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读读窝小说网 www.Duduwo.Com 天才一秒记住!记得收藏!

    一辆黑色汽车悄无声息地驶到了城郊。

    这里是b市最高端的墓园,面积很大,道路两旁栽种着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

    到了门口,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下了车。

    他一身黑色的西装,肩宽体阔,俊朗非常。

    五官非常漂亮,平直桀骜的眉下,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

    而此时,那双眼眸却是锁着无尽的愁绪和阴郁。

    男人下了车,直接绕过车头,打开后面的车门。

    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下了车,他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精致漂亮的五官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小脸绷得紧紧的,神情严肃沉重。

    他的手里捧着一大束漂亮的香槟玫瑰,下了车之后,他仰起小脸认真地问道,“阿瑞叔叔,上次我们答应妈妈说要带甜心妹妹过来看她的。我们食言了,妈妈她会不会不高兴啊?”

    汪瑞宣听到许若颀的话,蹲下身子,看着他,“甜心妹妹今天要去打预防针,医生嘱咐不能吹风的。我们下次带她来,好不好?你妈妈,她不会这么小气的……”

    “好吧。事出有因,我妈一向最明事理,绝对不会不高兴的。”许若颀看了看怀里的香槟玫瑰,“何况我们还带了她最喜欢的花。”

    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许若颀皱起眉头,苦恼地说道,“这次忘记给我爸带点礼物了,他可是比我妈小气多了……”

    汪瑞宣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把你妈哄好就行了,你爸那个家伙就是妻奴,你妈高兴,他就高兴。更何况,你上次参加比赛得了第一名,你不是给他看了吗?够他显摆一段时间的了。”

    “那倒是。”许若颀点点头,“那我们走吧,阿瑞叔叔。”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很快走到一块崭新的黑色大理石墓碑前。

    汪瑞宣在看到上面一男一女的半身照片时,心里又是一阵熟悉的钝痛。

    即使他们离开有一年的时间了,可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总觉得这对小夫妻肯定又背着他们跑出国玩去了。

    或许他们玩个十年八年,玩够了,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笑嘻嘻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个清丽文雅的女人会笑眯眯地喊他“阿瑞……”

    而那个男人呢,还是会摆出一副清冷孤傲的样子,安静地守在女人的身边,故作高冷地看着他。

    ……

    汪瑞宣红了眼眶,迟迟不愿意说话。

    倒是许若颀很认真地把花放在墓碑前,然后看着墓碑上的年轻父母的照片说道,“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现在很好。大部分时间我和阿瑞叔叔,还有如玉阿姨一块住,他们一如既往的很疼我,包括甜心妹妹。她爱我爱得不得了,离开我一会就会哭闹,这一点,让如玉阿姨很是吃醋。本来今天如玉阿姨她也要来看你们的,可你们是知道的,她哭起来总是没完没了,一个阿瑞叔叔已经够我麻烦的了,再加上如玉阿姨,我一个人可能应付不了。”

    汪瑞宣倒是什么也没说,就安静地站在许若颀的身边,擦着发红的眼睛。

    “寒暑假的时候,清濯舅舅也接我去他家。他现在还没有和十七姑姑结婚……”许若颀口齿伶俐,声音清朗地继续说道,“十七姑姑以为清濯舅舅怨她没有照顾好你,整天和外婆一起去寺庙祈福。她看佛经看得痴迷了,说要跳出红尘外,把清濯舅舅闹得鸡飞狗跳……”

    掏出西装口袋里的手绢,许若颀动作轻柔地擦拭着墓碑,“爸爸妈妈,你们还想听谁的事?他们都说过了,那就说说你们的儿子我吧。我很好,成绩仍旧很是优秀,没有给爸爸丢脸。还有,我前一段时间参加了一个慈善活动,还给那些孤儿做了演讲。老师说我身上有阳光,有坚强,有很多值得他们学习的优点……”

    说着说着,许若颀的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可是我不想坚强,不想做他们的榜样。我只想做爸爸妈妈的儿子,即使我做错事情回家,会有爸爸妈妈骂我,得了奖状,会有爸爸妈妈带我出去玩,给我奖励……”

    小小的孩子忽然就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了,“妈妈,十七姑姑说你是出现了幻觉才会失足坠落。爸爸,你回来之后,你都没有见到我,就在妈妈墓碑前吐血昏迷。我不怨你们就这么突然离开我,我只想你们能偶尔回来看看我,我真的好想你们啊,可你们却很少来我的梦里。是若颀做得还不够好,是不是……”

    “若颀……”汪瑞宣伸手把垂着头呜呜哭泣的孩子搂到怀里,自己却是咬紧牙关才忍住想嚎啕大哭的冲动。

    哄好若颀,汪瑞宣把两个红色的小袋子放到墓碑前,低声道,“这是孩子百天礼的喜糖,如玉还是让我给你们补上。如果你们还在,如果那一对孩子还在……我们聚在一起,该有多好……”

    心头又是一阵酸涩,汪瑞宣长长叹了一口气,“你们放心,若颀在我身边,我一定会好好培养他。不管两个孩子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缘分,将来许氏和汪氏都会交到他的手里。到了那一天,我也放心去找你们……”

    看着照片上韩小暖那笑靥如花的清丽面容,汪瑞宣的心头一阵绞痛,他掏出一个纸袋放了过去,“来的路上,遇到有卖烤红薯,想着你爱吃,我就买了两个。知道你喜欢吃烤得略焦一些,我还特地嘱咐卖烤红薯的大爷,多烤了一会。这次我买了两个,许家默那个家伙要是吃醋,闹着要吃,你就大方一些,分他一个,免得他小肚鸡肠,又和你闹脾气……”

    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汪瑞宣才站起身来,拉着许若颀的手,静静地站了一会。

    好似下定决心一样,他说道,“以后我不会常带着若颀来看你们,你们两个家伙太狠心了,孩子这么小,你们怎么舍得……”

    擦掉脸上的泪,汪瑞宣长叹一声,“我和如玉商量过了,就只要甜心一个,若颀是哥哥,甜心是妹妹,我们会把你们那一份爱给若颀补上……”

    四周静寂,微风拂过墓碑前的香槟玫瑰,枝叶微动,像是在回应着什么。

    站了好一会,汪瑞宣牵着许若颀的手离开了。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慢慢在路的那头消失……

    黄昏,路旁的灯光发出幽淡的光。

    一个清瘦的男人缓缓走了过来,他的腿脚似乎不是很灵活,步履略显蹒跚。稍倾,他在汪瑞宣方才站过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静默许久,男人慢慢在那块黑色大理石墓碑前坐下。

    看了看墓碑前的鲜花和那些充满生活气息的小零食,他微微一笑,然后抬手轻抚上墓碑上那张女人的半身照片。

    照片中的她笑靥如花,细长的眉下,那双眼眸清澈如水,小巧的鼻子下面,唇角弯起,漾起浅淡温柔的笑。

    把手里的金合欢花放在墓碑前,他声音轻柔地说道,“caitl,我来看你了。”

    男人的声音冰凉如水。

    他稍稍侧脸,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

    单眼皮,鼻梁挺直,五官周正。不是多么出众的长相,但那双眼眸很锐利,也很黑,像深深的古井,平静无波,却冰冷刺骨。

    只是脸上有很多的伤痕,集中在左侧的脸颊上。

    如果照片上这个女人没有死,她一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为了她跳海而死的徐琛爱。

    即使现在的他,已经毁了容。

    “caitl,你走了一年,我才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捶了捶自己不是很灵活的腿,徐琛爱低语道,“我的腿受伤了,养了一年才能走路,我就让fabian安排过来看你了。”

    抬手抚上墓碑上女人的照片,他的眼角慢慢湿润。

    “caitl,你还记得你我分离的时候,我和你说的话吗?”徐琛爱安静地坐了一会,克制住情绪,才开口说道,“我让你等我,你答应过我的。”

    手慢慢从照片上垂落,徐琛爱的声音变得低哑,“我答应你我不会死的,我已经做到了。那你答应我的呢?”

    眼角的泪终究还是滑落了下来,男人的声音开始变得哽咽。他慌乱地把脸埋在掌心,待喉头的酸胀稍微消散,他才抬起脸来。

    我的caitl,你知道吗?

    s先生已经死了。

    我的跳海,是死遁,是计划的一部分。

    为了瞒住s先生,我的脸被海里的礁石划破,我都没有让医生帮我复原。

    许家默的病是真的,s先生执意要除去他,纵使他千防万防,还是让s先生安排的人得手了。可许家默的警觉性很高,他一早就有所察觉。有doctor  wang在,他早就已经痊愈了。躺在重症病房里的那个男人,只是他的替身。我和许家默商定好了的,合力对付s先生。

    整个计划完美无缺,我们唯一算漏的就是你。

    你口口声声说恨我,可是caitl,你因为我的死,差点丢掉半条命,我都是知道的。许家默每每和我说起,都是醋意十足。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即使不是因为爱我,可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和许家默已经得手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你的死讯……”

    听到消息,许家默当时就昏死了过去,你知道吗?

    s先生手眼通天,布下这么大的一个局,要想瞒住他,必须先要瞒住所有人。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和许家默犹如鬼魅一般,恍若身处地狱,只为除掉s先生。

    除掉他,caitl,你的生活里才能全是阳光。

    只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因为我们失去了你。

    我的死,或许给你了重重一击,而孩子的无辜枉死,则是直接击垮了你整个人。当初制定计划的时候,我们已经考虑过这一点。所以,计划进行中,得知你这边的变故,许家默还是冒着风险回来看你。caitl,你见到的不是幻象,是真正的他。

    如今你已经死了,再说这些都毫无意义。

    caitl,你还记得我们在r国的那个家吗?院子里金合欢的花已经全部凋谢了。不过,明年还是会开出金黄灿烂的花。还有那个女佣,一直照顾你的jase,她胆子那么小,那么怕我,却老是跑到我面前念叨太太什么时候回来?

    caitl,你说我要怎么回答她?说我的太太,我的caitl,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在这里,你是许家默的妻子,是韩小暖。

    可是在r国,你是我的caitl,是我徐琛爱的太太。

    我已经让fabian在r国给我们找好了墓地。caitl你离开了,我怎么还能苟活。或许我早在跳海的那一天,就已经死去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孤单,你已经留了很多东西陪着我。

    你做月饼用的模具,包猫耳朵那天穿的围裙,还有你看过的书,用过的梳子,对了,还有我们一起用过的碗筷……

    你看,原来你留下那么多的东西……

    “caitl,来生你只要乖乖长大就好,我会早一步认识你,守在你的身边,绝对不会再输给许家默那个家伙。”

    抬手爱怜地抚着照片上女人清丽娇俏的容颜,徐琛爱的声音变得沙哑,他轻咳几声,喘息很是费力。

    目光落在墓碑上男人的照片上,他的眸色很是复杂。

    良久,徐琛爱蓦地轻笑。

    许家默,你这个家伙竟然真的死了。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能这么拼,你倒好,原计划四个月的事情,你硬是三个月就给做好了。所有的计划天衣无缝,s先生那么狡猾,还是中了你的计。可你这个家伙在看到她墓碑之后,竟然这么决绝。昏迷的时候,医生说了你的身体可以恢复,只是求生欲不强。说白了就是你这个家伙不想活了……

    你这个家伙,永远都是那么讨厌。活着的时候,比我先一步把我的caitl变成了许太太,就连下辈子的事,你都要和我争。

    本以为我这辈子最怨恨的人就是你,没想到最后的最后,竟是你我并肩,你是为了正义,我,是为了自己……

    caitl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愿意回到阳光下,她会让我在她的书店旁边开一家面包店,她会是我唯一的顾客。

    ……

    徐琛爱起身,注视着照片上的女人,他微微俯身,在上面亲了一下,然后眸中带笑,语气竟是无比的轻松,“别了,我的caitl,我们还会相见的。再次见面,希望你一眼就能认出我……”

    夜色凄迷,男人消瘦的身影缓缓离开。

    他走的很慢,双手垂在身旁,细长的手指微微晃动着,左右无名指的地方,似乎纹着一个图案。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那是一朵小小的金合欢花。

    ……caitl,这就是金合欢,我很喜欢的一种花,其实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相思树。有句古诗词,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是这样的,对吗?

    ……在b市我有一个小小的书店,书店旁边就是一家面包店。每天,那家店都会烘焙各种软香的面包。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我只是在想,徐琛爱,如果你来做面包师傅,一定会很棒……

    ------题外话------

    新文书名暂定《王爷你的小师父掉啦》

    简介:

    爹爹一辈子难得认真一回,临终前给离月卜了一卦,让她赶紧找个人嫁了。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个小徒弟还不错。收拾包袱,她孤身上路,前去京城寻人。

    只是,眼前这个双腿残疾,不良于行,见风就咳的男子真的是她那个乖巧听话的小徒弟?

    这幅模样,她是嫁,还是不嫁?

    爹爹说了,要是人长得好看,就要赖着不撒手。要是人长得不好看,就随便要个十车金银。

    仔细瞧瞧,这个小徒弟好像比小时候还要好看。

    可,这个病娇王爷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爹爹教过她,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离月直接把人打晕,打包带走了。

    不料,这个病娇王爷,却是个十足十的腹黑。

    不良于行是假,缠卧病榻亦是假。身处波谲云诡之中,他步步为营。

    她的深情,她的赤诚之心,他全都知道,也全都视而不见。他只当她是最好用的一把利剑,可以为他披荆斩棘,也可以随意赠与仇敌。

    他不爱她。

    她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啊,犹如跳梁小丑一般,多么可笑。

    可是为什么,她快要死的时候,含泪唤他小徒弟,却看到他痛不欲生,几欲疯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