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娇妻:宴少别来无恙 > 第六十四章 联系再会,冤家路窄(二更)
    慕相弦抿嘴浅笑,杏眸弯弯,知道宴栖迟嘴巴毒,没有想到还真是毒,一句话让咋咋呼呼的谢森西无言以对。

    谢森西不满的哼哼一声,很不耐烦的样子,“竟然人家家属已经来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碍眼了,赶快走吧!”

    慕相弦看了眼时间,不早了,要和宴栖迟说的感谢事宜也咽回了肚子里,如今人多,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于是点头,同意。

    转向宴栖迟,随性淡然的掏出一张名片,颔首浅笑地递过去,“宴总,令妹的事我们很抱歉,这事我们会负责到底。这是我的名片,如有任何事情请打我电话,随时恭候。”

    “客气了,阿弦。”宴栖迟笑着接下,眼带笑意,略过一直对他放刀子的谢森西,风度翩翩,绅士优雅,“我送你出去!”

    语气里,隐约之间可以听得出一股子肯定坚持的味道。

    谢森西就这么的被人忽视,不爽极了,又碍于慕相弦在旁边镇压着,不好发泄,没好气瞪了她一眼,率先出了病房。

    临出房门前,他似乎,大概,好像,听到了有人嘀咕了声‘娘炮’。

    慕相弦没有理会谢小公举的任性,含笑点头,“多谢!”

    “阿弦还没有说要怎么感谢我呢?”

    两人并肩朝电梯入口而去,谢森西已经迈进去,在电梯里等着了。

    “呃……”慕相弦没有想到,宴栖迟竟然还记得这码子事,有些语塞。

    宴栖迟似乎知道了慕相弦心中所想,眉眼带笑,主动替她出了个主意,“如果你想不出来,不如我来提,如何?”

    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她还能拒绝了不成?神色自若,“请说!”

    宴栖迟抿唇,笑意加深,思忖半刻,状似无果,摇摇头,“目前我还没有想到,想到的时候,自会联系你。”说着,晃了晃手里白色精巧漂亮的名片。

    慕相弦想想,觉得也行,同意,“好。”上了电梯,按了一楼,抬眸望去,浅笑怡然,“宴总请留步,到时我们再联系!”

    宴栖迟白衣黑裤,双手插兜,挺拔而立,静静的盯着电梯门慢慢的合上,目送慕相弦离开,余光里瞥到谢森西挑衅的目光,频频朝他投射。

    久立良久,发亮的电梯门上,倒映出宴栖迟的温润雅致的轮廓,低垂着睫羽,唇线紧抿,勾勒出一抹天堑,笑意全无,眸底带着凉意,一片暮霭沉沉的墨色。

    半晌之后,宴栖迟动了动,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首长!”

    电话那头男人语气极其恭敬,语调低沉。

    四月初,是个多雨的季节,天气微微氤氲,雨刚停不久的天,乌泱泱的一片,似乎又一场雨的到来。

    窗外车水马龙,不时响起汽车鸣笛声,即使在这阴雨连绵的天气里,也将这座一线城市装点得繁华又忙碌。

    副驾的谢森西欲言又止,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泄气,心下懊恼,重重地锤了下椅子,嘟着嘴看向窗外。

    慕相弦专心的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瞥了眼谢森西,无奈的敛唇,唇畔笑意嫣然,观察着路况,点出谢森西的纠结。

    “有什么话就说,欲言又止可不是你的个性。”傲娇又任性的小公举,几时有这么纠结的一面了?

    谢森西不满的冷哼一声,抱着胳膊,继续看着窗外,一副“你再哄哄我,我就和你说话”的模样。

    可慕相弦偏偏不吃这一套,他不说,她也不问。

    谢森西悄咪咪的瞥了一眼又一眼,见慕相弦不再搭理他,专心的开车,有些挫败,葛优瘫在椅子上,丹凤眸里透着几分楚楚可怜,“你就不能再主动的和我说说话?”

    慕相弦了然,“你不是不想搭理我?”

    言外之意,你不想搭理我,我为什么还要自讨没趣。

    小公举:“……”

    今天一定是他水逆的日子,人人都能怼他一句,且让他哑口无言。

    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想了想,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试探,“你和那个男人什么关系?感觉你们之间不简单!”

    慕相弦:“……”

    这一次换成慕相弦哑口无言,怎么每个人都觉得她和宴栖迟关系不简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产生这样的错觉?

    “没…没什么。只是他帮了我一个忙罢了!”

    谢森西俨然不信,“你迟疑了两秒钟!”,狐疑的瞅着她面部表情,想要从脸上找出丝丝缕缕的蛛丝马迹,可终究慕相弦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最后无果,泄气一般放下肩,质问:“所以,你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慕相弦知道谢森西是个傲娇不好糊弄的,却也着实的觉得她和宴栖迟之间真的是清白的不得了,心里一叹,就把昨日拍卖会上发生的事简单的总结一下,尽数地告诉了谢森西。

    晚七点,夜色微凉,天不见星子,湿气很重,索菲亚酒店灯火通明,灯光璀璨。

    结束一天会议的唐宁衡从新和医院出来后,径直去了唐宁芜所在的医院,办好了转院之后,又苦逼兮兮忙的脚不连地的到了酒店去见刚来安城的hololens医生博士,讨论一下宴栖迟的病。

    可还没有来得及停下车子,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可不就是熟悉嘛?冤家路窄啊!

    顺着唐宁衡的视线看去,就可以看到一个穿了件黑色卫衣,戴着帽子,口罩墨镜一个也没有落下的身影,动作小巧、灵活,上窜下跳,拿着一个迷你望远镜,躲在酒店不远处花坛后面,四处张望,这瞅瞅,那瞟瞟,扣扣索索的,看起来异常像一个蹲点做贼的小偷。

    仔细一看那玲珑纤细的身形,快捷活泼的身手,可不就是上午和慕相弦约在茶餐厅见面,最后因为临时有任务提前离开的何楚卿嘛?

    很显然,唐宁衡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这个冤家。

    没有注意到唐宁衡的何楚卿,热血沸腾,满身的干劲。

    她上午一接到新生娱乐周刊主编莫郁未的任务电话后,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守候蹲点。

    著名导演和当红流量小花的婚外情啊!这要是让她拍到了实锤,拿到了第一手资料,那奖金还不是十倍二十倍噌噌地往上涨,她在这个圈子的名声不就一炮打响了?

    想想就觉得好兴奋啊!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

    虽然蹲守了一天,但是何楚卿依然的热情高涨,丝毫不觉得累,工作第一天,怎的也要做出个样子来。

    忽然望远镜一定,锁住了视线,目标人物出现。

    她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二十几岁的女演员举止亲密的往这边走来,何楚卿把作战的工具拿出来,咔嚓咔嚓地拍下那一张张极其油腻的画面。

    眼见二人就要消失在酒店门口,何楚卿二话不说,立即提腿跟上,躲过摄像头,一个灵活的闪身紧跟其后。

    ------题外话------

    2中,二更送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