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之轮 > 正文 第726章 奈奈的种族?
    “咳咳,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暴食一族的血裔,叫做朵拉,是你们爷爷蒙特的大哥的女儿,所以你们是我的侄子、侄女,都要叫我姑姑。  ”年轻少女甩了甩头,微微扬起下巴说道。脸上露出你们快叫我姑姑啊的表情。

    看到对方孩子气的表现,让西撒觉得大名鼎鼎的罪族也不过如此,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差别。

    “爷爷?”桃乐丝指了指自己的脸,一脸尼玛这究竟是为什么?的表情。自己有爷爷吗?老爹马卡斯不是从试管里蹦出来的吗?硬要说的话,试管才是我爷爷啊!

    看到桃乐丝纠结的模样,朵拉也张了张口,不知该怎么解释。难道说你们老爹,是你们二爷爷,用三爷爷的暴食之血,结合锡兰土著的血脉,改造出来的准字号试验品?

    “咳咳,还是我来说吧!”一旁私自将礼物拆开,自顾自吃起来的男子,咽下口中的点心,擦了擦嘴,开口道,“大约八十年前,我们地狱再次找到了连接锡兰的通道,并且派遣了一批族人进入锡兰,在各大6安插棋子,为入侵做准备。中间过程略去不谈,最终,你们的父亲马卡斯祖先的体质与罪族契合,被朵拉的二叔选中,融合她三叔蒙特大人的一滴暴食真血,被改造成了暴食一族的后裔。算是暴食家族第三代的外围混血成员。而你们是马卡斯的子女,又拥有罪痕,地位重新得到提升,是第四代的血裔,理论上属于蒙特大人那一脉。而朵拉小姐是第三代纯血嫡系,是你们的姑姑。”

    听完布里奇的绕口令,桃乐丝表示头有些大,需要捋一捋。

    “呃,帅哥贵庚啊?还有这位漂亮的小姐,今年又多大?”西撒突然问了一句。听说罪族寿命很长,长相年轻但都是万年老妖。这种人做姑姑的话,也不算吃亏。

    “我今年二十九,朵拉小姐比我年轻的多。”布里奇回道。

    “还。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啊!”

    西撒一脸幽怨的望向这个可以做桃乐丝姐姐的女孩,道:“我们只打算和罪族合作,还没考虑过回归家族,所以就平辈论交吧。对了,蒙特今年多大?”

    “那家伙有五十岁了。不过对于罪族来说,才刚刚成年而已。”朵拉没精打采的回道。

    “也就是说,你未成年咯!”桃乐丝立刻接口道。区区一个未成年罪族,还想占自己的便宜?

    “你们血族成年不也很晚吗?”朵拉不甘示弱的回道,努力标榜着自己是姑姑的身份。

    “胡说,我妈妈二十岁就结婚了!”桃乐丝反驳道。

    “未成年就结婚啊!你们血族可真不讲究。”朵拉做出古怪的表情,鄙视的望向桃乐丝。

    “该死!你们暴食好的到哪里?蒙特才成年,就当爷爷咯?哎呦,你们罪族更不讲究啊!”

    “哦?你认可自己的身份了?哎,说起来。你们兄妹两个只是白捡来的便宜不肖子孙,三叔还没正式结婚呢,当然不算数啦。”朵拉狡辩道。

    “不算数的话,哪你还想占我便宜?可恶的小屁孩!”

    “我就是要占你便宜!我就是你姑姑!怎样,咬我啊?来咬我啊!”

    “咳咳,二位别吵了,是不是又跑偏了?我们不是来谈正事的吗?”西撒一脸头疼的说道。

    “没错,没错!二位消消气,我们是来商量正事的!”布里奇一边吃着他带给西撒的礼物,一边点头赞同。

    “你俩胸太小!都闭嘴。不许讲话!我胸大,我来说!”朵拉怒视西撒二人。

    “我胸比你大,我来说!”桃乐丝站了起来,挺胸直视朵拉。

    ……

    短暂的争执后。两方人马也变得不再那么戒备。或许罪族代表觉得刚才与这群锡兰土著一番吵闹,消除了一部分隔阂;而西撒也在心中,将罪族下降到了可以交流的行列,不再那般紧张。

    “对了,这位是又谁?”西撒指向直坐在位子上睡觉的妹子,问道。

    “她是梦魇一族的后代。叫潘妮,这次跟我来锡兰长长见识。”朵拉一副大姐头罩小妹的架势说道。

    “哦!梦魇一族,真是久仰久仰!”西撒嘴里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眼睛又不自觉地瞟向眼罩口水妹,“奈奈,你们的打扮倒是有些相似啊!”

    “嗯!”听到西撒的话,奈奈轻轻点头,两人都戴眼罩,却是有些类似。

    听到西撒和奈奈说话,两位罪族代表的注意力,终于又转移到奈奈的身上,第一次正式整个非罪族的锡兰本土生命。突然,朵拉眉毛一皱,在奈奈身上察觉大了淡淡的诡异气息。

    接着,她口中出一声轻疑咦:“咦?魔瞳族!”

    被朵拉盯着猛看,奈奈突然本能的哆嗦一下,接着嘴角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魔瞳族?那是什么!”西撒好奇道。

    “这不科学啊,魔瞳族不早就灭绝了吗?”朵拉突然扭头和布里奇说了起来。

    “你,你们知道我的身……身世?”这时,奈奈也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她是沙罗曼收养的孤儿,任由她如何追问自己的来历,沙罗曼都摇头不语,时间一久,这也成了奈奈的一块心病。

    “咳咳,我只是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气息,与家族的记载有些相似,也不敢断定。如果你想听,我就告诉你。魔瞳族,是外域四大至高势力,红渊的原住民,也是红渊曾经最强势的王族。传闻它们的眼睛拥有窥破一切奥秘的可怕力量,记载中,魔瞳族曾杀死过罪族的四位祖。在你们锡兰第三纪元初期,红渊为了扩张在外域的底盘,挑衅过我们罪族,最终一场千年圣战后,被彻底灭族,一个不剩。你身上的气息,的确像魔瞳族,但你绝不可能是魔瞳族的后代!你才十几岁的样子,而魔瞳族早就被灭绝了!”

    朵拉困惑的望向奈奈,眼中露出感兴趣的光芒。魔瞳族,那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地狱里面连一具保存完好的标本都没有,好想抓一只回家做熟尝尝味道啊!

    “这么厉害?会不会当初有残党逃进内域躲过一劫?”西撒猜测道。

    如果对方说的是真话,那么红渊王族绝不是小鱼小虾,族人遍布外宇宙各大星域,有几个漏网之鱼太正常了。话说奈奈已经沙罗曼的养女,现在再来一个红渊的王族,这身份也太带感了吧!拿来做老婆在人前炫耀,多不好意思啊,人家会骄傲的。

    “不可能的。先,除了罪族,外域再没什么人或者势力,拥有进入锡兰的能力。哪怕红渊、钛星,还有星空领主,都做不到。此外,那场圣战末期,九家罪族共同启动了终极底牌,从宇宙的源头处,彻底抹消了魔瞳族这一概念。无论内域还是外域,绝不可能存在一个魔瞳族,甚至是魔瞳族的混血后裔。”朵拉摇头否定了西撒的话。

    “啥?从宇宙的源头彻底抹消?你吓我们呢?!”桃乐丝一脸不信的说道,脸上露出你丫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的嘲讽表情。

    “有必要骗你吗?地狱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世界之涡之前,我们拥有的底牌,绝不是你们可以揣测的。”朵拉得意的甩甩马尾,嚣张的瞪了桃乐丝一眼,接着道,“所以我在怀疑这个家伙的身份,与消逝的魔瞳族有关。”

    “你们真的这么厉害,又怎么会在几十年前,栽在锡兰?”西撒还是不信,对方说的内容也太扯了。

    ps:  今天欢庆一下元宵,三个更。第三更晚一些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