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 > 第2554章 她不愿意见你
    沈封见裴格铁了心不下楼,便没有再说什么。

    他的眼里满是失落,但是却还是坚定了要去跟季子铭谈判的决心。他深深的知道,只有战胜所有的阻碍,他才能和裴格名正言顺的走在一起,昔日属于他和母亲的一切,才能重新回到他的手上。

    裴格其实心中是很想去见见季子铭的,但是她也知道见了并不能改变什么。现在的状况,她也明白,见了季子铭除了徒增悲伤,并不能改变任何结果,结果是她还是要留在沈家,她不能让季子铭为难。

    被窝里的裴格摸了摸已经微隆起的小腹,闭上眼睛,默默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楼下,季子铭来势汹汹,仿佛要把沈封撕碎。

    “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沈封!我还以为你要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看到沈封缓缓走出大门,季子铭一脸怒气的挑衅着。

    “上门既是客,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的合作伙伴,季氏大集团的继承人。快,给季总开门!”沈封不甘落下风,也马上回怼。

    季子铭看着沈封不可一世的样子,恨得牙痒痒,但是想到还没有成功将母亲和裴格换回来,只能选择打碎了牙往肚里吞,开门之后,跟着沈封走了进去。

    “季总突然光临寒舍,招待不周,想喝茶还是咖啡,我马上让人去准备。”在客厅坐下之后,沈封摆足了男主人的架势。

    “沈封,你不要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你不是不知道我来沈家的目的。说吧,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母亲和裴格。之前是我一直忍气吞声,不舍得将产业交换回裴格,现在只要你开口,我可以给你的,我一定做到,只要你马上让我带我母亲和裴格回去!”季子铭直入主题。

    “不要着急,季总。其实你误会了,你母亲是心甘情愿要来沈家陪着格格的,我并没有强迫她呀,脚长在她自己身上,她想走的话,任何时候都可以走的。还有,格格,上次她就告诉过你了吧,她是想真心陪伴我左右的,你不要用你的一厢情愿去判断她的意志。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也不要觉得我不是一个好公民,不遵纪守法好吗?”沈封将是非完全颠倒,像是彻底置身事外一般。

    “沈封,你不要强词夺理!”季子铭听完再也无法冷静,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朝着沈封走去:“我告诉你,沈封,马上说出我母亲在哪里?我要去见她带她走!”

    “好啊,我马上带你去见她,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季总,你不要激动,你看这么多下属看着呢!你这样风风火火的,还以为是我沈封把季氏的继承人怎么了。走吧,我带你过去。”沈封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站了起来帮季子铭整了整歪了的领结,然后转身让季子铭跟着他往后院走去。

    季子铭敢怒不敢言,但是为了母亲和裴格,他只好先忍着。

    一路上他跟着沈封走到了后院,发现沈封所说的母亲居住的后院,其实环境确实挺清幽的,看来沈封没有撒谎,他确实没有亏待母亲。只是沈封说的母亲不愿意跟他回去,要留下来陪着裴格,这点他是万万不信的。他看着走在前面的身份,很想亲自挥拳揍他一顿,但是又一遍遍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忍耐。

    几分钟后,终于到了母亲的房间,季子铭满脸的愤怒和疑惑,眼神里满是抑郁不得志的神色,沈封看出来季子铭的不安和不满,但是季子铭越是这样,沈封的心中就越是高兴。

    他脸上满是虚伪的笑意,指着顾荃房间的门说道:“季总,您母亲就在这里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们母子叙旧了。听说,你母亲是刚从国外回来,就来到沈家看裴格的,对吧?想必你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的吧。”

    说完沈封转身就想走,一旁的黄铁也迈出了步子。

    “等等!”季子铭觉得不对劲,马上喊住了沈封他们。

    “怎么了?季总,还有什么吩咐吗?”沈封优雅的转身,脸上还是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的表情。

    但是却充满了挑衅,季子铭看了很是不舒服:“沈封,格格怎么样?我待会儿想去看看她。”季子铭的语气忽的变得温柔,沈封听了醋意马上在心中沸腾。

    但是沈封装作淡定自如,习惯性的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袖口:“季子铭,你还是不相信我对吧?没有关系,不过不是我不让你见格格,而是格格她自己说了,她不愿意见你。”

    季子铭一脸不服气:“不可能!上次格格还见了我,你是不是又拿什么威胁她了?”说着,就要上前扯住沈封。

    黄铁快人一步伸手拦住了季子铭,季子铭哼哼唧唧的模样,总感觉随时要生吞活剥了沈封。

    “季总,你别激动,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你和裴格以往的情分确实很深。但是你要接受现实,现在格格是想跟随我的,孩子我都不介意帮你抚养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先去见你母亲吧,如果说格格想见你,我待会儿在前厅陪你上去。”沈封说完,就一脸傲娇的转身朝前厅走去,他脸上的表情从所未有的得意,看到季子铭那副模样,内心像是春天开了一整条马路的鲜花。

    沈封看了看母亲的房门,又看了看沈封离开的方向,摇摆不定的他,还是决定先看看母亲,裴格为什么不愿意见他的事情,他待会儿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的。

    “咚咚咚!”季子铭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母亲的房门。

    “是谁?”母亲熟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母亲,我是子铭,我……我来接你回家!”季子铭难以掩饰的激动,很久没有见母亲了,没有想到刚回国,就被沈封带走,庆幸没有被沈封伤害,不然他一定会无比自疚。

    门马上打开了,季子铭没有想到沈封竟然真的没有派人看守着母亲,来不及内心的雀跃,看到母亲的那一刻,什么都已经抛到了脑门之后:“子铭!真的是你!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顾荃一出去看到季子铭,激动的马上抱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