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混沌八皇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冯光明
    飞行中,王墨不由得想起那一缕发丝带来的奇异空间中,与黑袍身影融合的一幕...黑袍身影,施展的神通是杀伐之戮,王墨与其融合的刹那,他有一种顿悟的虚幻感。在这一刻,好似他的生死杀伐之气,从百万,瞬间变成了千万。

    只是,在生死杀伐之气达到千万的一刹那,其化作的生死烙印,居然彼此相互融合之下,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印诀!

    这个印诀,蕴合了千万杀伐,它在出现的瞬息,立刻不受王墨操控,直接印在了他的额头眉心上。

    这烙印直接穿透了他的肉身,居然印在了其仙魄深处,相互之间在一种奇异的转化之下,立刻切断了仙魄与王墨肉身的联系。

    随后,他的仙魄在三息内,融化,被那烙印全部吸收,紧接着,则是他的肉身生机,化作一道白气,同样被那烙印吸收。

    王墨以第三方的角度,亲眼看到,亲身体验了这一切,这一幕让他眼中露出浓浓的寒芒与滔天的杀机。

    他看到自己的肉身与仙魄,自己的一切全部都被那千万生死杀伐之气化作的烙印吸收,随后烙印破体而出,就好似那寄生在了人体内,吸收了全部养分之后的破体而出的益虫一般。

    这烙印,带着血腥的味道,徐徐飞出,“砰”的一下,化作一道生死杀伐之气。

    这,才是真正的生死杀伐之气!

    还有那极为模糊的画面,不知为何那本就模糊的画面,此刻在王墨的脑海中更加的模糊迷离!

    王墨心神一震,即使是过了一些时日,即使是他此刻正在飞行,回想起那一幕,王墨仍然有一种心悸之感。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眼中的寒芒与杀机,好似将要爆发一般,但立刻,则被他深深地隐藏起来。

    对于在那奇异空间的这一幕,王墨无法辨别真假,但他凭借对杀伐之戮的了解,却是隐约感觉,这一幕,不假!

    在那奇异的感悟中,王墨回想当时的状态,就好似岁月临身一般,可以让自己瞬间,便把一样神通推衍至大成,从此加深感悟。

    若是那种天资绝顶之人,甚至可以在这种感悟中,自行创造出独属于自己的神通,并且在无数次的推衍之际,可以把神通无数次的修正,最终达到了一个阶段性的完美。

    人皇,便是此类人。

    王墨的资质,虽说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但即便如此,比之人皇这种就连蚩尤都为之惊艳的绝世来说,还是要差之太多太多。

    他做不到自己创造神通,即便是乾坤杀指也是出自杨将之手改变而来,但却凭着机敏与观察,以最短的时间从那奇异的空间内清醒,并且以人皇都做不到的果断,直接与那消失最快的黑袍身影融合。

    要知道当年的人皇也是在所有幻影消失了大半后,才清醒过来。

    王墨的这种果断,绝非常人可以媲美,即便是人皇,也绝对没有想到,王墨可以阴差阳错的感悟中,获得了杀伐之戮的奥秘!

    “花易俗!你终究还是不想让我活!”王墨的声音之寒,如同九幽之风,回荡。

    “杀伐之戮,神通的确惊人,只是,花易俗,你未免太过狠毒,所幸我感悟有限,最多只有百万,若是感悟再深,达到了千万杀伐,恐怕我早就变成了一个烙印,变成了一道真正的生死杀伐之气,被你吸收!”

    王墨飞行中,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当年那黑袍身影曾说,因为我的奥义和杀气仙力,所以传我这杀伐之戮...当年我没有多想,此刻联系前后之事,恐怕两百年前我与图瑟等人大战之时,正是因为被花易俗看到我的杀气仙力和生死奥义!”

    “之前天疆之中久不派兵,看似是想我战死沙场,实则不过是幌子罢了,之后封我尊者之位,无非是让我觉得他已经消去对我的杀心,吸收我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王墨闭上双目,再次睁开时,一片清明,他挪移之下,身影消失。

    “此事或许我有些偏执了,眼下还不能立刻定论,人皇毕竟对我三兄弟有救命之恩,当初选择杀伐之戮,是我的决定,他虽有推波之意...此事日后还需谨慎观察,不过花易俗修为太高,若无与之对抗的把握,不能让其发现我知晓了这一切...只是这杀伐之戮,却要仔细的研究一下,看看能否破解!”

    残刚族外无尽深渊的出口,王墨在那里逗留了数日,他并没有布置太强的阵法与封印,而是反其道而行,留下了一些简单,可却隐蔽的阵法和封印。

    这些阵法和封印虽没有攻击力,但却可以起到追踪的作用,若是有人从这里出来,除非修为极高,否则的话,稍有不慎,便会被这阵法和封印留下印记,可以使得王墨察觉。

    做完这些,王墨抛却一切杂念,向着陆木族全力赶去,他要从那里的入口进入,展开仙识,全力寻找剑魂!

    贺誉和贺宝如今都在花易俗手中,他必须找到剑魂,他必须见到她......

    数日后,陆木族内西部,一处被称之为雾朦之地,这里常年被雾气缭绕,在雾海深部,有一处蔓延无数里的地下裂缝,这里,便是无尽深渊的通道之一!

    两男两女四个仙者,此刻,站在这雾海外,向内看去!

    这四人中,两位女子一人挽着发髻,两丝垂柳自耳边散下,弯月般的细眉映出星星一样有神的双眼,俏丽的脸蛋好似温玉,虽无倾城倾国之貌,但却有夺人之容,她年龄看起来约二八芳龄年华,但眼中的一丝洞彻,透出不符合外貌年纪的成熟。

    一身紫衫穿在身上,虽无紧素,但仍然凹凸有致,颇为惹人心动。

    修仙之人擅长驻颜,更有修为高深者使得寿元增加,从外表看去,倒也很难看出实际年龄。

    在这女子的旁边,另一女便显得有些平凡,她一头长发披肩,看起来柔柔弱弱,病怏怏的容貌,仿佛风一吹,便会随风飘去一般,她身穿粉衣,映衬之下显得面色颇为苍白,与那夺人之容的女子相比,此女,少了一分惊艳,但却多了一分怜惜。

    “两位师妹,这里,便是陆木族的雾朦之地,当年我无意中发现此地,对这里颇为流连忘返,蓝兄,你认为呢?”两女之旁,一个身穿青袍的青年声音温和的说道。

    这青年男子相貌颇为英俊,更是有一股傲气透出,仿若天之骄子。

    “尚可!”旁边另一个男子,冷声道,此人身穿黑衣,一脸冷峻,他说完,便闭上双目,不再言语。

    青袍男子微微一笑,他早就习惯了对方简短的说话方式。

    “冯师兄在这里流连,恐怕不是为了这雾海吧。”那拥有夺人之貌的女子,抿唇轻笑道。

    “实不相瞒,李师妹,我在这雾海之中,发现了一条地缝,这里,恐怕就是传闻中的无尽深渊了。”青袍青年笑道。

    那李姓女子目光流盼,正要说话之时,忽然,一旁闭目的黑衣青年,蓦然睁开双目,直勾勾的看向远处。

    “很强!”黑衣青年目光一闪,说道。

    远处天边,一道绿芒破空而来,在半空中化作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此人相貌寻常,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他站在半空,看都不看四人所在,而是冷目扫了一眼雾海,脚下向前迈去。

    “是他!”青袍男子看清对方相貌后,略微一愣,但立刻眼中便有一丝惊容闪过,他看出了对方的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入法道!他心念瞬间转动,脸上露出微笑,说道:“墨尊兄,留步!”

    黑袍青年正是王墨,他身子一顿,转头看了那四人一眼,他第一个看向的,不是那两个女子,也不是青袍男子,而是那个黑衣男子。

    “此人能在千里外便发现我,修为不弱,应该是入法道初期!”王墨目光平淡,一一扫去,最终落在了青袍男子身上,此人他有些熟悉,是人皇国八天将之一。

    这四人中,除了黑衣男子外,其余三人,均都是惊门大圆满,不过那青袍男子,显然修为已经一只脚迈入入法道,只要其愿意,随时可以入法,想必是因为担心这关乎生死的重要关卡,所以一直不曾迈出!

    “墨尊兄,在下冯光明。”青袍男子笑道,他一琢磨便知,恐怕这个王墨,并不知晓自己的姓名。

    王墨淡笑着点了点头示意。

    冯光明笑着一指黑衣男子,说道:“墨尊兄,他是蓝端,至于这两位,则是点苍门的仙友。”

    黑衣男子蓝端,仔细的打量了王墨几眼,抱拳道:“墨尊,在下半月宗蓝端!”

    蓝端此话说完,冯光明与另外两女,均都是眼中露出一丝讶色,他们三人这一路上,从未看到蓝端一句话超过五个字,此人沉默寡言少语的性格,已经深深地记在他们的心底。

    即便是路上遇到了入法道中期的仙者,这蓝端也从未说出这么多字。

    尤其是此人话语重点放在了介绍自身的上面,三人均都是修炼多年,能修到这个程度,自然不会有愚笨之人,这简简单单的话语,却是透出一股同辈之中的尊敬。

    拥有夺人之貌的李姓女子,美丽的双眼望着王墨,巧笑嫣然道:“墨尊,小妹李水心,这位是我师妹薛琇薇。”

    那看起来病怏怏的女子向王墨一欠身,轻声道:“薛琇薇见过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