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正文 第258章 陪他一晚,断爱生路
    苏茶茶越想越觉得好笑,是啊,她的孩子,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下令杀死,战煜城给他偿命吗?

    呵!

    战煜城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给她的孩子偿命!

    苏茶茶笑得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攻击安宁的力气,她觉得安宁很可笑,战煜城也很好笑,她自己更可笑。

    明明,已经无数次告诉自己,战煜城不是她的良人,她不会再去爱战煜城,但是看到他轻柔地将安宁拥在怀中的模样,她还是会心如刀割。

    终究,还是她自己不够争气。

    以前,苏茶茶一直觉得,战煜城是个冷酷薄情之人,后来,她才明白,其实,战煜城也有温柔的一面,可惜,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安宁,她没有机会看到。

    这两人紧紧相拥的画面,苏茶茶再不想多看一眼,她苦涩一笑,就快步转身往安宁的小公寓外面冲去。

    苏茶茶一直一直笑,她也没有想到,自己风风火火过来,最终狼狈落寞离去。

    今天来安宁的小公寓之前,她的确是抱着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心思的,可惜,一个战煜城,就将她所有的勇气,击败得溃不成军。

    战煜城,安宁的孩子死了,你让我偿命,那我的孩子死了,谁给他偿命?!

    战煜城怔怔地看着苏茶茶的背影,直到苏茶茶狠狠地将安宁小公寓的大门摔死,他还没有从这句话中回过神来。

    他的拳头,不由自主攥紧,他不由得又想起了他的特助说过的话。

    苏茶茶在监狱的这五年,一直有人对她施暴,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被残忍杀死。

    想到苏茶茶那断掉小指的左手,想到苏茶茶手腕上纵横交错的伤痕,战煜城只觉得自己的心,要被铁钩从胸腔抓出来。

    他和苏茶茶,本来是有过一个孩子的,可是那个孩子,被人残忍地杀死了!

    战煜城眉头紧皱,他无数次想过,如果他和苏茶茶的那个孩子没有死,会怎样。

    是不是,苏茶茶不会那么恨他,那个孩子,还会像叶小宝和叶小贝一般可爱,脆生生地喊他爹地。

    安宁小鸟依人地窝在他的怀中,她可怜兮兮地对着他说道,“煜城哥哥,好疼,我好疼……”

    安宁的脑门,是真的疼,苏茶茶今天晚上,恍若索命的罗刹,她被苏茶茶吓得不轻。

    不过,苏茶茶这么做,也刚好给了她在战煜城面前装可怜装柔弱的机会,她能够在这场战役中扳回一城。

    听到安宁的声音,战煜城总算是回了神。

    他淡淡看了一眼安宁已经停止渗血的脑门,淡淡说道,“我让医生过来给你处理伤口。”

    又看了一眼安宁脑门上的伤口,战煜城的眉头拧得更加厉害。

    倒不是他心疼安宁,而是,他觉得安宁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

    她额上的这点破皮,与苏茶茶身上的伤口相比,屁都不算,但就是这么一点儿伤口,她还能委屈成这样。

    那五年的监狱生涯,苏茶茶受了那么多的伤,要是放在安宁身上,还不得疼死!

    越想心中越是烦躁,战煜城给私人医生打完电话后就下床往卧室外面走去。

    安宁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挽回战煜城的心的,她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让战煜城离开。

    她慌忙从床上爬下来,自身后紧紧抱住战煜城。

    “煜城哥哥,别走,你别走好不好?”

    “安宁,医生很快就会过来。”

    “煜城哥哥,我真的好疼,我好害怕,我怕苏茶茶还会回来。煜城哥哥,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战煜城一点点将苏茶茶那落在他腰间的手掰开,“安宁,我先回去。”

    “不!”安宁固执地扑到战煜城怀中,“煜城哥哥,我不许你走!我真的很难受,你就不能留下来陪陪我么?”

    “煜城哥哥,你是不是信了苏茶茶的话,你也觉得,我会让人给小贝下老鼠药?煜城哥哥,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做过这种事!”

    “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我胆子那么小,怎么可能敢去伤害别人性命!煜城哥哥,求求你,相信我好不好?”

    安宁眼角挂着未干的泪痕,她抬起盈盈水眸,可怜巴巴地对着战煜城说道。

    看到安宁的眼泪,战煜城不会觉得心疼,只是觉得心烦,想到当年安宁不顾生死从大火中救出了他,他耐着性子对着安宁说道,“安宁,我相信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说完这话,战煜城再不做丝毫的停留,笔直的长腿迈出,就离开了安宁的卧室。

    “煜城哥哥……”

    看到公寓的大门被紧紧关死,安宁心中恨到了极致。

    以前,煜城哥哥对她不是这样的,他对她很好,很温柔,都是因为苏茶茶,是苏茶茶夺走了煜城哥哥对她所有的宠爱!

    苏茶茶让她不痛快,她也不会让苏茶茶不痛快,终有一日,她会让苏茶茶付出代价!

    有些人啊,真的总是这么搞笑,就好像安宁,她总觉得,是苏茶茶在跟她抢战煜城,她却从没想过,从最开始,战煜城对她的好,就是她从苏茶茶手中抢来的。

    后来,苏茶茶更是战煜城名正言顺的妻子,她只是一个小三。

    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莫过于,一个小三,妄图破坏别人的婚姻,还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她。

    可悲又可笑!

    苏茶茶浑身上下都在疼,疼到最后,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疼。

    她知道,她身上伤得不轻,她应该去医院。

    但自从一次次自杀未遂在医院抢救后,她就讨厌死了去医院治病,她宁愿疼死,也不要去医院让医生处理她身上的伤口。

    她这副模样,也不能去找叶唯,她怕会吓到叶唯和两小只。

    苏茶茶如同一个幽灵一般,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边。

    幸好,她走的这段路,路灯并不算是多亮,路上行人也不多,无人察觉她的狼狈。

    苏茶茶以为,她能够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熬过这个夜晚,没想到她遇到了林霄。

    林霄看到苏茶茶后就将自己那辆骚包的法拉利停在了路边,他走到苏茶茶面前,轻佻地对着苏茶茶吹了个口哨,那张中法混血的俊美脸庞笑得桃花朵朵开。

    “苏茶茶,好久不见。”

    苏茶茶对林霄唯一的印象就是他是国内最负盛名的导演,年纪轻轻,已经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

    她无心与这号人物寒暄,淡淡扫了一眼林霄,就继续往前面走。

    谁知,林霄却是上前一步,一把扼住了苏茶茶的手腕,“苏茶茶,陪我一晚,《情戒》主题曲,你来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