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四百零八章 翻掌覆雨,知人知剑知也不知?
    ps:  今天肯定会万字爆的,求订阅、月票、推荐票

    剑势如星垂平野阔,剑尖点颤,如朗夜明星,一连七子,并落长空。

    不过,这剑势却是苏留特意放慢了数倍度的结果,若说他此时的实力,也已有十足的信心,技压天下群雄,一剑可问日出东方唯他不败的东方不败,二剑可上华山思过崖,见一见那华山不世出的老一辈剑圣风清扬。

    只是比起这两桩事情,还是隐藏任务收益更大罢了。

    谁也不知,原来这平平淡淡的一剑之中,竟然隐去了一分不可一世的剑气,还有这般壮阔寂寥的景象。

    群雄无不为这一剑惊绝;这使出如此一剑的人,岂不是已经将剑法堪的彻彻底底,也已经真正的站在了泰山之巅,俯瞰天下人么?

    立足泰山,而小天下,正有如此之气象。

    而泰山派的所有人几乎都陷入了沉思,脑子里只在想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将这似快实慢的一剑牢牢的刻在了脑海里,并在自己脑海里推演印象里自己使出的泰山派名剑式七星落长空,再与这一剑相较,都只觉得气象也如天渊之比。

    “如此的剑法,完全将我泰山剑推陈出新,寓七星天象于剑法之中了,掌门苏师弟竟然是这般的人物,百年之间也不得见也!”

    天门道人叹息道:“我虽然性子愚直,但是无意做了很多后悔的事情,以至于害死了许许多多的同门师弟,只是让出了掌门位置的这件事,我是绝对没有做错的。”

    硕果仅存的玉字辈老态龙钟的玉钟子便抚须摇头道:“可笑玉玑子师兄,当真是有眼无珠,舍本逐末,入了魔道。这一块美玉经过了雕琢,今日合该在天下人前绽放出应有的光芒了。”

    不但是泰山派的师长一辈的人物心里欣慰大快,便连泰山派的普通弟子也心折赞叹。泰山出自东灵一脉。本属道门,基础的素质却比嵩山派的弟子高了不知道多少,竟都只是在鼓掌暗赞,却无一人跟嵩山派的弟子们一样。鼓噪个不停。

    曲非烟武功虽然不算是一流,但是也紧紧的看着苏留,苏留那一剑的光华气象,她哪里不知,兴奋的拉者任我行的衣角。叫道:“老伯伯,你快看,这一剑,啊......”

    不怪她尖叫出声,原来苏留这七星落长空剑势自空中如繁星洒落,直罩左冷禅胸口膻中、神藏、灵墟、神封、步廊、幽门、通谷七处大穴,准确无比,剑尖吐颤无端,不论左冷禅如何的变幻身位,总有一处要穴会被苏留婉转如灵蛇的剑尖给刺中。

    只要剑尖隔空寸点。内力催使剑芒寸吐透穴

    必杀!

    “好!”

    左冷禅两片如刀斧耸立的浓眉一拧,等时便绽放出了无限的杀机,他乍遇这危急时刻,却猛然深深的长吸了一口气。

    哈!

    宽阔雄健的胸腹猛地鼓涨,只一声大喝,爆出来的雷音狂吼丝毫不逊少林狮子怒吼,真如炸雷在玉皇顶巅一响,那一口真气便直接提上重楼,左冷禅的身子却如一只陀螺,直接飞旋而起。掠身之际,宽剑由点刺转作斩劈,竟化金戈雄浑浩荡,当头一剑。势如开天一剑。

    这一剑开天势,剑势何等之浑厚!

    亦是左冷禅剑法精粹里的绝深一剑了,纵然此时七星直落也是难以掩其雄浑的锋芒气象。更何况左冷禅已经用那可怕莫测的身法藏匿住了胸前几处要害,这反手一剑便是化守为攻的一剑,直如风雷斩落。

    千数群雄,见者无不哑然失惊。

    苏留当空凝身观得剑势。只好似劲弓大弩崩射,他突然觉得这笑傲里的武学宗匠之称确实也是名副其实,当下便是微微一笑,在空中竟然生生的止住了去势,好似凝立在当空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多少人已经完全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不自觉的站起身来!

    当然这凝立之势也有尽时,苏留左脚便在右脚之上借力一踏,势同神鹤踏云,穿纵入空,手里的紫薇长剑亦是拦腰一抹,收敛了落星之势,当空一划,瞬间绽放出无边的光华,剑气凝成一道剑圈,七星直落的一剑对泰山派的诸人来说,是融了天象融了剑意简直是堪比神迹的一剑,但是于苏留本身而言,却是在跟人动手的时候,认认真真的将自己的剑道体悟再一次升华的过程。

    只是一点一滴的打磨基础,并不是肆意狂狷,突出一剑务必杀敌。

    时势场合不同,而已。

    苏留今日剑折的这些人,令狐冲,左冷禅,自己本身都有用剑的体悟,也都是此间的万人之材,如今便藉此良机,不用动什么手段,便能将他们潜心静修才体悟的剑道武理纳入自己的剑道大途。

    去芜存菁,兼收并蓄。得你剑道之神妙,可能只是一个出剑的角度与时机,也可能是剑势凝就的过程,不一而足。

    能也能收,点到即止。

    苏留此时这一道剑圈亦是叫群雄惊呼出声,并非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一圈,却又真真切切的存在那里,这一道剑环罩身,当真是万物不侵,剑圈半尺之内,甚至连空气都已经被抽空,一点风也没有。

    “这小子年纪轻轻,倒是不识好歹,一味锐意进取,中了左盟主之计了。”

    乐厚抚掌大笑,笑意从容,他如何不知苏留的武功高绝,但是他打心底里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嵩山派的剑路。

    有些人岂非正是如此,自视甚高,看人便先低上低自己一截?

    左冷禅这一剑开天巨势乃是势在必得一剑,在他想来,此时苏留若是旋身稍退,还可图再战之机,但是苏留却稍显得经验不足了,竟然敢拦腰截剑相阻。

    连冲虚道长都摇了摇头,好似因为苏留差了一剑而失望遗憾,他本是武当掌教。剑术何止群,简直通神,但是左冷禅的这风雷一剑即便是换做他上,也是三思之后暂且稍避。然后再以太极剑圈对剑,先立于不败之地。

    铮!

    此时左冷禅的这开天一剑正斩在苏留的无住剑圈之上,这一声金铁暴响清鸣,也是左冷禅跟苏留的内力直接相碰,左冷禅原想内力大吐。一鼓作气压住苏留,以力破巧,先将苏留当空斩落,接下来再度施展嵩山剑法绝杀,崩剑刺死苏留。

    却不想苏留的内力竟然将他震的手臂一麻,反倒是自己,不由自主地倒退了数步。

    脚步沉重异常,竟然好似身上背负了重铁一般难行。

    乐厚脸上的笑容却登时便凝结了,脸上的肌肉几乎冻住,凝固不动了。苏留这样的轻描淡写的拦腰抹剑成圈,竟然将左冷禅这威力无匹的一剑截了住!

    这可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的青年。

    自己二十岁在做什么,只怕是跟着嵩山天才弟子左冷禅身后跑腿而已,连苏留剑法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信心达到......

    却还有比这更加匪夷所思叫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么?

    乐厚怎么想,左冷禅全然不关心,只怕是连他的死或者不死,也是一样。这也是枭雄习性使然。

    左冷禅的心神早已全在自己如何能够击败苏留上了,只见他目光一冷,脸色倏地沉了下来,心里之震骇其实也不在他人之下了。这斩天一剑取意实高,他自己苦修了数十载的精纯内力亦是运了七八成起来,为是就是一剑之下,取得震伤苏留的战果。

    殊不知苏留年纪是他的一半还少。功力之深厚深不可测,却根本不下于他。

    须知高手相较,纵然是毫厘也是必争的,左冷禅已经是骑虎难下,只有欺身再进,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气势再度拔高一节。企望用剑法中的雄奇变化与那一门独特玄妙的内功来迫住并击败苏留。

    只见他肩头往后微微一抬,后倾稍许,消去了方才的余留劲道,右臂振奋狂动,黄衫上的肌肉几乎要爆炸开来,只一剑突出,便清啸一声,匹练一般的剑光绚舞,只如同玉龙飞驰,贯穿而来,剑势到得半途,正在苏留腰前数尺之距,剑尖却猛然狂颤,竟于不可能之际又是一变!

    变中求变!

    这一柄宽剑便由中宫直进转而变作自左而右急削而去,又似是自右向左,又或如上下不定,剑尖颤动,一剑之下,便幻生了无数剑尖,从无数个不同的角度抹削向苏留的腰间。

    剑势纵变,却也嵩山剑的根骨,乃是雄浑莫名之剑势,奔腾矫夭之间,不知道有多少道剑气纵横,剑音如沙场之上的金戈齐鸣,气势雄浑。

    “好,左盟主,果真是剑法通神了!”

    便连乐厚也遽然变色,他心里的左冷禅本就是剑法如神,此时的这堂皇一剑,是将嵩山派的一招叫做“天外玉龙”的剑招拆了开来,化入了“千里黄沙”之气象,走万骑奔马,又似无数个劲弩攒射,万箭齐。

    崩崩崩!

    苏留人犹在当空,却也赞了一句,左冷禅不愧是笑傲里的武侠宗匠,更当真是当的起五岳左老大之称,比什么余沧海之类的跳梁小丑,高出了不止一个层次。

    台下群雄也纷纷的叹为观止,“好狂猛的剑气攻势,这泰山派小苏掌门该撑不住了。”

    撑不住,倒也未必。

    任我行却摇头一笑,沉冷的眸光中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

    从场面上来看,确是左冷禅一意的进取狂攻,想要一气呵成,一鼓作气气势如虹的将苏留强行压迫逼往绝路。

    只是任我行却看出了方才那一手,分明是左冷禅吃了暗亏,一个人吃了亏还敢如此急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可惜的是这个道理除了他跟岳不群等寥寥数人知道,很少有人能明白了。

    此时的苏留虽然心意闲淡,细细的咀嚼体会剑中真意,但左冷禅却是杀招全出,剑气如崩弩攒射,嗤嗤洞空,也不得不凝神守心,御剑相对,平静的品味左冷禅剑中真意。

    自修得剑芒以来,苏留越来越觉得剑道浩瀚,自己固然根基牢靠,但是要攀升至更高的巅峰,却非得固守本我,然后一步一个脚印,海纳百川,融众家之长,也便是说需要各种的体悟契机不可。

    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此言大理。

    如衡山神剑,又如眼前左老大修到极致,刀剑拳掌甚至是箭完全的化入了嵩山剑里的巅峰嵩山剑。

    紫薇剑绕腕而出,苏留身子倏地后侧浅倾,倏地左趋,在众人眼睛都来不及转动之时,又旋身而起,凌波踏云,飘逸若仙。

    剑光如泰山玉皇顶巅落下的雨点,清清冷冷,冷冷淡淡,淡淡也无形。

    却一下下的点在了左冷禅狂猛剑气上,将无边剑气消弭于无形。

    冲虚道长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静静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