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黄山三剑客
    ps:  有木有书友认得这三位剑客的?

    江南孙府。

    秋意浓,菊花怒放。

    苏留到飞鹏堡的时候,孙府也收到了一件很特别的“礼物”。

    这件特别的礼物叫做棺材。

    老伯一生中虽见过无数死人,但此刻见到的不是别人。

    是他的唯一的儿子。

    老伯好像老了十岁,他不但心冷,甚至连掌心也已沁出了冷汗。

    律香川反应更大,他一下就跪倒在棺材前,失声痛哭:“是我...是我的错,是我叫你去的,兄弟,你本来不该死!”

    他抬头,看着老伯道:“孙剑不该死,是我该死!”

    棺材里,孙剑的铁一样的拳头,好像还紧紧的握着,不肯放松。

    而老伯,静静地瞧了瞧躺在棺材里脸色苍白平静的儿子,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孙府的手下脚程很快,他们用最快的度将孙剑送到了孙府,快活林离孙府本就不太远,甚至连十二个时辰都不到。

    老伯好半响没有说话,气氛似乎凝结住了。

    律香川头低的更低了些,愧疚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老伯伸出右手,用力一顿,阻止律香川继续说下去。

    他左手抚着孙剑坚毅却苍白的面容,声音很冷静:“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如果。”

    律香川低头道:“是。”

    他知道老伯是在宽慰他,将他对孙剑死的负疚里解脱出来。老伯对朋友,天生就是这样宽厚的人。

    律香川道:“我已经动了很多人脉,银钱,请动了黄山三友,来带公子羽回孙府。”

    他对着老伯,就像是儿子对着老子,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老伯看着律香川,目光沉重哀痛,声音也很悲戚:“公子羽连孙剑都能杀的了。你请动黄山三友,也是叫他们去白白送死。”

    律香川留着冷汗,道:“黄山三友十年前就已经仗剑横扫江湖,封剑十年。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剑法到底有多高。”

    他说的很仔细,显然他是事先做过了了解。

    老伯却叹息道;“可惜,不过孙剑......”

    律香川也搞不懂老伯的意思,到底是可惜黄山那三位剑客,还是孙剑。

    于是。律香川问道:“孙剑的葬礼?”

    他问的有些迟疑,但又巧妙的提醒老伯,孙剑已经死了。

    老伯的背,好像挺直了一些,他缓缓的问:“孙剑我将亲手来葬。你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世界上只有两种人。”

    律香川眼神闪了一下,他道:“一种是朋友,一种就是仇人。”

    老伯咬着牙道:“还有没有第三种人?”

    律香川热泪盈眶,斩钉截铁道:“绝对没有!”

    ......

    等到万鹏王死后,苏留掌控十二飞鹏帮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也大有波折,他先花了一些气力手脚来剪除掉万鹏王在飞鹏堡的忠心死党。

    至于剩下的正常底层帮众守卫,也没有人是傻子。

    他们看到万鹏王的级已经高高的悬在飞鹏堡上的时候,立即跪倒苏留跟前,宣誓效忠,竟然没有一个人为这个死去的枭雄暴君卖命。

    不过,势力对于苏留这一趟收获来说,只是锦上添花。

    最主要的收获还是苏留在杀掉万鹏王之前用摄魂**,套出了飞鹏七七四十九式。

    这飞鹏七七四十九式,其实是脱胎自昔日天山大侠狄梁公留下的一本武功秘笈。“七禽掌”。

    苏留得到了“七禽掌”,才觉得有些不对,万鹏王所谓的练成一种空前绝后的“飞鹏四十九式”,其实只不过是“七禽掌”中的一种变势。

    “七禽掌”的威力。可见一斑。

    七禽之势,拢共有猴,蛇,虎,豹,熊。鹏,龙七种杀势。威力之强,还在飞鹏四十九式之上,简直无可比拟。

    苏留哂然一笑,以他如今的眼光,早知世上有什么无双无敌的武功,只有会不会使武功的人。

    他看向的却是每一门武功的关键精要之处,譬如这七禽之势,一动一静之间,都有一种物相,若能练得七相一身,动静自如,才能算得大圆满,也可一窥先天武道的奥妙,这乃是一门可窥先天武道的武功。

    苏留对于七势中的龙势已经有了心得,至于鲲鹏势经过跟万鹏王的一场死斗,他心里也有了些理解。主要还是靠以后慢慢的雕琢参悟,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一蹴而就。

    他正在内室入神的参悟武功,门外却传来了红娘的声音:“公子,山下来客人了。”

    红娘就是秀娘的副手,也是原先小鹏堂的副堂主,现在却是青龙会的一个小头领,青龙会草创,当然只有苏留的女人,秀娘坐得要害位置。

    苏留收敛了心神,问道:“秀娘呢?”

    他也懒得理会这些琐碎事务,有这点功夫,还不如多练一会武功。

    红娘无奈道:“帮主去肃清反抗残留势力了。”

    这个时候,正是苏留以雷霆手段强势入主飞鹏堡的敏感时候,虽然慑服了大多数人,总也有心怀不轨别有心思的人,这些人,就如同毒瘤一般,自然要肃清解决。

    “唔,秀娘也不在。”

    手底下办事的人才还是太少了些啊。

    苏留无奈翻身站了起来,问道:“来的是谁知道么?”

    算算时间,此时孙剑也应该早被送到了孙府。

    红娘恭敬道:“公子,是黄山三友。”

    苏留微微一愕,心思转动,想了想,似乎想了起来,原书里的这三位号称是不世出的当世剑客,无数年轻剑客的偶像来着。

    “请上来一见。”

    苏留随意说道,左右闲着无事,看看这三个老头子也好。

    不多时,三个穿着蓝布袍的道人已经缓步上了飞鹏堡。

    这一石。一云、一泉三人都在五六十岁之间,长剑斜背,杏黄色的剑穗在背后飞扬,花白的胡须也在风中飞扬,就像是三个久已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三位前辈不在黄山隐居,来找我们公子,有何贵干?”

    一石道长道:“公子是不是公子羽?”

    红娘道:“是。”

    一云笑道:“那就是了,是老朋友。”

    一泉道:“自然有要事。”

    红娘看了看苏留,只见苏留高坐大厅,对着她点了点头。

    红娘这才道:“主人请三位前辈入厅。”

    三人缓步入厅,不知不觉中呈三个方位锁住了苏留三条退路。

    苏留奇道;“我好像不认识三位,三位找我做什么?”

    三人拔剑齐声道:“请公子品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