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武侠枭雄 > 第十七章 大丈夫,正当如是!
    声音幽冷深邃,上官龙身子一震,面上露出了些许恭敬神色,颔微道:

    “是!”

    这个说话之人刻意用内力将自己的声音压束成一线,传入上官龙耳中,却也给苏留神念探知截住。.

    “有意思,阴葵派也在...”

    苏留眸中泛着冷光,朝他那阁楼电射而去,那藏在暗处之人似乎也心有感应,登时收敛气息,反倒是这个洛阳帮的上官龙从阁里伸出头来,面上露出些厉色,狠狠的瞪着苏留,一切终于又重归寂静。

    “你...便是白袍龙王么!”

    苏留目光在曼青院里游离不定,并没有回头,背后却传来了一个银铃也似清脆声音。

    这女子分明还在楼下,沈落雁留下的人手立时往前踏出了一步,横身阻在这出声女子行进方向的楼梯之前。

    其实以苏留的武功,又何须什么近侍守卫?

    只是堂堂瓦岗寨的大龙头,身边没几个跑腿的委实也不太像样,几个身形精悍的汉子还未说话,苏留便道:“让她上来。”

    “是!“

    这些汉子也没有多话,躬身做一个请的手势,直接将这个女子送上了楼。

    “我是宋玉致。”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过后,楼梯口的这姑娘落落大方说出自己名字,引得苏留微微侧目,但见得她皮肤雪白里透出健康的粉红色,气质高贵典雅,腿长腰细,比沈落雁还要高出两寸,言语之间犹然可见明眸皓齿,隐有一种淡淡的芬芳气息。

    大唐不愧是群芳逐艳,这女子所有的条件综合起来,与沈落雁相比,也是不分轩轾。

    不说她形貌气质,便是宋玉致的这个“宋”字,苏留就不会等闲视之,只是他心里摸不清楚,宋玉致今日此来到底是天刀宋缺的意思,抑或是宋玉致本人的想法。

    “玉致久在岭南,近闻龙头威名,今日才偷偷前来一见,果然是难得的英雄呢,蒲山公李密不世枭雄,当真死在龙王手里么?”

    宋玉致淡淡的问了一句,她双足修长,身量婀娜,缓步行至苏留身侧,微仰着头,依稀可见比苏留低小半个头,然而语声温和,举止十分有度,不愧是巨阀培养出来的闺秀。

    苏留目光礼貌性的一扫之后,温和道:“原来是玉致小姐,我也是久闻玉致小姐巾帼英雌之名了,玉致小姐的刀法果然出众。”

    他只是清淡一瞥,眼角余光就停在了宋玉致纤手的右手虎口之上,原本纤弱美丽的手上,虎口有些久生的茧子,但是丝毫不损美感,反增了几分寻常女子都没有的英气与坚韧。

    起码是浸淫刀道数十年的好手才有这茧子。

    见微而知著,苏留只从这一眼之间,便看出了宋玉致武功的大致底细,刀法不错。

    宋玉致略微缩了缩手,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美眸之中闪动奇异的光芒,轻声道:“龙头这么年轻的宗师,难怪连蒲山公都不是对手,今日玉致来此,也是顺路来看看落雁姐姐,她现在何处呢?”

    宋玉致无疑是个性子活泼的女子,交际颇广,沈落雁跟她姊妹相称,连太原李阀的李秀宁也与她有不浅的交情,更别提那李家老二,暗对宋玉致有几分说不出的情愫。

    苏留目光幽深,注视着她,淡淡道:“落雁出去办事了,玉致若有什么要事,我当可代为转告。”

    宋玉致黛眉微皱,自己在白袍龙王这样无所不及的目光之下,竟然产生了一种:从内而外,完全被苏留看的精光的感觉。

    这种精神层面的奇妙感觉,年青一代之中,绝无一人能比得上,只叫她心里不由自主的将苏留与她的父亲雄厚无敌的形象相比。

    “龙王可知道么,你一身渊峙亭凝的气度,可叫我想起了家父呢,家父必定欣慰中原出了这么一位少年英雄。”

    宋玉致表情有些洒然大方的意味,令苏留不由的联想到了宋玉致与李密那坑爹儿子李天凡的婚约,由此看来,苏留却还是低估了蒲山公李密的能量,这么个中原大枭巨擘之死,可说是牵动了一整个天下的棋局变动。

    “天刀宋阀主也确是苏某人眼里的天下第一刀手,苏某也喜用刀,只愿今日能彼此一论刀道长短。”

    苏留目光一掠,此时尚秀芳尚大家仍然没有露面,这些人或许也不是全然在等尚大家的一曲,目光频频朝着苏留与曲傲的方向投来,今夜白袍龙王与铁勒飞鹰这一战,才更加牵动人心。

    “白袍龙王...竟然是用刀的好手,却不知他刀法如何...”

    宋玉致听着这个消息,心里着实震动,不过她也是个心思剔透的女子,瞧着西侧阁楼里曲傲与王薄等人目中的阴骛光芒,低声道:“爹如果知道天下间还有这么位绝世刀手,必然不胜之喜,只是龙王眼下也要当心了,这铁勒飞鹰曲傲宗师是出了名的瑕疵必报,龙王言语得罪了他,今日必不能善罢甘休了。除他之外,还与独孤阀与洛阳帮两系人马,都可能对龙头不利。”

    “无妨,苏某自有打算。”

    苏留淡淡微笑,说不出的沉静淡定。

    强龙不压地头蛇,苏留自然知道自己强势崛起会触动了某些大阀的利益,但是乱世之中,哪有这么多道理可讲,不服的就用自己的拳头砸的对方服气,这才是王道。

    如果连一个曲傲都要避其锋芒,更遑论挑战三大宗师,坐上天下第一人的宝座!

    宋玉致站苏留的身侧,感受着众人各种目光,苏留也只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异性朋友,并没有其他想法目的,这无疑叫她感觉十分温和有趣,正还要多待些时候,忽然现了宋阀重楼之上,满头银丝的地剑宋智正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她,当即吐了吐香舌,轻轻地致歉一声,倏然便去了。

    “这姑娘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现在的寇仲,不知有没有遇见她......”

    苏留负手站定,他记得原书之中的曼青院也是双龙成长的一个关键之处,正是在此这两个小强与原书里的另一位小强跋锋寒大出风头,将阴葵派的暗子上官龙给捉走,引了轩然大波。

    不过,遍察此处,也未曾见着跋锋寒的身影,苏留仗着先知之利,也不怎么把这个第三小强放在眼里。

    夜幕渐渐的降临,从重楼上往外看去,洛阳城里已经灯火通明,此时的洛阳尚未被兵锋波及,更是几朝古都,聚拢了不知多少世家门阀,论说繁华确实是天下之,曼青院里也是一片明亮灯火,与当空高悬的明月洒落的银辉相映成趣。

    尚秀芳不知遇着了什么事,仍然未至,各个阁楼里隐隐的有些躁动传来,这些人都是立足一方的大人物,何曾被人这样放过鸽子,还是被一个名妓放鸽子,更奇的是这些人还没有半点怨言。

    曼青院里娉娉婷婷的走出些绝艳女子,纤腰款动,开始登台表演预热,酒菜也是鱼贯送入各个重楼厢房之间,只是这些红牌姑娘们歌声曲艺毕竟不如尚秀芳尚大家,反响也只是平平,倒是原本还有些沉寂的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欢声笑语,推杯换盏,种种异响混在一起,极是热闹。

    也在这一瞬间。

    原本平静的局面彻底被打破。

    杀机从暗处蔓延而至。

    穿着下人衣服的人开始一批批潜入苏留所在的重楼,目的只有一个,白袍龙王所在的阁间。

    “上官龙啊上官龙,你跟你背后之人等了这么久,终于还是等不得了么?”

    苏留嘴角一丝微冷的笑意泛起,饶有兴趣的瞧着洛阳巨擘上官龙挺着根铁仗肃然摸了过来,那个异族打扮的老人也是冷脸掠了来,暗处还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在重楼之间的屋檐上悄然潜掠而至。

    楼下,已经响起了叫骂之声,不久后就转做了一片喊杀之声。

    洛阳帮在洛阳城里,势力也仅次于前边的两个庞然大物,此时猝然动袭击,声势非同小可。

    白袍龙王新成宗师之名,威震河洛,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绝不会人这时候触霉头。

    但是上官龙还是做了,甚至引动了洛阳帮里的势力要在曼青院里截杀苏留,这当然不可能是他自己的主意,因为成名也不是这般做法,上官龙自己也是一枚棋子。

    上官龙背后推动的阴葵派,才是此事的关键。

    江淮一方的重楼阁间,杜伏威宽袍一拢,冷笑道:“出此阴招,这上官龙哪能上得台面?”

    寇仲看着洛阳帮帮众脚步轻捷,化作了一个个夺命无情的杀手,朝着瓦岗方向而去,不由的握住了手里的长刀,连徐子陵也是呼吸稍稍急促,皱眉道:“好阴险的上官龙,我看龙王并没有带多少人,可别遭了这家伙的暗算!”

    说到底,双龙还只是两个心怀热枕的毛头小子,从不知麻烦两字怎么写,杜伏威却好似感应到了重楼之间冲霄而起的杀气,动容道:“沉住气,且看着罢!”

    “今晚洛阳帮...就要除名了...”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掌声从苏留重楼方向响起,是苏留在鼓掌。

    他好像在为上官龙自以为出其不意的阴杀叫好,还给出了一个极有建设性的意见:不妨再多派些人来!

    上官龙正在楼梯口,乍闻此言,脸色铁青,冷冷道:“杀..给老子全杀了”

    砰!

    话音未落,冲在前头的先锋部队先从楼梯口滚落下来,他正要破口怒骂,却只见得楼上地板有无数声异响轰动。

    猛然抬头,瞧见了巍然壮观的奇景。

    仿佛有无数道微不可见的淡然剑芒从空中脊椎而下,将地板刺的千疮百孔。

    这些剑气无形无质,便好似重楼上有数百个高明的剑手一起聚气出,来势极快,根本不给人反应的余地,上官龙也算成名多年的高手,直觉自己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大叫一声:“快撤!”

    什么都顾不得了,身子急忙往后疾退而去,只是洛阳帮里的好手却没有这等身法,在重楼之内的刺杀高手,全被剑气轰顶,贯穿了脑颅,一个个定在了那里,手里的刀剑齐齐坠地,呛然有声。

    这些高手死前仍然保持从下往上看的姿势,只见得这地板之上,投下来无数个空洞光亮。

    “龙王,敌人势众,明处暗处还不知道有多少好手,不如暂先撤退为上。”

    瓦岗埋在洛阳的暗手领打量了一下形势,皱眉道。

    “你们自己走吧,今晚没你们什么事了。”

    苏留摆了摆手,示意瓦岗寨的暗手后退,不容置喙,一身气机却锁死了冷立楼下的曲傲与那一道不知潜隐何处的魔影。

    至于这楼下叫骂不绝的上官龙,根本不在他的眼里。

    方才这石破天惊的的一击,不知道惊动了多少人,曼青院听留阁重楼之间,全是探出脑袋来观看局势的,还有更甚者,酒水泼洒了衣襟也不自知。

    上官龙这试探冒险一击,结果却引来了苏留狂暴反击,两边便撕破了面皮,那些个红牌姑娘又如何经历过这等阵仗,早尖叫着四散逃走,慌乱间地上横陈了几只绣鞋。

    杜伏威脸色沉肃,已经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拢袖依栏而立。

    寇仲头拼命的探了出去,瞪大眼睛,以他这个角度,恰好看着白袍龙王的重楼之下,那数十个高手全部凝若雕塑一般,毫无动静,不由地长嘶一口气,怪叫道:“小陵,你掐我一下。”

    徐子陵瞧了一眼,也是暗暗咋舌,道:“仲少怎么了”

    寇仲目不转睛地盯着仅剩下个楼台完好的瓦岗重落,苏留正负手凌风而立,大有睥睨天下之势。

    叫他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豪气,忍不住道:“快掐我一下,我怀疑我撞着鬼了,在做梦。”

    “现在知道是真的了么?”

    徐子陵没好气的使劲掐了寇仲一下,手上也用了几分气力,痛的寇仲直龇牙咧嘴。

    杜伏威冷笑道:“臭小子,撞什么鬼,不知这龙王厉害手段,奇了,是哪门的传人,近来从未听闻过江湖中有这般强猛的剑罡!”

    “是厉害...”

    寇仲点了点头,终于不再嬉皮笑脸,只是面色凝重,喃喃道:“大丈夫,正当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