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本王不吃软饭 > 第758章 我帮你做如何
    第758章 我帮你做如何

    苏墨晚惊住。读读窝小说网 www.Duduwo.Com 天才一秒记住!记得收藏!

    这种偷梁换柱的事,陆青桐居然会告诉她。这得多信任她,万一捅出去就是欺瞒皇家的罪名!

    陆青桐似乎看懂了苏墨晚的表情,她低声道:“这个只是和你说说而已,青瑶说她可以替我,但是我爹还不知道,我爹要是知道了估计也不会答应的。”

    原来只是说说而已。

    苏墨晚提醒道:“这种事还是慎重,如果陆尚书不答应,楚王也不会非逼着你嫁。”

    陆青桐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但如果实在推脱不过去,青瑶说她来嫁。”

    苏墨晚知道过分关心人家的事也不好,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姐姐没有喜欢的人?”

    生在这么开明的家庭不容易,陆青瑶应该和陆青桐学学才对。

    陆青桐撇撇嘴道:“青瑶从来都有她自己的主意,她也从不和我说这种事,我也不好问她。”

    陆青瑶性子沉稳,话不多,和陆青桐不一样。

    苏墨晚正要说话,只听陆青桐又道:“不过,喜欢青瑶的人倒是挺多的,傅映梨她兄长就喜欢青瑶来着。”

    “傅长歌?”

    傅长歌是典型的纨绔子弟,陆尚书估计看不上这样的女婿。

    但傅长歌喜欢陆青瑶这件事本身,还是让苏墨晚惊奇不已。

    她总觉得傅长歌应该会喜欢那种妖妖叨叨的美人。

    陆青桐从鼻孔里哼出一声,“不过,就算他再喜欢青瑶,我爹也是看不上他的。”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青瑶也不可能看得上他!”

    苏墨晚本来对傅长歌无感,但是听陆青桐这么埋汰他,忍不住有点同情傅长歌。

    她不知该和陆青桐说什么了,就要请陆青桐上楼去,陆青桐突然凑近了两分。

    “我和你说个事儿。”

    看她这神秘兮兮的语气,苏墨晚八卦之心被勾起,她咳了一声道:“你说。”

    陆青桐用气音道:“沈慕悦在外面有男人。”

    苏墨晚眨了眨眼。

    陆青桐见她反应和预期的不太一样,在她肩头轻拍了一把,以闺蜜的口吻道:“你不是应该高兴吗?把沈慕悦撵出秦王府,你就一人独大了!”

    苏墨晚一把抓住了陆青桐的手臂,“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陆青桐被吓了一跳,急忙道:“只有我和青瑶知道!”

    苏墨晚松开她胳膊,请求道:“陆姑娘,这件事能否保密?”

    陆青桐奇怪的看着她:“你这反应不对啊,这是除掉敌人的最好机会!”

    苏墨晚淡淡的道:“敌人?沈慕悦还谈不上。”

    陆青桐觉得自己已经掏心掏肺,算是苏墨晚的自己人了。

    她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虽然你现在受宠是高枕无忧,可保不准将来什么样啊。”

    苏墨晚见她真心为自己考虑,也和她透了底:“此事我之前便知道,沈慕悦已经送走了。”

    这回轮到陆青桐发愣了,她回过神急忙问道:“已经送走了?什么时候送走的?”

    “好几日了。”

    陆青桐忽然一掌拍在柜台上,“坏了坏了,我刚刚才给她送了信呢,她不在那信就会被别人看到了!”

    苏墨晚彻底松了一口气,她笑道:“那信就在我手里,没想到,原来是你的手笔。”

    陆青桐道:“我看她不顺眼,时不时吓吓她倒也爽快。”

    苏墨晚就道:“既然是你,那便不用我费心去找人了,希望你别再将此事泄露出去。”

    陆青桐点头,坦白道:“我拿捏着这个把柄,就是想沈慕悦担惊受怕不好过,顺便再送你个人情,谁知道到头来居然没用。”

    苏墨晚好笑道:“难得陆姑娘想着我。”

    陆青桐拍手道:“有句话叫一见如故,我看你甚是投缘。”

    苏墨晚再次表达了谢意。

    这时候,傅映梨到了。她一身水蓝色衣裙,衬得身姿柔美。

    见到苏墨晚,她两颊便飘了红。

    苏墨晚便和陆青桐道:“陆姑娘快上去吧,别让唐公子久等了。”

    陆青桐立即作辞上了三楼。

    傅映梨款款走近,她身后跟着两个丫鬟,低眉顺眼。

    想了想,傅映梨还是决定叫名字。

    她满脸娇羞:“墨晚,你叫我来,是要做什么?”

    苏墨晚亲近地拉了她的手,微笑道:“我想来想去,想不到送你们什么贺礼合适,正好你嫁衣还未绣成,如若不嫌弃,我帮你做如何?”

    傅映梨脸上带了两分惊喜,她眉眼中皆是感动:“只要是你送的,我哪里会嫌弃!”

    见识了苏画月,傅映梨对苏墨晚更喜欢了。苏墨晚不讨厌她,傅映梨已经知足了,如今对她还这样好,傅映梨心底感动。

    眼眶一热就要流出泪来。

    苏墨晚赶紧掏帕子递过去:“怎么了这是!要是让我二哥知道他得教训我了!以为我欺负你呢!”

    傅映梨接过帕子擦了擦眼角,低声道:“若枫说让我以后跟你玩,你不会欺负我。”

    苏墨晚忍不住笑起来。

    这的确是苏若枫的说话风格。

    “我怎敢欺负你啊,成了亲你就是我二哥的心肝宝贝了,敢欺负你他怎会放过我!”

    傅映梨脸上红云飘飘,她羞道:“你胡说,若枫说他最疼你!”

    苏墨晚揶揄道:“妹妹和媳妇总归是有差别的,不信你等着看就是了。”

    傅映梨羞得说不出话来。

    苏墨晚带她去了绣阁,让绣娘们给她量尺寸,等量完,傅映梨秀美的脸蛋,红得赶上桃花瓣了。

    苏墨晚不敢多留她,让她走了。

    绣娘们已经听了刘掌柜的吩咐,停下了手里的活计,都等着苏墨晚发号施令。

    苏墨晚和管事的绣娘道:“去买最贵最好的布匹。”

    苏州绸缎向来是最好的。

    管事绣娘知晓苏墨晚脾气,她直言道:“您要说最好的布匹,当然是在宫里呀!苏州的锦绣阁每年往宫里进贡十来匹,都是顶好的料子!那是外面买不到的!”

    宫里……

    苏墨晚顿时犹豫了。

    管事绣娘是个胆大的,她笑着打趣道:“您和秦王殿下说一声便是,要多少殿下也会给您要来!这样还不用花银子,省钱!”

    满屋子的绣娘们都笑起来。

    苏墨晚老脸扛不住,让绣娘们先忙手头的事,带着吟霜跑了。

    到了晚上,见着慕容景,苏墨晚第一句话便是要布匹。

    慕容景道:“本王让人给你置办的衣裳,还有两柜子没动过。”

    苏墨晚趴在他胸口解释道:“不是我自己要用,我拿来给傅映梨做嫁衣,景大叔,你行行好帮个忙!”

    她难得撒娇。

    又听见‘嫁衣’二字,慕容景沉默一瞬,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