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夏王侯 > 正文 第775章 身份
    竹林,风雪激荡,十余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出现,手持长剑,冷血逼命。

    训练有素的杀手,出招狠辣无情,方一现身,剑光已至素衣周围。

    宛如静止的时空,雪花在空中飞舞,十五道剑光中间,素衣静立,手持青竹,神色不见任何波澜。

    一瞬之后,时空恢复,素衣身动,目不可视的身影,再出现,朱红染青竹。

    风停,雪止,难以置信的十五道身影,怦然倒地,一身鲜血泊泊淌出,染红身下雪花。

    不远处,一身粉衣的红菱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神色间尽是震撼,此人到底是谁?

    “留你性命,回去报信吧,告诉你的主子,今日之事,不会就此结束”

    宁辰冷漠地回了一句,迈步朝着竹林之外走去。

    竹林外,馨雨安静地等待,看到前者出现后,迈步走上前去。

    “我们暂时不走了”

    宁辰看着眼前女子,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道。

    “嗯”

    馨雨点头,走与不走,都无所谓,他在哪里,家便在哪里。

    两人离开,原路返还,既然麻烦躲不掉,那便将麻烦彻底解决。

    竹林,大战结束不久,一道流光出现,赵裹儿停步,看着倒落雪地上的一道道身影,眸子狠狠一颤。

    “小姐”

    红菱跪地,神色间的震惊依旧难以消去。

    “谁让你们擅自出手的”赵裹儿厉声道。

    “是大人的命令”红菱低着头道。

    赵裹儿闻言,双手紧攥,这次真的麻烦了。

    “看出他何等修为了吗?”

    赵裹儿压下心中怒气,开口道。

    “没有”

    红菱摇头,眸中尽是惊恐道,“甚至连出招都没有看到,一回神,他们就全死了”

    “什么!”

    赵裹儿面色一变,这可都是先天之上的死士,竟是一招都挡不住。

    “糟了,立刻跟我回去”

    想到什么,赵裹儿急声吩咐了一句,旋即动身朝着落日城赶去。

    落日城,城东小院,宁辰将肩上包裹放下,目光看着身边女子,微笑道,“我去解决一些麻烦,你留在家里不要出去”

    “嗯”

    馨雨轻应,神色温柔道,“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好”

    宁辰点头,旋即迈步朝院外走去。

    城主府,赵鸿云静坐堂中,看着从西疆传来的元武侯密令,眸中露出凝色。

    就在这时,赵裹儿赶回,急掠入堂中。

    赵鸿云见状,眉头轻皱,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有什么事吗?”

    “父亲,有大麻烦了”赵裹儿急声道。

    “什么大麻烦,你在胡说什么”赵鸿云轻声斥道。

    堂外,红菱也赶了回来,一言未语,直接跪了下来。

    赵鸿云目光看向门外之人,开口道,“任务办的怎么样?”

    “启禀大人,全都死了”红菱叩道。

    “你说什么!”

    赵鸿云脸色一沉,这怎么可能。

    “父亲,我提醒过您,不要轻易对此人出手,我们对他的了解太少了,他既然选择离开,就放他离开便是,为何非要赶尽杀绝”赵裹儿气急道。

    “谁知道他是不是探子,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消息”赵鸿云沉声道。

    “竹林我已去过,那些人全都是一剑封喉,父亲,能一招将十五位先天全都杀死的人,又岂是我们能够招惹”赵裹儿无力道。

    “一招?”

    赵鸿云震惊道。

    “嗡”

    赵鸿云话声方落,突然,城主府中,剑声鸣动,守卫的侍卫脸色全都一变,腰间佩剑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不好”

    赵裹儿身子一震,看向堂外,面露惊骇,他来了。

    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府前,一道素衣迈步走来,神色虽平静,却自有一股难言的威严压在众人心头,让人难以喘息。

    “我让你带的话,带到了吗?”

    堂前,宁辰停步,目光看向地上跪着的粉衣女子,平静道。

    红菱心中一颤,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看来是带到了”

    宁辰目光移过,看着堂中的中年男子,道,“身为朝廷三品官员,暗中培养死士,滥杀无辜,百姓用赋税养的都是你们这样的父母官吗?”

    “你究竟是何人!”赵鸿云沉声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宁辰淡淡说了一句,左手一握,不远处,一位侍卫的剑飞出,没入手中。

    “杀了他!”

    赵鸿云看着府中侍卫,冷声道。

    “是”

    众多侍卫领命,团团为了上来。

    “将士虽是以服从命令为本职,但,从今天起,他的命令,你们不用再听了”

    宁辰抬手,气息未动,一股出寻常的剑压扩散开来,挡在周围的一位位将士全都被震飞出去,身形再难动弹。

    赵裹儿见状,立刻挡在自己父亲正前方,剑锋入手,掠向前者。

    铿然一声,剑指封剑,旋即一声脆响,剑锋应声折断。

    “助纣为虐,不可轻饶,念在你此前两次出手并没有下杀手,今日,留你性命”

    话声落,宁辰并指点在前者丹田气海,剑气凝黄泉,瞬封女子一身武格。

    一息后,素衣身影掠过,来至中年男子身前,一剑贯体,应声洞穿后者气海。

    “呃”

    来不及反应的变化,赵鸿云闷哼一声,一身功体尽数被废。

    鲜血淌落,染红衣衫,赵鸿云跪地,身子剧烈颤抖。

    一瞬之间,不可抵挡的强大力量,战斗已终止,府中,一位位侍卫脸上震惊不已,难以回神。

    “出来吧”

    宁辰目光看向府中一角,淡淡道。

    府中角落,空间扭曲,一位黑衣身影出现,眸中波澜难掩。

    “参加武侯”暗龙卫半跪下身,行礼道。

    “你认识我?”宁辰平静道。

    “五年前侯爷大婚,我有幸远远瞻仰过侯爷威仪”暗龙卫恭敬道。

    知命侯!

    赵裹儿、赵鸿云听过,身子狠狠一颤,五年前大婚的武侯,只有那一位,大夏武侯第一人,知命侯!

    宁辰看着眼前跪地的暗龙卫,道,“起来吧”

    “谢武侯”

    暗龙卫起身,静立一旁。

    “武侯大人饶命!下官真是不知道是武侯大人,一时糊涂,还请武侯大人大人有大量,饶过下官这一次”

    赵鸿云反应过来,爬上前,不断磕头道。

    赵裹儿也跪下身子,叩求情道,“武侯大人,您就饶过我父亲吧”

    暗龙卫看着两人,心中一叹,也该这赵大人运气不好,惹谁不好,偏偏惹上知命侯。

    宁辰没有理会,看着身边暗龙卫,开口道,“你是何时开始跟着此人的”

    “从他离开皇城开始”暗龙卫诚实道。

    “查到了什么?”宁辰平静道。

    “启禀侯爷,除了私自培养死士外,尚没有查到其他的事”暗龙卫恭敬道。

    宁辰点头,当初他便与夏炽说过,三品以上的官员,一旦派出皇城,必须派暗桩跟着,不论是忠还是佞,防患于未然,才是最好的办法。

    “此人有问题,尽快将此日的事回报朝廷,让太理司派人过来,一个月内,必须将所有事情都查清楚”宁辰冷声道。

    “是”

    暗龙卫半跪领命道。

    “这里的事,交你处理了”

    宁辰目光扫过府中一道道身影,没有再多言,迈步朝府外走去。

    完了!

    赵鸿云无力地瘫软在地上,面如死灰。

    城东小院,宁辰走回,屋中,饭菜的香气传出,让人食欲大振。

    “回来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馨雨看到外面回来的身影,面露微笑,道。

    “嗯”

    宁辰轻应,走到屋中洗了洗手,道,“我们可能还要留下一个月”

    “一个月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馨雨微微颔,将饭菜摆在桌上,道,“对了,等这里的事情解决,我们去其他地方走走吧,这些年来,我还没有离开过大夏,想要出去看看”

    “好”

    宁辰点头,接过盛好的饭菜,道,“我们先去其他四域,若是你还想继续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便去天外天”

    馨雨脸上露出笑容,道,“一直只听你提过天外天,却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和我讲讲吧”

    宁辰想了想,道,“其实本来并没有天外天之说,世间也只有一个世界,不过,不知多少岁月前,冥王现身,以数颗生命星辰为基,重新创造了一方天地,被称为界内,就是我们生活的这片世界,而原来的世界,就被称为天外天”

    听到冥王两字,馨雨眸中闪过淡淡的黯然,三十多年前那一场灾难,至今想起,依旧让人不禁后怕,那可怕的毁灭神威,是任何人类强者都无法企及。

    “不用多想,都已过去了”

    宁辰拍了拍眼前女子的手,轻声安慰道。

    “我没事”

    馨雨压下心中的伤感,脸上重新露出笑容,道,“听你说过,天外天强者众多,踏仙之上的强者数量更是胜过界内无数倍,你一人在外寻找起死回生之法,没少吃苦吧”

    宁辰笑了笑,道,“开始确实不适应,遇到那些老怪物,大部分都打不过,不过,后来便好多了,现在他们基本都打不过我”

    “也不知道谦虚”馨雨轻笑道。

    “我已很谦虚了”宁辰笑着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