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给我留下
    好酒自然须醉。

    不必蜻蜓点水,只是一饮而尽,一口吞怀,咽下的不是酒,是血混着那浓烈的酒水,一下子吸入了喉间,呛进了肺里。

    能死在这样的一口豪烈的酒里,真死也不冤了。

    令狐冲心满意足倒在地上的那一个瞬间,似乎看见了以前看不见的东西,那夜里啸傲清风洗面练剑的是不是一心振兴华山的师父?

    那华山山花遍野处灿烂一笑的是不是清纯动我的一世无双的灵珊小师妹?

    那个思过崖上遇见然后教了独孤九剑的隐世老头是不是还在对剑高歌将来白骨荒谷?

    心里豪气还有,气数却不是那一腔豪气所能驱使的动,不知多少人只差了这一点气运。

    恨也无痕,命也如尘。

    一口血沫混着酒水自令狐冲的鼻窍间流了出来,剑在身边,也如田伯光的刀在身周一般无二。

    红衫人却已经消失不见,那数百个训练有素的死士也不知所踪。

    紫杀剑堂的刀奴田伯光与华山派的徒令狐冲两人死在大道之上,自然是被有心人瞧见。

    世事如棋,局局如新,今天叫人想不到的事已经太多了些。

    正如谁也想不到方证大师会跟冲虚道长两人齐齐宣布泰山五岳剑会之后,便退隐江湖不问世事;谁也想不到一世之雄五岳盟主左冷禅会身死泰山,而泰山派闪电般崛起的新任掌门苏留却独坐了五岳独尊的尊崇位置。

    相比起这些震动江湖的大事来,华山徒令狐冲跟紫杀剑堂的骁将刀奴田伯光两人的死讯就不足挂齿了。

    要说悲恸,华山派众人固然是潸然泪下,但只怕也是无出乎岳大掌门的千金岳灵珊之右了,两人先定了婚期,还未完婚,她深爱着的豪气无双的大师兄便死在了泰山脚下,这些天来她整个人都有些神情恍惚,一听到令狐冲的死讯更是直接的昏阙过去。

    岳不群面上看不出悲喜。但是一言不,眼神却越的阴郁凌厉了些。

    “令狐冲跟田伯光都死了?”

    苏留听到消息后倒也有一番复杂的感受,这田伯光跟令狐冲,那时候才入笑傲之时。也曾在回雁楼上把酒笑傲,一说天下名刀。

    田伯光固然不是好人,也万分该死,他死了苏留一点也不伤心,令狐冲之死。却好似又有些出人意表。

    这一位是什么人物

    仔细想来,原书里的令狐可是被桃谷六仙等人胡搞输入了几道异种真气都能不爆体破脉而亡反而因祸得福得了更多奇遇的级小强,今朝竟然死在他人手里。

    奇哉奇哉。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人几乎没有。

    苏留看见了两人伤处那细微的空洞红点,下手的这人身份也是呼之欲出了,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出现的消息真是如同飓风横扫了这泰山之巅,也叫这数千正道侠士惊吓得不轻,当此局面,根本无人敢下泰山半步,因为谁都知道冒然下山可能会面对着什么。

    这个时候,也正需要有些人站出来。

    方证大师叹息道:“可惜了。岳先生门下的令狐师侄根骨奇绝,如若我所料不差,那一日使的剑招路数便是传承自华山剑圣风前辈的剑法。”

    风清扬!

    群雄震动,不知者众,但是知情之人却也不是完全没有。

    “可惜风老前辈不在啊!”

    “唉,不如我们数千人一齐下山,也可以稍稍震慑这东方魔头。”

    众说纷纭,群雄无不叹息,一经少林方证大师的点醒,遥想当年华山派的老一辈剑圣。剑法几乎通神,如果他此时在场,又岂能容得东方不败这人如此魔焰嚣狂?

    众人心里惴惴不安,一边冷眼旁观的任我行却放声大笑道:“可笑可笑。”

    向问天故意问道:“此乃江湖之中千载不遇的危急关头。教主为何笑?”

    群雄纷愤然的注视着任我行一干人,有人阴阳怪气道:“日月神教的任我行任大教主自然是不慌的了,东方不败昔年还是任大教主的手下。”

    “说不得任先生此来泰山便是跟东方不败里应外合,要将我等一网打尽!”

    “魔教贼子贼心不死,心怀叵测,打杀了便是!”

    “就是。杀了他!”

    “杀了他!”

    群雄之中鼓噪之声越来响,越来越多的人怀疑任我行别有阴谋。

    苏留瞧着这些人惊恐与震骇交织之下的复杂情绪,微一抬手,清朗啸道:“任老先生为东方不败所害,投在西湖地底暗狱十数年,跟东方不败可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断无相通的道理。”

    方证大师等人也点头称是。

    任我行放声大笑,震得须簌簌地动,手指点了点众人,不屑道;“好女婿,你看看这些白道群雄,多是些酒囊饭袋,哪里有什么脑子,根本不足与谋,不足与谋啊。”

    “老夫走也!”

    这一阵清亮大笑声中,任我行拂袖而起,就要转身腾空掠走,他手下的头号马仔向问天也是抱拳冷笑道:“哈哈,恭祝诸位能够如愿以偿,除掉东方不败这个大魔头了,向某人告辞!”

    这两人一前一后,全然不顾群雄死了亲娘一样的脸色,提气掠上了树巅,就要一气走之,但凡这魔教中人,也大多如此,任意恣行,往来无忌,无拘也无束。

    方证大师跟冲虚道长两人微微一笑,虽然有失正道颜面,但是两人既然已经完全放下得失,那便也是诸般名利俱都如同过眼云烟一般,抛在脑后早就无足挂齿了。不过,此时却有一人淡笑一声,道:“任先生何必急着走,你来不就是为了看戏么,眼下却还有一场落幕前的大戏就要上台了。”

    任我行微微停驻身形,傲然狂笑道;“怎么,好女婿,你也要留我么,你剑法虽高。也不见得能胜过我去。”

    向问天纵掠之际,回身大笑道;“苏兄弟,你年纪轻轻,也是夸下海口。任教主的武功,渊如潮海,决不可测,怕是只在你之上啊。”他这无声无息的,倒是给主子奉上了一记强力马屁。竟也是润物细无声的境界。

    只是等他说完了这一句话,便觉得自己双足居然沉重如铁,这等异状,却实在骇人,他自修成武功以来,纵横来去,更能在东方不败的追杀下活下来,可见轻功身法也是一等一的了得,但是此时却似是受了桎梏禁制,再怎么力也走脱不得。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鬼邪,心内早已惴惴,但是向问天生性狡变,应变能力十分灵敏,既然出了诡诈变故,立即回身沉气,下盘立定,借势便要往下沉落。

    却只见苏留蓦地大笑一声,淡淡道:“你这样的兄弟,我是交不起的。我叫你别走,你就走不得。”

    苏留双手拂袖,不知怎么的一动,一手凭空抓摄。竟似将这向问天这一百多斤重的人往后一扯,向问天怪叫一声,他此时心思一转,便知道了是苏留出手留他,只是这相隔了数丈的距离,也能拿人摄物。这世上却有谁人能有这般内功造诣?

    那一股劲风旋身而来,仿佛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扣住了他背脊,向问天心头火气腾地窜起,怒啸连连,踏足猛顿,终于冲破了这一道无形劲气的屏捉。

    “苏掌门,我去也!”

    他心里说不出的狂喜,简直如释重负,你五岳独尊的掌门人又如何,武功高绝又能如何,对老子爱搭不理的,老子也不惯你。我号称天王老子,天王的老子,自然也做得你小子的老子,想留下我,也要看老子答应不答应!

    只是这一种狂喜在他的心里约莫是只停留了一个眨眼的功夫,下一刻向问天正自空中旋身拧腰之际,却听闻空中似有衣袂闪动之声,他心下一沉,知道苏留的轻功远远胜过自己,正待要拦腰拔刀,却突然感觉肩膀是似乎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这一掌来的好快,根本无从抵御,向问天只不过是才想到这个可能,便已然中掌了。

    这一番变故,全部都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完成。

    看的正道群雄几乎目瞪口呆,苏留这等身法,几乎是谪仙降世,洛神凌波也不为过了,这凌空度影不染凡尘。向问天肩膀上轻轻的被拍了这轻飘飘的一掌,全身剧震,右边的肩膀却似给泰山压住,突地一沉,那掠起之势登时被生生的压了下来。

    然而,这仍然不止,苏留一掌按住了向问天,留下了他,身子却急掠向前,此时距离任我行尚且有十数丈的距离,任我行已经感知到了背后的异变,狂笑一声:“女婿好功夫!”

    只这一下停滞,苏留的身形又是一闪,瞬息便掠至他的背后,淡淡道;“怎么急着走,留下来看过这一场戏再走吧。”

    “好说好说!“

    任我行脸上当真是皮笑肉不笑,纵横江湖数十年的狂魔大枭被一个才崭露头角的年轻人这般拿捏对待,几乎是只差了当面打脸了,他心里不快,却又想到宝贝女儿似乎跟苏留交情匪浅,倒是冷哼一声,没有登时表露作,心里却存了叫苏留这年轻人吃个暗亏的心思。

    他自然是有依仗的,左冷禅等人的武功虽高,但是都不在他的眼里,因为他最大的依仗便是:

    吸星**!

    不错,便是自天龙逍遥一脉星宿老怪传承而来的化功**再演化而出的吸星**!

    原书里除却了方证大师与左冷禅能凭借内功的精纯特性相抗,其余之人遇见了任我行,可说是见之如见虎,即时色变,根本不敢多过招惹。吸星**之下,不知道死了多少白道豪雄,说他是魔头,倒也真是实至名归。

    此时任我行冷笑着应答一声,不慌不忙,瞧准了苏留的这一掌来势,便伸出右掌对着苏留按来的手掌隔空一对,正是动了他的独门神功吸星**,若是不出意外,只要他想,苏留的内力将源源不断的给他汲走,或散入穴窍,或凝练经脉,不过任我行也打算稍作惩戒便罢,好叫苏留这个年轻人也知道尊重前辈岳丈。

    “这才是真正的吸星**!”

    方证大师脸上已经露出了奇异之色,苏留汲干了左冷禅一事,任我行不在场,自然不知,但是全都落在他这个当事人的眼里,先前他还以为苏留跟任我行乃是有师徒之谊,或是师出同门,却不想这两人反而要大打出手。

    至于这熙熙攘攘的群雄,除却了少数因为左冷禅跟丐帮帮主之死跟苏留生起了嫌隙,大多是路人心态,抱着一种保全自身兼看热闹的想法围看。

    五岳掌门vs魔教教主!

    江湖已经平静了太久,光光是这个噱头,想想就让人激动了。

    苏留暗叫一声“正合我意”,若是寻常过手,任我行一意龟缩防守,只用吸星**里边的吸功入地法门,消磨苏留的内力,怕不得要到了三十招外,只是任我行虽然城府深厚,却也不是这般的绵密的性子,此时袖子狂舞,一手吸星**暗中施展,正与苏留的手掌隔空相对。

    到了这般境地的高手,早已经能隔空催掌力,藉此伤敌,两人当空便是一掌换了一掌,毫无花巧,群雄俱都听见了这“砰”地一声震响,惊的群雄身子也是一震。

    任我行嘴角原本的一抹自信的微笑却凝固住了。

    怎么可能!

    吸星**疯狂吸摄,只是苏留这一边涌入的劲气却完全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苏留的内力似乎是一个吞噬一切的漩涡与黑洞,将挡在面前的一切阻拦全部吞汲而尽!

    任我行心里悚然,挥手拦腰擂拳如锤,身子微旋,以气透劲,气劲交缠,猛然递出,这一拳并没有保留,真有千万斤之巨力,便如一个绝世猛将,高坐大马,霸王抡锤,迸全力的一记重击。

    当此一击,苏留脚步一转,阴阳经纬易变,手腕下沉,袍袖卷处,翻手一掌如同黑云压顶,瞬间便遮住了这气势无双的一拳。

    拳掌接处,似有一阵闷雷在众人的耳边炸响,气劲蓬动,逼的飞石走沙直接倒卷而起。

    群雄便给迷住了眼,只是苏留跟任我行却岿然不动,丝毫不退,有人稍候片刻,凝目一看,只见任我行的双脚竟然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地里,直没于膝。

    这一下真是突如其来,变故生的极快,任我行吃亏便吃亏在了不曾得知苏留的紫冥真气属性特异,若论说渊源,几乎还算是他吸星**的祖宗,有他吸星**的优点,却没有他吸星**的劣处,这一下两相气劲对摄,苏留既身怀了神照经与易筋经两门可说是天下最顶尖凝练内力的功法,真气之纯,如何是任我行能比,即便不通天地元气,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这紫冥真气对上了吸星**,几乎是压倒性的碾压!

    旁人不知深浅,也根本无从得知其中机变,任我行心里却陡然升起了一种惊骇欲亡的震裂,这苏留究竟是哪里来的妖孽!

    ps:  四千字大章,为污冥盟主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