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十四卷 王者论剑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不哭了
    忘川,星空中,空间阵纹明灭,素衣身影闪动空间节点之中,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置信。

    神禁大成,古今唯一,数日后,星域深处,忘川大星前,宁辰现身,脚步停下。

    忘川星域最大的生命大星,亘古长存,经历过上古天地大变依旧屹立不朽。

    注视片刻,宁辰身影掠出,朝着前方大星掠去。

    真正辽阔无边的大陆,东西纵横何止百万里,宁辰静立忘川大地上,周身天地灵气急剧汹涌,不断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人间共主,千年以来人族武道第一人再现惊世能为,天地受命,无穷无尽的灵气扩散,寻找那相似的倩影。

    大荒上,宁辰双眼闭合,意识中,不断倒映出千里方圆每一人的面孔。

    半个时辰后,宁辰身影消失,朝着下一片地域掠去。

    千里,万里,十万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宁辰渐渐走遍忘川大陆近半疆域,却是依旧没有找到那熟悉的身影。

    忘川大陆东方,宁辰走来,目光远望,继续寻找。

    走遍千山,踏过万水,千年的等待,宁辰已不知道何为放弃,穷尽一生最后的气力,也要将她寻到。

    相距十万里外,一座古老的小城中,行人往来,不算热闹,却也说不上冷清。

    古城街道,不大的药铺前,一位粗布衣衫的女子走来,轻纱遮面,看不清容颜。

    “禾丫头又来给你爹抓药了。”

    柜台后,药铺掌柜看到来人,面露笑容道。

    “嗯。”

    女子点头,轻声道,“爹的咳疾犯了,我过来抓点药。”

    掌柜闻言,轻轻一叹,道,“你爹这病,年头不少了。”

    说话间,掌柜回身,打开三个抽屉,每个抽屉各抓了几钱药,包在了一起。

    “每天早晚各一次,文火慢煮,都还记得吧?”掌柜正色提醒道。

    “嗯,记得。”

    女子颔首,接过药材,付完银子后,转身朝药铺外走去。

    街道上,行人不时走过,女子拎着药材,朝着古城的一角走去。

    古城东边,平民百姓齐聚的地界,几乎没有大富大贵的人家,生活平淡而又安宁。

    “咳咳!”

    一座不起眼的小院中,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边咳嗽,一边编着竹筐,平凡人家赖以生存的手艺,勉强支撑着父女两人的生活。

    小院前,女子走来,看到院中父亲又在劳作,快步上前,阻止道,“爹,这些活交给我就行,你进屋躺着吧。”

    “就快做完了。”

    老者脸上露出笑容,道,“小禾,方才隔壁王婆又来了,这次给你说的亲事听着还不错,是一位大户人家的秀才,你要嫁过去,就不用跟爹受苦了。”

    女子沉默,接过父亲手中的活计,轻声道,“我不想嫁。”

    老者听过,轻叹道,“女儿,你年岁也不小了,终究还是要嫁人,爹这辈子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要是不能给你安排一个好的归宿,爹如何去见你娘。”

    “爹的病会好的。”女子语气肯定道。

    “爹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好不了了。”

    老者再次一叹,道,“这样如何,一会儿爹去给你打听打听这位王秀才是个怎样的人,若是为人还不错,女儿不妨就同意了吧。”

    女子默默放下手中药材,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同意。

    傍晚时分,女子进屋熬药,没人的时候,女子放下面纱,灯火跳动,映出一张倾城绝艳的脸。

    老者出去了小半日,替女儿打听王婆口中的王秀才,回来时,脸色却是难看异常。

    女子见状,走出屋门,不解道,“你怎么了?爹。”

    “小禾,我们不嫁了。”

    老者怒气难掩道,“那个王秀才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整天混在青楼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也不知道他这个秀才是怎么得来的。”

    女子点头,道,“那便不嫁了,爹莫要生气,回屋准备喝药吧。”

    “苦了你了,女儿。”老者面露愧色,道。

    女子笑了笑,道,“不苦,女儿又不是一定要嫁人。”

    平凡人家,简单的生活,或许艰辛,却是有着自己的幸福,老者喝完药,便早早的休息了,女子收拾完桌子,也准备休息。

    就在这时,小院外,火光出现,数个仆人打扮的小厮手举着火把走来,后面,一位身着长衫,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跟随,神情阴冷异常。

    “把人带出来,然后把院子烧了。”年轻男子开口,沉声道。

    “是!”

    四五个小厮破门而入,朝着前面木屋快步走去。

    屋中,女子听到外面动静,立刻带上面纱,出去一看究竟。

    “你们要做什么!”

    看到外面手举火把的数个小厮,女子面露惊色,道。

    “做什么?”

    后面,长衫年轻人走出,冷声道,“跟本公子回府,你就知道做什么了,你们还愣着作甚,把人带走,放火!”

    “是,公子。”

    两小厮上前抓住女子手臂,朝着院外拖去,留下的三个小厮锁住房门,然后,开始放火烧院。

    院中,多是竹筐,很快,连小院带屋子全都燃起了熊熊大火,火浪冲天,照亮古城。

    “爹!”

    女子撕喊,不断挣扎,然而,女子的力气又怎能敌得过男子,两个小厮强行扯住女子,让其难以挣脱。

    熊熊火光下,女子脸上的面纱挣扎掉落,艳比花娇的脸上,泪水满目。

    “那老婆子倒是没有骗我,果然是一个我见犹怜的佳人。”

    长衫年轻人看到女子容貌,目光明显一亮,这样的粗布衣衫,不经任何雕饰便如此美丽,若贴上花红,又该是怎样的倾城绝代。

    “从今以后,你便跟本公子了。”长衫年轻人越想越高兴,大笑道。

    火光下的丧心病狂,草菅人命的狠辣,更衬托出弱者的悲凉。

    这一刻,谁都没有注意到,火光照亮的黑暗尽头,一抹素衣身影无声出现,目光看着前方女子,平静千年的眸子,首次动容。

    下一刻,整个古城,狂风大作,乌云汇聚,大雨倾盆而落。

    雨下,素衣身影迈步上前,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伸手拂过女子带泪的脸庞,轻声道,“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