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能看见贬值率 > 第128章:硬核读唇术
    李金德冷冷地道:“徐臻,你该不会说,连七哥都不认识吧?”

    徐臻:“什么七哥八哥的,识相点就让开,我还要回家背单词。”

    “背单词???”

    李金德懵了两秒,也不知徐臻说的是个什么梗。他低头看了看徐臻手里的牛津词典,冷笑一声:“装逼过头了吧?徐臻,你的底我其实早就摸过了,表面上是个大学生,其实根本就是个混社会的。”

    “我这叫提前融入社会,怎么着,你不给啊?”

    徐臻将胸肌挺了挺,战斗力五颗星。

    李金德打心底就有点怂了,他没有徐臻那么霸气的身材,而且因为身体肥胖的原因,三十五岁就患了脂肪肝和糖尿病,所以打架的活儿,真不是他能干的。但好在,他手里的西瓜刀,让他找回了潘婷一般的自信:“徐臻,你说要你回家背单词?行,老子也不拦你。不过,在你回家之前,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李金德从摩托后箱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那塑料袋子看起来很小,约摸只有巴掌般大小,里面好像还装着一个带血带肉的东西。当李金德将那袋子里的东西递到徐臻眼前时,徐臻借着路灯定睛一看,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一根带血的断指。

    “………”

    画面有些重口,徐臻不语。

    李金德笑了笑,将那个根带血的断指,随手就丢到了旁边的垃圾堆:“怎么着,看都不敢看了?”

    徐臻:“谁的手指?”

    李金德:“七哥的。”

    徐臻:“………”

    李金德:“七哥吞了我们兄弟几个的钱,所以………”

    徐臻:“七哥不是被抓起来了么?”

    李金德:“尤总将他担保出来了。”

    “尤总?哪个尤总?”

    徐臻暗吃一惊。

    李金德笑了笑:“徐臻,别这么紧张嘛,我说的尤总,不是尤志军,而是尤志军的爸爸尤建生。相对于尤建生来说,尤志军就是个鼻涕虫而已。”

    徐臻:“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我不认识什么尤志军,更不认识什么尤建生。”

    “呵呵,徐臻你的意思是说,尤志军的死,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半毛都没有。”

    “尤志军是怎么死的,你会不知道?”

    “天堂有路他不走,沙井盖门没关他自个儿掉进去。这事儿怪我咯?”

    徐臻话刚说完,李金德竟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一个天堂有路他不走。徐臻啊徐臻,你还是太年轻啊。尤志军的死,要是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就好了。你知不知道,咱们尤总尤建生的身上只有一个肾?他的另一个肾,早些年就捐给了他儿子尤志军。”

    “听说过父子同心,没听说过父子同肾的。不过话说回来,他们父子俩一共有几个肾,关我毛事?既然父子俩肾不多,就要悠着点儿用,别他妈到处作孽。人在做,天在看,他尤志军这是活该!”

    “徐臻,你听我把事儿说完,就知道关不关你事了。”

    李金德笑了笑,接着道:“尤建生,他是方达投资集团的创始人,也是连咱们海市商界数得着的人物,身价据说上百亿。想当年,尤建生年轻的时候也曾混过社会,甚至还去挖过金矿,手上据说是带着人命案子的。”

    “别跟我整《水浒传》。”

    “行,那我不跟你扯《水浒传》,直接就跟你明说了吧。尤志军是尤建生唯一的宝贝儿子,而且还是尤建生三十五岁头上,通过人工受孕的办法弄来的。”

    “这你都知道?瓜吃得挺干净啊!”

    徐臻轻蔑地扫了李金德一眼。

    李金德的神情却是洋洋得意:“那是自然,尤建生是咱们这一带的老大,他的背景我能不清楚吗?尤建生老来得子,所以什么事儿都依着他儿子尤志军。从小到大,即便是尤志军说要天上的月亮,尤建生都会想办法帮他弄到手。不幸的是,就在尤建生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有人却把他的儿子给弄死了。你觉得,尤建生能咽的下这口气?”

    “我再重复一遍,尤志军可能是属泥鳅的,他就喜欢往下水道里钻,也没人敢拦他啊。这件事儿,跟我没关系。”

    “徐臻,有些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而是当事人说了算。尤志军去电影院快活的事儿,碍着你了?你不仅踢他的场子,而且还将他的两个手下七哥和猴子都打残了,这件事儿关不关你事儿?”

    “路见不平。何况,刘圆圆还是我姐姐。”

    “行,就算刘圆圆是你姐姐,但现在尤志军死了,你能逃得了?”

    “他尤建生能把我怎么滴?”

    “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知不知道,仅仅因为那个沙井盖没有盖好,连海市负责城市规划管理的一个局长就已经落马了。仅仅因为那个沙井盖没有盖好,万豪广场的总经理刘涛当着几百号员工的面,给尤建生下跪,并且狠狠地扇了自己三个大嘴巴………”

    “………”

    徐臻暗吃一惊。

    看来,这个尤建生的能量的确不小。

    “徐臻,你怕了?”

    “我怕个鸡毛。谁有证据证明,我是杀害尤志军的凶手?”

    “呵呵,证据真不重要。不过,要说证据的话,咱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尤志军落井之前,手臂上被人扎了一刀,这事儿不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让他尤建生赶紧报警抓我啊。”

    “那倒不至于,尤建生知道他儿子为什么会被人刺伤了手臂,他当然不会干家丑外扬的事儿。”

    “这不就了结了?”

    “不不不,徐臻你太自信了。如果仅仅是因为电影院里的事儿,尤志军被你刺了一刀,他老爹尤建生倒是也能够忍一忍。你知不知道,尤建生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嘛?”

    “什么?”

    “尤建生最不能忍受的是,那天他本人还亲自回看了一下当天的监控录像。当他看完儿子掉进下水道的片段之后,正要离开的时候,画面上突然又出现了你的影子。你看见尤志军掉进下水道后,居然还面带微笑地拍了拍那个沙井盖,并且对着沙井盖还说了一句‘王八蛋,死了也活该’。”

    “监控录像里面,也能听见我说什么?”

    徐臻有些纳闷。

    李金德却笑了笑:“监控画面自然是没有声音的。不过,尤建生手下有一个会读唇术的高人啊。”

    徐臻一听“读唇术”三个字,顿时就有种李逵遇见李鬼的尴尬。

    没错,那天尤志军掉进下水道后,徐臻的确拍了拍那个编号为1356的沙井盖,并且还说了一句大快人心的话——“兄弟,你是真的有点儿皮啊!”。可是为什么,尤建生手下的那个读唇术高手,读出的结果却是:“王八蛋,死了也活该!”呢?

    读唇术,也有这么多假冒的嘛?

    那个读唇高手,有点儿硬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