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孤山云鹤 > 第十一章 温无痕病倒
    江关城,牡丹湖。八一中文网 https://m.81zw.us/ 一秒记住 全文免费阅读

    此时已是深夜,放在平时此地皆是情缘眷侣到此观花赏景。林夜离来到牡丹湖边,月光洒在湖面,一阵风过,湖面波光粼粼。但林月离却无心赏景,虽说有可能是白天姑娘相邀,却也不得不提防,若是之前跑掉的刺客再找上门可就不妙了。

    “不知可是哪位邀在下到此。”林夜离看了半天也不见人影,只能高声喊道,且先试探。过了半响还是无人答应。

    难道被耍了?正当林夜离打算离开时,湖中响起一阵声音,像有什么东西掉入水中。林夜离目光被吸引过去,只见湖中石亭上,站着一人影,只是月光太暗看不清那人样貌,只能隐约看得出身着长裙,应该是个女子。

    “不知阁下邀我来此是为何事?”林夜离再次高声道。

    “公子,可记得小女子。”湖中石亭上那人出声了,正是白日与撞到林夜离的姑娘。

    “原来是姑娘,正好我将玉佩物归原主。”林夜离说罢正想施展轻功却被湖中少女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公子且慢!”少女的话语里有一丝慌乱。林夜离闻言止住身形,静待下文。

    “小女子感染了风寒,怕是传染给公子。”少女说道,语气恢复了平静。

    感染风寒还站在湖中吹风,这姑娘生的好看脑袋怎么不太灵光,林夜离心道,“姑娘不必担心,我虽不是武林高手,但这小小的风寒还是奈何不了我的。”他说罢欲再施展轻功。

    “等等!!”这次少女的声音高了一调。林夜离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心里有些抓狂。

    “不知姑娘何意。”

    “玉佩且留在公子那,公子若有心的话,参加完武林大会且去云鹤山庄,到时小女子恭候大驾。”

    林夜离还待说些什么,却发现湖中石亭已经看不见什么人影,拿出玉佩看了看,哭笑不得,这姑娘玩的哪出。

    “连名字都不告诉我。等等!她怎么知道我要参加武林大会?云鹤山庄又是哪?”带着满腔疑问的林夜离想了半天后放弃了猜想,往客栈方向走回去。

    湖中石亭另一面,温无痕等了一阵后从石亭石栏后爬上来,心里将林夜离骂了个几百遍。

    “还是太心急了。”温无痕这一出是想拿回玉佩不错,但还是太心急了,本想着就此拿回玉佩的她在刚刚一刻意识到如果拿回玉佩那么她温无痕的假身份很可能暴露,毕竟她还要随林夜离一同前往京城,只能将玉佩暂且让林夜离保管。只是温无痕自己也没意识到她刚刚说漏了嘴,虽然眼下林夜离还没对她男子身份起疑。

    “哼哼,等这呆子到了云鹤山庄,看我怎么收拾他!”温无痕小手握拳,神情得意。“阿嚏!”问无痕打了个冷战,赶忙施展轻功上岸往所住客栈而去。四五月的江关城夜晚,还是微冷的。

    ————

    第二日一早,林夜离早早便起来,打开房门便看到燕正站在门口,看样子应该等了有一阵子。

    “燕伯,这么早,不是明日才启程吗?”林夜离打了声招呼。

    “林少侠记得不错,只不过有些事要与林少侠商量,怎么不见温小友?”燕正不见温无痕,问了一句。

    “温师弟应该还睡着,不过从昨日下午就没见他出过房门。”林夜离想了想,温无痕从昨日说身体不适要休息就再没出来过,吃饭时也不见他的声音。

    “这样”燕正迟疑了一下,“要不林少侠叫叫温小友。”燕正心里担心温无痕,语气里难以掩盖关怀之意。

    林夜离看了一眼燕正,顿了顿还是点头答应,走到温无痕房前,敲响房门,“温师弟,你可醒了?”

    咚咚咚,敲了一阵后,房内迟迟不见反应,林夜离与燕正对视了一眼,感觉不妙,温无痕不会真出事了吧。想到这林夜离加大了敲门的力度大声喊着温无痕。

    “温师弟!你可在里边!”

    正当林夜离打算破门而入时,房内终于传来了回应。

    “林师兄有事吗”温无痕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很虚弱。

    “温师弟,燕伯有事商谈,你且先开门吧。”林夜离与燕正听见温无痕人在房内,顿时都放下心来。

    “等等!”房内温无痕的声音陡然提高,接着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似乎打翻了什么物件。温无痕此时在房内手忙脚乱,忙着换衣服,昨晚回来并没有换回男子打扮,并且自己随口一说染了风寒还真就被说中了,身体传来阵阵虚弱,温无痕还是强撑着。

    房门外的林夜离挑了挑眉,这声音,好像听过

    “林少侠,我们且先下去,温小友确实是身体不适。”一旁的燕正见此情况自然是心神领会先支开林夜离,小公主女扮男装被林夜离发现自己肯定要被怪罪,只不过他心里也无所谓。林夜离被燕正打断,点了点头跟燕正一起下了楼。

    —————

    “林少侠,温小友身体不适你可要好生照顾,老夫晚些再来。”燕正与林夜离刚走下楼,燕正便对对着林夜离呵呵笑道,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他为了不让温无痕听到专门带着林夜离下楼嘱咐,留下林夜离一个人独自凌乱。

    这燕伯什么也莫名其妙的,林夜离摇了摇头,想着刚刚温无痕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很虚弱,还是先去看看他情况如何。

    来到楼上,温无痕的房门再次被林夜离敲响,稍倾,温无痕打开了房门,神情虚弱,好似随时要倒下一般。

    “温师弟!?”林夜离看着温无痕的模样下了一跳,伸手去探温无痕的额头,又被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

    温无痕被林夜离这突然动作,脸上的灼热又加了一分,往后倒去,林夜离赶紧接住,抱起温无痕往床边走去,温无痕在他怀中有气无力的挣扎着,确切一点说应该是像脱水已久的鱼一般无力的扑腾着。林夜离也任他去,把温无痕平放在床上。

    “好生休息,我去去就来。”林夜离说完便走出房外,顺手把门关上。

    躺在床上的温无痕此时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只觉得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这是她第一次被男子抱在怀中,虽然林夜离还不知她是女儿身。

    过了几炷香,林夜离又推门进来,一只手中提着一个篮子。他将篮子放在桌上,取出一碗白粥,这是他借客栈后厨亲手熬制的。

    “我回房取药。”林夜离说完人又走了出去,不一会又回来了,只不过手上多了一瓷瓶,这是舞霓裳为他备好的,不得不说舞霓裳准备的足够周到,连治风寒的药都给林夜离备好了。

    “温师弟,能动吗。”林夜离唤了一句,温无痕却毫无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他。林夜离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拿起一张凳子放到床头,回身又拿过药瓶和白粥。空出来一只手再次探了探温无痕的额头,发现比刚刚还烫了一分,然而温无痕除了呆呆看着林夜离还是没有反应。

    “不会把脑子烧坏了吧。”林夜离看着温无痕痴呆的模样,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的温无痕,终于有了反应,眼睛带着怒气直直盯着林夜离,还是没有出声。林夜离摇头失笑,同调羹盛起粥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温无痕嘴边。

    “没下毒,下了药。”林夜离见温无痕愣在那没好气道,他所说的下药自然指的是用于治风寒的药。

    温无痕瞪了林夜离一眼,这才慢慢的把粥喝进去,林夜离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喂着,直至温无痕喝完一整晚。

    “好好休息。有事喊我便可我就在隔壁。”林夜离看着温无痕又是一副痴呆样子,也不管他,收拾好东西出了房门。

    房内温无痕心里早以百转千回,她刚刚假装痴呆是因为不知以何反应去面对林夜离,毕竟她从小至今第一与男子做这么亲密的举动。喝了药有些许好转的温无痕,脑子一直回想着刚刚的情景,脸上余热未退又加热了几分。

    “羞死人了!”温无痕拿起杯子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趴在床上小脚一阵扑腾。

    另一边,林夜离房内。

    “这温师弟”林夜离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他已有些怀疑温无痕。

    ————

    时至下午,喝了林夜离喂的药粥,温无痕睡一觉后基本无碍。她打开房门发现林夜离就站在门口,对方正上下打量着她。

    “林师兄怎么了?”问无痕被看的心中有些发毛。

    “能说话了,看样子应该是好的七七八八了。”

    温无痕刚想发作,林夜离已经转身走回自己房间,“过来吧,燕伯有事找我们。”温无痕只能就此作罢,跟着进去。

    房内,燕正看了眼已经恢复精神的温无痕,笑着点了点头。

    “燕伯,不知有什么要紧事?”林夜离问道。

    燕正回过头脸色严肃,“林少侠,此次护镖一路可能再起事端,甚至可能出现炼之境的高手。”

    林夜离眉头一挑,炼之境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这等高手平时可不常见,“燕伯放心,晚辈答应过一起护镖至京城。”林夜离知道言下之意是问他是否还愿意一同护镖。

    “林少侠武功高强老夫倒是不担心,只是希望若真出现意外希望林少侠保护好温小友。”

    “喂!我也能帮上忙的!”温无痕在一旁不满道。

    “那可太好了,温师弟到时记得保护好我。”林夜离说道。

    “哼,包在我身上!”温无痕继续大言不惭。

    燕正看着拌嘴的二人呵呵笑着,心里轻松了些,把悲问阁的事情压在了心底,起身告别,走之前叮嘱了林夜离二人早些休息,明日一早便要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