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千金策:盛宠之仵作嫡妃 > 第七十一章 (二更)
    两人话落,在陡然冷寂下来的气氛中硬是不敢再出声。

    莫离扫了老实跪着的两人一眼,淡淡道,“他们说的我已经派人查过了,没什么问题。”

    林昭拧着眉,这两个随从向来都是与柳家公子形影不离的,偏偏在两人不在的时候柳公子就出事了,怎么会这么巧?

    林昭下意识的瞥向阮梓宁,瞧见她脸上的若有所思,眯了眯眼。

    阮梓宁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回望过去,冲他眨了眨眼,灿烂一笑。

    柳老爷子没有管他们暗地里的交流,一拍椅扶手,“柳府不留无用之人,来人呐,将这两人带下去。”

    闻言,两人身体抖的厉害,柳奋的脸有些发白,却强自镇定没有讨饶。

    柳兴一张文弱清秀的脸刷得一下惨白如纸,额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眼珠飞快的转动着。

    阮梓宁一直在留意这两人的动静,柳兴细微的神色变动自然也没能逃过她的眼睛,微虚了虚眼,看来这柳兴还瞒下了些事没往外吐啊。

    一旁候着的小厮领命就要带两人下去,在手就要碰到柳兴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小的还有话要说。”

    “嗯?”柳老爷子虚了虚眼,冷笑了一声,只认为他是想为自己求情,挥了挥手就让人带他下去,却被林昭给拦下了。

    “柳老爷,不如等我们办完案子您再罚,”林昭沉声道,“这两人是柳公子的贴身侍从,或许能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柳老爷子眯眼看了他半响,林昭丝毫不让,“好,”柳老爷子笑了一声,“既然林大人开口了那就把人先留给你,半天时间务必要查出真凶,不然林大人是知道后果的。”柳老爷子咳了两声,脸上露出几分疲态,指了指莫离,“莫掌事这事情就交给你了,等着你给我一个交代。”

    莫离点头应了。

    柳老爷子大病未愈,经不得劳累,吩咐完就由人扶着进了内室。

    柳老爷子一走,厅中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

    林昭咳了一声,率先开口,沉声道,“先办案吧。”

    “凭林大人吩咐,府中诸人一定当全力配合。”莫离含笑道。

    “先把人带去柳公子院子里,从那儿开始查。”林昭言简意赅。

    莫离颔首,示意两人起身跟着。

    “宁小公子也一同去?”莫离又看向阮梓宁道。

    “自然要去,不去怎么查案。”阮梓宁拍拍手。

    林昭抿着唇不出声,他原本没想完全把阮梓宁给牵扯进来,可眼下却不得不牵扯了。

    几人往南院去。

    虽然韩子臣负气走了,但他带来的玄甲卫还守在院子里,甲一正无聊的坐在台阶上拔草,见几人进来,忙起身走了过去。

    踮脚看了看,却没瞧见韩子臣的影子,甲一吐了口中叼着的草根,问道,“我家大人呢?”

    林昭也皱了皱眉,他方才就想问了,这家伙又跑哪儿去了?

    “他有事先走了。”阮梓宁一脸平静的解释。

    话一出,林昭先瞥了她一眼,眼中有些狐疑。

    那家伙护阮梓宁跟护眼珠子似的,巴巴的跟过来能就这么走了?

    甲一倒是没什么反应,哦了一声,知道韩子臣看重阮梓宁,多瞅了她两眼,心中嘀咕不过就是个文弱小白脸,怎么他家大人还耳提面命的要自己多看着她呢。

    这柳府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值得大人这么如临大敌的防着。

    甲一揉了揉鼻子,看着阮梓宁道,“既然大人有事不在,那咱们兄弟就暂且听宁小公子的调度吧。”

    说着冲她拱了拱手,态度谈不上有多恭敬,但比起连一个眼角余光都没得到的林昭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不错了。

    话一出,林昭没什么反应,倒是莫离多看了阮梓宁两眼,笑道,“韩都尉果真看重小公子。”

    甲一是韩子臣的亲卫,他的来历大家也都清楚,虽然在顺天府衙挂了名,但实则也只是听从韩子臣一人的调度,能让这么一个山匪出身的土霸王说出任由调度的话不用想都知道是韩子臣私下里吩咐过的。

    的确,从小到大,韩子臣总是护着她的。

    阮梓宁眸光暗了暗,想到韩子臣离开时有些受伤的眼神,她心里有些发堵,实在是提不起来跟人寒暄打官腔的心思,笑了笑,直接对林昭道,“时间不早了,直接办案吧。”

    “嗯,”林昭点头。

    “先把南院围起来,院子里的人一个都不许放出去。”林昭负手吩咐手底下的衙差,瞥了一眼大敞着灵堂里跪着的乌压压的一众人,林昭皱了皱眉,“将那些人都集中到偏屋。”

    等林昭吩咐完,衙差领命去办,不一会儿就带着哭哭啼啼的一众人离开,奏着的丧乐也都停了下来,院子里一下子清净了不少。

    林昭率先进了灵堂,莫离带着柳奋兄弟也进去了,阮梓宁正准备扯着萧璟走,一回头身后却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萧璟的影子。

    阮梓宁身形一滞,下意识的就皱起了眉。

    萧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方才一路上过来,她只顾着理案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萧璟,只以为他还跟在自己身后,怎么一会儿功夫人就不见了?

    “小公子怎么了?”甲一注意到她的神情不对,也顺着她的目光往后看了看,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来,不由得好奇问道。

    “没事。”阮梓宁一秒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冲凑过来的甲一友好一笑,眼珠一转,直接伸手搭上了他的肩,“甲大哥,你跟在我大哥身边挺久了吧。”

    甲一不妨她会突然凑近,下意识的就要避开,却在听见她的问话时顿住,由着她搭肩,“有几年了。”

    “你觉着我大哥这人怎么样?”

    “当然是好,”甲一笑了一声,脸上横着的刀疤也跟着上下蠕动了两下,看着有些渗人,甲一低头,“小公子,虽说你与我家大人是半路出家的兄弟,但大人对你可是掏心窝子的好。”想到这两天韩子臣为了这小公子几次三番的与林昭杠上,甲一龇了龇牙。

    就算他看林昭那帮人不顺眼,但不得不承认,与那些人杠上对韩子臣来说算不得什么好事,毕竟,小鬼难缠。

    甲一反手,一把搂住了阮梓宁的肩,力道之大差点没让她背过气去。

    “小公子,你可别白费了我家大人的一番好心,不然……”甲一咧开一嘴大白牙,笑得邪气四溢,“我甲一是土匪出身,小公子你懂的。”给了她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甲一重重的拍了她两下,灿烂的笑容差点晃瞎人的双眼。

    阮梓宁木着一张脸,她一点都不想懂。

    被他拍那么两下,自己这小身板估计要废了。

    不过,甲一她还算熟悉,起初她还担心这匪头子野心难训,不是韩子臣能掌控的住的,如今看来,阿兄当初冒险保住他倒也不算吃亏,有这样一个悍匪护在阿兄身边倒也不错。

    这么一想,阮梓宁仰头冲他一笑,“他是我哥。”

    少年脸上虽说带着笑,但目光沉静,一字一句咬的十分清晰,显然是认真的。

    甲一凝目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笑了两声,松开了钳制她的手,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邪气褪去,“小公子请进去吧。”话落,又凑近她悄声道,“大人吩咐过了,小公子要做什么只管说,玄甲卫今日由您调遣,属下奉命护您周全。”

    “多谢。”阮梓宁目光一暖,抿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