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霸道前夫请放手 > 第874章 其实,我挺窝囊的
    这件事,真的是自己猜测的那般吗……

    秋佳宜放在锦被下的手,不由自主的揪紧身下的床单,极力的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镇定的不愿意让于诸寒看出点什么。

    这个男人,太危险,太可怕了!

    “如果要快找到浪漫星辰,就必须找到无笙!”鹰眸微敛,声音冷清而坚定着。

    “那你们为什么要找上我?我并不是无笙,你们找我也没用啊……”

    秋佳宜记得当时师父匆匆的给她了一句遇上麻烦了,没想到,这个麻烦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可否认,于诸寒,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没有人知道无笙的踪迹,也没有人能够掌控无笙的行动,想要找到无笙,就必须先从他身边信得过的人着手。而你恰巧就是和无笙有着紧密相连的人!”

    无笙的行动极其隐秘,就算他们埋伏在附近蹲点,无笙也能使用小聪明甩开他们!

    不过,虽然他没能抓到无笙,倒是能够抓到与无笙有一丝关系的秋佳宜,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收获。

    而且他相信,秋佳宜,一定会比无笙更有用处的!

    秋佳宜:“……”

    这个男人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呀!什么叫做有紧密相连的关系,就一定要将她抓住!?

    靠!

    气愤归气愤,脑海里闪过他刚才所说的话,刚才还算平静的眼眸里涌现出一丝波澜。

    五月,是堂姐逃婚的时间段,是自己代嫁的时间段,也是师父无笙失联的时间段。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凑巧的话,那她的内心还是存有疑惑的!

    如果说堂姐就是那个无笙,那她也是不相信的!

    并不是自己小瞧堂姐,而是……

    她的身手固然是好的,可她完全联想不到,一个脾气火爆的人,居然能耐下心来做黑客!?

    黑客不仅讲究的是头脑灵活,动作迅,它更注重的就是耐心!

    而堂姐……

    不,这也有可能是受到了于诸寒的影响,自己想多了吧!

    于诸寒犀利的扫视着她姣好的面容,剑眉倏然拧紧,声音沉冷道:“你知道无笙在哪里?”

    杏眸闪过一丝小惊慌,心头倏然一紧,近乎是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道:“怎么可能?我不知道!”

    抬眸,便迎上他锐利的鹰眸,心里一下子慌了。

    “拜托,就连你们飞鹰部队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无笙在哪里?而且,我连无笙长什么样,是男还是女的都不清楚,怎么可能和她有联系?”

    于诸寒唇瓣抿的很紧,在内心里,并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

    不管她说的多真诚。

    因为,这是他的职业病。

    秋佳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感慨,最近生的倒霉事实在是太多了!

    “于诸寒,我真的不知道无笙是谁,也不可能知道她在哪里的。我没必要欺骗你这些!你在我身上浪费再多的时间也没有用,你自己也看到了……其实,我还挺窝囊的。”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失色的绯唇都忍不住上扬,自嘲的笑了笑,眼底的落寞,难以掩饰。

    于诸寒思忖了片刻,并没有再说话了,慢慢的起身,重新戴上口罩,声音淡淡道:“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我还会再过来找你的!”

    言下之意,他还是没放弃在她身上探索答案。

    秋佳宜气结,想要叫他不要白费力气了,奈何她的话语还没有突破喉咙闯出来,他已经戴上口罩,走到窗口,跃出窗口。

    看着消失在窗口的身影,秋佳宜清澈的眼眸不由得一惊,立刻掀开被子下床,小跑到窗口前,拂开随风飘扬的窗帘,借着淡淡的月光隐约看到他顺着旁边的管道一路往下,动作敏捷迅,最后消失在夜色里。

    哇靠,这里可是十五楼啊!

    “飞鹰部队的人,都是这样的变态般的可怕吗?”

    目光茫然的看着寂静的夜色,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关上窗户,深深的叹一口气,回到床上。

    真的是……

    太可怕了!

    她绝不想和这样可怕的人有什么纠缠了!

    白天,白蜜和蔡琴都会来医院陪着秋佳宜,秋志明来的次数并不多,因为公司还需要他回去主持,他想要过来见女儿也是需要抽出时间才能过来的!

    秋佳宜自从醒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盛凌耀了,姚馨馨倒是又来了一两次,不过都碰巧遇上她在午休,听说被白蜜给冷嘲热讽的挡走了。

    郑泽豪,蔡健明,柳岩,安静儿,甚至是许久未见的宫景都会结团的来她这里,陪她说说话,解解闷。

    安静儿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弄得她也怪不好意思的,仿佛安静儿如果哭了出来,罪责的原因就在于她身上。

    理由就是,她太让人操心了!

    这两天,他们都会过来,却唯独没有盛凌耀。

    唯独他没有来!

    刚开始见不着他的身影,情绪多少都会有一点变化,时间久了,她也可以做到没有问起过他,安心的调养身体。

    也许是因为药物的关系,最近的这几天晚上都睡的比以往的还要沉。

    隐隐约约间,她总觉得有人在自己身边,由于眼皮子太沉重,就是没办法睁开眼睛去看看,早上起来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有一晚她倒是醒了,但是房间里光线昏暗,空寂冷清,除了自己也没见到其他人,心里就更加肯定是自己在做梦了!

    做了个检查,医生很确定的告诉她已经没有事了,随时都可以出院。

    当时已经是下午了,蔡琴想了想,决定让她第二天早上出院,还有就是秋佳宜出院后,希望她是回秋家休养几天。

    这件事还得和盛凌耀说一声,毕竟佳宜现在是盛凌耀的太太,总不能让他们自主做决定。

    于是,这个任务就交代给秋志明去完成了。

    毕竟,男人之间总是比较好说话的。

    秋佳宜对这个决定似乎是没有任何的意见,随便父母去捣鼓,心里想着,只要留在医院一晚就能离开了。

    护士送药过来,盯着她把药吃了,才熄灯让她早点休息。

    秋佳宜躺下,正睡的迷迷糊糊之际,耳畔间就传来一阵疯狂的嗡鸣。

    原来是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勉强的睁开眼皮子,将手机拿过来,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亲亲老公”的署名,心脏倏然抽蓄,疼痛迅蔓延四肢百骸。

    他打电话过来了!

    住院的这几天,他一直都没有消息,也没有过来看她一眼,她还以为,两个人都会一直这样下去呢,没想到,他倒是在今晚主动打电话给她……

    在接与不接之间,秋佳宜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爬坐起来,划开了接听键,贴在耳畔,没有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