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 > 349 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倾盆大雨在不停的洗刷着地上的尸体,血色的雨水越流越远,玉清宫的门口,开满了鲜花,但却好像失去了生气。

    周围的人基本都没有反抗之力,那些探出头来的弟子们都不敢上前,她们知道,要是随意上前的话,结果只会有一个。

    死亡!

    柳程旭那血眸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场景,邪魅的笑容在脸上一直浮现,不曾褪去。

    可能是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他又一次仰天长啸。

    “啊啊啊啊……!”

    那声长啸之中,带有很强的灵气波动,给周围倒地不起的众人,又是深深一击。

    那些人之中,本来还有些气息的人,因为这灵气波动,瞬间没了气息。

    此刻,他的周围,彻彻底底是没有活人了。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很快,五个半时辰很快就过去了,能量失效的时间,也越来越接近,柳程旭也逐渐有了一丝意识。

    他看到在地面倒着的叶轻歌,一袭白衣被染成了艳红色,脑袋一直嗡嗡的疼痛不已。

    虽然有了一丝意识,但他的意识还没有全部苏醒,现在的他,就像是新生的婴儿一样,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抱着头痛苦不堪。

    雨还在一直稀里哗啦的下个不停,时间依旧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玉清宫的宫门也早就被弟子门紧紧的关上了。

    有些好奇的弟子,透过门缝观察着门外的场景,心里都布满了悲寂,同时,他们都很恨自己,在这样的事情面前,却什么都不做不了,只是无能的袖手旁观。

    柳程旭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雨地里,抱紧自己的头,一副极其痛苦的表情。

    现在,他们好像都在等待,等待时间流逝,等待闹剧结束,等待这一切能有一个结局。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一袭白衣的女子出现在柳程旭面前,她便是玉清宫的大长老,叶天。

    本来在不远万里的地方游山玩水,忽然心口一痛,察觉到玉清宫有难,便不间断的使用瞬移术赶来至此,她看了一眼周围的惨相,悲痛欲绝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唉!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

    不过,灵气在周围扩散之际,发现宫中还有生命力。

    好在,好在宫中还有弟子幸存。

    叶天在出现的瞬间,就看破了柳程旭身上的玄机。

    一个和心魔做交易,而让自己变强大的人,因为控制不住这强大的力量,迷失了心智,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恶魔。

    看他这副样子,想来是时间已经快到了,那灵气快支撑不住了。

    可能因为叶天自出现后,便没有走动的缘故,心智不完整的柳程旭居然没有袭击她。

    雨还一直在下个不停,雨水也没有半点要变小的迹象,叶天和柳程旭两人,一个直直的站着,盯着前方看,没有任何动作。

    另一个双手抱头,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

    周围一片惨状,看起来甚是凄凉。

    等待了许久,柳程旭身上的灵气溃散的越来越严重,六个时辰到了,他的眼睛变回了黑色,抱头的手也慢慢松开,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现在的他,已经恢复了理智,但身子很虚弱,就如同久病初愈一般。

    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身血色的叶轻歌,她的腹部有一道很大的口子,那口子直接穿透到后背,他的心很痛很痛。

    到底是谁!是谁这么狠的心,下如此毒手?

    为什么?我不是变强了吗?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办法保护你?

    此刻,柳程旭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脸,泪水、血迹和雨水混合在一起,看起来很是瘆人。

    他伸出手,努力的像叶轻歌的手探过去,将那没有温度的玉手,用尽最大的力气,攥在自己的手中。

    “啊啊啊……为……为什……么!”

    在柳程旭痛哭流涕的时候,叶天缓缓的走到柳程旭面前,清冷的问道。

    “你是谁?为何抓着我玉清宫宫主的手不放?哼!人都被你杀人,还在这里假装一副痛苦的样子,是在做戏做给我看吗?”

    这抹陌生的声音,让柳程旭忍不住想要抬头看看是谁,然而,他的力气有限,就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也做不了。

    “你……你是……我……我没……没有!”

    听到柳程旭这断断续续的话,叶天蹲下来,伸出手,捏住柳程旭的下巴,让他的脸直面自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是吗?那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还记不记得你那六个时辰之内做了些什么?”

    此时,柳程旭满脑子都在想,我变强后,到底做了些什么?我……

    他使劲的摇着脑袋,面部扭曲,流露出极其痛苦的样子。

    “不……我记不起来了……”

    叶天冷淡的声音继续传来。

    “没事,你要是记不起来了的话,我可以帮你好好回忆回忆。”

    玉清宫的大长老叶天,她有一种能力,便是能够让刚发生过的事情,在参与事件的那个人的脑海里还原,同时,如果自愿消耗更大灵气的话,那些事件,她也是可以看到的。

    也就是说,她有办法让柳程旭所做的一切,以第三人称的方式,在她和柳程旭的脑海里,直白的还原。以此让他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事!

    只是这个能力,是特别消耗她的灵气,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轻易使用的。

    话音落下后,她把自己的手放在柳程旭的脑袋上,闭上眼睛,运转自己周身的灵气,随后,之前在玉清宫所发生的一切,便在两人的脑海里同步还原。

    那一幕幕嗜血般的场景,历历在目,柳程旭痛苦的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那些场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以最快的速递,前部还原。

    叶天松开柳程旭的头,缓缓的站起来,满脸都是悲寂的神色。

    “现在你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吧?现在还敢说杀人的不是你吗?”

    从幻镜中走出来的柳程旭,他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发现左手满是血迹,他趴着的地面上,也都是血迹,那些鲜血,在这一瞬之间,变的耀眼又夺目。

    现在,他是真的信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可以那样做啊?

    雨依旧在稀里哗啦的下个不停,叶天没有再理睬柳程旭,她走到玉清宫的大门,轻轻的喊了一句。

    “把门打开。”

    吱……

    门被打开,叶天走了进去,安抚了一番那些因为此事而受惊的众弟子。

    柳程旭在悲痛之中,沉寂了许久,随后他探出手,将不远处的剑拿在手上,随后,身子像叶轻歌旁边移动,挥动手中的剑,直直的刺入自己的心脏。

    一股疼痛的感觉自心口蔓延,但他却觉得很开心,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和叶轻歌永远在一起了。

    右手紧握叶轻歌的手,走手将剑拔出来,一口鲜血喷出,和雨水混为一体,之后便没了知觉,身子软软的在叶轻歌旁边躺下。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恬静的笑容。

    大概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天上的乌云不知道何时悄然飘走,先前的雨水将地面的血迹冲刷干净,太阳也慢慢露出了脸庞,要不是地上躺着的尸体太过于显眼的话,还真会觉得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呢!

    经此一劫,玉清宫上下后弥漫着一抹沉重的氛围,宫中弟子在叶天长老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宫中的后事。

    叶轻歌的尸体和前宫主的尸体埋葬在一起,那些江湖人士的尸体都直接抛尸荒野,至于柳程旭的尸体,本来是也想抛尸荒野的,但黏在叶轻歌身前对他的宠爱,便只能将他直接火化,把他的骨灰撒在叶轻歌的墓前。

    很快,玉清宫所发生的事情,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江湖中流传。

    一夕之间,五位大能同时在玉清宫陨落,与此同时,江湖之中,各大门派都开始韬光养晦,闭门造车。

    ………………分割线………………

    柳程旭也不知道自己意识在这天地间飘荡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直到,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回来了,那就回去吧!”

    他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句话的意思,便像是被一阵风吹走了。

    接着,他惊奇的发现自己能张嘴说话,也有身体了。

    再定睛一看周围的环境,感觉还蛮熟悉的,仔细一回想,这……这不是我刚到那个世界的地方吗?

    正当他纳闷不已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柳哥哥,你醒来了?”

    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欢喜的感觉。

    他转过身,看到一袭白衣的叶轻歌在朝着他笑,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歌儿?你是歌儿?”

    对此,叶轻歌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不是废话么?我要不是歌儿的话,那还能是什么?”

    这柳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是被歹人拐倒了乱葬岗,然后机缘巧合之下,被好心人搭救,只是这脑袋怎么好像有些不好使了,该不会真的被摔傻了吧?

    想到这里,叶轻歌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柳哥哥,你……该不会是真的被摔傻了吧?”

    柳程旭皱着眉头,瞥了一眼叶轻歌,疑惑的问道。

    “歌儿,我们这是在哪里?被歹人掳走后,都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柳程旭这样问话,叶轻歌也就基本能断定,应该不是摔傻了,要是真的摔傻了的话,是压根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的。

    叶轻歌很耐心的回答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唐华学府被人跟踪,然后中了毒雾被人扔到乱葬岗,我醒来后,发现你昏迷不醒,幸好遇到一个隐世神医把你救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轻歌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神情,接着继续说道。

    “按照神医的药方,昨日把煎好的药给你服下后,本以为你能很快醒来,却没想到今日才醒来。”

    随后,叶轻歌又温柔的看了一眼柳程旭,很关心的问道。

    “柳哥哥,你现在稍微动一下你的身子,看看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

    按照叶轻歌所说的,柳程旭抬起自己胳膊,稍微活动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妥,而且,身上也没有那种虚弱的感觉。

    他手撑着地面,然后坐起来,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周围的场景,不太确信的问道。

    “歌儿,这里是乱葬岗?”

    叶轻歌乖巧的点了点头,满脸认真的说道。

    “对呀,这里就是乱葬岗。”

    柳程旭:“歌儿,那你刚才所说的神医呢?我想当面谢谢他。”

    说到这个神医,叶轻歌就有些来气。

    这人啊,不仅架子大,而且还脾气不好,只是随便看了柳程旭一眼后,就直接唰唰的写了一副药方,叫叶轻歌自己去抓药,随后便直接没有了踪影……

    就这副样子,一度让叶轻歌以为是江湖骗子呢!

    对此,叶轻歌无奈的摆了摆手,无语的说道。

    “神医啊,神医写了药方后,便早就没有踪影了。不过,柳哥哥你放心,神医说过,有缘自会相见的。”

    柳程旭缓缓的点了点头。

    在他的内心,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难道是因为我在那个世界死了,所以就回到了本来的世界?可是,那个心魔之前说,我本来是属于那个世界的,还有,在我失控的时候,那心魔柳远去哪里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要不是因为心口有一种疼痛感觉的话,他可能会真的以为在那个世界的经历,只是梦一场了。

    他又缓缓的抬起头,眼神落在叶轻歌的身上,冲叶轻歌招了招手。

    “歌儿,你过来。”

    一脸疑惑的叶轻歌,慢慢的凑到柳程旭面前,随后,就被柳程旭一把拥入了怀里。

    “歌儿。”

    幸好你还在。

    不管这个世界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有你的身影,那我就默认为它是真的。

    叶轻歌皱着眉头,轻轻的回答。

    “柳哥哥,我在。”

    被柳程旭抱了许久,不一会儿,她感觉到有一滴滚烫的泪水流入自己的脖颈。

    这……这是柳哥哥落泪了吗?可是,他为什么要流泪?

    “柳哥哥,你不要哭,有要是什么难过的事情,你可以说出来的。”

    柳程旭没有说话,依旧是紧紧的抱着叶轻歌。

    良久,才将叶轻歌放开。

    他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劫后余生般的笑容。

    “歌儿,我只是太开心了。”

    对此,叶轻歌扁了扁嘴巴,忽然有些愁眉苦脸的说道。

    “柳哥哥,你是不是也做了一个梦?”

    听到叶轻歌这么问自己,柳程旭的心忽然就“咯噔”一跳。

    “梦?难道歌儿你做了什么奇怪的梦?”

    此时,叶轻歌稍微愣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

    “不错,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你也有我,还有一个叫玉清宫的地方……”

    听到这里,柳程旭忍不住问道。

    “歌儿,那你梦里的结局是怎么样的?”

    叶轻歌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番,然后继续说道。

    “结局……梦里的结局好像是,你失去理智,然后把我杀了,但是我当时并不觉得害怕,后来你又把自己杀了。对,梦里面的就是这样。”

    这番话,让柳程旭的心又痛了一下。

    叶轻歌的声音又传来。

    “柳哥哥,你是不是也做了这样的梦?”

    柳程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叶轻歌的眼睛,轻轻的问道。

    “歌儿,如今梦里的事情是真实的,那你会恨我吗?”

    对于这个问题,叶轻歌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笑着说道。

    “首先,我不知道这梦里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其次,在梦里,我可以深刻的感受,我当时的心里没有半点儿恨意。所以我想,要是梦里的事是真的,那我肯定不会恨你,因为我知道,柳哥哥你对我那么好,即便是有一天忽然对我冷淡,那也一定是有苦衷的。”

    听了叶轻歌的这番话后,柳程旭的心里忽然变的好受了一些。

    不过,也暗暗发誓,一定要加倍的对歌儿好。

    “歌儿,我们从唐华学府出来后,经过多久了?”

    叶轻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

    “呃,这……这个,我也不知道,柳哥哥,等你身子好些了,我们就回唐华学府去。好不好?”

    看着叶轻歌一脸期待的样子,柳程旭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

    随后,又问道。

    “歌儿,那你醒来之后,身上有没有丢什么东西?不知道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这话,叶轻歌兀自叹了一口气,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哭唧唧的说道。

    “唉!这还能丢什么?免死金牌丢了呗!”

    只是丢了免死金牌,那倒也无所谓。

    “歌儿,你也别太担心了。等我们回到学府后,立刻请求院长大人协助调查此事,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件事,便会有眉目。”

八一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81zw.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