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三十四章 第一位宗师的陨落
    神光还有没有领取的书友请领一下吧,全订即可领取,点进作者名字右侧领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明归提着笑阎王常宁,身法全展,已经快到了极限,但是也只是隐隐约约的瞧见前边两人的背影。

    苏留一气追逐那西域宗师贺陀罗而去,一个是抱着儿子亡命逃窜,一个是冷血绝命的追杀,如猫戏老鼠,两人前后风驰电掣,身法全展,一路追出了十数里,终于还是苏留追身而上,一掌将贺陀罗逼的定住。

    贺陀罗脸色苍白,他儿子更惨,稍稍试探气息,这等狂烈的猛动,又催了他的气血,剧毒攻心,已然是断气多时了,这便是仙神下凡,也救不得他。

    贺陀罗伫立在那里,提着儿子的尸体,不知在出神的想些什么。

    明归提着笑阎王终于追上,他对苏留抱了抱拳,倒没有说什么。笑阎王却皮笑肉不笑的献殷勤:“神雕大侠不愧是神雕大侠,即使没有神雕相助,轻功也是绝顶,没有人能追的上。”

    苏留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有没有价值活下来?”

    笑阎王常宁笑不出来了,他专攻毒术,也算是蒙元的供奉,平日享受惯了,何曾受气,一拂袖,姿态清高,却又怕死,只好装傻笑道:“我跟你无怨无仇......”

    此人说话之间,眸中闪现过一丝厉色,空气里似乎有一层黑蒙蒙的东西罩了过来,只等了半响,苏留冷笑道:“无怨无仇么,现在可不就有了么?”

    笑阎王此时再也笑不出来了,他手指颤抖的指着苏留,连声音也在抖,道:“你...你...你......”

    他只说三个你字,心里骇极,就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苏留衣袖一震,簌簌的震落了一层灰蒙蒙黑乎乎的细尘,点了点头,道:“你用毒之术,也算是造诣深厚,在这一瞬间便用了三种不同的奇毒来试我,是不是?”

    常宁颤声道:“你怎么知道?”

    苏留微笑道:“我还好好的站在这里,你是不是好奇为什么我会万毒不侵?”

    常宁已经扑通一声跪倒,磕头如捣蒜,道:“神雕大侠,小人错了,小人千不该,万不该对您下手,您大人有大量......”

    苏留温和微笑,道:“是不是你鼓动贺陀罗来此地取青杏卷经?”

    常宁战战兢兢道;“青杏卷经是我师门重宝,不但有无数药典秘术,我曾听师父随口说过一句,能使人驻颜不老,我便动了贪念,如果得来献给大汗,一定是一件大功,先去崂山杀了我师兄,几番搜寻,也没见到青杏卷,一定是落在那个病丫头手里了。”

    此时他濒临死亡的威胁,无所不言,所言无所不至。

    苏留平静道:“说完了么?”

    常宁还辩说道:“主要是贺陀罗动了心思,此人武功高强,我反抗不得,不然我也不会来冒犯神雕侠您老人家了......”

    他这句话没说完,嗤的一声,看不见自己的额前已经多了一个血洞,身子扑地便死,笑阎王再也不能再笑阎王,连哭也不行。

    苏留转身问贺陀罗,淡淡道:“你武功不错,修为至今却也难得了。他说的话一点价值都没有,你觉得自己有什么价值能叫我不杀你?”

    李志常摇了摇头,微叹道:“阁下昔年上终南山,何等的意气风,今日却沦落至此。”

    “小辈胆敢放狂。”

    贺陀罗瞧着李志常悠然姿态,恨得牙痒,连一句话也不多说,掣起般若锋旋身而来,意欲杀李志常而后快。

    苏留微微一笑,这西域宗师自一场大战之后,又提着两百来斤的人狂掠疾驰,此时剩余多少的真气心力都犹然未知,已经是强弩之末。

    左手穿弓,右手引弦搭箭,罩在袖里,无声之间,一道气箭犹如长虹,穿过了那诡异无端的般若锋,堪堪正中了贺陀罗背心。

    平常时候,苏留要用伤心箭射贺陀罗,也是万难,此人的“虚空动”身法之妙,在直线奔掠之上,能称绝伦,妙不可言,也不在九阴真经的轻功身法之下。

    可怜这来自西域的一代宗师贺陀罗连李志常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便给苏留制住,口中呕血笑道;“种昔年之因,才有今日之果。”

    那森白的牙齿,与猩红的鲜血,形成了鲜明且刺目的对比。

    “因果好吃么?”

    苏留冷笑一声,以自身为桥梁,运起紫冥气,将贺陀罗身上的古怪内力尽数汲取,说也奇怪,这外来内力若是归而用之自身,那便要引动春秋牵神机,连带着对象的气血精元都全部汲吞尽了,然而用之于他人,只汲人内气,与北冥神功倒没什么两样。

    明归瞧着贺陀罗被苏留扣住头颅,身子狂震,不由的面色大变,却负手而立,一动不动,实是不知苏留到底修什么魔功,只是十数个呼吸,那贺陀罗整个人几乎已经是一个空壳,纵还有内力,也是以往的十分之一,不能再多。

    倒是李志常清吟一声,不顾地上的泥泞,席地而坐,推关行气,周天复始。

    苦修了一甲子多的功力都被李志常汲纳走的贺陀罗老泪纵横,前一日,他还是用狠辣手段来去纵横无忌的逍遥人物,更是世人口中敬仰万分即使是蒙元皇帝都奉为上宾的宗师供奉,虽然他自知比起真正的宗师修为差了一线,但是胜在武功诡异,能斗个不分轩轾。

    到得今朝,往事种种,俱都如镜花水月,一切如空。

    事到此时,生死迫在眉睫,已经由不得他多想,贺陀罗颤声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我有虚空动无上轻功,可以换自己性命,你见过的......”

    苏留安忍不动,就站在他的对面,目光温温凉凉的凝视着他,将他口中默诵的虚空动轻功口诀记在了脑中,淡淡问了一句:“再说一遍?”

    贺陀罗心里大寒,儿子尸骨未寒,自己剩下的真气渣滓真气,如何能敌这白魔头?

    也只求苏留的大慈悲饶他一命,哪敢扯淡,又将虚空动的轻功要诀说了一遍,并无差错。

    苏留平静微笑,一指错弦,伤心箭一,送他归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