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断情无心
    那一滴鲜红饱满的赤血,从苏留白玉雕砌一般的手指上轻轻滑落,垂然欲滴。

    那一点细红的针洞,宛然其上。

    “苏盟主竟然受伤了!”

    “什么,难道连苏盟主都阻不住这个魔头吗!”

    “这个东方魔头已经天下无敌了啊!”

    冲虚道长泣血惨然道:“唉,苏盟主才即大位,前途无量,自当要隐忍明哲守身,此时不如退走,可有一线生机。”

    “爹爹...”

    任盈盈忧心不语,仪琳一颗心都系在了苏留身上,吊着脚尖瞧见了苏留没有什么大碍,才放下心来。只有曲非烟倒是唯恐世界不乱,在边上大呼小叫,却给细雨提住了衣领,看这架势,真是恨不能亲身出场一斗东方魔头。

    “苏师,这人身法实快,待我去试试他的深浅么。”

    林平之却无半点惊惧的意思,反而有些跃跃欲试。细雨美眸中亦是韩放出了无边的战意,冷冷道:“我这段时间也学了不少东西,正好拿他试剑。”

    这两人不顾众人奇异的眼光,简直便是异类中的异类,眼里也只有苏留了。神情平淡,却各自冷笑仗剑,浑然不觉害怕。

    “东方不败是我的,他手下的那些死士,都已经疯魔了,今日,一个也不留!”

    苏留微微一笑,脸色渐渐的变得肃穆沉重,淡淡的说了一句,挥袖一决,真气催动之处,指尖这一滴鲜血竟然不知是挥还是倒缩入了手指之中,消失不见。

    细雨冷哼了一声,却还是听话的将冰冷的目光转动向了这东方不败手下的死士们。不要小看这些人,这些人的情况,也着实诡异,苏留已经看出了东方不败是以一种奇诡药物抑或是秘术刺激了这些人的生命的潜力,一个个疯魔了一般。当然代价绝不会低,很有可能只是用自己剩下的生命来换取的。

    “不败呀不败,不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对不对?”

    “权倾天下如何?武功盖世如何?我都不去想了。什么都不想,你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吗,整个世界,连一个人的影子也寻不见了啊。”

    那一身红衣坐在亭顶,悠悠荡荡着足。笑容恬淡平静,但是说的话,却是法子内心的歇斯底里,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我已经不是东方不败了,我想败,我求死,无人敢杀我,那我只杀尽天下人便是了。你呢,你叫什么,好像是叫苏留么。你敢不敢像任老帮主一样来杀我?”

    任我行气的双目通红,浑身气势一路高涨,事到如今,即使东方不败是无心之疯狂之语,他也要舍生强杀他了,不然今日受的这般屈辱,还做什么神教教主?

    他正要起身死战,不防之下却感觉背后兰花清风拂面而至,却是苏留一手如拨弄琴弦,点住了他几处大穴。叫他坐定下来。

    “多谢你。”

    要任盈盈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道谢无疑是一种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此时的任盈盈扶住了她的父亲,如释重负,还咬着唇低声柔和的道了一句。“你自己也小心了。”

    从担心到关心,不信任到信任,都只是一字之差而已。却也引来了细雨的一记娇媚白眼。

    此时武林盟主下令,无有不从者,便只留下一个曲非烟跟紫杀剑堂的两个弟子看着冲虚道长,莫大等人已经挺剑冲向了东方不败手下的那些疯魔死士。一时之间,杀声震天,整座泰山,满满的全是刀剑相击的清想到与杀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有了突破,臻至无情无人无我的奇妙却又诡异的境界,但是现在,还真是更有趣了些,不是么”

    苏留此前气机便已经完全的锁定了亭顶上那一袭红衣,此时只是气定神闲,似乎东方不败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将招致他的无处不在的一击。东方不败亦是悠然自动,也不出手,反掠了掠耳边的鬓,吃吃笑道:“苏留呀,见着你了呢,来杀我,好不好。”

    东方不败似低语,似倾述,似有无限的幽怨怅恨,也似把苏留当做了他梦里的那个人。

    这两人置身于无数刀兵剑影之间,但却是神情平淡,好似在这极动之间,再寻着了一个极静的节点,这也便是极其巧妙的一个节点了。

    “好,说杀你,便杀你,你只等着便好了。”

    苏留的声音清冷无比,但是在这喊杀震天之中,却叫所有人都清晰无比的听见了这清冽的一句话。

    话音还未落下之时,苏留便已经动了,他一步抬起,单足点地,足背如弓崩,轻轻一点,整个人姿势极其玄异且骇人,竟然是一步腾掠上空,右手一手挥袖狂舞,呈现举火烧天之势,有清雅风逸,却不沉重狂烈,只是灵动金蛇缠劲运用到了极致的体现。

    可怕!

    这五禽七兽之势,本是来历不明的一门奇功,一经凝练,往往便自细小之处,也运带了数种威力强大绝伦的起手势,真龙腾翔转仙鹤踏云再舞袖揽手如金蛇缠丝,抽裂了空气,疯狂的攻向东方不败。

    “好快呢!”

    东方不败竟似个嬉闹的孩童,又是讶然一笑,两道斜飞入鬓的剑眉陡扬,红衣如鬼似魅一闪而过,闪动之时,笑声也被不自主的拉长了,真是好不凄厉,叫人好不断肠!

    “一切度,在我的葵花真意面前,都只是笑话而已了!”

    只有陷入了疯魔般的战斗之中的东方不败,才有些微的正常反应的思维能力,然而他这种正常的思维能力,此时也都只转化为一个目的了,必杀苏留

    磅礴的掌力狂涌而来,东方不败倏地起身,点足狂退,身子诡异的翻折,似退却又猛然前趋狂进,这一退一进的时机把握不可谓不妙,那一枚比牛毛还要细长的绣花针也真是如挽泰山一般,似缓实快,嗖地一声,穿飞而出,依旧是叫人看不见身影的快。

    或如白驹过隙,或是咫尺天涯,一手抬动,那一点星寒极光便投射至苏留的额前。

    星寒一点,已然不似针尖了,比月芒日光还炽几分,东方不败也已经完全的晋入那一种玄妙的状态之中了,红袖一挥,气劲如雷扫,化归万千,只神藏凝气一点,在苏留面前三寸之时,一针三锋,一气三纵,穿花绕蝶,连点苏留额前正中、两边太阳穴。

    ps:  ps:跪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