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夫人在上:少帅,来战! > 第689章 一石十鸟
    这一句话叫当场几个知情者全部瞪圆了眼睛。

    察觉到戴郁白情绪的大起伏,武清赶紧指挥梁家护卫,“你们暂且出去,在监房门外等候金城井察。

    显然,对于武清的话,他们并不怎么买账。

    直到戴郁白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他们才顺利撤出。

    然而梁国仕的话还在继续,“乔瑜,我却只对你一个女人真心,为什么你就不能对我笑一下?还说客心是白焰的孩子···竟欺骗了我那么多年···你知道吗···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客心···”

    梁心哭着摇头,他想再唤一声父亲,嘴唇却颤抖着根本发不出声音。

    梁国仕望着梁心的眼神开始涣散,眼前的白光越发强盛。

    “乔瑜···我的承诺没有变···宁愿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你···等我···”

    话音未落,梁国仕握住梁心的手便垂了下去。

    “爹!”

    梁心哭嚎了一声,便扑在梁国仕的身上疯狂摇晃。

    这时,从通道中又走出一个人。

    武清警惕查看,却见柳如意完好无损的走进监房。

    他目不斜视,直到走到梁心的近前,拿出武器,对准了梁心的太阳穴。

    梁心的动作登时一僵,倏然抬头,柳如意挑眉一笑,“梁大少,别急,我这就送你去找爹。”

    “如意!”一只手突然伸出攥住柳如意手腕。

    柳如意登时皱起眉,“小师叔,不可妇人之仁!”

    武清目光一霎,嘴角不觉抽动了一下。

    她忽然间就觉得很哀伤。

    她低下头,看着表情木然,只有眼角泪水不断滑下的梁心,“什么是妇人之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罪不至死,便不能轻易夺取别人的性命。犯了什么错,就承担什么罪名,要得到什么惩罚。而不是什么都要拿命来偿。”

    “的确,丢失了元容的金库,就够他在监狱里度过余生的了,不必再污了咱们的手。”戴郁白也走向前,望着梁心目光复杂。

    梁心低下头,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我一直很奇怪,郁白你付出那么多,也要跟在梁国仕身边,是为了什么?

    我甚至早就猜测过,你是不是别有用心的刺客,但是你后来有那么多机会下手,你都没有起杀心。现在我才知道,你搭上自己最好的青春,所有的尊严,为的只是将梁家彻底吞掉。不单单只是做掉梁国仕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梁心猛地抬起头,瞪着戴郁白,双目赤红,“你要梁家身败名裂,你要接管梁家所有势力财权,你要踏着梁家的肩膀,走到上面。所有的这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每一步的意外发展,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戴郁白,真是好狠的手段,好绝的用心!”

    武清眉梢微动。

    她不觉看了一眼旁边的柳如意。

    她突然发现,自打真正和戴郁白确立关系了之后,对于戴郁白,她便产生了盲点。

    现在跟着梁心跳脱所有限制,她才发现整个事情的确都在戴郁白掌控之中。

    劫梁家金库是戴郁白的命令,而柳如意本就是戴郁白与黄亚桥行动组的人。

    而之前的蓝瑟,听话口,也是他们行动组中的人,而且还是一个隐藏多年的奸细。

    戴郁白先是伙同她把金库劫出,然后故意放出消息,叫闻香内已经有了反心的白龙门门主邵智恩知晓。

    邵智恩早已经和温家勾连,温家便想坐收渔翁之利,在戴郁白与梁家斗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叫邵智恩出手抢走金库。

    因为要审问出戴郁白行动组内部消息,而戴郁白又是有口皆碑的硬汉,寻常人根本套不出他的话,温家就派出了在行动组隐藏多年的蓝瑟。

    另一方面,由于柳如意名义上还是闻香的人,因着涉及闻香诸多内部事宜,戴郁白算准了邵智恩会带走柳如意。

    这个事件还有第三层次,那就是飘在外面的黄亚桥。

    想必梁心之所以那么巧的出现在邵智恩离开的半路,并且指名带走柳如意,就是黄亚桥暗中使的力。

    之后更通知了元容,梁家金库失窃的消息,如此外面才会突然出现叫梁家父子都心惊胆战的井察人马。

    更重要的是,黄亚桥想必会带着行动组在半路把邵智恩运走的金库彻底拦截。

    戴郁白这一招,可谓一石十鸟。

    一,挖出并除掉了行动队叛徒蓝瑟。

    二、除掉了闻香叛徒邵智恩。

    三、借助邵智恩的手,除掉了老龙头和金城地下最可怕的势力闻香。

    四、得到梁家金库。

    五、手刃梁国仕,报了杀父之仇。

    六、将梁家势力完好保留并全部收编,这便是为戴郁白的父亲白焰报了夺位之仇。

    七、戴郁白之前隐藏的那么产业,怕是早就盯上了齐三公子背后的齐家势力。

    梁家身败名裂,齐家失了靠山,金城第一商人便会被戴郁白全方面围剿。

    将齐家彻底赶出金城舞台,这便是为白焰乔瑜报了当初的家产被夺之仇。

    八,与梁心看中的女人在一起,去报白家被梁家的夺妻之仇。

    九、将梁家与元容私下里的勾当大白于天下,在元容成事前夜,从声名、财力、两方面打压。

    十、引得温家梁家这元容两大心腹自相残杀,将元容两条臂膀搞废,实力方面也受到重创。

    想到这里,武清才恍然竟觉,自己的四肢早已冰冷一片。

    她至今才发觉,当初的甜蜜一夜,戴郁白给过她一种即将赴死的暗示,才有了两人关键一夜的质的飞跃。

    她只觉得冷,齿冷心寒的冷。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若是那样,戴郁白岂不是太可怕了?她武清又太弱了?

    “你走吧。”戴郁白扯唇一笑,对梁心说。

    梁心笑了,却带着更多的泪。

    他缓缓站起身,打横抱起梁国仕的尸体,抬步经过戴郁白时,微微一顿,“昨日种种,譬如今日死。你我二人,所有恩情一笔勾销,再见即是杀父仇人。”

    柳如意冷笑一声:“想要报仇?也要你今天活着走出去才行。”

    戴郁白抬手制止了柳如意的话,“放他走。”

    “郁白少爷!”柳如意急得额上青筋都绷了出来,“梁心不是凡人,今天留他一口气,日后必然会成为您的劲敌阻碍。”

    “放他走!”戴郁白语气更加严厉,丝毫不容人迟疑置喙。

    柳如意纵然再不甘心,却也只能听令行事。

    不过对于戴郁白的善心,梁心完全不领情。

    他缓缓转头,望向武清,凄然一笑,“武清,和我走吧。”

    柳如意登时火冒三丈,举着武器就要上前拼命,“武清也是你配叫的!”

    戴郁白眉心微皱,伸手拦住柳如意。

    却听梁心继续说道:“武清,你以为戴郁白是真的爱你吗?你以为比起没良心的我,他就是什么好人了吗?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的一场戏!

    他连厚待他十几年的人都能背叛,处处算计,对你这样一个只认识十几天的女人又能有什么深情?”

    武清微怔,随即别过头,不再看他,“梁心,你走吧,郁白是什么人,我一直都知道。”

    梁心笑了笑,不再说话,抱着梁国仕离开了这间波谲云诡的监房。

    “郁白少爷,我跟着他出去,以防他作妖。”柳如意靠近戴郁白近前低声建议。

    戴郁白点点头,“暗中行事,不可伤他性命。”

    “放心吧。”柳如意咧嘴一笑,又对旁边的武清和许紫幽做了个鬼脸,“你们等我回来。”

    说完他纵身一跃,便跳出了监房。

    许紫幽努力的笑了笑,武清却是面无表情。

    这时几个身着制服的男人急急冲进监房,“枪火,元容的人就要进来了,你带着人赶紧撤,剩下的戏由我们来演。”

    戴郁白点点头,“先带着紫幽先走。”

    其中一个手下立时背起许紫幽就朝门口奔去。

    经过武清时,许紫幽没有说话,却伸手捏了一下她的手臂。

    武清抬眸,就看到许紫幽投来的目光,幽深沉邃。

    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不得出口。

    武清没有回应任何表情,戴郁白转而望向武清,目光温柔,“夫人,咱们走吧。”

    武清抬头迎着他的视线,“在金门信息社混战中对我起了杀心的小护卫,是你的授意吗?”

    戴郁白脸色骤然一变。

    武清的视线清清冷冷,声音无波无澜,“随后的摩托追击,也是计算好了环节对么?”

    戴郁白眉心一皱,随即温柔一笑,“武清,咱们出去说好么?”

    武清唇角一勾,“大眼贼儿明面上是帮梁心,其实执行的是你的意志。可以说金门信息社的混乱,甚至连柳如意对我的敌意,也在你的设计之中?”

    戴郁白凤眸波光几度变幻,忽地嗤然一笑:“是呀,你这般有智谋女子,的确是我生平仅见,把你拉进我的计划中,但凡叫你起了一点疑心,都会破坏我全部的计划。

    因为在你身上,我已经发生了一次意外,因此我才必须拿下你,从身到心,因为再强的女子,说归到底也只是女子。是女子就有天生的盲点。”

    武清涩然一笑,“是呀,这天生的盲点就是自己的心爱之人。”

    她越笑越觉得可笑,她仰起头,想要逼退眼角的泪,“只有距离心脏最近的人,才能一击致命,戴郁白,我谢谢你,叫我明白了这样一个简单又深刻的道理。”

    “可是除去这一切,你我的感情都是真实的不是么?跟我走,在我身后,成为我的家人,难道不好么?”

    戴郁白目光一霎。

    没来由的就有些动容。

    他向她伸出手,等待着她的回应。

    身旁同伴急急喊道,“枪火,不能再拖了,赶紧走,元容的人就要进来了,你再不走,别的兄弟便没法演戏。你快走!”

    “武清,跟我走。”戴郁白坚定的说。

    武清望着戴郁白的手,凄然一笑,“想要吞并我的兄弟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一直保护着武清的闻香两护卫虽然不明白整个过程,却也听出戴郁白的沉沉心机,与对闻香极大的敌意。

    不觉警惕非常的站到武清身侧。

    戴郁白表情瞬间变得狠戾起来,“那本就是我的,是我和你的。”

    “它不是任何人的,同样,我也不是你的。”武清一字一句。

    话音刚落,她猛地抬手,大个子个小胖儿立时会意,狠狠掷下两枚飞火珠。

    霎时间烟雾大作,所有人都被呛得闭眼咳嗽了起来。

    只有戴郁白,一直保持着单手伸出的姿势,一动不动,一霎不霎。

    “枪火!”同伴关切上前,“不能叫她们跑了!”

    戴郁白落寞的收回手,苦涩一笑,“追不上的,再也追不上了。”

    ···

    一年之后

    鸾城,武公馆

    “小师叔!”一身西装的慧聪抱着一沓文件急急推开书房的门。

    正对面的办公桌前,一个身着黑色旗袍的女子正背对着他打电话。

    女子听到动静,恍然回身,正是化了些许淡妆的武清。

    她柳眉微挑,对着慧聪使了个眼色,对着话筒嫣然一笑,“一切按照原计划行事,好的,我这边完全没问题。”

    说完,这才不急不忙的挂断了电话。

    慧聪道长谨慎关上房门,这才抹了把汗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急急说道:“小师叔,咱们的物资被劫了,之前一笔笔小的都没出问题,可就是这最要命的一单出了问题,没有那些物资,门里的兄弟们可就要白白送死了!”

    武清面色微暗,整理着蕾丝披肩,目光冰寒,沉吟着说道:“能从紫幽和如意手中劫走物资,竹家绝无这个实力。”

    “竹家没有,我有!”随着一个年轻男子爽朗的笑声响起,书房的门随即被人推开。

    武清目光一霎,来者是一个身形高挑的俊秀男子。

    穿着一身学生制服,帽檐拉得极低,脸上挂着口罩,脖子上还围着厚厚的围巾。

    “谁!”慧聪道长登时抽出武器,直直指向来人。

    武清眸底波光惊碎一片。

    只一眼,便是千年。

    面对慧聪的威胁,男子毫不在意。

    他径直走向武清,笑着说道:“我是来合作的,带着一船的物资。”

    武清面上沉着,暗下手心早已被自己掐得生疼,“船上物资留下,其余免谈。”

    男子脚步没有半分停顿,“船归你,床归我。”

    慧聪双眼立时惊恐睁大,这么骚气的台词,这个世上,似乎只有一个人敢对他家龙头小师叔说。

    他讶然回头,却对上了武清复杂异常的目光。

    顿了一下,慧聪终于无声退出了房间。

    临走前,他还没忘把门关上。

    然而就在门扇关合的那一刻,他又听到对话的声音幽幽传来,

    “夫人,那时怎么知道我在演戏的?”

    “能走进我心里的人,都是经过层层考验的,一旦认定,我便不会疑你,方方面面。”

    “方方面面?”男子轻笑着问道,“比如?”

    “比如我曾经吓唬过一个讨厌的女人要剃掉她的头发,事后我便望了,可是有个人却帮我做了,也没有跟我邀功。”

    “早知道我家夫人这么容易满足,今天我就不弄那么复杂了。”

    “你是弄得太复杂了。”

    “不复杂,没办法撇清你,盯着我的人,太多了。”

    “哦?那我真要谢谢你了呢。”

    “是该好好谢谢呢,就从这里开始吧。”

    听到这里,慧聪道长嘴角不觉溢出满满的微笑,为两人轻轻关上了门,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