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正文 第362章 苏茶茶,我和林霄谁更厉害?!
    这辈子,他都不会放过她了啊……

    苏茶茶涩然而笑,她明明那么无辜,却被盖上了一辈子罪恶的印记,多可笑!

    战煜城的力道越来越迅猛,苏茶茶的声音破碎得不成调,但她还是一字一句对着战煜城说道,“战煜城,我没有害死安宁的孩子!”

    “战煜城,你对我所有的恨,都是因为你以为我害死了安宁的孩子,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害死安宁的孩子呢?”

    “要是你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罪,我没有害任何人,我在监狱中惨死的孩子,我在监狱中生不如死的那五年,又算是什么?!谁又该罪该万死?!我又该不放过谁?!”

    战煜城身子一僵,他一直就认定苏茶茶是害死安宁孩子的罪魁祸首,他从来都没有想,若是苏茶茶是无辜的,他该怎么办!

    是啊,若是苏茶茶根本就没有害死安宁的孩子,苏茶茶那断掉的小指,她身上抹不掉的伤痕,她惨死的孩子,又算是什么呢?!

    到时候,他战煜城又该怎么赔?!

    只怕万死,都赔不起吧?!

    既然,他赔不起,那么,苏茶茶就不可能是无辜的!

    “苏茶茶,不可能!证据确凿,就是你害死了我和小宁的孩子!苏茶茶,你该死!该死!”

    战煜城说苏茶茶该死,他的力气,也是把苏茶茶往死里撞。

    苏茶茶心中又是屈辱又是悲凉,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跟有些人说话,就是对牛弹琴,她也没有必要,浪费口舌了。

    她只是觉得可笑,战煜城一次次对她说,他说,她杀死安宁的孩子,证据确凿,而所谓的证据确凿,不过就是安宁的一面之词罢了!

    苏茶茶背对着战煜城,但从镜子中,战煜城能够清晰地看到苏茶茶的脸。

    刚才,她的脸,还怒气盎然,可忽然之间,她的脸上,就没有了生机。

    仿佛,她心已死,现在的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握着苏茶茶纤腰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明明,他抓得她那么紧,他的某个地方,还在她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他还是觉得,他仿佛抓不住她,她正在从他的生命中,一点点溜走。

    他怎么能抓不住苏茶茶呢!他必须紧紧攥着苏茶茶,攥着她的命,她要死要活,只能他战煜城说了算!

    在感情上不开窍的男人,只会用身体去征服女人,战煜城现在,就是笨拙地想要用身体去征服苏茶茶。

    他身上的动作又狠又猛,但其实后来他的动作,也带着几分刻意的讨好。

    他想,让苏茶茶在这场情事中,也能得到享受,他想,让苏茶茶觉得舒服一下,或许,他在身体上让苏茶茶满足了,舒服了,苏茶茶就会觉得,他其实是比林霄更好的,她会舍不得离开他。

    感情上不开窍的男人,真的是喜欢给自己的爱情自掘坟墓,他根本就不懂,不管他如何-勇猛地对待苏茶茶,哪怕苏茶茶的身子控制不住生出反应了,这对苏茶茶来说,也只是一场强迫,她不会欢喜不会满足,只会觉得屈辱。

    “苏茶茶,说!是我让你更舒服还是让林霄让你更舒服?!”

    战煜城很矛盾,他都快要被苏茶茶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气死了,可他还又想要知道,在苏茶茶心中,他和林霄谁更勇猛。

    仿佛,在这方面的比较,就能决定他们谁在苏茶茶心中的地位更高一些一般。

    林霄让她舒不舒服,她还真不知道,毕竟,她没跟林霄做过。

    苏茶茶当然不会对战煜城说这种话,她转过脸,如同看跳梁小丑一般看着战煜城,“舒服?战煜城,你只会让我恶心,哪来的舒服?!”

    “苏茶茶!”

    战煜城被气得几欲癫狂,他自觉地将苏茶茶的话理解成了,林霄让她更舒服。

    战煜城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苏茶茶这个女人,她竟然敢觉得林霄让她舒服!她怎么敢!

    “苏茶茶,就算是林霄让你很舒服,你也别想跟他双宿双栖!苏茶茶,你这辈子,只能在我战煜城身下,颤抖,求饶!”

    对,让她颤抖,求饶!

    战煜城身体力行,他迫切地想要让苏茶茶感觉到,他有多厉害,多威风。

    他扼住苏茶茶的下巴,将她的脸偏向一侧,狠狠地咬她的唇,他正想进一步大展雄风,敲门声忽然响起。

    “煜城哥哥,你在里面是不是?”

    听到安宁的声音,苏茶茶的身体,控制不住抖了抖。

    她倒是不介意她和战煜城做这种事会伤害到安宁,她只是害怕,门外站着的,不只是安宁。

    安宁都听到试衣间里面的声音了,婚纱店的工作人员,肯定也听到了,苏茶茶不知道,她该怎么去迎着阳光,面对别人的嘲讽与不屑。

    不,没有阳光了,她以后都看不到光了……

    婚纱店请来的代言人,和安氏大小姐的未婚夫在试衣间做那种事,别人不会觉得,是战煜城强了她,大家只会觉得,她不要脸,想要勾大名鼎鼎的战少!

    “煜城哥哥,你和谁在里面?”

    安宁死死地咬着唇,她的声音听上去柔弱温软,心中,却已经毒疮遍布。

    在婚纱店遇到苏茶茶后,她就发现,战煜城的视线,一直紧紧地胶着在苏茶茶的身上,她的视线,则是追随着战煜城。

    所以,当战煜城跟着苏茶茶一起进了试衣间,她就注意到了。

    她当时,恨得几乎要将满嘴的银牙咬碎,尤其是,当她跟过来之后,她听到的试衣间里面的声音,她更是恨得想要杀人。

    她不是未经人事之人,那样的声音,听在耳中,她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战煜城和苏茶茶在里面有多激烈!

    她本来就已经恨到了极致,更悲催的是,她还不能,将苏茶茶丑陋不堪的一面,公之于众。

    试衣间里面的男主角,是他的未婚夫,过几天,就是她的老公,她安宁,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在他们新婚之前,她的未婚夫在婚纱店的试衣间,跟别的女人,辗转疯狂!

    她安宁丢不起这个脸!

    甚至,为了她所谓的面子,她还要将所有的工作人员支开,一个人守在试衣间外面,以防里面的龌龊,被别人察觉。

    苏茶茶的小脸灰白一片,她压低了声音,低低哀求,“战煜城,安宁来了,你放过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