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惊闻药神谷
    又见静寂。

    殿内只有袅袅青烟在缓缓升起,殿门洞开,细碎温暖的阳光也照射进来几束。

    这一下,怏怏不乐苦着脸的清玄长老跟藏书阁的两位长老却会心一笑。

    其余长老却怔住了,要不是这个翩然离去的小道童确是照顾掌教真人起居等于半个弟子的小侍童,手里拿着的也是玄阴法器,他们根本不能相信眼前生的事实。

    “怎么可能!”

    掌教居然这么看好苏留这小子?”

    苏留居然能跟妖孽上官相同并论,难道他也是妖孽?”

    他们心底浮现一种荒谬的情绪,目光全都凝视着苏留,眼神里都是绝对的不敢置信,眼前生的事情,已经令他们呆若木鸡。

    苏留这个静静坐着连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少年,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识。

    整件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

    ......

    看来,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

    苏留自高殿上的石阶上一步步下来,听过了长老们的一顿扯皮,这时候苏留心里才有些感慨,玄阴真道里的这些真传弟子中,还是有真正的天才存在的。

    妖孽上官,还有其他一些坐死关不问世事的真传弟子。要如果都像叶幕轩一样,门派都给搞垮了。这些弟子大都背景不亚于叶幕轩,才能不被他滋扰。

    不过,起码他的地位,已经提高到最核心的真传一列了。

    他缓步行着,不知不觉便到了讲武楼,路上路过的玄阴弟子,纷纷恭敬的向他问好。

    楼中依旧是这一副繁华热闹的场景,那个书长老语声激昂顿挫,还在讲着一些激励人心的典故。对于这种套路模式,苏留现在听来也只是笑笑了。

    这循循善诱,对那些心境不稳的弟子。很有效果。

    但是自己在武道一途,本就是把持着勇猛精进的主旨,这时候就当做是听他讲故事,倒也是有些意思。

    今日。就说那一年,天榜高手之中最霸道的霸枪王,在北荒王庭绝域,力战蛮荒皇族的那一位王者。

    书长老依旧轻松地唤起了众位弟子心里的狂热,满意地点头微笑。接着问道,你们知道霸枪对撼蛮荒皇族的不败霸体,结果如何?

    苏留只听得楼中气氛登时一肃,所有人又都竖起了耳朵,眼睛里似乎有一种取而代之的疯狂臆想。

    纵使沉冷如苏留,也心神微微摇曳。苏留登时真气运转,恢复了沉静,心里已经隐隐的有了一种猜测。

    那书长老嘴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继续说道:霸枪虽然无坚不摧,这一战。却还是遇到了对手,这两人的绝世一战,全都以霸制霸,就如针尖,对上了麦芒。

    书长老双手左右两拳,对着碰了一下。

    玄阴弟子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失声道:莫非霸枪前辈胜了这一场么?

    书长老笑眯眯的摇摇头,道:以霸对霸,本就是铤而走险惨烈之路,那一战。根本没有谁胜谁负之说,两方是两败之局。

    北荒蛮族那位皇族子弟,天神霸体本来是世间无物不破,无人可降。只是仍未大成,终还是逊色了霸枪王半筹。

    苏留虽然没有跟一众玄阴弟子一样,哗然作响,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着,却也是对这种天地榜单上的人物掌故存了不小的兴趣。

    书长老见到众人一副急于求知样子,举起竹筒里的清茶。缀饮一口,道:蛮荒皇族那一位大人物,战死当场,被枪王的先天破魂一枪,轰杀的连骨肉渣子也不剩,然而枪王,也受了斩势一刀的刀气,浑身经脉穴窍炸裂,伤势不知几重,要不是药神谷救治,保存了枪王心脉最后一口真气,神州便又少了一位宗师人物。

    药神谷!

    苏留手指一定,不由悚然一惊,这个时候,千万个念头全都被他抛诸脑后了,怔立当场,连那群打了鸡血回去苦练的少年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

    楼内顿时就剩下苏留跟那个依旧神情冷淡看破世事的书长老。

    小子,此时还不回去多加苦练,空想何益?

    苏留忽然听到书长老的声音,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如果能得知药神谷的虚实,又哪里需要再多这些波折!

    苏留抬起头,平静的问道:书长老,敢问,方才您是否提到了药神谷?

    苏留虽然在说话,却在紧紧的注意着书长老的神色变化。

    书长老清隽古朴的面容,陡然一变,马上就恢复了正常,漫不经心道:年轻人,不该问的问题,还是不要多问的好,那个地方,也不是你能去的。立足基础,打牢根基才是你当前要做的。

    苏留道:药神谷的传说,晚辈确实很想知道,书长老能否细说一二?晚辈不胜感激。

    书长老点头微笑道:你没有被我清心玄音影响,在年轻一辈中,定力算是其中翘楚了。

    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你跟药神谷有什么瓜葛。

    苏留没有说话,紧抿着嘴,只看着书长老。

    两人的目光,空中对峙,放佛要将对面的人看穿,最终还是书长老叹了口气,道:小子你过来。

    苏留走近过去,附身下去,心里却陡然一惊,呼吸都一窒。倒不是怎么,实是眼前所见太过骇人,书长老的两条腿,居然齐根而断,状况着实可怖。

    看见了?老头子不中用了。

    书长老脸上笑意依旧洒然,只看他清隽苍朴的面容,你怎么会想到他曾遭受过这样非人的痛楚!

    苏留心里却有些钦佩了,这位书长老这样的境地,还能几十年如一日的给玄阴弟子激励。

    对这样的人,心底也该存一分敬意。

    苏留恭敬行礼道:书长老,弟子实在不得不去药神谷的理由。长老如果有半点消息,也请不吝赐教。

    这药神谷,对苏留而言,重要程度还在齐天城的这一场大会之上。

    书长老身子微微后侧,眼神恍惚的看了苏留一眼,摇头道: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我也是只听人说过这一件事,却不知道药神谷在哪里。若我知道药神谷所在,我的双足说不定也能并接复起。

    这样的几乎断作两截的腿脚,也能复原?药神谷还真是鬼神莫测的医术手段!已经过了我的认识了!

    苏留心忖道,虽然他的情绪控制的很好,这时候也难免有些失落,低头答了声是。

    书长老伸出了一根手指,笑意沧桑睿智:你执意要知道药神谷的一切,我倒要告诉你一个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