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十四卷 王者论剑 第1448-1449章 反扑
    ﹄新﹃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神庭,知命失踪六载后,旭日旸神亲自降临东方神界,前来要人。

    主宰南疆的神界至强者现身,神庭上,一位位斗神将面露惊色,立刻上前阻拦。

    “尔等小辈,亦敢逆神颜,退下!”

    虚空上,旭日旸神眸子冷下,周身神焰爆发,恐怖的神威轰然震散六位斗神将。

    云霄殿深处,正在疗伤的神庭之主脸色也露出凝色,强压伤势,从血池中起身。

    “神主,让吾去吧。”血池前,神妃开口道。

    “不必。”

    神庭之主摇动道,“旭日旸神是真正的神明,你不是他的对手。”

    说完,神庭之主迈步朝着云霄殿外走去。

    神庭上空,旭日旸神立于神阳前,一身恐怖的气息流转,绝对的神威下,方才重建的神庭再次有了崩毁之兆。

    “旭日旸神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就在这时,云霄殿内,神庭之主迈步走出,身子升起,来到虚空上。

    两位当世帝者对立而视,恐怖的神威互相冲击,万里天空顿时双分。

    “吾来,只要一个人,想必神主也知道吾说的是谁。”旭日旸神看着眼前神庭之主,沉声道。

    “你要的人并不在神庭中。”神庭之主平静道。

    “神主的意识是,让吾亲自去找了?”旭日旸神眸子冷下,道。

    “朕说不在这里,便不在这里,旭日旸神,这里是神庭,不是你的旭日神宫,容不得你为所欲为。”神庭之主脸色也冷下,道。

    旭日旸神冷哼一声,不再多说,迈步朝着下方神庭走去。

    “旭日旸神,你越界了。”

    神庭之主眸子寒意闪过,一步踏出,再度挡在前方。

    旭日旸神没有理会,周身神火汹涌,焚的整片天地都燃烧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

    旭日旸神的强硬态度,让神庭之主最后的耐心也消失,一声沉喝,周身玄水汹涌而出。

    玄水之道再现人间,帝者之战,一触即发。

    神火、玄水,两种蕴含天道法则的力量碰撞,天地隆隆震动,裂痕纵横交错。

    帝者大战,各方有感,立刻看向神庭方向。

    西方佛界,须弥佛山上,魔尊起身,凌空虚度,来至天际,观望东方的大战。

    妖风的实力,他很清楚,连妖风都束手无策之人,世间没有几个。

    这位神庭之主,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北境,水云帝宫中,女帝也感受到东方传来的惊人神威,纤手挥过,开启天幕。

    天幕内,倒映东方惊世一战,旭日旸神和神庭之主正面交手,大战打的东方天空都摇动起来。

    与此同时,人间各大星域上空,星空出现裂痕,而且还在不断迅速扩散。

    受到神界大战的影响,人神两界的变化越发剧烈,天地震动,剧变不已。

    水云帝宫之下,受困六载的宁辰已昏迷了数月,这时,似乎感受到来自东方的惊人波动,双眼缓缓睁开。

    “仙长。”

    等待数月的小葫芦见状,小脸上露出激动之色,道,“仙长,你醒了。”

    宁辰睁开眼睛,看着东方,声音沙哑道,“小葫芦,助我疗伤。”

    小葫芦闻言,面露兴奋之色,使劲点头道,“好。”

    说完,小葫芦从神禁中飞出,咬破自己的手指,放入前者口中。

    灵血入体,宁辰双眸闭合,借助小葫芦的鲜血修复体内的伤势。

    五重天一行,小葫芦获益不少,几乎化为仙体,体内灵血充满惊人的生机。

    水牢上空,受到东方大战神威波动的影响,女帝并没有发觉下方异变,目光看着前方天幕,认真观战。

    天幕内,东方神界,神明之战,已至白热。

    双帝战,天地崩,旭日旸神立身神阳中,攻守一体,先天不败。

    集中了凤凰、朱雀、三足金乌的本源,旭日旸神成为这世间最强的火神,举手投足,焚天煮海。

    反观神庭之主,成道远古,拥有着世间最强的神魔之躯,凭借惊人的肉身,面对神火加身的旭日旸神,丝毫不落下风。

    惊天动地的一战,两位神界至强者交手,只为一人的下落。

    战局外,白忘语看着前方惊人一战,心中波澜不断翻涌。

    真正的帝者,果然拥有着常人难及的力量。

    非是境界的差距,而是道,或者说是规则。

    要突破这种压制,必须印证更强大的道,比如,无人可证的剑道!

    就在双帝大战时,北境水云帝宫下,宁辰趁着天地间神威的波动,开始全力修复体内伤势。

    灵血离体,小葫芦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却是强忍着疼痛,不吭一声。

    他知道,仙长的伤势很重,要很多很多血才行。

    水牢中,一条条铁索上,阴寒之力弥漫,六载以来,日夜压制知命功体。

    铁索上,道道符文弥漫,每一道符文都是女帝亲手所刻,纵然天境高手,受困于此,都难以脱身。

    宁辰借助小葫芦的灵血修复伤势,体内真气丝毫没有动用,在伤势压下前,不愿惊动帝宫中的女帝。

    时间一点点过去,宁辰体内的伤势逐渐压下,暂时得以全功汇聚。

    宁辰张开口,停止着吸食小葫芦的鲜血。

    小葫芦身子晃了晃,差点从自己的小小葫芦上掉了下来。

    “小葫芦,你先回来休息,等我脱困,补偿你十株大药。”宁辰看着眼前虚弱的小葫芦,面露心疼之色,道。

    小葫芦伸出两个白嫩的手指,稚声道,“二十株。”

    “好,二十株。”宁辰笑道。

    小葫芦这才满足地点了点头,飞回了神禁内。

    “喝!”

    纵横交错的铁索中,宁辰一声沉喝,周身剑意升腾,纯粹的剑意,强大而又凌厉。

    铁索上,符文有感,立刻亮起耀眼的光华。

    然而,剑道非是神元和魔元,符文开始亮起时,已然为时太晚。

    水牢中,剑光纵横交错,直接斩在铁索上。

    铁索受到冲击,符文明灭,出现崩毁之兆。

    符文短暂出现震荡的一瞬,宁辰周身混沌真气汹涌而出,刹那,绝仙出鞘,破空斩下。

    铿然一声,绝仙剑斩断铁索,束缚在宁辰周身的符文立刻散去。

    “不对!”

    这时,水云帝宫中,女帝终于察觉到下方的变化,身影闪过,消失不见。

    然而,女帝察觉的已然太晚。

    “地之卷,地毁山摧!”

    水牢内,宁辰脱困,手中绝仙剑直接插入大地。

    前方,女帝现身,想要阻止,却是晚了一步。

    但见这一刻,整座水牢剧烈摇动起来,巨石纷飞,石柱崩塌。

    上面,水云帝宫也受到影响,剧烈晃动。

    帝宫内,一位位水云天女面露惊色,发生了何事?

    轰!

    剧烈的震动中,一道耀眼的剑光直冲九天,贯穿天地。

    “嗯?”

    与此同时,北境中,等待数载的天子剑主看到远方的剑光,身影闪过,立刻疾速掠去。

    六年了,终于,等到他了!

    水云帝宫下,水牢崩塌,冲天的剑光中,宁辰身影腾空而起,一身剑压,惊天动地。

    剑光前,水云女帝身影同样升起,凌空而立。

    宁辰手中,绝仙剑煞气涌动,不断侵蚀着主人的生命力。

    世上最强的诛仙四剑,每一口都是煞气极重的凶剑,纵然仙剑之主,也要受仙剑的反噬。

    宁辰握着绝仙剑,鲜血不断溢出手掌,被仙剑吞噬。

    对面,水云女帝看着前方白发年轻人,风华绝望的容颜上尽是冷色。

    “没想到,这样都让你逃了出来!”女帝开口,冷声道。

    宁辰手中仙剑抬起,直接眼前女帝,淡淡道,“你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堂堂水云女帝,却是趁人之危的小人,着实也让在下刮目相看。”

    女帝听过,眸中杀机闪过,纤手凝元,寒气弥漫,周围天地立刻冰封。

    “莫要以为你侥幸脱困便能离开这里,有吾在,你哪里也去不了!”

    女帝出手,寒气封印天地,不给眼前人逃离的机会。

    宁辰看着周围迅速冰封的天地,眸子微微眯起。

    又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这些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一个比一个不好对付。

    “剑十,诛仙!”

    仙剑挥转,剑威惊世,宁辰运化极道剑威,一道惊人的剑气冲天而起,旋即斩向前方女帝。

    融合仙剑之威的一剑,威势无与伦比,女帝看着天际斩落的剑光,纤手抬起,轰然一声接下剑光。

    惊人的一幕,女帝以血肉之躯挡下仙剑锋芒,半步未退。

    “嗯?”

    这时,女帝眉头轻皱,纤手上,一丝血痕出现,如此刺眼。

    宁辰踏步,身影掠过,绝仙挥过,逼命无情。

    女帝身子侧过,避开剑光,纤手凝元,强势回招。

    怦然一声,宁辰横剑挡招,掌元加身,直接被震飞十数丈。

    十数丈外,宁辰稳住身形,脚下一踏,再度掠身上前。

    仙剑挥斩,剑锋凌厉无比,女帝身形腾挪,避开一道又一道剑光。

    “受困六年,你的剑法竟是又有精进。”

    凌厉的剑光中,女帝身影不断移动,冷声道。

    “拖女帝的福,为了脱困,在下不得不更进一步。”宁辰淡淡道。

    “可惜,未印证己道,你的剑,终究有着无法触及之处。”

    说话间,女帝抬手挡下绝仙剑锋,仙剑受制的一瞬,女帝倾元,强悍无比的一掌,反扑而出。

    “九天摘星手!”

    掌劲近身,宁辰不闪不避,麒麟绝世上手,正面迎上。

    轰然一声,双掌交并,战局分开,宁辰身影立刻三化,三身持三剑,神剑挥过,一道道剑光破开而出。

    女帝抬手,挡下三重剑光,莲步轻踏,掠上前去。

    女帝出手,反守为攻,纤手宛如绝世神兵,直接撕裂虚空。

    宁辰三身再度融合,挥剑抵挡,一声剧震,退出数步。

    “阎王三更判,阿鼻天哭!”

    宁辰并指,过剑,混沌魔元汹涌而出,飞洒的鲜血,融入煞气中,顿时,一道道血色剑光显化,斩向前方水云女帝。

    阿鼻地狱之剑,强悍无比,女帝抬手挡下一重重剑光,身子却也退出半步。

    女帝首退,宁辰周身凤火大盛,一步踏出,瞬至女帝身前。

    绝仙破空,锋锐逼人,直接刺向女帝心口。

    “放肆!”

    女帝神色一寒,抬手直接抓住了仙剑,顿时,仙剑染上帝血,竟是开始冰封。

    “江山易手!”

    仙剑受制,宁辰手中剑势一转,斩向帝者双手。

    女帝皱眉,松开握剑之手,身子退半步,暂避锋芒。

    一招占优,宁辰脚下再进半步,攻势连绵,不留丝毫间隙。

    精妙的攻守,宁辰攻的虽是凌厉,女帝的防守亦是滴水不漏。

    下方,帝宫中,一位位水云天女看着虚空上的大战,面露凝色。

    女帝竟是被逼的被动防守,这个年轻人已经如此强大了吗?

    虚空上,数轮攻防,落入下方的女帝终于面露不耐,周身神元滚滚,准备反扑。

    “寒冰炼狱!”

    女帝轻声一喝,天地间,气压沉下,以两人战局为中心,虚空开始变化。

    深青色的天空,渐失色彩,变化为无物可存的炼狱。

    炼狱中,宁辰周身开始冰封,极速之下,凤火也渐渐熄灭。

    “嗯?”

    宁辰皱眉,极速受制,攻势也立刻缓下。

    这些寒气,竟是连凤火都无法抵挡。

    炼狱上空,雪花飘零,深青色的雪,比寒冰还要冷。

    为抗极寒,宁辰手中造化天书翻掌,生卷天开,欲要以极寒对极寒。

    就在这时,战局外,一道金色剑光突然破空而至,毫无征兆,却是强大的让人震撼。

    全力维持寒冰地狱的女帝察觉到后方剑光,却已反应不及。

    “呃!”

    剑光入体,带出大瀑血花,刺眼夺目。

    女帝胸膛,鲜血飞溅,剑光直接透体而出,重创水云之主。

    虚空上,金光汇聚,少年模样的天子剑主出现,二话不说,提剑掠入战局。

    女帝回首,看着前方掠来的天子剑主,染血的容颜上杀机大盛。

    “小辈,找死!”

    女帝抬手,强忍心口剧痛,无与伦比的恐怖寒气爆发,顿时,帝宫上空,天空直接暗下,极寒地狱,迅速笼罩整个北境。

    老铁请记住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