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之轮 > 正文 第1147章 补刀侠马卡斯参上
    山寨永劫之光准备完毕!小糖人汇报道。  .

    西撒在暴食虚界的辅助对焦下,迅锁定夜光女神的手心的神格,接着一入魂!

    小田螺狂吐口炮,无坚不摧的山寨之光瞬间撕破空间的距离,直接击破对方的神力屏障,精准命中神格,将其击飞!

    不错,就是击飞,而不是击毁。神格作为一个神国的核心,一条真神脉的枢纽,坚硬程度无法想象蝎王铠就是一套神格打造的,这造价,稀有度:全宇宙唯一!。小田螺只可以击中神格,击伤神格,却无法摧毁。

    神格被割鸡啦口炮击飞,浮游藻女神的自爆戛然而止,现场一片死寂。

    西撒成功阻止了对方的自杀,但是四矮子却也集体退出神国,少了四条真神脉的入侵压制,现场反而变成西撒一帮外来灾神vs主场灾神夜光浮游女神。

    “啊哦,事情不妙了?”西撒与天空中的女神对视一眼,感觉有些不好。

    “没什么不妙,时间刚刚好!”丽塔对了下时间,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正当西撒以为矮子们还会掉头杀回来给自己支援的时候,这个狼藉的神国角落处,突然再次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碎响。

    不待众人回过神来,一条条巨大的植物树枝直插神国内部,接着仿佛树界降临一般,疯狂扩散,枝干飞快成长、抽条、再芽……转眼间化为一颗颗参天巨木。这些巨树的最下端彼此相连,形成交错复杂的网络,竟然是独木成林。

    巨大的沼泽神国世界,先被矮人用大地法则夯实,然后用火焰炙烤,如今又被无数树枝充斥,转化从焦土地狱变成一片繁茂的植物森林。

    天空那些燃烧的火焰,也被绿叶一一抽打扑灭。不过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小妖精,却被囚禁在一朵朵花骨朵中,眼巴巴的望着外界的一切。从小妖精的待遇来看,这一片巨木森林的立场是敌非友。

    “生命树!”卡蜜拉惊叫一声,及时在身前制造出一个泡泡,紧接着就被疯狂抽打的枝条拍飞。

    “老爹?!”西撒同样反应过来,接着放出暴食胃囊将自己保护起来。这时候,生命树神系疯狂席卷沼泽神国,整个世界瞬间被一层绿色覆盖,终于完成了入侵。

    早在海螺妹妹攻破域界塞后,奈奈便带着她离开了这条世界之脉,掉头前去和老爹的手下汇合。之后,在四矮人风骚降临,纵容同类打砸抢烧时,奈奈与海螺妹妹又从另一个方向,辅助老爹入侵浮游藻神脉,再度打破域界塞,完成了二次入侵。

    神国中,有四矮子吸引火力,有西撒一家专业捣乱,浮游藻女神的精力被彻底牵制住。此刻生命树从背后偷袭,长驱直入,直接攻入千疮百孔的神国。

    失去神格的浮游藻女神节节败退,很快便丧失了对世界之脉的掌控。她那块被西撒打飞的神格,不幸被刚杀进来的海螺妹妹捡到,接着封印在她身后的巨型背壳中,然后又上交给了马卡斯。

    老爹出手,很轻易便利用生命树的强大神力,强行控制住了浮游藻女神的灵魂。一个是不擅长战斗的渣神,一个是打黑枪经验丰富的现任生命神系主神,马卡斯顺利击败了浮游藻女神,开始抢夺这条真神脉的控制权。

    另一头,三法爷再度联手出击,终于制作出一个豪华版法拉第笼,分分钟囚禁了这位进退失措的女神,将她与真神脉彻底隔离开,加快了西撒老爹夺权的效率。

    灾神被囚禁,神格被封印;真神脉失去灾神,神国失去神格;真神脉与神国又同时被生命树入侵占据,这场入侵之战也就此进入尾声,再无任何悬念。

    ……

    “好没有成就感啊!”第二次击败一位灾神的西撒,装出一副高处不胜寒的空虚落寞。好吧,他确实有点失落,因为浮游藻女神比起雷壶灾神来,确实少了一点挑战性。

    不过他还没失落一秒钟的时间,内心就被攻破一条真神脉后,即将分赃的兴奋与成就感给填满了。

    啊哈哈哈哈!又干掉了一个灾神啊!又攻破一个神国啊!又占领了一条真神脉啊!本座果然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比拉风抢眼的男人哦!可惜这条世界之脉要送给二妹做礼物,否则自己的暴食神系又能扩张了。

    “呜咩咩咩咩咩……!”就在西撒走神的时候,身边的小田螺仰天咆哮,出一连串轻快而又兴奋的绵羊音。

    原来马卡斯控制生命树入侵这条真神脉时,生命树的一条重要枝干割鸡啦次神脉也跟着混了进来,并且找到了自家主人小田螺。

    重新连接上心灵相通的神脉,感受到根a神国的呼唤,以及根号a背后的绿毛菌盖亚意识的呼唤,小田螺有一种自灵魂上的畅快,不由咩出声来。

    ……

    “干得不错!”一根植物枝条迅在西撒身边芽生长,转眼间一朵巨大的花骨朵成形,接着继续绽放、结果……然后,马卡斯的一具分身从中走了出来,对大儿子表扬道。

    原本人到中年,风度翩翩,一代灾神的公爵大人,由于胸前挂着一个婴儿背带,里面套着正面朝外,嘴里叼着一只眼魔仔,还在不断扭动胳膊,对着西撒咯咯傻笑的小袜子,因此看上去滑稽无比。

    “哥哥……咯咯咯……”

    小袜子不断伸手,眼睛露出兴奋与惊喜,想要抓住眼前的西撒。满口都是黑色血液的嘴巴,还在咿咿呀呀的叫唤着。而挂在她身前的眼魔仔,已经被吃掉了一半,正在滴答黑色的血液。据说这只是可乐味的,所以血液呈现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