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夏王侯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半月崖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

    ;    .

    素衣猎猎,血迹刺眼,迈步而来的身影,引一身杀机,震撼在场每一个人。

    李幼薇立刻感觉到不对,上前一步,拦在前者身前。

    岂料,一双无情的手瞬间而至,扣住女子细腻的脖颈,冷眸如冰,逼人摄魄。

    漫天的杀机在虚空之中聚形,一道荒古巨兽显化,异形大鹏仰天长啸,声势震天,同一时间,天际滚滚的雷霆,化落怒流降下。

    “将心出事了,你知道吗?”

    平静到过分的声音,却让李幼薇感受到死亡的气息,雷光下,冰冷的目光,如此陌生,与往日印象中的男子已完全不同。

    铸兵台上,地匠听到这个消息后,身子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雷霆之中的年轻人,怎会如此。

    “不是我”李幼薇艰难地说道。

    “那你认为是谁”

    平淡的声音,没有信与不信,只有冷意彻骨,最后的机会,一旦回答出错,便是香消玉殒。

    极怒之中的冷静,只是因为往日的一丝情谊,然而,比起将心生死,此点情谊,只限一句话的解释。

    李幼薇脑中突然闪过一人,旋即露出不敢相信之色,最信任的人,怎会是他。

    最后的解释,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李幼薇悔恨,更失望,自幼相护扶持的兄长,这一次竟背叛了她的信任。

    “没有解释吗?”

    宁辰眸中杀机流转,右手伸出、虚握,知命之剑急剧旋转,落入手中。

    “宁辰,手下留情”地匠急喝道。

    “放下她吧,那封信是朕派人伪造,与幼薇无关”一旁,李炎淡淡开口,说道。

    宁辰左手松开,李幼薇无力地倒落在地上,虽未受伤,却被那强烈的杀机所制,周身一时难提气力。

    “不可”李幼薇伸手想要阻止,却只无力拉着了一丝衣角,片刻脱手,难以阻拦半步。

    离老、瞿老两位皇室供奉挡在前方,全神戒备,脸色无比凝重。

    一位三劫中期,一位二劫巅峰,离火皇室最强大的两位供奉联手挡关,全力一保帝王安危。

    “宁小兄弟,看在往日情分之上,一切皆可商议”轮椅之上,离老快速道。

    “情分,呵”

    宁辰冷漠一笑,一步步上前,瑟瑟寒风中,周身杀机更胜三分,峡谷之中,异形大鹏啸声震天,似有吞天之势。

    “瞿江,快带陛下走”眼见前者杀意难撼,离老喝道。

    瞿江也不任何废话,一步走到李炎身边,带起后者,就要离去。

    李炎这个时候,也察觉出不对之处,怒色道,“怕什么,你们两人还敌不过他一个人吗”

    瞿江来不及解释,带着李炎疾驰而去。

    唯有臻至先天之境的离老和他,才能感受到眼前年轻人是多么可怕,不再一个层面的压迫力,让他连反抗的心都有了动摇。

    “没有我的允许,今日谁都不可能离开”

    抬起的手,剑意澎湃,异形大鹏长啸一声,巨翅震颤,恐怖的杀意压下,无穷剑意盘旋而出,化为漫天云盘,轰然将落。

    瞿江大震,不得已再度折回,但闻无尽的落剑之声,原来所在天地尽成疮痍。

    一招之威,众人皆是满脸震惊,世间,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年轻人。

    离老不敢再迟疑下去,首先出招,决议先下手为强,替两人争取逃离的机会。

    “念在你往日帮我铸剑,今日冒犯,我饶你一命“

    无情的话语中,最后的仁慈,宁辰身动,绕过老者,一步之间,已至身后。

    留情的剑,没有斩下,再动之后,瞬至李炎和瞿江面前。

    剑指凝霜,一剑破气海,就在李炎旁边的瞿江没能任何反应,再回神,已经鲜血满眼。

    “呃”

    一声痛极的长哼声中,李炎体内,气海瞬破,凌乱真气四溢开来,从周身各处蹿出,鲜血喷涌,洒落漫天。

    瞿江大惊,翻掌拍向来人,却被一指直接震飞,血染大地。

    “唰”

    就在这时,背后一道白色刀光划过,锋芒璀璨,强大威势,惊人之极。

    宁辰眸子一冷,侧身挥剑,铿地一声,挡下身后锋芒。

    轮椅上的离老手持气运之兵,倾尽一身修为,催动神兵,竭力救主。

    纯白的刀身,光华耀眼,锋锐之势,直逼鎏金羽铩。

    “我对你的仁慈,不是让你放肆的资本,退下”

    一声冷喝,宁辰手中知命剑上血纹绽放艳光,嘭地震飞轮椅上的老者。

    脱手的神兵,飞落一旁,颤鸣不断,实力的巨大差距,即便神兵加持也依然无用,血泊中的李炎,看着惨败的两位供奉,嘴张了张,却再也痛不出声,说不出话。

    若早知今日,是否还有当初的决定,帝王问心,一片初心茫然。

    “这便是你出卖将心的原因吗?”宁辰挥手,摄过一旁的神兵,看着地上的身影,冷声道。

    看到气运之兵落入眼前之人手中,李炎眸子闪过一抹挣扎,然而,尽废之躯难以动弹,只能无力的看着神兵他落。

    “唉”铸兵台上,地匠一声轻叹,再未开口说过一句话,托付的信任,他辜负了,还有什么立场求情。

    李幼薇艰难地爬到两人身前,拉着那被鲜血染尽的素白衣衫,眼中带着哀求,道,“宁辰,皇兄纵然有错,你已废他修为,看在幼薇的情分上,就绕他一命吧”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一命换一命,已是我最后的底线,莫要让我这最后的理智也失去”宁辰挥手震开李幼薇,拎起李炎,化为一抹流光远去。

    “追啊”李幼薇急声催促道。

    瞿江,离老立刻化为光华,带过李幼薇,一同追了上去。

    铸兵台上,地匠默默地走了下来,心中复杂异常,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仅仅一念之差,却是天差地别的后果,离火王朝百年大计,竟毁在了功成之刻。

    半月山上,一道素衣身影掠来,手中拎着的男子,披发染红,周身鲜血滴滴躺落,凄凉之极。

    一朝帝王,沦落至此,是虎落平阳,还是咎由自取,谁又能评判。

    正如被人出卖的将心,若不是有一位疼她的师父,坠落尘埃后,谁又能想起。

    弱小,就意味着没有选择的权利,将心弱小,所以,遭人欺辱,遭人出卖,却无力反抗。

    宁辰眼中的杀机,浓烈的化不开,他恨,恨李炎,更恨自己。

    他教了将心修炼之法,教了将心为人之道,却没有教将心防人之心。

    为人师,他失职了。

    半月崖,深不见底的断壁下,一片云雾缭绕,看不清崖下的景象。

    连先天都望不穿的断崖,岂止千丈万丈,将心不过后天六品,而且还中毒在先,掉落下去,十死无生。

    流光闪过,宁辰出现断崖边,看着下方,眸子少有的闪过一抹伤痛。

    他这一生,很少愿意付出感情,因为,他已背负不起。

    遇到将心,只是一个意外,后来,感其执着,欣其武魄,方才起了代人传道之心。

    既然承认将心的存在,他便用尽所有的心思去教,一日一日地看着当初那个噤若小兽的小姑娘成长起来,心中的欣慰虽不曾对人说,却真实的存在着。

    天伦梦碎,依旧染着血色的黑发在寒风中飞舞,宁辰拎着李炎,站在断崖边,久久不能语。

    “陛下”

    “宁辰”

    瞿江,离老,李幼薇三人追了上来,看着崖边的身影,急声呼道。

    含泪的双眸,带着哀求,是李幼薇在为兄长求取着最后的活命机会,不管他做错了什么,身为妹妹,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兄长死去。

    宁辰看着苦苦哀求的李幼薇,想起了夏子衣和夏馨雨,也想起了阿蛮和为了其妹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的蛮太子,皇室之中,似乎也并非像想象中,全是肮脏不堪的污秽。

    手足之情,永远是最珍贵又难得的情感,若是换了他做错事,或许宁曦也会这么做吧。

    松开的手,代表着最后的宣判,坠入崖下的身影,转眼之间消失不见。

    “皇兄”

    多日的紧张,加上今日连番的剧变,李幼薇急火冲心,一口鲜血呕出,不支昏了过去。

    瞿江,离老身影急闪,欲要下崖救人,却被一剑震退,难上前半步。

    背叛的代价,唯有生命偿还,宁辰感叹李幼薇对其兄长的感情,却依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情,他留情了,谁又曾对将心留情。

    冰冷的剑,不可撼动,青中的血艳,丝丝映目,一丝一丝,封闭两人的希望。

    就在这时,断崖之下,一道身影飞出,手中拎着坠落崖下的李炎,看到崖边的素衣年轻人后,眉色间闪过一抹异色。

    “是你”

    “是你”

    对视的两双眼都是一冷,知命,倾月同时而动,交锋的刹那,却又同时停下。

    不是敌意消散,而是出现在这里,非是寻常。

    将华,将家绝代天骄,活在称赞和敬仰下的天之骄子,本不该来此,却意外的出现,让人吃惊。

    是兄妹亲情吗?或许是吧。

    十余年来,从未有任何人见过将华对将心遭受的不公说过什么,即便当上家主之后,同样抱着不闻不问的态度。

    渐渐地,很多人,包括将心自己都渐渐忘了,这璀璨的将家太阳,还有一个嫡亲的妹妹,名叫将心,而不是那个将家的耻辱,将心。

    ...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搜狗小说高速首发一品带刀太监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    各种乡村都市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