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娇妻:宴少别来无恙 > 第八十四章 温柔以待,步步谋算
    宴栖迟唇角微勾,看着面前这张朝思暮想的容颜,视线痴缠,织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似乎想要网住眼前之人。读读窝小说网 www.Duduwo.Com 天才一秒记住!记得收藏!可是他理智告诉他,慢慢来,不可以抓的太紧,要步步谋算,点点渗透,一直到他再一次住进她的心里。

    宴栖迟用着似肯定,似赞赏语气回答,“不,你很聪明。”顿了顿,“就是有时太过聪明,往往不会顾及到自身的安危,这一点儿,很不好。”

    “你……”

    慕相弦一愣,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她以为他还会说她智商不在线之类的话。

    现在她这是被肯定了吗?

    一时说不清此时内心的感受,慕相弦觉得心里软绵绵的,有些难以形容的开心,这种感觉很像她打赢了职业生涯中第一场官司一样,很开心,很兴奋。

    “今天这样的事情不可再有第二次,好吗?”宴栖迟把慕相弦身上微微下滑的被子盖好,掖了掖被角,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温情脉脉,嗓音柔柔,软的不可思议。

    “……”

    慕相弦觉得她今天被下的药一定含有致幻成分,药性太深,已经产生了幻觉,她竟恍惚间,觉得宴栖迟对她和以往不太一样,对她太好,太周到,太温柔,就像……对待爱人一样。

    见她呆呆楞楞的不回答,宴栖迟以为慕相弦没有明白他意思,又凑近一些,重复了一遍。

    慕相弦蒙蒙然回神,缩在被子里,机械地点点头,“好。”而后,有些后知后觉困倦,眯了眯眼睛,声音有些疲惫,“宴总,药效应该又犯了,我有些晕。”

    “我去叫医生。”宴栖迟立即起身,却被慕相弦拉住了衣袖,猫儿似的慵懒地蹭蹭被角,迷迷瞪瞪,“不用医生,我睡一会儿就好,你可以留下一会儿吗?”她害怕她睡着的时候有其他人进来。

    慕相弦已经坚持够久了,第二重药效来的更讯猛一些,她实在是招架不住了,困意重重,想要睡过去。

    此时的慕相弦看着有些弱小,有些可怜,有些无助。宴栖迟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医生,看到她这个样子,心早已经软的一塌糊涂,恨不得时时刻刻待在她身边,守着她。

    “好。”轻声的哄着她,“你睡一会儿,我守着你。”

    “嗯,有你在,我很……”

    闭上眼睛,睫羽轻颤,迷迷糊糊,声音渐渐小了,似梦呓喃喃,“安心……”

    宴栖迟轻抚着她的背,有一下没一下,很轻,很温柔。抬手,一寸寸的拂过慕相弦细如凝脂的脸颊,心口汹涌澎湃情绪再也掩饰不了,宣泄而出,细细碎碎的吻轻不可闻的落在她额头、鼻梁、脸颊、唇瓣……

    “……我会守着你一辈子。”

    宴栖迟连人带被轻轻的搂在怀里,在她耳畔喃喃细语。

    慕相弦似乎梦有所感,紧抿的唇角微弯,抓着宴栖迟的衣袖稍松,蜷缩的身子彻底松懈下来,异常的安心。

    ……

    宴栖迟抱着慕相弦,凝视着她莹莹发亮的睡颜许久,似乎怎么也看不够。

    房外忽有轻微的敲门声,一怔,心情不畅的紧了眉头,环伺了下周围的环境,有了决断。

    轻轻的掀开被子,动作轻缓地抱起慕相弦,好像易碎的宝贝一般,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朝门外走去。

    咔哒一声,拉开了门。

    向毅敲门的动作一顿,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画面,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操作,怎么抱到一块去了?

    宴栖迟眼眸轻抬,淡淡的瞥了向毅一眼,有些危险。

    向毅心有所感,强烈的求生欲回了神,立即一个闪身,躲到了一边,让出了路。

    宴栖迟特别小心轻柔的抱着慕相弦往最里侧的套房而去,转身前,还不忘吩咐向毅,“查清楚这件事是否有其他人参与,侍应生、薛凝、朱仁厚你看着办!”

    “是!”

    看着办的意思,就是没有好下场呗!

    唉,这些人真是愚蠢,竟然敢算计到他们老板娘身上去了,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屎嘛!

    晚十点,唐宁衡接到向毅紧急电话,以为宴栖迟头疼症发作了,立即马不停蹄的赶来索菲亚酒店,竟没想到,他要救治的竟是慕相弦。

    “她怎么样?”宴栖迟守在床前,握着慕相弦的手,似乎很担心,紧皱的眉宇从唐宁衡来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舒展过。

    唐宁衡知道宴栖迟对慕相弦在意,却不曾想已经在意到这种程度了,也没有故意卖关子,取下听诊器,“吸入少量的昏迷药物,睡一觉就没事了。”

    而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笔,刷刷刷的两下子,鬼画符似的写了一张药单,递给宴栖迟,“这个药,明早喝上一次就可以了。”

    这宴狐狸动起情来,真是铺天盖地,人措手不及,为了不让某个性子腹黑的家伙算计,他要尽快的让慕大小姐赶快好起来才是。

    宴栖迟接过,迅速的浏览了一遍,交给向毅,吩咐道:“明早把药送来。”然后,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目光深深,“你可以离开了。”

    靠!这兄弟真是没法做了!用完就赶人,也就这厮做的出来。人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在他这儿倒好,直接反过来了。

    人艰不拆!

    “你就不能对我稍微客气点,我不要面子的!”唐宁衡并没有听话的立刻离开,忍不住的为自己抱不平。

    他也算是看透了,有了慕相弦在,他连根草都算不上,以前地位不如大白,现在不升反降,他顶多也就排在第四。

    要是向毅知道此刻唐宁衡的想法,估计会忍不住打击。呵呵!第四你都排不上,顶破了天也就排起七八九十。这还是看在你是个医生的份上,时不时有用得着的地方,不然,早不知道忘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宴栖迟多余的眼神也懒得丢给唐宁衡一个,视线自始至终都在床上睡熟的人儿身上,淡淡的道:“你还有事?”

    抱着胳膊,不以为意的挑眉,“怎么说?”

    “不然,还赖在这儿干什么?”

    好有道理哦,没毛病。

    唐宁衡:“……”

    麻蛋!他这是遭人嫌弃了。

    唐宁衡努力保持心情平畅,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万年才开出一朵花的铁树计较,可是……可是他看不得宴栖迟一副‘深坠爱河无法自拔’的模样,就忍不住打趣。

    “栖迟,你已经着魔了,没救了。”遇到一个叫慕相弦的女人,宴栖迟就已经不疯魔不成活了。

    “我甘之如饴!”

    他心甘情愿!

    从第一次见到慕相弦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一辈子纠纠缠缠,非她不可。

    唐宁衡和向毅离开了,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宴栖迟看着慕相弦安然入睡的模样,温柔的笑了,眸子里融了世间最绚丽的光彩,宠溺缠绵。

    宴栖迟上床,抱着她一起入睡,今夜,似乎格外的漫长。而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一个不眠之夜。

    比如,满酒店寻找慕相弦身影而不得其踪,十分焦急迫切差点报警的谢森西、王静怡、唐宁芜等人,比如,忽然挖到非常劲爆大料极其兴奋,干劲十足的何楚卿,再比如,某个故意下药找茬的人……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