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一百零四章 你真能摘心换心?
    再好的曲子也有终时。

    许久,绿竹小居,琴箫声绝。

    只是竹林之中余音袅袅,方才那美妙的琴箫之声似乎还萦绕在在场的几人耳内,虽不至于绕梁三日不散,叫人神怡回想一时却也可得。

    绿竹翁这七八十岁的年纪,此时竟如个孩童一般,喜不自胜。他哪里曾听过这样非同寻常的绝妙曲调,不住地抚摸长髯,等音声绝了,还痴痴地闭目回味,过了一会才钦服叹道:“这样的琴箫合曲只应天上能闻,人间是再没有的了,公子的曲谱可有个名字么。”

    苏留收了竹箫,微笑道:“这曲子叫做笑傲江湖,衡山派的刘正风跟你神教叛教的曲洋长老两位合著,这个小姑娘,就是曲洋曲长老的孙女儿。”

    绿竹翁惊讶地看了曲非烟一眼,曲非烟大眼睛瞬间无邪亮,乖乖地叫了一声:“老爷爷好。”

    引得绿竹翁一阵大笑,苏留倒是没有想到,以他这个年纪,笑声非但没有苍老力衰老态龙钟,反而有一种蓬勃向上的苍浑遒劲。

    再看着他的眼神,也颇有些感慨。

    日月神教,也真是催生兴趣爱好广泛者的地方,先有曲洋醉心音乐不争于世,再有眼前这位,这也真是当世奇人,音乐造诣也自不低,更算的上是笑傲江湖里的职业品酒师,比起正派之中那些人的算计争斗,也别有一番闲情逸致的生活理念。

    绿竹翁笑了笑,才道:“曲洋曲老兄曾受得姑姑求来的三尸脑神丹的解药,日前叛出了神教,闹得教内沸沸扬扬,不日追杀将至,这小女娃子倒生的十分可爱。”

    苏留听得他说姑姑,还不改口,忍不住对着舍内的任盈盈笑道:“圣姑你多大的岁数,居然有个这么大的侄子了。”

    任盈盈在舍内。沉静半响,这时候道:“绿竹翁的师父,叫我爹爹做师叔,那么绿竹翁该叫我甚么?绿竹翁这小子又不是甚么了不起的人物。我为甚么要冒充他姑姑?做他姑姑有什么好的?”

    苏留一愣,自己心里算了算辈分,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再想一想,可不是么,任盈盈是任我行的女儿。身份地位天生就比江湖中绝大数人要来的高了,自己这来自“泰山派的便宜师叔”也比不得她。

    任盈盈忽然自舍内说道:“苏公子,你倒是好大的豪气。”

    苏留问道,“怎么?”

    任盈盈叹息一声,没有说话,绿竹翁却开口道:“苏公子你在洗手大会上连败了这么多的高手,刀剑双绝之名早就由丐帮的张副帮主亲传天下,如今江湖里可很少有人不认得你了,只不过如今不但是嵩山派对你心存杀意,连神教高层也隐隐的有意思要来找你了。”

    苏留听完这一席话。道:“看起来苏某是不容于黑白两道了?”

    他不惊反笑,接着说道:“这也正合我意,嵩山左冷禅我怕是急切间斗他不得了,黑木崖我却不日就要上得一上,试试其中深浅。”

    绿竹翁摇头道:“公子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修为已经十分可贵。你若要跟左冷禅动手,总还算是有些许活命的可能,若要跟黑木崖上的那位动手,只怕,只怕......”

    苏留温和笑道:“只怕怎么了?但说无妨。”

    任盈盈却道:“只怕是断无幸免的了。苏公子千万莫要小看了那人的武功,纵横当世只怕能已经无人能挡了。”

    苏留叹息道:“我要做什么,你们是不知的。我自然是有把握的,只是黑木崖地势险要。圣姑你若是能帮我上崖去,苏留不胜感激。”

    舍内帘幕声响,众人见得一个窈窕娉婷的女子出了来,脸上罩着薄纱,倒是看不真切面容,只是这盈盈的眸光。有若秋水一般,注视着苏留。

    仪琳心里佩服之余,也更见震惊,魔教对她这样小白花儿一样的姑娘来说,可就算是当世最险恶的存在了。恒山派虽然距离黑木崖也不远,她师门也都一向是避让自守的。

    想来也是苏留所说的言语,太过天马行空惊世骇俗了些,江湖里纵然是冲虚方正左冷禅之流的人物,也不敢孤身一人上黑木崖的。

    其实外人也绝难得知苏留一意孤行要上黑木崖的目的。

    任盈盈看着苏留,潋滟的目光里也十分复杂,劝道:“公子这样的武功,待到十年之后就可以跟那人动手稳立于不败之地了,何必......”

    苏留右手轻抬,当空一按,面色肃然道:“圣姑你若是帮我上得了黑木崖,他日我就帮你解决一件你心里想着的事情。”

    任盈盈幽幽一叹道:“我哪有什么心想的事情了。”

    苏留微微一笑,足下一动,任盈盈还未有动作,只觉得苏留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股幽香扑面,苏留轻声地说了一句,然而听到那一句话,任盈盈沉默了,半响后才幽声道:“原本我受了你的琴箫绝谱,本该帮你做成这一件事的。”

    苏留稍一查询了白玉京里的时间提示,心里计算一番,倒是颇为可惜,道:“我跟你说的这件事并不是我不愿做,只有时间紧迫,只得日后再帮你做了,眼下圣姑你可否带我去见平一指。”

    任盈盈眸光盈盈闪动,道:“苏公子可以不必叫我圣姑的,人家也是有名字的哩。”

    苏留失笑一声道;“我也知道你的名字,那便叫你任姑娘好了,任姑娘我找平一指确实有事。”

    任盈盈面纱后的脸颊也似乎有着微微的笑意,道:“好,杀人名医平一指,离这里也不太远。”

    曲非烟只要听得稀奇古怪的事情,总是喜欢的,这就问道;“名医也就名医,怎么又加个杀人的字号呢,难不成这个医师是会医死人的么?”

    任盈盈笑道:“平先生曾经立下誓愿,只要救活了一个人,便须杀一个人来抵数。又如他杀了一人,必定要救活一个人来补数。”

    “咦,还有这样的奇人。”

    仪琳也静静地听着,出一声惊呼,她也一直在默默地打量着任盈盈,却现这个魔教的圣姑好像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反而比常人还要温和可亲三分。

    任盈盈微笑道:“苏公子只怕是天下第一的奇人了,其他人在他面前都还算不得是奇人。”

    她却也没有提到平一指是神教内她的下属,显然还是别有些心思想法的。苏留却也不以为意,他对平一指的兴趣,确切的来说,是对平一指医术的兴趣,可比对美女的兴致要高的多了。

    平一指的医术,到底在什么境界?

    真能摘心换心?

    ps:  ps:感谢书狂兄弟的万赏,加更放到明天,菜鸡一个书友的788赏,君公主、玄黄问道588赏,独行真人、遮天保护你、登峰见我、zhmhxy、7jr世习、还有不存在的昵称吗、白夜4321的打赏

    捧场的兄弟很多,多谢了:

    第二章奉上,继续求订阅,晚上还有三章,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