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神帝宠妃:驭灵女神棍 > 【339】是结局,也是开始
    “冥界轮回,你和你父亲之间是有种某种因缘际会,才形成了今生的牵挂。”

    “没错!”刘卜颔首。

    “我给你机会了结你们之间的恩怨,可否?”温言真的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刘卜眉头越蹙越深。

    可是他心底升腾的怒气和不平却瞬间消散了。

    是的,如他所言,这不是交易,是轮回之道。

    “我不为我的坐骑申免无罪无责,它会问它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应有的天劫,你和你父亲还有你的那些家人都尚在冥簿,我能将你们的恩怨纠葛尽数让你回忆起来,恩也好,怨也罢,你了结干净了,你才能六根清净地走入仙途。”温言继续说道。

    左安侧眸看着他,眸中透出一种不好言说的微妙神情。

    “……”刘卜也抬眸望着温言,一时间有些愣了。

    作为修道人,他明白温言所讲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不仅仅是走入仙途的问题,他生而为人的所想要做的一切事情,所拥有的一切情绪,他都能通过那些回忆全部了结,甚至不再是冥簿的判断,而是在他自己价值观的支撑下去清算那么恩恩怨怨。

    瞬间,他自己成为了造物者一般。

    “当然,你应该知道,我让你用你的方式了结你的恩怨,一旦入道,天劫还在,尔后的一切都只能由你自己承担了。”温言望着他,眼波平静如海。

    “……”刘卜还是没有回答,依然愣愣地看着他。

    “所以?”温言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怎么决定?”

    “……”刘卜咬紧了牙关,颔首:“我同意!”

    “嗯!”这个答案早就在温言的预计之中了,如此诱人的选择,没有人会拒绝吧。

    既满足了他为人的情怀,也满足了他为人的欲望。

    只是,后面的路会走成什么样,那就看他自己了。

    语毕,温言就起身朝左安伸出了手:“走吧!”

    左安抬眸望着温言,呆呆愣愣:“这就走了?”

    “走吧,后面的事情我找人来跟。”温言点了点头。

    左安这才起身,转头看向刘卜,笑道:“给了你选择,你可不要辜负了你的初心阿!修仙才是正途,千万不要为劫所困,堕入冥界地狱。”

    刘卜跪地行礼:“谨遵小仙教诲。”

    “你,别叫我小仙!”左安还想在唠叨两句来着,温言直接将她拽走了。

    腾身于半空之中,温言的手轻轻地搂着她的腰:“你还是端一点你龙姬的架子好不好,这么和颜悦色,太没有做派了。”

    “怎么?”左安斜睨了他一眼:“你这是嫌弃我了,是吗?”

    “……”温言嘴角挂起一抹笑容,“我可不敢!”

    “话说,你看过刘卜的前世今生吗?”

    “我可没那个闲工夫。”

    “那,他会顺利成仙吗?”

    “你自己刚刚不是都嘱咐他了吗?不要为劫所困。”温言摇头道:“给了他选择的权力才是他最大的劫难。”

    选择的权力,才是他最大的劫难。

    听到这句话,左安的心跳似乎都变慢了,她侧眸看了一眼温言,然后又转眸看着这明朗的天空。

    白云滚滚,红日西斜,天边彩霞悠悠。

    “我奶奶一直不认我。我如果选择无视,其实遭罪的是她,她永远在介意我的身份,永远抱着恨意,身体也承受这煎熬,精神也受着摧残。我如果选择跟她对抗,其实我也是自己将自己关进了牢笼。”左安仿若自言自语。“是了,我因为有了很多可以处理的手段,我有了很多的选择权,这对我来说才是劫难。”

    “不对,这对你来说,是修行!”温言搂着她腰的手越发紧了起来:“我从来不会对憎恨我的人下手,可是,我会对伤害我的人下手。而且,手段向来是狠辣的。善良,退让,无视并不是你的选择之道。以牙还牙,才是!”

    “……”左安眉头一凝,心下一颤:“这个话,听起来好熟悉。”

    “熟悉吗?是你自己讲过的话。”温言满眼笑意地望着她:“善良,退让,无视并不是你生存之道。以牙还牙,才是!”

    左安不太想得起来这句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了,但是,这句话确实是击中了左安的心灵。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温言搂着她,脚下踩着朵朵白云,清风在耳畔吹过。

    左安被他那无比正经的眼神看得有些懵,本能地摇了摇头。

    “我喜欢你的爱恨分明,喜欢你的拿捏得当,喜欢你温柔时的柔情似水,也喜欢你狠辣时的果敢强硬。受得住批评,忍得下诽谤,但是绝对不受人欺辱,永远那么自强!”温言一字一句地说着,伸手为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早知道,你如此吸引我,我早该让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的。”

    左安被他的话撩拨的满心欢喜,眉眼中都透出了满满的星星:“你在九天之巅,不是应该享受孤独吗?不该牵挂这些世俗……”

    温言将她搂进怀里:“寡情,不配处于九天之巅,负了天劫的存在,也负了你!”

    左安伸手搂着他的腰,脸上笑容绽放。

    她忽然想起了那株琳琅树。

    树高千丈,亭亭如盖,蓊蓊郁郁,开满了不知名的奇异花朵,关键是那些花朵还是各式各样的,而且还泛着异香。

    她轻声道:“唔,确实,寡情就负了我了!”

    他松开了她,直勾勾地望着左安:“九天之上,我已经着人准备婚宴了!”

    “……”左安一愣,眉头微蹙,脸顿时红儿起来:“什么婚宴?”

    “我和你的婚宴!”看着她满脸羞涩,温言的心为之一颤,脸上浮现出了柔情的笑容。

    “谁说要嫁给你了?”左安转身想走。

    温言驱动魂力跟上,“那你还想嫁给谁?”

    “我要在人间好好当我的左安,我可没有打算像刘卜一样清算我的人间情感纠葛。”左安已经被温言再一次搂进了怀里。

    “没关系,我就让婚宴多筹备些日子,等你人间纠葛都了结了,我们在回去举办婚礼。”

    此刻,太阳已经快要西下。

    温言带着她停留在了一颗粗壮的大树之上,两人并肩坐在树梢上,等着看夕阳。

    “这么说,你不打算在人间娶我了?”左安靠着他的肩头,柔声问道。

    “我已经跟你父母提过亲了!”温言微微侧头,一个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不然,你以为你父母为什么这次会带着我这个外人来这里阿?”

    “……”左安连忙坐直了身子,眼眸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什么时候的事儿?”

    “从九天回来之后,在见你之前。”温言将她的头扶了过来,再一次让她靠着自己:“我等了你太久了,实在不想等了。”

    “那我爸妈同意了??”

    “肯定同意了阿!”

    “凭什么啊?”左安再一次坐直了身子,蹙眉望着温言:“我这就被你吃得死死的了??”

    温言耸了耸肩,摇头:“是我被你吃得死死的。”

    “……”

    “你愿意嫁给我吗?”温言伸手为她捋了捋头发,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眸色深邃,眸底满是深情。

    一双眼眸犹如大海,望得她失去了呼吸的力量。

    “愿意!”左安回答着,凑到他的跟前,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那个小鬼头,你知道吗?”左安离开他的唇,忽然问道。

    温言眉头紧蹙,不明白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冒出来这么一个人,“我知道阿,怎么突然提及他?”

    “当初是你找人送他入轮回的?”左安问道。

    温言颔首:“对啊!”

    “那,你能让引他入道吗?”左安眸底仿佛有整片星空。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这种事情,你什么时候不可以跟我商量,偏要现在跟我商量吗?”

    左安噘嘴:“我就是忽然想到了!”

    “那你一会儿再接着想吧!”说完,他吻在了她的唇上。

    夕阳西下。

    漫天的红色。

    犹如她羞红的脸。

    凌晨。

    左安早已入睡。

    温言在左安隔壁屋里闭目养神。

    远远地感应到了莫念的气息,他的眉头忽然浅浅地蹙了起来。

    看来,莫念带着他的选择过来了。

    起身,出门。

    在村外,温言等到了莫念。

    “你想好了?”开场白都彻底省略了,温言直接奔着结果而去。

    “其实,我从来也没有过选择权。”莫念的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就像你也不曾给青梧选择一样。”

    “……”温言眉头微蹙。

    “你的父亲处死了青梧的双亲,这件事如果让她知道,你们之间也不会有在一起的可能。”莫念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你算计她,算计得她家破人亡。”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想要留着青梧的魂神吗?”

    “不还!”

    “好!”温言没有跟他讨价还价:“魂灵,你替她找吗?”

    莫念没有回答,直接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个瓶子扔给了温言:“给!”

    一接触到瓶子,温雅就感知到了熟悉的气息。

    是青梧的魂灵。

    “那,等你百年之后,我来取她的魂神。”温言嘴角微挑,笑道:“你做了一个很勇敢的选择。”

    “或许,对你来说也将是一个挑战吧!”

    “你想将她的神魂炼化?”温言眉眼中露出鄙夷的笑容:“不是我嘲笑你那伟大的梦想,以你的能力,不对,大千之中,何人能有此能力?我指你一条明路吧,冥界的忘川河或许才是你的选择。用你的执念去滋养你冥簿的姻缘吧。来生,你或许还能见她一眼。”

    说着,温言便拿着左安的魂灵走了。

    黑压压的夜色里,只有莫念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炼化?

    莫念的神色忽然落寞了下来。

    他只想让这一生的记忆成为他在忘川河底千年的支撑。

    何须君墨告诉他?

    忘川河早已是莫念心底的决定了。

    用这神魂守得斗宿阁一世安稳,也给自己千年后的来生守一次理所应当的相会。

    房间里。

    左安睁开了眼眸。

    因为刚刚察觉到了温言离开的气息,左安便接着翳形草跟了出去。

    好巧不巧地听到了那么一番话。

    她的眉头浅浅地蹙着,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些庆幸自己跟青梧竟然是同一个人了。

    如果没有那些过往的记忆,她真的会因为听到这番话而远离君墨,远离温言的。

    是!

    曾经那位神帝,妻子、女儿的命在他的眼里都不过如此。

    那位神帝,只是神帝。

    即便他是君墨血脉上的父亲,可是,他绝对不会成为君墨的某种代言。

    他的所作所为也绝对不该让君墨来承担后果。

    左安想着,白净的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

    只是,我自己的神魂竟然在莫念的身体里吗?

    对于这件事,左安的心绪更显得动荡不安。

    回想起之前温言一字一句地给自己讲解了煅魂卷,当时竟然没有丝毫地察觉。

    这么想着,左安的心底竟然升腾起了一股柔情:温言看似冷酷无情,其实还是有人情味的。

    他还是顾及了莫念,给了他选择。

    只是,他最后那吃醋的模样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还提什么忘川河?

    左安无奈摇头,感应到屋外有动静,她连忙闭上了眼睛,压缓了气息。

    很快,温言就进来了。

    他全然没有察觉到左安是醒着的,直接将她的魂灵放入了她的体内。

    然后,他便将她搂在了怀里,睡在了她的身旁。

    一个吻,浅浅地落在她的额头。

    左安感觉到心底一阵温热。

    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你……”温言松开手,垂眸之间刚好对上了她闪耀的眸光。

    “……”左安伸手放在了他的唇上,给了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冲着他微微摇了摇头:“什么都不用说,我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记起来,但是,我们之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你……”温言眉头浅蹙。

    左安却笑道:“过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你带我去看日出吧!?”

    “……”

    “去吗?”

    “走吧!”

    鸣豫峡景色旖旎,峡谷内是连亘百里的绝壁,悬崖陡壁高立入云,植被葱郁茂盛,林间鸟儿成群结队,谷底清澈的涧江水蜿蜒曲折,绵延千里。

    当太阳从开始冒头的时候,左安忽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言哥哥,记得我问你的那个梦吗?”

    “椒图吗?”温言颔首:“当然记得!”

    脑海里,左安小时候的模样浮现在了温言的脑海之中。

    “青梅竹马,以后,你会一直陪我看日出吗?”左安问道。

    “何止日出?”

    是啊,何止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