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看好与掌教法旨
    那说话的长老沉吟了一下。

    清玄长老解释道:“正说话的,就是门内掌控罪罚的长老。”

    苏留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不过,他心里却冷然一叹,观其细节,这玄阴真道,果然也是不太上的了台面的门派势力。这就跟前世的道理一样,大公司必然组织严密,规矩森严,没有人敢逾越一点,中小型的公司就是爱怎么来就怎么来。

    玄阴掌教基本不问世事,长老们也大都潜心修炼武功,很少的心思放在门派管理上。

    以至于叶幕轩这个大世家的子弟,居然能结成党羽,在山门里近乎一手遮天,连同门闭关都敢派人滋扰。

    这样的门派,不但很难叫人心服,还叫人心寒。

    不过,话说回来,苏留对玄阴真道根本没有多少归属感,绝对不如铁门,只是把它当做踏板而已。

    那掌管刑罚的长老继续说道:“苏留的行为举动,当然也没有好说的,只不过要去齐天,还得再好好的彻底压服同门。”

    “对!”

    殿内马上有一个声音响起:我玄阴真道人才济济,此事却总还要有个章程,层层筛选,免得漏了英才。

    接着,除了藏书阁的两位长老跟清玄长老之外,全部长老都赞同。

    “苏留横扫了泰半真传弟子,早该给他稳定三席之位了!”

    清玄道人一听此言,登时抗议。他心都凉了半截,自己给玄阴山门带回这样一个麒麟英才,却没能得到相应的待遇,颇为愧疚的看着苏留。

    苏留对清玄道人点点头,温和一笑道,诸位长老师叔,这三个席位,现在牵动了整个齐地人心,多少世家天才都在其中。长老的决定,苏留自然没有异议,不过这三席之位,我坐定了一个。

    他深知。此时纵然抗议,对于这些长老,也不过是耳边风,一听就过,绝对没有多少作用。

    既然没用。那就很简单,靠拳头说话,看看这一整个玄阴山门,还有谁能挡自己坐这位置。

    殿内一片静寂,长老们的眼光,纷纷投注到苏留身上,苏留话语间不卑不亢,却好像有无边的自信。

    众位长老里唯一一个玄衣女道出声道:虽然有些委屈你了,但是苏留你能想明白,也是很知理之人。那么依照常例吧。

    “善!”

    殿内众位长老们显然都对自己门下的弟子有十足的信心,纷纷道,苏留虽然横扫了叶家那小子带的那群人,也不算得什么,真传弟子之中,还有几个真正稳定心性磨练武道的天才,须得要再做一场。

    做这一场。却完全忽略了苏留的想法,更对苏留的战绩完全无视。

    这些长老,苏留死斗的那一天都不在场,却不曾目睹苏留一手抓死叶管家的惨烈。

    他们每一个人。都对自己调教带出来的徒弟信心满满。至于那些落败的弟子,也只不过是证明了他们在大争之中落幕,日后武道的前途堪忧。

    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人,只要有人。就有天才。

    被他们看中的真传弟子,一个个都是他们心里独一无二的人才,身上几乎都能找到闪光点。

    这个时候,长老们都决定为自己的衣钵传人着想,让自己弟子再多一分的机会。

    从此也能看得出玄阴真道的局限性,连长老们人人都有私心。

    这种心思。复杂,矛盾。

    苏留却将一切了然于心了。

    他低头微笑,在别人看来笑的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意见。其实笑意很冷。

    玄阴真道号称道门,主旨要“争”。

    下院弟子,若是能战胜上院弟子,自然就争胜晋升到内门弟子,也算是玄阴真道的中坚力量,接下来,就只有坚持苦练不懈,迟早有一天会被长老们看在眼里。

    至于真传弟子,也不是高不可攀,内门弟子每一月都有一次挑战真传弟子的机会。

    无论你处在玄阴真道中的哪个位置,只要你一松懈,你就被人踩下去。

    从真传跌落到内门抑或是外门这种尘埃里,也不是没有先例。

    这个“争”字,渐渐的就不与大道去争,反而与人争,与人争就少不了要产生各种阴谋诡计。就像叶家子弟叶幕轩这样的,武功未必玄阴最高,但是心机深沉,专事阴谋排挤同门,几乎是真传里的蛀虫跟毒瘤了。

    然而叶幕轩如果不死,也必然给长老们当做弃子抛弃,可惜他也活不长了,苏留最后在他肩膀上拍的这两掌,就是送他归西的意思,只不过叫人察觉不出来,还以为他练功的时候阴郁走火至死。

    苏留现,这一整个玄阴门派都已经走入了歧途。但是他一点去管的心思都没有,第一,他没有话语权,第二,就算他能直指痛脚,他管了这一茬子事情又有什么好处?

    有一句话叫做“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忠言往往逆耳,苏留就算管了也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他的重心还是要放在武道之途,如果有人跟叶幕轩一样,以为他好欺负,那么就绝对要叫他付出代价!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也是苏留的基本行事准则。

    大殿内,除去清玄还有藏书阁里两位外脸色难看外,其他长老讨论激烈,已经初步的打算要定下这一桩事情的时候,殿门外传来一声铃音轻响。

    这一声清响隐隐的包含了神妙至极的玄理,好似能够直达人心最底处的柔软。

    “是掌教真人法旨!”

    “掌教真人法旨来了!”

    那青蛇长老脸色蓦地一变,玄阴掌教已经是地榜小宗师级别的人物,已是天下间都有赫赫威名的人物,一向坐死关,求勘天道,今日怎么突然有法旨传下?

    殿内全部人纷纷起身,恭敬行礼,然后接掌教法旨。

    那传旨的小道士气质清冽如山间冷泉,双目眸光闪亮若星辰,脆生生道:“玄阴门下真传苏留,上官两人,已定齐天两席之位,剩余一席,择优者胜,由长老裁定。掌教送各位长老一句话夫不与天争,反沦人斗,此末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