈下,原来是已经确定对其没有办法了,所以只是不甘心的恐吓罢了。

    “这一世它玩大了,它想让我生来便体弱不堪,所以这一世不想让我的灵魂完完整整的投胎转世,但是它没有掌握好、那个度,”林楚看着罗小阎平淡的说着,“原本不过懵懵懂懂,多谢了那一道天雷,让我完完全全的清醒了。”

    “你……”

    “尊上莫怪,小阎她孩子心性,回潮镜已经发挥作用了,还是先看看吧,免得白费了阁下心神。”厉安歌拦住正要说话的罗小阎,恭敬的对林楚说道。

    “还是叫我林楚吧,我和她早就是一个人了,至少见到你们的时候是一个人。”林楚自嘲的说着,转身去看回潮镜。

    “你不是有七窍玲珑心吗?怎么还不知道是谁做的这种事?”一同坐下来乖乖的看镜子的罗小阎歪头看着林楚说道,既然记忆恢复了,就算如今法力没有完全恢复,天赋能力应该还是有的。

    林楚看了罗小阎一眼,旁边的厉安歌似乎也是想问,想了想,还是解释一下吧!“后世的传说有很多都是假的,七窍玲珑果没有那么神奇,它只是可以让生灵思考而已,九窍玲珑心就更加没有传言之中的那么神奇了,它只是可以让我变得聪明,知道我面前的是人是鬼而已。”

    传说大多数都是假的,她的心可没有办法控制了吃了玲珑果的生灵,不过迷惑他们还是可以的,至于所谓的知晓天下事就更是不可能的了,她能做到的不过是看清面前的人罢了。

    “得了吧,你就是这么做了怎么还被季良给骗了呢?”罗小阎翻一个白眼,这回潮镜的时间太慢了,现在好没到林母苏醒之前呢,倒不如先聊聊天。

    “你要知道,时时刻刻的都可以看到面前的人说的是真的话还是假的话,是一件很考验人心的事情的,看得多了就不想看了。”这一世想要‘林楚’或者说是自己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而不是一个有着读心术的人。

    “切,还以为你能有多厉害呢!”罗小阎嫌弃的说着,手在镜面上一挥而过,“不就是要看看照片是谁寄来的吗?快点快进过去!不过你这三张符够啊?”

    她所知道的就是镜子背后一张符可以追潮一个人之前看到的事情,和所接触的人看到过的事情。三张符,不太够吧,不过最多的她见过的也是三张符,林楚也不过如此嘛!还上古之神呢。

    “够了,你不是一直在看我的事情嘛,前天晚上才爆出来的未婚妻,昨天早上我妈就收到照片了,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快递过去的吧!”所以说三个人的回潮差不多就够了。

    即使不够,她画的一张符可不仅仅是只回潮一个人的。其实她完全可以回潮别人的,看母亲的估计是就想知道……她不在的时候母亲有没有想她吧!

    回潮镜慢慢的展示着林母昨天的这一天事情,被加快了时间的回潮镜很快的就到了林母收到照片的时候,信是被直接放到门口的,林母听见敲门声开门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人。

    “这下好了,根本没看见啊!”还九窍玲珑心呢,真菜!就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被传的神乎其神,现在看来洪荒古神估计也没什么厉害的。

    “不急,回潮镜可是可以看到一切可以储存影响的东西,只不过一般的施法者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你们都忘记了而已。”林楚说着,在镜子上面点了几下。感谢现在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吧!

    “术士界没落,一些术法流传的不是很完整也是在所难免的。”厉安歌淡淡的说道,也不知道日后有没有时间可以让林楚教她画一些符,看在她曾经教过她的份上。

    “术士界早就没落了。”看着摄像头里面录的影响,这种影像可没有什么好看的,林楚加快回潮镜的速度,慢慢的就看到了那个敲门的人。不是认识的,接着借这个人的眼睛在看关于上一个人的事情。

    “尊上早就猜到了吧。”看到了所有的事情真相的厉安歌在一边说道,她不信作为一个拥有着九窍玲珑心天赋的人居然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清楚。

    “猜到了,只不过是没想过对方的手段真的这么低级。”拿下符纸,嗯,就坏了一张,剩下的两张可以留到下一次用,先收起来吧!

    看着两个不打算走的不速之客,“其实你们不比担心,这幅躯壳没办法承担太大的法力,我现在的法力根本打不过你们两个联手,不过单打独斗应该还是可以的。”

    血玉骷髅说到底不过是一具骷髅罢了,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能有一个鬼帝的实力已经算是最强的修为了。

    “你拒绝了苏若轩,是不是也挺心疼的?”知道林楚上十世的生活自然也知道苏若轩在林楚心上的地位。

    “我可以等,他最多也不过可以活到三十岁,我那是要是还喜欢,自然有我的办法。”林楚对于此事说的一点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也是,对一个洪荒古神来说,一个阴气和功德共在的灵魂似乎不是什么另类,应该说是多了去了。

    “你随意,但是最好还是不要打破阴阳平衡的好!不要给我们地府增加困难,不然我就全都让你去处理!”罗小阎说完这句话就拉着厉安歌走了,反正和地府签订的协议是灵魂协议,无论是林楚还是玲珑树,可是都要遵守的。

    “放心吧,我有分寸。”林楚小声的说了一句,看着空荡荡的卧室,也不是待不了不是。不过刚刚的发泄倒是让她想起了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