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沈野和凌迟二人已然是到了宝药库的大门前。

    若是放在寻常时候,宝药库必定有皇宫侍卫严防死守,可如今皇宫都被攻破了,大家逃的逃,躲得躲,忠心不二全都赶着去保护宣帝了,这地方自然变得空无一人。

    当然了,有没有守卫对沈野和凌迟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面对宝药库用钨铁木铸造的大门,沈野直接双手提起擂鼓瓮金锤,以手腕为基点,生生将两柄硕大慑人的瓮金锤,甩成了风火轮。

    下一秒,他将两柄‘风火锤’投掷而出,两柄风火锤直接在大门处碰撞炸响,那动静,简直犹如火爆爆炸,伴随着令人耳鸣的巨响,整个钨铁木门中间生生化为了齑粉,周围布满了裂缝,裂缝蔓延开去,转眼的功夫,整座巨门轰然倒塌,七零八落,再也不复存在了。

    凌迟对这一切自是见怪不怪,优雅的翻身下马,一身银甲似是带出了粼粼波光,让周围因为巨门倒塌升腾的尘土,都染上了一层光晕,似要随之起舞。

    凌迟下马之后,踏着巨门的尸体朝宝药库里走去,一步步分毫不差,宛若丈量。

    沈野就没这么讲究了,直接腾空一跃,落地间,正好落到了擂鼓瓮金锤掉落的位置,脚下的地面碎裂成了两片蛛网,他随手抄起双锤,大步流星之间,便超过了凌迟,一股脑朝着宝药库深处走去。

    东吴的宝药库比之西凌,多少差了一些,不过上了年份的药材也不少,大都被盛放在玉盒中,放在最深处的药架上,放眼望去,一目了然。

    沈野将那些药材找了个遍,眉头越蹙越紧,“怎么找不到,不可能啊,情报上写的清清楚楚,东吴的宝药库里有好几株上千年份的药材,甚至还有一株玉雪灵芝,怎么会没有的?”

    说来,当初穆颜姝生产的时候,金蟾蛊的效用还没有发挥到最大,她生的又是双胎,生完之后,多少有些亏空。

    沈野和凌迟,皆是早慧的孩子,知道这些之后,便下定决心,要为自家母亲寻遍天下宝药,滋养身体,加之,穆颜姝又喜爱药材,沈野和凌迟便对此,愈发上心了。

    这么多年下来,沈野和凌迟几乎养成了习惯,只要听闻哪里有上千年份的药材,便会冲过去,把东西揣进自己怀里,然后捧到穆颜姝面前献宝。

    这次也不例外。

    他们得到情报,东吴的宝药库中,藏有几株上千年份的药材,大都是从蛮族那边搜刮过来的,其中还有一株玉雪灵芝。

    因为金蟾蛊的缘故,玉雪灵芝于穆颜姝来说,乃是相得益彰的大补之药,尤其是上千年份的玉雪灵芝,更是可遇而不可求,沈野和凌迟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自是如获至宝。

    可惜两人乘兴而来,找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沈野不禁疑惑满腹,怀疑这宝药库是不是有什么暗格之类的,他正考虑要不要出去抓个人问问,就听凌迟开了口,声音像是袅袅逸散的茶香,入耳温润清冽,余韵悠长。

    “不用找了,我们被骗了。”

    沈野微微一怔,狠狠的扬了扬手上的擂鼓瓮金锤,“被骗了?谁,谁敢耍老子,活的不耐烦了!”

    凌迟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角,“这个世界上,知道咱们心中所想,并且能篡改你我二人的情报的,除了咱们那位父亲大人,还能有谁?”

    沈野一愣,当即反应过来,又是郁闷又是不甘道,“不是,咱们都被他忽悠出谷了,老爹还整这出幺蛾子,他图什么啊?”

    凌迟不疾不徐的优雅道,“咱们的确是被他塞来了西凌历练,可西凌的仗眼看着就要打完了,你我二人可有可无,这个时候,你我二人离开,八叔必然不会阻拦,父亲大人不希望咱们早早回谷,自然要想办法把咱们留下。”

    沈野瞪了瞪眼珠子,怒气冲冲道,“所以,他就让人纂改情报,说东吴皇宫的宝药库里有千年药材,让咱们留在西凌打仗,他就可以继续霸着阿娘了!他娘了,老爹这招实在是太鸡贼了!”

    沈野低咒一声,忍不住抱怨道,“不是,你既然知道了,怎么不早说啊!”

    凌迟直接翻了个白眼儿,“我也是看到这里的情形,才想到这儿的,怎么跟你说。”

    不等他话音落下,沈野已然是提着擂鼓瓮金锤,猛然转身,向外走去。

    凌迟一个侧身,挡在了沈野面前,“你干什么?”

    沈野很是有些控诉的愤愤道,“我要回谷,我都大半年没见着阿娘了,我要回去见阿娘,老爹霸了阿娘这么长时间,也该知足了。”

    “咱们那位父亲大人,可不是会满足的人。”凌迟摇了摇了头,长叹一声道,“你现在回去也没用了,他们应该已经不在神医谷了。”

    沈野一怔,心里本能的咯噔一声,“不在神医谷,那他们去哪儿了?”

    凌迟似是无奈似是不甘道,“母亲一直以来都想要去海外瞧瞧,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应该是出海了。”

    沈野浑身一僵,“出海了?”

    凌迟肯定的点了点头,“对,出海了,依着父亲的霸道,恐怕连舅舅也被他支开了。”

    不得不说,凌迟的脑子当真没的说,对某位爷也了解至深,事实跟他猜测的几乎分毫不差!

    与此同时,距离沈氏一族海岛近数公里远的海面上,一艘庞然大物正在破浪而行。

    这艘巨船乃是凌四爷倾三年之力,暗搓搓打造的,虽然比不上现代的游轮,但在这个时代来说,绝对算是举世无双了,哪怕是赶上海啸,估计都有自保之力。

    此刻,龙形船头上,穆颜姝凭栏而坐。

    十五年的时光在她身上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有一双眼眸,少了空无一物的清冷,多了风拂翠竹般的柔和,又似藏了动人的缱绻,清艳生辉。

    只不过,今日这双眸子有些不同,难得染了几分哭笑不得的无奈,“我都大半年没见到小野和阿迟了,再怎么说,也该见他们一面再走的,你这趟蜜月,策划的倒真是时候。”

    凌四爷将披风仔细的披在穆颜姝的身上,拢了拢,这才理直气壮的开了口,“要是等他们来了,爷还能跟你二人世界吗,这俩臭小子肯定变着法子的黏上来,这是爷策划了大半年的旅行,可不想被两个臭小子毁了。”

    这些年,沈野二人固然对凌四爷怨念颇深,同样的,凌四爷对他们怨念也不浅。

    尤其是最初的几年,这两个臭小子几乎霸占了穆颜姝的大部分时间,简直让人想想都有气,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了,他绝对不会再让那两个臭小子有机可乘,一次都不行!

    感受到某位爷翻涌的怨念,穆颜姝似笑非笑道,“西凌胜利在望,照理说,小野和阿迟早就应该回来的,他们迟迟未归,应该是阿霄的手笔吧。”

    凌四爷直接点头承认了,很是有些得意道,“爷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他们不要半途而废,既然去历练了,当然要拿到最后的胜利再回来,打赢了区区几场仗就回来,算什么大丈夫,爷当年就是因为坚持到底,这才得到了你这个好媳妇,爷这是在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穆颜姝轻笑失声,“你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是。”

    凌四爷笑的白牙灿灿,随即拉了穆颜姝的玉手,将人揽入怀中,“之前,我还以为你会等那个两个臭小子回来,以前你都是可着那两个臭小子来的,说真的,我没想到这次你会答应的这么干脆,你明知道等上几天,我也会答应,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穆颜姝十指交缠,反手握住了凌四爷的大掌,笑意柔软,“因为我不想让你等,不想你不高兴,以前小野和阿迟还小,我自然以他们为主,现在他们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也可以放手了。”

    听到这话,凌四爷精神大振,狠狠吻了吻穆颜姝的玉手,满面兴奋道,“要爷说,你早就该放手了,那两个臭小子,三岁的时候恨不能上天,就算你放手,也摔不死他们!”

    感受到自家男人的畅快,穆颜姝抚了抚他的俊颜,“是啊,现在,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凌四爷当真有点反应不过来,“真的?”

    穆颜姝笑意温柔的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你才是那个陪我一生的人,于我来说,所有人都是过程,只有你才是终点,你的所思所念,我又怎么会拒绝呢。”

    凌四爷本以为自己不过是再度得宠,没想到这一得宠,就直接回归了自家媳妇心头第一人的宝座,这样的感觉,简直让人心脏炸裂,热血沸腾!

    于凌四爷来说,这个时候,语言已经是多余得了,他只想把人抱过来,狠狠的亲上一口。

    他也的确付诸实践了,一双长臂将穆颜姝楼的密不透风,两人交颈缠绵,那样火热的长吻,比十五年前,没有降低一分温度,反而愈发浓烈绵长。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泼洒在船头,将二人的身影愈发融为一体,定格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浓墨重彩,举世无双。

    以前,穆颜姝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去深爱一个男人,更不懂得浪漫。

    但现在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莫过于一生只爱一个人,每天都多爱一点,经年累月,与日俱增,直到生命的尽头……

    番外完

    ------题外话------

    这次欢欢终于没有打脸了~撒花!

    番外也完结了,有不舍,有遗憾,但也有满足,有快乐,这些都是亲们带给欢欢的,由衷的希望下本书,还能与亲们结缘,相遇,成长,相伴,欢欢拜谢!

    s:完结之后,欢欢就不会每日回复留言了,但会定期查看,跟亲们说一声哈~望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