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之轮 > 正文 第1048章 小田螺,开炮!
    听完塞西莉亚的介绍,阿尔托莉亚衡量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与第三层那些大佬争夺糖根源残破的念头。.既然不争夺最珍贵的根源残片,那么仅次根源的收集器,还有源地本身也就变得没有价值。

    “虽然不明白西撒是怎么做到的,但他选择的方向,却是那位根源生前一切藏品存放的仓库。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三样外,第四层就属这里价值最高!是一个有两纪元历史的级大宝库!”塞西莉亚骑着玩具灾熊一路狂奔,向着以太轴所在的位置奔去。

    从吃掉钻石糖进入第四层开始,她的灵魂就和第四层产生了丝丝缕缕的联系,不断从残存的4o糖根源处,获得一大堆零碎的数据残片,大部分无法理解,或者无用、无效,只有一小部分有用。而有关宝库的资料,也是她刚刚整理出来的。

    如今的糖概念源地,一切规则都由这团残存的根源凭借本能在维持运转。它没有智慧,没有意识,分不清好与坏。因此现世能力者入侵,并大肆屠杀糖分生命,也没有出现这团根源做出反击的情况。

    西撒几人并不是第一波进入第四层的外来者,无论最先进入的艾尔莎,还是丽塔,又或者阿尔托莉亚,都是妥妥的外来者。只有塞西莉亚、卡蜜拉、歌丝纳三人,是融合糖意识的半土著。其中,塞西莉亚吃到的钻石糖等级最高,因此被判定为第一继承人,最先得到了残破根源的资料灌输。卡蜜拉和歌丝纳等级过低,被无视了。

    “宝库?那是什么?”西撒闻言眼睛一亮。

    随着塞西莉亚了解的辛秘越来越多,将信息碎片前后贯穿完毕,也弄清了第四层的状况,接着解释道:“那位根源诞生于第二纪初期。那个时代刚刚经历了大破灭,现世残留着许多珍贵的宝物,其中有不少根源级的残留,都被这个根源收集并储藏起来。我吃掉的完美时机,就是从宝库掉落第三层的收藏品。”

    “掉落?”学姐不解的看向塞西莉亚。

    “这个根源陨落时,糖概念源地也遭到了重创,宝库空间被打裂,不少藏品从中掉落。第三层的九圣糖,至少一半以上都是宝库中的藏品演化而来的。我们进入四层的捷径,也是一条破裂的缝隙。”

    “那些圣糖原来成精了啊!”西撒恍然大悟,自动糖根源挂了之后,源地就允许成精了,于是有了各种糖意识集合体。

    “到了!”驾驶十分钟,西撒一行终于来到一座孤单伫立的大门前。大门后面依旧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只有一个孤零零的一个门。

    “小田螺敲了它!宝库就隐藏在门背后的空间中!”西撒开口喊道,同时将白银主巢与小田螺背后的泡泡系统相连接,不断提供神力。

    “呜咩!”沉寂许久的小田螺跳下车子,撩拨呆毛,张大嘴巴,瞄准大门。

    西撒头顶的艾莉婕再次启动山寨本器攻击系统,小田螺瞬间进入袖珍割鸡啦模式,身体没有变大,因此只能射小功率的山寨永劫之光。

    此刻距离通道打开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西撒不敢耽误,直接动用了必杀技。只要拿到以太轴,还在乎浪费能量?因此他难得奢侈了一回,储备神力不要命的向歌丝纳体内输去。

    山寨永劫之光依照小田螺体内的能量运转模式,被转化为割鸡啦口炮能量,最终爆出一道灿烂灼目的毁灭光线,瞬间崩塌了这扇大门。

    可怕的光芒沿着大地一路不飚射,所过之处大地破裂崩溃,无数碎石四向炸裂,卷起肉眼可见的螺旋风暴。在光线轰穿两座大山,撕裂了天边的云层后,消失在混沌的虚空之中。

    当光线消失后,强烈的冲击波才爆开来,整个世界就像一个被手雷在内部引爆的封闭保险箱,震动不休,空气中回荡着沉闷的哀鸣,西撒同样被震得大脑一片空白,许久才缓了过来。

    第四层时空的体积很小,歌丝纳那一击威力由太大,非但打爆了大门,更打穿了糖概念源地,还震懵了西撒。

    塞西莉亚擦掉流出的鼻血,指着天空大骂:“西撒你作死啊!她刚刚做了什么?!”

    小田螺恐怖的口炮攻击,让她回忆起来曾经在东域峰会的遭遇,小糖球当初同样一记永劫之光,洞穿了东域神脉网络,打穿了无数层神国,最终消失不见。

    咔嚓咔嚓……

    玻璃破裂声从头顶传出,混沌的时空风暴也从远方涌入第四层空间。小田螺那一炮威力太强,足足抽干了白银主巢一半的神力,打穿第四层的同时,也震裂了脆弱的通道封印。破碎处涌入了混沌的时空风暴,而天空中越来越薄的云层,也被五色大手成功撕开。

    在第三层不断撕扯通道的邪孔雀,终于打通了前往第四层的通道。

    “糟,快逃进去!”虚空的能量乱流涌入,西撒展开暴食领域护住众人,加向宝库内部冲去。

    而天上的邪孔雀也打散了云层,一张巨大近百米的鸟喙缓缓张开,猛的一下吸,将半数棉花糖云彩都吞进了它的嘴中。西撒可不想和这种怪物交手,一溜烟的钻进了宝库。

    “咦?”

    已经将一半身体探进第四层的邪孔雀分身,低头向西撒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接着扭头看向根源所在的位置,振动翅膀从通道中挤了出来,接着展翅飞了过去。同时尾羽一扫,五色光彩重新封印了天空的裂缝。

    当邪孔雀消失后,又一个灾神急从天外冲来,接着一头撞进五色光芒之中,惨叫一声后陷入彩色漩涡之中,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从总脱,最终被彩光漩涡绞杀成一滩烂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