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诚于心也诚于剑
    ps:  ps:这一章是删减版的了,其中少了一点内容,为什么不写,想必大家能体谅,原版以后我会放群里

    求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苏留面色一愣,奇道:“你已经是我的阶下之囚,不该求饶么,还理直气壮的问我这些?”

    苏荃脸上飞红,笑道:“直觉告诉我,公子你不会杀我的。”

    “而且,公子你武功高的吓人,正是少年英雄,难道就......”

    苏留瞧着苏荃,她咬唇笑起来露出的一排齐整洁白的贝齿,有些狡黠的意味。

    只是苏留却颇觉无奈,这时杀她,对自己而言一丝一毫的好处都无,实在没有必要,苏荃这个人,也是自己在鹿鼎记里的关键棋子。

    苏留还是漠然道:“你识相就好,下边的话可不能再说下去了,我留你,也有我的一番计较。”

    “现在,你先帮我稳定住此地局势,我上神龙岛之意,不只在你,还有洪安通的项上人头也不可少,你可知么?”

    厅内教众惊呼出声,今日之前若是有人大放狂言要取神龙教主洪安通的项上人头,他们绝对是不信的。

    只是苏留这一阵冲杀,手起刀落,一爪一命,委实吓人。简直是无敌的形象,恰好跟他们脑子里教主英明神武的印象生了激烈的冲突。

    既然已经慑服了苏荃,有她接管,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苏留对神龙岛上的一些事情,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洪安通果然是收到了平西王吴三桂的亲笔书信,带着五龙使里面的三位与诸部教众“御驾亲征”中原去了,想要一偿他一统江湖,称霸天下的夙愿。

    如今的神龙岛上只剩下夫人苏荃带着一百多武功根基浅薄的教众看家。

    苏留冷笑一声,洪安通真是偏安一偶,宅的太久,脑子都坏掉了。有一手好棋,却是个臭棋篓子。

    他的卧底都藏到了皇宫大内,若是在在其中为他谋划,不知道能有多少好处。

    进一步想。剑走偏锋,用毒药控制住皇帝,带来的收益有多大?

    退一步,他保存这些家底,称霸海外小岛。当个土皇帝,不亦快哉?带了教中主力到中原,就也算不了什么。

    江湖之中,还有自己能制他,他还算的了什么?

    阻拦自己的踏脚石,全部都要一脚踢开了!

    苏留暗想着,不由微微一笑。

    神龙岛上其他宝贝倒没有什么,草药毒物,倒是多的很,苏留精通药理。兴之所至,自进了洪安通的密室,取了一些药方配置,几日之间,竟然连豹胎易筋丸的解药都给他研了出来。

    这豹胎易筋丸比起三尸脑神丹,倒是各有千秋,论说药力霸道,三尸脑神丹更胜一筹,只是这豹胎易筋丸却不致人于死地,却能生生的改变人的形体。胖的变作瘦的,高的变作矮的,胖瘦头陀,就是没有服用豹胎易筋丸的解药。才变得奇形怪状。

    倒也算是人间酷刑了。

    .....

    数日后,一艘海船乘风扬帆,缓缓离岛而去。

    苏留与苏荃、方怡、剑屏等人,都在其上,此外还有一些武功亦或根骨还算是不错的神龙教众,也都改弦易辙。拜了苏留为主,投入权力帮充作基层,跟着苏留一同扬舟回转中原。

    苏荃,也不例外,晋身为权力帮的大总管,其中曲折,不可细说。

    苏荃的言语总能恰到好处,让人如沐春风般的舒服,沐剑屏又天真烂漫,两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正说些闲碎小事。

    只不过,苏荃是何等鬼灵的人物,苏留跟她深交之后,直觉的经历过的这些世界里,只有任盈盈的心计城府跟她相仿。

    苏荃跟沐剑屏说到兴头上,不时出清脆动听的娇笑声,苏荃心里却自有盘算,得知面前这娇俏的美人沐剑屏是苏留的义妹,飞白了苏留一眼。

    风情无限。

    苏留倒是不觉,只顾着推演武功,这一些时日里,少林龙爪手,般若掌,无相劫指,不知推练了多少次。

    其实这三门绝技之中,以龙爪手最好掌控,只要杀意刚猛,凌厉狠辣,总能与武功的主旨相符,威力自然倍增。

    般若掌倒是不易,不但要花费水磨工夫,要修得其中真昧,须得明悟“空与非空”、“无与非无”的至理。

    无相劫指,最是困难,要练的无形无相,剑指不知所起,敌人不知所伤,不知道多么难得。简直跟传说中霸道无敌的破体先天无形剑气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海帆饱张,船在海里缓缓行着。

    方怡兀自在船板上练习辟水剑法,这样是苏留传授她的剑法。她不时的回头看着端坐船舷上身姿挺拔的苏留,苏留白衣玉冠,长飞扬,飘然出尘,气质较之出海之前更多了一分稳重。

    至于苏留新收的劳什子“权力帮”的总管,苏荃苏大小姐,却容光焕,一颦一笑之间,艳绝人寰。

    方怡心里,渐渐的浮现一团疑窦,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看向苏荃的眼神,也就有些奇怪。

    她不同沐剑屏的金枝玉叶天真无邪,她只是沐王府的家将,早早出来跟着柳大洪行走江湖,见惯了人心种种,性格里也有些敏感。

    方怡的第六感,一直都十分准确,总能隐隐的察觉出什么。

    苏荃本来就堪称绝色,但是在这几日之间,她的容貌却仿佛更进了一步,举手投足间还多了一种难言的魅力。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方怡暗暗想着,手里的辟水剑法却散乱了些,只走了三个变化,手里一紧,原来手上的剑已经给苏留按住了。

    “你...你...你做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方怡看着按住自己右手的那只温暖如玉的手,脸上飞起了红晕,竟然有些说不太清楚,“曾有人这样说过,学剑之时,务必要心诚于剑,心若是不诚,剑法也练不到高深之处。方姑娘,你看好了!”

    苏留的一番温和教诲,苏荃跟沐剑屏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只有方怡,心里有些说不出羞愧。

    只见苏留嘴角悬着一抹笑意,右手探手一引,斜斜背在背上的转轮王剑已然出鞘,一剑起势,竟然如同天风海雨,其势深沉寂远。

    天风海雨,本就浑然天成。

    剑光之变化,也实在叫人意想不到,苏荃是见识过洪安通的绝世武功的,此时见到苏留这一手天风海雨剑势开手,剑锋一连转变,或温柔,或肃杀,又或阴密,缓缓使来,辟水剑法在苏留的手里,竟然毫无凝滞,一连走到了第十四个厉害之极的变化。

    苏荃诧然问道:“他还会剑法!?”

    沐剑屏点点头,看着舞剑的白衣,道:“哥哥的剑法,也不必刀法弱呢。”

    苏荃骇然!

    一时间,船舷上剑光卷舞,苏留长飘动,长啸一声,剑势戛然而止,转轮王剑看也不看,右手倒转,直入了背上剑鞘。

    苏荃这时候心里却陷入了沉思:

    这小妖怪,野心甚大,无从揣测。

    只是他拔刀即杀人,到今日才知道,他背在背上的那一把不凡的长剑,竟也是为了装饰扮相。他的剑法竟也通神,而那老怪物,成名三四十载,武功早已经臻至当世无敌的境界。

    这两个人,若是在中原遇上,究竟是哪一个的武功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