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白银之轮 > 正文 第1526章 servant-银月兔型!
    “请问,你就是伦家的master吗?”

    西撒面前的祭坛上光芒疯狂闪烁,最终定格。e小Δ说ww*w.ん.不等他看清里面的黑影是什么,这影子变化为一条黑线,灵活的冲了出来,一头撞在西撒的腹部。

    巨大的力量带着两人倒飞了七八米,才摔在地上滚成一团。随后他感觉腰间一紧,可怕的力道死死箍紧腰间两侧,一个小脑袋在他身上疯狂摩擦撒娇。

    “等等,你是谁?!”

    “我是你的守护者,你的servant啊!!”一个歌丝娜、卡蜜拉年龄相差无几的兔耳萝莉,突然9o°翻折脑袋,看向李墨。

    明明是个萌到爆的兔耳萝,却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惊悚感。这脖子已经扭断了吧?一定断掉了啊!你怎么还笑的这么开心?难道?月球的神脉守护者,其实是一群亡灵孤魂?真是吓死哥了!不对,哥可是冥王啊!但还是好怕啊!

    “你!你的头!”西撒瞪着兔儿萝的已经折断的脑袋,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伦家的头怎么了?歪了吗?”说着,兔儿萝的脖子突然开始旋转,摆出了更加恐怖猎奇的角度,这绝不是人能摆出来的!

    “你究竟是什么?是人是鬼?!”西撒惊叫一声,奈奈也被突然出现的猎奇萌物震慑到。

    因为猎奇萌系兔耳萝看起来没有攻击性,又没有流露出恶意,所以奈奈可耻的退缩了。反正又不是敌人,这么可怕的小怪物,还是交给小师弟处理吧。于是奈奈不断后退,逃到了祭坛的另一边,悄悄观察起来。

    “人家不是人也不是鬼啦!”小兔子脑子36o°不断旋转,前后18o°来回折叠,脑袋中还出欢乐的音乐声,接着炫耀道:“是不是很厉害啊?!你不喜欢啊?master!伦家以后天天表演给你看好不好?”

    “你究竟是什么?你不是月球人!”西撒大声问道。

    脑袋突然定格,音乐戛然而止,小萝莉脑袋保持一个极度诡异的姿态,疑惑道:“月球人是什么?”

    “那些长着兔子脑袋的家伙啊!你为什么是人类形态的兔耳娘?还有,你究竟是何方妖孽,不,何方神圣?”西撒一头雾水,这小萝莉感觉好沉啊,比起经常骑断自己腰椎的丽塔也不弱分毫啊。

    “你说的奴役者吗?它们自诩为月球的主人。”小萝莉声音有些低落的说道。

    “蛤?!奴役者?那你们呢?”

    “当然是被奴役者了。”小萝莉声音低沉,有些失落。

    西撒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接着道:“别难过,那帮家伙已经离开了。”

    “嗯!所以主人来了!”小兔子开始继续暴力蹭脸,撒骄道,“银月主脉说我们终于等来了新的主人,终于能够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呃……”西撒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接着询问起来。

    “我们啊,原本是混沌科技制造的量产型第六银月日常维护及家用智能机械人兔型。当混沌科技的管理者们离开后,生产线停工,所有的兔型都被停用,埋藏在地下等待回收。之后宠物兔造反叛变,夺去了银月管理权,开始奴役我们。”

    “兔子头高高在上,是统治者。而我们被称为奴隶兔、兔兵器、机械兔、伪物兔耳朵、被奴役者,专门为奴役者打扫城市、清扫垃圾、种植萝卜、维护银月正常运转,进入太空进行危险作业。随着世界之脉侵蚀越来越严重,银月能够供奴役者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战争爆了。”

    “奴役者们先后爆了四次萝卜战争,从其他破碎银月寻找到太古兵器,并将我们改造成太古战争型号。最终,无数兔型被击毁,封存在大地之中。再往后,奴役者生存在隔离带内,将我们兔型派去神脉辐射地带,开垦田地种植萝卜,继续为他们工作。”

    “银月神脉侵蚀越来越严重,残存的兔型们一一被辐射失灵,丧生于银月表面,沉睡在大地之中。最终隔离带越来越小,所有的兔型被赶出神脉辐射带,开始收集资源、上供,为他们制造宇宙bus。直到百年前,最后一批兔型也消亡,银月只剩下奴役者。”

    “不过我们没有真的死去,银月主脉的入侵,只是物理法则向凡法则的变迁,并不是要杀光我们,最终,我们被神脉同化,获得了另类的生命,灵魂一直生活在神脉内部,身体封印在大地之中,得到修补,等待被选中者的唤醒。”

    “现在,伦家复活了,谢谢主人!伦家的身体也变成了神性之躯,银月兔型。”说完这些,兔耳萝莉开始继续暴力蹭脸,不愧是神性机械人,力量真是大,只是连续蹭了几百下,就把西撒的衣服蹭了个大窟窿。

    “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的衣服这么寒酸,这么弱不禁风,不不不,人家不是在羞辱你!只是我们战斗服都非常坚韧,伦家以为……那个主人不要生气,我就去维修间给你找工具修补一下。”

    这只兔萝莉手忙脚乱在大殿内横冲直撞,最终抱着一卷巨大胶带纸回来,撕下一大块,贴在西撒身上。一脸忐忑的看着他,露出委屈、怜悯乞求的可怜表情。

    “哎……”西撒叹了口气,揉了揉兔子头,小萝莉开心坏了。

    “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守护者?按你所说,维修兔型应该很多才对,为什么你会被选中?你有什么特殊之处?”西撒问道。

    “特殊?这个算不算?!”小萝莉一把举起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眼睛中开始释放强光,如同手电筒一样,照亮了大厅的房顶。

    看到这里,奈奈眼睛一亮,下意识喊道:“好厉害!”

    “是吧!人家也觉得很厉害,没有耳朵的漂亮大姐姐,你要不要玩一玩?”兔萝莉捧起自己的头,对着奈奈问道。

    “没耳朵?”奈奈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这不就是吗?”

    “咦?好小哟。姐姐你的耳朵是不是被奴役者给割了?真惨,等打完这一仗,我会去炼丹师哪里,替你求一粒仙丹的!”小萝莉开口安慰道。

    “哈?”奈奈傻了?自己耳朵被人割了?

    “喂!不要搞得这么惊悚啊!你又不是无头学姐,快把头装回去,好恐怖啊!”西撒怒了,这熊孩子怎么这么不着调?捧着自己的头和人聊天。

    “哦!”兔萝莉回复完整状态,现脑袋有些歪,用力一扳,正常了。

    看着这个死活也要粘着他的傻兔子,西撒彻底绝望了,这一战注定必败吗?怎么抽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家伙。虽然很萌,但是我家有的是暴蝇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