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之轮 > 正文 第306章 西撒的底牌——替身使者
    “我以这双珍贵的名牌户外登山犀牛皮鞋为祭品,召唤伟大而神秘的沼跃蛆大人!”手中高举那双因战斗被故意弄破的无底烂皮鞋,西撒寻找到虚位神的频率,开始呼唤起来。

    不多时,那双皮鞋的影像逐渐变淡,最终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张呆兮兮,么有任何表情的傻脸,沼跃蛆大人降临了。

    “西撒,不是我说你,大家已经是好朋友了,为什么还有拿这些破烂来糊弄我?”举着手中的一双烂鞋,沼跃蛆委屈道。

    “呃,我还没离开神域,买不到好东西做祭品,等离开后,一定补偿你。对了,你吃罐头吗?我这里有两箱高脊缩的金枪鱼罐头,不如送给你做补偿吧!”说罢,西撒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印满移动线条的相位纸,塞进沼跃蛆的手中。

    “咦?这个,难道是它们说的相位纸?可以压缩物品的一次性空间装备?”第一次见到真货的沼跃蛆好奇道。

    “没错,可惜只能压缩普通物品,凡是携带能量的物品都无法被压缩。这张纸里有两箱罐头,你带到世界之脉里慢慢吃吧。”西撒摆摆手,打发道。这张纸是他当初上学时,艾尔莎为他准备的物资,早就过期了,却一直没有扔掉。

    “西撒你真好,你是我这辈长〈风文学 cfwx.net子最珍贵的朋友!”沼跃蛆感动道,可惜面无表情,让西撒觉得违和无比。

    ……

    “吼吼吼……吼吼……”某处山谷中,一只黑猩猩垂胸顿足。与一只即将进化成猩猩的黑皮人类进行着交流。

    “没错,就是这样子,我们合作,各取所需!”奥巴马仰头望着黑霸王,不断点头。

    “吼吼……”黑霸王摇了摇头,继续咆哮。

    “你要相信我们的诚意,不如这样,联手对付霸王龙,好处我们分文不取。”奥巴马继续劝说,“要知道没有了我们的帮助。你无论如何都无法从那些虫子手中抢回你的新娘!”

    “吼吼吼!”听到奥巴马的话。黑猩猩愤怒的长啸一声,口臭风暴伴着来不及消化,已经有些发臭的肉丝,喷了黑皮队长一脸。

    “只有与我们合作。你才能如愿以偿!选择吧!”奥巴马吐出飞入口中的肉渣。说道。

    “唔……吼!”黑霸王沉吟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

    接下来的一天,这片神域都不清净,西撒为了发财。尽早积累够亡灵专卖店的启动资金,正领着带路党沼跃蛆,与忠仆牛奶穿梭于森林之中,猎杀各类落单的恐龙。身体逐步崩溃的拜伦,正窝在南山内部挖掘晶矿。奥斯本也留在山体内部,研究那扇石门该如何运作?

    另一边的奥巴马,正带着黑霸王埋伏在霸王龙的家门口,准备发动第二次袭击。霸王龙的家中,只剩最后两条恐龙夫妻照顾唯一的龙蛋。那只蛋碎神伤的母龙选择了离开,不再与雄龙相见。至于霸娘龙,早晨吃过早饭后,就跑到河边泥巴滩旁挖蚯蚓去了。

    当西撒穿着装甲车翻一头三角龙的时候,黑白马与独角马相互配合,成功激怒雄龙,将它引出洞穴。接着长鼻马上前支援,三人一边挑衅攻击,一边配合避闪,一时间雄龙竟无法捕捉到任何一人。

    见独角马试图用闪电攻击雌龙身下的那枚龙蛋时,雄龙彻底疯狂了,它跟在黑白马三人身后,紧追不舍,被引入远处林中。接着,埋伏已久的黑霸王与奥巴马联手,双双杀入洞中。体型巨大,与雌龙有仇的黑霸王,一巴掌抽翻了雌龙,接着扭打到一起。而奥巴马借着队友的掩护,趁机抢了龙蛋,向预定的地点跑去。

    之后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追逐战,黑霸王知道霸王龙的劣势,所以将交战地点选择在陡峭的山壁之间。在那里,无论是用四肢攀爬的自己,还是动作灵活的人类,都不会受到太大的限制。但只用双腿行走的霸王龙,却被限制到极限。因为龙蛋的原因,霸王龙夫妇又无法后退,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最终,黑霸王当着两条恐龙的面,吞掉了那最后一枚龙蛋。雌龙伤心欲绝,透支生命力发动了反扑,而黑霸王一把扯过身边的黑白马,用他替自己挡了灾。

    黑白马死后,雌龙实力大降,不得不退离。而吞掉龙蛋的黑霸王似乎受到了刺激,获得了二次进化,体形大了一圈,毛发脱落皮肤变成了龙皮,尾椎处长出一条龙尾。奥巴马见黑霸王变得更强大,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不敢提黑白马被坑死的事情。他现在若还想获取宝藏,便不得不依赖黑霸王的力量。

    进化完毕的黑霸王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兴奋的向雄龙杀去,打算永绝后患。损失一员大将的奥巴马无奈,只得带领两名残将追杀那只虚弱的雌龙。一场争斗下来,奥巴马一方猎杀了那条雌龙,而雄龙与黑霸王死斗一番后,侥幸逃生。

    至此,奥巴马与黑霸王的联合队伍,损失一名黑白马,却换来了黑霸王的超进化,终于成为了完整的究极体。比较而言,队伍的实力有增无减,但奥巴马对队伍的控制权却下降不少。

    ……

    另一头,身受重伤的霸王龙终于逃出魔掌,在树林中艰难穿行。不多时,它便碰到了资深带路党引导的捕猎队。

    沼跃蛆在蘑菇人的汇报下,早清楚奥巴马袭击霸王龙的事情。当时西撒便制定了捡便宜的计划方针。当霸王龙逃脱后,他们边向着雄龙逃亡的必经之路赶去,并且成功拦下了狼狈不堪的雄龙。

    如今霸王龙一家死的死,伤的伤。再不成气候。三颗龙蛋全部破碎后,雄龙饱受打击,精神崩溃。面对更加强大的罪魁祸首黑霸王,它有心无力,在本能的影响下,它甚至连拼死都不敢,只能夹着尾巴逃离。

    现在在林中遇见了另一名凶手,碎它一枚蛋,又让一枚蛋提前早产,造成它家破人亡的西撒后。霸王龙暴走了。它现在一身重伤。以后很难再活下去,随时都有被黑霸王猎杀的可能。与其惶惶终日,做一条败犬,不如拼死杀掉西撒。出一口心中恶气。

    可惜霸王龙如今已是重伤之躯。面对天赋能力未被封印的西撒。与身怀一箱鲜奶的牛奶,它最终憋屈的走了。

    “被奶憋死,如此猎奇的死法。算的上一则奇谈。霸王龙勇士,你这辈子值了!”合上雄龙是双眼后,西撒兴奋的亮出刀具,开始分尸解剖、挖心剔骨、抽血拔魂……

    ……

    当夜,西撒回归了避难的洞穴,次日清晨再次神秘消失。昨天,他带走了牛奶,留下拜伦,今天他带走了重度伤残的拜伦,留下了满色惨白的牛奶。

    昨日白忙活一天的奥斯本,伸着懒腰揉了揉发黑的眼角,接着望向与雪莉聊天的牛奶,并不自觉的皱起眉毛。西撒这两天的举动很反常,让他弄不清对方究竟在想什么?

    中午时分,密林深处,西撒和卡蜜拉坐在一堆篝火旁烤着棉花糖。放下手中的水壶,西撒对一旁的拜伦说道:“身体恢复的如何?”

    “好多了,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大光头挥了挥手粗壮有力的胳膊,在空气中击出气爆的声音,看的卡蜜拉直接丢掉手中的棉花糖,鼓起掌来。

    “那么去打一只龙来烤吧,精力消耗太多,很累啊。”西撒虚弱的叹了口气,靠在卡蜜拉的身上说道。

    “好的,我去去就来,卡蜜拉照顾好主人。”言罢,拜伦一脚踹断身边一颗碗口粗细的树木,单手握紧树干用力一抽,将树皮、树枝捋的精光,接着双手用力一搓,树枝尖端传出阵阵焦臭,一根原始简陋锥头长矛就成形了。

    “凶残的野蛮人!”卡蜜拉伸手扯了扯身边的一根树枝,结果没扯断,反被回弹的力量抽中了小脸。

    “别乱动,乖乖让我靠一下,真的好累啊。”

    ……

    “终于找到了,西撒你可真能藏啊。今早我搜了这片森林三遍,都没发现你的踪影。还好你终于藏不住,冒了出来。”苍老的声音传入耳中,紧接着,西装革履一身管家打扮的老爷爷,出现在西撒面前。

    “哦?管家大人,您找我有事?”西撒继续懒洋洋的半躺卡蜜拉的怀中,并不断用脸蹭猫耳萝莉那柔软的小肚肚,嗅着萌物的体香,毫不在意昆廷的样子。

    “你觉得呢?”老人静立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毫不设防的西撒。

    “你找了我一早晨,这里很偏僻,拜伦走后你才出现,我猜你想杀我吗?”捏了捏猫耳萝的小屁屁,西撒扭过头,看向昆廷,疑惑道,“你对我出手,算不算违约?”

    “当然不算,契约是你和少爷签订的,而杀你是我个人的行为。”老人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我干掉你后,也不能对奥斯本怎样,还要继续替他擦屁股?”

    “太自信了年轻人,你没那个机会。”昆廷摇了摇头,对西撒的话不屑一顾。

    “何解?老爷爷你也是一身重伤,连肺都是我赠送的,伤没养好就出来作死,真的会死的哦!不怕我在你体内留点小惊喜?!”

    “你在我体内留的病毒,已经被清除了。其实老朽也是有准备的,只要更换了内脏,无论你移植的手法多么拙劣,伤口是否缝好,我都能在短时间内完全康复。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啊,不是你出手,我也没办法好的这么迅速。”

    “哦?某种愈合的天赋?”

    “没错,花费高价才买到一份,本来是为少爷准备的,没想到用在我的身上。好了,别废话拖延时间,拜伦至少还要二十分钟才能赶回来。我现在处于巅峰状态,对付你这一身内伤,精力不济的废人,只要三分钟就够了。”

    “切,我也不是白给的。”西撒张开手中,不断释放毒雾瘴气,将身边变得一片迷蒙,可视度为零。紧接着,沉闷的嗡嗡声,如闷雷一般越来越响,魔蝇越聚越多,甚至搅动了瘴气,化为一个漩涡。

    “这些小把戏对我毫无用处。”昆廷说了一句,接着迅速闭息敛气,接着拔出餐刀向着西撒的方向冲去。

    “白痴老汉还以为我在用瘴气毒他!”西撒把头埋在卡蜜拉的胸口,蹭来蹭去,闷声说道。

    “别闹,痒!”卡蜜拉猛抓西撒的头发,害羞道。

    “羞什么,我每天都有对你做按摩,还没习惯?对了,你有没有发现,你比以前大了一圈?要是继续坚持下去,赶超莉亚不是梦想!”西撒诱惑道。

    “那个,……好吧!”

    “还有心思打情骂俏?”冲到西撒身边的昆廷暗笑一声,接着急转身体,划出一道大弧,甩刀向西撒喉咙抹去。

    铛的一声,火星炸现,一柄长刀出现在西撒面前,替他接下了昆廷的攻击。

    “嗯?”昆廷皱了皱眉,接着急退,双眼死死盯住来者。眼前出现的人,确确实实的存在着,并且挡下了他一刀。但在灵觉当中,自己的眼前却是空白一片,只有抱着猫耳萝莉嬉戏的西撒。

    “你是什么东西?”眼见这人一点点变淡,再看不见,感觉不出来。昆廷全身头皮发麻,全身汗毛炸立,警惕的问道。

    即便是亡灵中的幽魂,在透明化后,依旧能被灵觉感应出来。眼前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肉眼看不见、鼻子闻不到,声音听不清,灵觉无法察觉,却又真实存在。若是这世上真有在这种怪物,那么它将是完美的刺客,任何人都可能被它暗杀掉。

    “别怕,它是我通过波纹气功凝聚出的替身,名字叫做无驮无驼屎黄色隐者。接下来的这位是欧拉欧拉白浊之星,请品尝他的攻击,少年先锋队の波纹疾走!”

    西撒说话同时,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紧接着,一声脆响从昆廷的耳边传来。此刻,昆廷左手滴血,并将一柄餐刀立在耳边,一枚被两断的弹丸跌落在脚下。

    “跟踪魔弹?!”昆廷透过层层迷雾望向西撒,凝重的嘀咕着:“波纹气功是什么流派?为何我从未听过?屎色隐者,绝不可能是那袭击者的名字!但隐者却与他的能力很相似。之另一个白浊之星又是何意?少年先锋队应该是个组织,这和魔弹有何关系?莫非是一个魔弹射击训练营的代称?”

    战斗的同时,昆廷不仅要提神堤防可能来自任何一个方向的攻击,还要根据西撒透露的话语,挖掘隐藏的信息。

    这边的昆廷愁眉不展满脸困惑,另一边卡蜜拉却笑瘫在西撒的怀中。

    ps:  感谢星纹.天宇的评价票。

    替身使者什么,都是骗人的啦……木有jojo乱入……之前的太空木乃伊卡兹大人,也只是巧合罢了……一切都是月亮石之门的安排啊!皮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