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易筋经,少林七十二绝技!
    ps:  ps:感谢在群里给我红包的基佬们:

    自古就有少林为武林正道魁的说法,可见其底蕴深厚,只不过少林一向行事低调而已。

    清兵入关以后,少林简直便化作了影子一般,在江湖上的影响力也日趋薄弱。

    其实这也是少林历史长久以来的优良传统,哪一边得势,便倒向哪一边,也不招致朝廷的疑心猜忌,在改朝换代中总能得以保全。

    这一任的主持晦聪,此时却在心里暗暗愁,先辈手里的少林千古名寺,却在自己手里渐渐的名声不显,也是香客进项颇少的缘故。

    “阿弥陀佛。”

    晦聪大师低诵一句佛号,踌躇不语,他边上的澄识、澄心等寺德高望重的老和尚们相互看了一眼,总算欣然接受。

    沐剑屏浑然不知道苏留的想法目的,方怡却暗暗心惊,苏留这么大的手笔,简直视钱财若无物,可算是下了血本了,不知所图为何。

    那一日扬州杀宴她也在场,此时的苏留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杀气严霸,手段酷烈浑若来自地狱的魔王一般的苏留,在这少林寺里竟然脸上一直挂着温和浅浅的微笑,看起来十足的人畜无害潜心向佛。

    这些清兵们不明所以,只负责做戏摆足排场,少林寺人也不敢怠慢了,早已经安排妥当住宿了。

    苏留跟沐剑屏两人住了寺内厢房,也没有即时动手,有意无意的在寺内游走,看似拜佛烧香,绝无人知道这一位贵客公子为的是少林武功秘籍。

    三日之后,这少林的底细,苏留也打听摸索的差不多了,寺里绝对没有扫地僧之类的绝世高手,只有自己所知的那个武痴澄观大师,此人八岁在少林寺出家。七十余年中潜心武学,从未出过寺门一步,博览武学典籍,所知极为广博。

    此日夜黑风高。

    苏留改换了一身黑袍打扮。好似融入进了这暗夜里,神行百变施展,悄无声息的摸向藏经阁。

    “吱呀”

    一声轻响,藏经阁窗户忽地自开,这样静寂的夜里。再小的声音,也会引来注意。

    苏留跃入藏经阁内,只觉得古朴燃香,沁人心脾,还看见了月光下一个亮闪闪的大光头。

    这和尚面貌也有些老态龙钟,却好像个学生在偷看小说一般,正襟危坐,借着月光,举着本书册正在痴痴的看着,过得半响。才察觉到响动转头看向窗口,不由的又是一怔,他恍然大悟的双手合十,对苏留诵了声佛号,反应又慢了半拍。

    苏留心里却暗暗叫苦,这管理守卫藏经阁的少林弟子,今夜没有遇到半个,原来是有这位般若堂的座在这。

    还真是巧

    苏留苦笑一声,竟不知说什么才好,谁人想到这爱武成痴的澄观和尚。深夜竟不去睡,还要来藏经阁里阅读经书。

    事已至此,多说何益,也须得强行动手了。

    苏留双脚一动。人已经直掠了过去,澄观看了苏留一眼,认出了正是这几日寺里的贵客,心里想到了什么,却变色道:“施主你可不能进藏经阁来,咦。你这又是什么身法?”

    “原来这和尚也是来偷看经书的?”

    “看来这藏经阁对寺内也有颇多限制。”

    苏留微楞,身子微顿。

    这澄观原还想劝苏留出了阁去,只是一见苏留的步法,他双眼一亮,不由得见猎心喜,倒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忘了,也算是痴心武学的天真之人,对上这样的人,苏留也不消得下辣手害了他的性命。

    当下苏留却不答话,只使些拳脚功夫,手上摩云手武功虽然粗浅,但有青城派的无影幻腿补充破绽,一时之间倒也是颇具威势,苏留顾忌颇多,便收敛了几分劲气。

    不想澄观这痴和尚一见,便连经书都丢到了一边,目中闪动精奇的光芒,撸起袖子上来接住了苏留,下盘脚步稳健,拳掌齐出,章法严明。

    两人都不想在藏经阁里折腾起大声响。

    苏留拳腿双用,一时之间也竟然奈何不得澄观和尚,两日一连过了十数招,这阁内两个书架倒也不太狭窄,只有两三个人的宽度,苏留也是难得遇到这样的对手,一招一式法度严谨,每一分力都恰到好处。

    两人这时候斗得兴起,苏留轻笑一声道:“和尚接我一拳”,拳掌生风,身子腾起,双足递出更是变幻捉摸不定。

    澄观和尚一点躲避的心思也没有,目光跟他的光头一般闪闪亮,神情虔诚无比,一双肉掌翻飞,恰到好处的挡住了苏留每一次进攻,两人一路拼了下去,动作越来越快,拳掌腿指,奇招迭出。

    苏留跟澄观痴和尚动手的时候,心里还存了几分余地,两人斗到这时候,苏留便差不离摸清楚了澄观的底细,这当代般若堂座的掌法指法等招式端的是精妙无比,自己不动炼铁手并着紫霞神功混种霸道真气,再不用兵刃,只用东学一些,西摹半点的拳脚招式,斗到了现在,不但是奈何不得他,反而隐隐的有些吃力。

    此时两人已然斗到了数百招外,情况又登时不同了。

    苏留自知澄观和尚练了易筋经,只是自己身兼佛道两门精深内力,又有霸道无匹的炼铁手心法做底子,两边应该也只在伯仲之间。

    差只差在了苏留年幼体健,气血盛旺,澄观老和尚却是耄耋老翁。两人一连过到了三百招开外,战势已经分明了,澄观老和尚大汗淋漓,往后跳了一大步,口中念叨:“奇怪奇怪,摩云手原就不算是什么精深拳脚功夫,这一路腿法也没有多么精妙。这小施主看起来武功杂驳不纯,为什么我连使了罗汉拳、韦陀掌、拈花擒拿手等诸门绝技全都无法破解?”

    他苦思半响,也没有找出结果,不自觉间又冲了上来,苏留神情一凝,暗道一声不好,原来这澄观眼神微眯,凝神敛息。好像已经忘乎所以,将自己最厉害的武功尽数使了出来,这时候也不免的就提起了浑身的内力,双手缓缓推出。只见他双手似慢实快,掌影重重,肩臂伸展之间,浑然圆转,将整个狭小的通道都罩了进去。这一路掌法变化之繁复,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这一路掌法是金刚掌,还是般若掌,都算不负盛名,实在神妙!”

    饶是苏留经验丰富,一时也看不穿这一路掌法的破绽,再加上这藏经阁的通道狭小,苏留神行百变就算再妙,也施展不得。

    那漫天掌影扑面而来,来得极快。掌风催动之时,刮得书架上的经书猎猎作响,蓦然间,那漫天的掌影全都消弭不见,两人之间的空气竟然一窒,放佛空气被抽空一般,竟然让苏留产生了一种空之又空的感觉。

    下一霎,澄观和尚的那竖劈一掌已经到了苏留左边肩膀前三寸。

    这一掌幻变万千,最后又重归于一掌,换做常人在此。是万万不可能躲过的。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苏留双目紫光一凝,双手由下垂倏地抬起,抵在身前三寸之处。竟然化不可能为可能,堪堪挡住了这莫测高深一掌。

    其实苏留一入江湖,也练过了不少掌法,精妙粗浅都有,像化骨绵掌,就胜在一个阴毒邪冷的掌力能出奇阴人。却也不是武道正途,练得绝深处,自己的经脉肺腑必然反受其害。

    眼前澄观和尚的这一掌,却中正平和,掌力雄浑,却犹如狂潮奔涌,极难防御。

    苏留低声叫一声“好!”,左手阳劲相阻,右手提起了化骨绵掌的阴狠掌力,刚柔并济,阴阳两气在这迫在眉睫之时,相互并济,左右倒转,一来一去,便如同石磨转动,将澄观和尚的掌力一点点的卸下安安稳稳的传递到了足下。

    苏留自己虽然没有受伤,劲力一传而下,却不得消弭。这藏经阁里的地面,可又多了两个小坑。

    “阴阳磨!”

    澄观和尚往后大跳了一步,惊咦一声,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难道是崆峒派的。”

    “好像也不对,这个阴柔的掌力是辽东蛇岛的内力,此外还有一股佛门中正的内力。”

    不理澄观的喃喃自语,苏留倒是心道一声侥幸,若不是自己的内力其实在这个澄观和尚之上,方才的这一下,非受严重的内伤不可,自己猝不及防下提掌对抗,气机还远未达到完美巅峰状态,而澄观和尚苦练数十年的易筋经内力,可是全力而的,一思及此,这一场对招上已经是落了下风。

    不过由此可知,其实鹿鼎里面的易筋经也似乎生了不可预知的变化,威力也没有那么可怕。

    澄观和尚皱眉沉思了半响,也没有想出所以然,只好抬头问道:“施主你的内功,比你武功还要驳杂,为什么还有几分佛门的气息。真是古怪,我怎么想都无法破解你的招式。”

    其实少林寺的般若堂专门精研别派武功,一来截长补短,可补本派功夫之不足;二来若与别派高手较量,先已知道对方底细,自是大占上风。少林弟子行侠江湖,回寺马上就去般若堂禀告经历见闻。别派武功中只要有一招一式可取,般若堂僧人便笔录下来。如此积累千年,于天下各门派武功了若指掌。

    只是苏留核心的那几门武功,绝不是少林曾有过记载的。

    澄观和尚这是犯了呆气,心里纳闷不得其解,

    苏留也是头大无比,只解释了一句,“那是因为大和尚你实战太少,只是照着秘籍书册上的招式路数一板一眼的练,有所拘束,自然挥不出武功的最大威力。”

    澄观和尚登时一愣,喃喃自语道:“一板一眼?为什么无法挥.....”

    接下来的话他却没能问出口,苏留乘着澄观和尚气机还未恢复失神之时,提起了十二分的真气,脚步猛地猝然暴起,连点了他周身十数处要穴。

    澄观和尚浑若未觉,还在思索方才苏留的话,眼前一黑,就软到在地。

    “倒霉的很!”

    苏留将澄观和尚放到一边,瞧了眼月色,心里忖道,算得紧些,时间略略还有两个时辰。

    当下苏留便开始翻找起来,寻了半天,心都凉了下来,茫茫书海,也只翻找到七十二绝技中的几门,重中之重的易筋经,已然入手!

    苏留看着手里这一本红色封皮的书册,微微一叹,这一门算是佛门至高无上的神功,就此入手了!

    苏留得了易筋经之后,又自寻了起来,这少林七十二门绝技,全都是武学精华中的精华。

    苏留再细细找了一遍,确认没有暗格密室,好在苏留记忆力远常人,先记住了易筋经的要诀,再强自背下了入手的这几门绝技,苏留又细细咀嚼与澄观和尚的一战,写下了一些另一门佛门上乘内功罗摩心法的口诀体会与运转线路,也算是少有补偿。

    待他自阁内纵身而出之时,看着藏经阁地上安然睡着的澄观,也觉得颇为有趣,这样天真呆气的武痴,踏遍诸界江湖都可能再遇不见一个了。

    也没有等到第二日天明,苏留便拉着沐剑屏跟方怡闪人,三人趁着天色未明,少林早课也还没有到时间,这便悄悄的离了嵩山,也不带那些清兵。

    这一路来,苏留花费了银财无数,钱用出去简直如流水一般,毫不心疼,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又雇了一辆马车上路。

    沐剑屏与方怡两人面面相觑,都打量着盘膝坐在宽敞豪华的马车车厢里的苏留,沐剑屏正要说些什么,却给方怡摇头阻止。

    她比小郡主多修了几年武功吗,见识也较之沐剑屏深远,心知苏留全副心神都沉浸在武功里了。

    此时的苏留,确实进入了一个玄妙的武功世界里。

    易筋经,龙爪手,般若掌,无相劫指。

    这就是苏留自少林寺藏经阁里得来记住的全部收获,那书山书海,一时之间能找的到这些武功并且背下来已经算是运好了。

    不过,就得这几门武功绝技,也已经算是很了不得了。

    易筋经的厉害之处,自然不用多说。

    龙爪手,刚猛霸道,是耳熟能详威力强大的爪法。

    般若掌,素有少林第一掌的称号。

    无相劫指,威力虽然稍逊前两门武功,但是胜在了出其不意。

    苏留压抑住心潮,陷入了沉思,全部心神,早已经全部沉浸在易筋经之中了,尝试了不知道多少次,渐渐的觉得有些不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