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帝王盛宠:绝世皇子妃 > 转折:熟悉之感
    “这不叫小气,我确实没钱谁知道那些钱会不会被收走,我现在只能靠着自己那点微薄的医费生活,而且你不知道还有个五皇子每天蹭吃蹭喝吗?唉!那个五皇子也真是的,自己明明是个皇子却来祸害我这个穷光蛋,你说他还要点脸面吗?我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皇子,如今也算长见识了。”

    这点金凤兮倒没有说谎,她长这么大的的确确没有见过像祁子睿那样的人,分明自己很有钱,却还死赖在她这种穷光蛋身边讨吃讨喝,也不嫌丢脸,她甚至有种错觉,祁子睿纯属就想从这儿吃够他给出自己那些东西的价格。

    不过估摸着这辈子吃不够,吃一顿东西才多少钱,而就当初祁子睿给的东西估摸着一件就能让乞丐风风光光过一辈子,那玩意可是价值连城的好货,她金凤兮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自然可以轻易看出品阶。

    金凤兮摸着下巴算计,如今她手里的钱确实已经不多了,至于祁子颖送来的那加大箱珠宝首饰如今她不能动,有些东西不是随便就可以用的,祁子颖无辜送东西显然有目的,她得找个恰当的时间将东西送回去。

    她金凤兮虽然自开始便表现出一副爱财的小人嘴脸,但她却是更爱自己的小命,无论是不是演出来的她都在意自己的这条命。

    了解她的人都明白金凤兮之所以如此爱惜性命并非她到底多么贪生怕死,而是时机未到倘若手刃仇人之后有人想杀她,她自是无所畏惧,一身轻松的她有什么可害怕呢!那时候的她,死了或许才是最好的一条出路。

    她金凤兮并非什么想要活得惊才绝艳之人,她不在乎自己活得狼狈还是万人敬仰,她只在乎自己是否做到了该做的事。

    而如今最该做的便是报仇,除此之外便是希望金志康可以安然无恙的活着,或许这次报仇她可能会跟金志成同归于尽,到时候金历国唯一可坐上皇位的人便只有金志康了,无论她的哥哥愿意与否,都必须得坐上那个位置。

    再次不动声色的看向对面仰头喝酒的男人,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我中觉着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相似。”

    “相似?我好像记得当初我与席大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席大夫并没有这种相似的感觉,我从你的眼中除了看到若隐若现的无奈之外,根本没有见到相似之人时的差异,惊愕,如今席大夫说相似又怎么说?”

    金凤兮彻底被问住了,顾康问的没错,当初她并没有那种相似的感觉,如今却突然说相似叫人相信才有问题,她对此百口莫辩,但当初她根本就不认识对方,又有什么道理去观察?

    她是个懒惰的人,不会去观察那种对自己显然没有帮助更没有危害的人,而对于当时的她来说,顾康便是那种没有危害更没有帮助的人,后来若非在祁天城再见,若非茅草屋时的一面,她当真不会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这个人。

    顾康这个人的出现很理所当然,自然到不会有人关注究竟是否有问题,要不是她在祁天城恍惚觉得背影熟悉,也不会有那一系列的猜测,甚至直到今时今日她都认为自己疯了才会将安全不认识的人当做金志康。

    她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错,因为顾康的神情从容不迫,自然的找不出丁点儿痕迹,这样的一个人当真有什么秘密吗?她感觉自己才是真的疯了,如今已经到了可以见到人就认为像金志康的地步。

    她还是无法理解为何金志康不愿意见到自己,哪怕他不想让自己连累到他,不想报仇,或者怕他连累到自己都无所谓,为什么要躲着自己?为什么就连祁子睿都知道在哪里,却偏偏自己不知道?身为妹妹难道这点权利都没有?

    或许金志康有自己的目的,有自己个人的打算,但她更希望对方可以与自己商量,这点是身为亲人最起码的信任,当然她也不见得多诚实,她也希望自己可以自私的瞒着金志康,让金志康不要跟这些事牵扯在一起。

    她简直认为自己已经疯了,分明不想让金志康知道却又不愿让金志康隐瞒自己,认为什么事该一起承担才对,她如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比起金凤兮来说,金志康反倒没有那种矛盾的心思,他只希望能拖着一天算一天,只要金凤兮不发现他就可以继续在暗中保护,只要金凤兮可以安全什么都好说。

    他要的不多身为哥哥只希望自己的妹妹好,他知道金凤兮的为人所以不想让金凤兮知道,与其知道之后被保护不如就这样就挺好,他可以保护金凤兮,也可以看到金凤兮就够了。

    其他的都无所谓,他不在乎也不愿意过多在乎。

    “顾捕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顾康直接端起旁边的坛子一口饮尽最后的酒液,豪迈的抹了把嘴提醒道:“如今我已不再是捕头,席大夫还是叫我顾康吧,这种身份被叫捕头多少会被误会。”

    “有什么关系,你不本来就是捕头吗,我叫一声捕头应当的。”

    “那时当初,如今我的身份只是普通老百姓,所以不能像以前那样叫了,否则容易出事。”

    金凤兮挑眉,既然不能叫捕头那她就只好不叫了,万一当真因为一个身份给人家带来麻烦也不好,但是让她对顾康直接叫名字,她似乎又张不开那个口,自己都不清楚原因究竟是什么!

    想了想金凤兮道:“不知顾捕头今年多大?”

    “25”

    顾康说的很随意,甚至头都没有抬,似乎自己的年龄根本不重要,而金凤兮却因为这句话再次愣住。

    二十五岁的顾康,这个年龄当真有点过于敏感了,因为她的兄长今年刚好便是二十五岁,且在过三十六天便是生辰。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看似无所谓的再次问道:“那不知顾捕头是哪一月的?”

    顾康心中大惊,赶忙不动声色的将金凤兮的疑问打断:“生辰已经过了有些时日,我没时间在意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