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蛇形熊步秘杀,一掌击破!
    “苏师弟,你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了些吧?”

    叶幕轩无谓的耸耸肩膀,同时很好的掩饰了他眼里的怒意,嘴角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却说出了所有真传弟子的心声。

    “都没有听见么?”

    苏留眼神幽暗深邃,声音却很平静,一字一顿细细说道:“我,要,挑战你们所有人!”

    苏留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理会他们,转身离去。

    往玄阴真道演武场而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是踩到你脸上了,还有什么情面可讲?

    打杀之!

    苏留根本就不怕这一行人不接这一局。

    因为脸面。

    此时御气轩外围聚了不知道多少玄阴弟子,如果他们不接,第二天,他们畏战的名声,立马就传遍整个玄阴山门。

    管人杰嘴角一抹冷笑,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

    其余玄阴真传弟子,无不是做好了死斗来捍卫名声的准备。

    叶幕轩放声大笑道;“多久,多久没有人挑战我们真传弟子了?苏留,你有种的很!”

    他大踏步当先,跟了出去,背后的玄阴真传弟子们也轰然出门,直奔演武场,气势浩大。

    “怎么了,生什么事了?”

    “你没听说吗,真传苏师兄今日出关,放下话来,要挑战叶幕轩这边的所有真传弟子呢。”

    “什么!有这等事!”

    “好看了,这些真传弟子,几乎每一个都是世家子弟,都有一两式秘手杀招的,我看苏师兄是挡不住的。”

    “胡说,苏留师兄又岂是易于之辈,他前不久才创了一门神妙的武功玄冥神掌,可惜是放在了藏书阁的第三层,我还不够资格一观。”

    演武场边上,许多玄阴弟子神色兴奋。议论纷纷。

    苏留,叶幕轩,管人杰......

    几乎所有的真传弟子,都已经站在演武场上。

    只不过是苏留一个人站在一边。其他众人,则站在了对面。

    今晚这一战,真是牵动人心,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在看。

    叶幕轩感受到众人的眼光,放佛自己已经是万人的中心了。颇有些飘飘然,他眼睛一横,下令道:“史金师弟,你硬功了得,家传的熊步杀招也厉害的很,寻着苏留的破绽,一举击败他,记住,若有机会,下杀手!”

    “俺知道了。”

    这个史金生的相貌凶恶。头枯黄,一身肌肉虬结,头脑简单。听到叶幕轩的吩咐,点了点头,答应一声,便跳了出来。

    却浑然不知自己被叶幕轩当做了踏脚试金石。

    他虽然已经是老牌的真传弟子,面对苏留,也不敢怠慢,行了个师门之礼,说道:“苏留师兄。在下第七青蛇长老门下,史金,讨教了!"

    他话一说完,双目间陡然睁圆。杀气陡然凝结释放。

    一收一放,尽显真传风采。

    不久前借助叶幕轩凝神香木突破到后天第五层中期的他,更有家里秘传的杀招,史金有足够的自信来击败苏留。

    苏留依旧保持着上台的那个姿势,动也未动,只看了他一眼。略微点了点头,稍稍示意。

    史金开始动了,他的脚步,开始如一条蛇一般盘旋缠绕而来,说不出的阴柔诡异,围着苏留旋转。

    其实,他心里却老大的不解:苏留就那样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看似浑身都有破绽,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不过,他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蛇吞大象,无处下口。

    不过,事关他的声名,史金也不敢松懈,取准了苏留心口位置,双拳捣出,如灵蛇出洞,迅捷异常。

    拳头打在空中,竟然莫名的出一声如蛇吐信一般的嘶嘶声,好不诡异!

    “是青蛇长老的武功,万蛇拳法,是青蛇长老的独门秘技!”

    台下有人惊呼一声,叫破了历金的招式来路。

    这披散枯黄头的史金,居然一出手,就动用了杀招。

    这一招若是得中苏留前胸,不亚于狂蟒卷杀,臂肘连用,劲气施加,各种微妙变化,登时便要将苏留的心脉震断。

    苏留淡淡一笑,左手背负,右手随意一挥,右掌却奇妙的在空中变幻了数次方向,连拍在了史金双手手腕之处,正如中毒蛇七寸之处。

    “果然是玄冥神掌!这就是你依仗的杀招么?”

    叶幕轩眼光闪动嫉恨的光芒,冷冷一笑,心里了然。

    史金强壮的身子蓦地当空一止,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蓦地生起,心里大骇,好快的出手!

    “不行,不能再藏杀招了!”

    “蛇形熊扑!”

    史金熊吼一声,动作反应却如蛇一般的快,双手外收,肌肉绷紧,胸怀却中宫强挺,要撞进苏留怀里去。

    他身上肌肉,全都练得跟铁铸一般坚硬,此时呈现熊形扑杀,要将苏留抱在怀里,先将苏留的五脏肺腑震的移位,伤了根本。接着就是双臂运劲,如巨蟒缠身,避无可避,强行绞杀之下,便连一颗巨树也要给他挤碎,更别说人的血肉之躯。

    这两重杀招,一齐递出,简直叫人头皮麻!

    台下玄阴弟子哗然,管人杰却暗暗咂舌,心道:史师弟突破到后天第五层之后,这一手熊扑蛇形,已经是颇具火候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挡住。

    各人心里,各怀心思,叶幕轩也只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苏留双目湛然,右掌一收一引,脚步不知道怎么一动,身子已经在原先三寸之外,右掌相并竖立,运掌如刀切,动作也丝毫不繁复,只胜在快,手掌边缘奇准无比的点在了史金腋边穴位上,史金身子一缩,熊扑之势登时告解。

    他怒啸一声,作势还要反扑上来,经脉里却一片冰凉。

    苏留淡淡的说了一句:“此时下台,一刻之内,浸泡在将沸热水里,行气一夜,自然无虞。”

    史金哪里能信,兀自提气,只不过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血的颜色也不是赤红,反而是一种黑红之色。

    他脸色灰败,连一句话也不敢说,掉头就往自己居所里跑去。

    这一下就已经伤及性命根本,哪敢怠慢?

    苏留这一座演武场高台后边数十丈外,却有一个老头,道髻高盘,面如白玉,白眉至胸,一身玄色道袍,点尘不染。

    如果有细心人观察,当可现这老道立足在一根极细嫩的树枝上,足尖如蜻蜓点水,树枝却丝毫不动分毫,就好像这个人完全没有重量一般,这样的轻功,已经是骇人听闻了。

    夜色昏暗,这老道士也看不清表情,只低低的自语一声:“这一路掌法就是这小子创的?专坏内脉,一气刺破根本,真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