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 正文 第1055章 给叶唯找个老男人
    眼眶涩得难受,叶唯强行不让眼泪掉下来。

    在陆霆琛面前,她的眼泪,是珍珠,她红一下眼睛,他都得心疼好一会儿。

    可在赫连爵面前,她的眼泪,是笑话。

    她若是在赫连爵面前掉眼泪,他一定会更猖狂,更得意。

    他让她那么难受,她怎么可能会如了他的愿,满足他那扭曲的心理!

    “怎么样?看到你心爱的男人抱着别的女人,你心里是不是很爽?叶唯,我好心再提醒你一次,现在,在陆霆琛心中,宫媛她才是他心尖尖上的人!”

    “只怕你这个丑八怪就算是走到他面前,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哦,那也不一定!你现在长得这么与众不同,或许会吸引他的眼球呢!不过,就你这副熊样,只怕他看一眼,都想吐!”

    “你看看我,真是没记性,都已经说好你是阿丑了,我还喊你叶唯,我真该打!”

    说着,赫连爵还煞有介事地打了他自己的脸一巴掌。

    听着清脆的巴掌声,叶唯的心中难堪到了极致。

    这只恶魔,就是故意来羞辱她!

    可她也不得不承认,赫连爵说的没错,陆霆琛已经认定了整容后的宫媛是她,只怕现在她就算是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可能认出她。

    或许,他还会嫌她丑,嫌她污了他的眼。

    叶唯下意识地抚摸了自己的脸一下,她现在的模样,真的是奇丑无比,在那个到处都是镜子的房间里面,她都不敢睁开眼睛,看看镜子里面的那张脸。

    更悲催的是,她不仅是丑八怪,还是小哑巴。

    看到叶唯眸中翻涌的痛苦与难堪,赫连爵唇角的笑容更加的邪恶。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陆霆琛的女人这么难过,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畅快。

    “阿丑,你可真丑啊!一直这么盯着你,我都快要吐了!”

    “看到我想吐你还看,赫连爵,你这口味可真重!”叶唯动了动唇,她将眸中所有难过的情绪掩盖,她扬起脸,毫不示弱地迎上赫连爵的眸,“赫连爵,你等着瞧,就算是我变成了丑八怪、哑巴,只要我叶唯不死,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哦?这么拽?”赫连爵笑得一脸的不屑,“我拭目以待!”

    说完这话,他也懒得继续跟叶唯废话,他挑了下眼皮,就示意手下将叶唯押回去。

    叶唯眸光深深地看着远处的迷雾,她真的不想重回那座囚牢,可这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

    若是不回去,只能葬身狼腹。而她想活,她想活着找到她的阿左,回到陆霆琛的身边,将鸠占鹊巢的宫媛,大卸八块!

    得了赫连爵的吩咐,两个杀手上前,不容分说地就按住了叶唯的肩膀。

    叶唯用力甩开他们的手,轻蔑地动了动唇,“不用你们抓,我自己会走!”

    那两个杀手不懂唇语,没有读懂她的话,依旧死死地抓着她。她猛地一抬胳膊,让自己没那么被动,就昂着头,一步一步往林子外面走去。

    赫连雪的视线,一直落在叶唯的身上,在她抬起左胳膊的刹那,赫连雪顿时脸色大变。

    叶唯左胳膊内侧,靠近腋窝的地方,竟然有一块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心形胎记!

    这怎么可能!

    赫连雪死死地盯着那块艳红的胎记,因为太过震惊与愤恨,她的身体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叶唯怎么可能会是那个人!

    她本就不想让她活,她是那个人,就更别想活!

    赫连雪悄悄看了赫连爵一眼,见他并没有注意到叶唯胳膊内侧的胎记,她不由得长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就算是哥哥看到了那块胎记,他也是认不出她来的,因为当年,只有她看到了她胳膊内侧的那块胎记!

    今天她把叶唯骗出来,没想到哥哥提前赶了回来,她没能弄死她!下一次,叶唯别想这么幸运!

    叶唯被带回到别墅后,又被关进了那个房间里面。

    为了防止她逃跑,这一次,房间外面的守卫,多了好几倍,窗户下面的玻璃,也变得更加密集,赫连爵这架势,显然是要让叶唯插翅难飞。

    又回到了这座牢笼,叶唯心里很难过很难过。

    她现在特别特别想要见到陆霆琛,拆穿宫媛的真面目。

    宫媛恨她,也恨两小只,现在,两小只把她当成了她,指不定满肚子坏水的宫媛,会怎么折腾他们呢!

    她知道那两个小屁孩很聪明,可不管多聪明,他们都只是两个不到六岁的孩子,怎么能斗得过一个坏到骨子里的成年人!

    叶唯趴在床边,她正想着若是顺着床单爬下去,该怎么避开下面那一大片玻璃,房间的大门就忽然被推开,赫连爵笑意狰狞地走了进来。

    “叶唯,你不乖。”

    赫连爵的声音特别特别温柔,可他越是温柔,叶唯越是觉得瘆人。

    叶唯不想在他面前露怯,她干脆保持沉默,懒得搭理他。

    “不,我又喊错了,应该喊阿丑。阿丑,女人不乖,可是要受到惩罚的。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不等叶唯说话,他又自顾自地说道,“阿丑,你太丑,我是对你下不了口,不过,这世界上总有重口味的老男人是不是?阿丑,你说我帮你找几个重口味的老男人怎么样?”

    “长夜漫漫,缺少男人滋润,你最近这日子不好过吧?阿丑,你放心,我这人特善良,我这就找几个老男人来满足你!”

    “好啊!”叶唯漫不经心地笑,“我就喜欢老男人呢!赫连爵,只要不是你,哪怕是只公狗,我也喜欢!你尽管让他们来啊!我就盼着找个人共度良宵呢!你把人给我找来了,我感谢你大爷啊!”

    赫连爵拧眉,这个女人,竟然敢说他还不如一只公狗?!

    想到公狗那副不堪的模样,赫连爵眸中狠戾丛生。

    他上前,粗鲁地扼住叶唯的脖子,如魔附体,“叶唯,你说什么?!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赫连爵,我纠正你一下,你又喊错了,不是叶唯,是阿丑。”叶唯艰难地动了动唇,“以后长点儿记性啊!”

    这个女人还敢让她长记性?!

    谁给她的胆!

    赫连爵眸光晦暗不明,那副凶恶的模样,似乎是要将叶唯生吞活剥。

    忽地,他放开了叶唯的脖子,片刻的沉寂后,他手中变戏法似地出现了一根针管。

    “叶唯,我改变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