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正义之旅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  ,,

    “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肖自在一边把赵归真往树上绑,一边说道。

    “哈哈哈,还是被肖哥发现了啊。”

    王震球从树上跳下来,嘻嘻哈哈的说道。

    “是啊,怎么,想看我怎么‘变态’的么?”

    肖自在见着王震球,又继续开始安置起赵归真来。

    “救……救我!”

    赵归真见着王震球出现,昏了头的朝王震球求救。

    王震球哈哈一笑“您可别,这肖哥一手少林功夫炉火纯青,我可打不过他。再说了,我跟肖哥可是一边的!”

    面对赵归真的呼救,王震球直接拒绝。

    “得了,完成了。”

    说话归说话,肖自在手里可没闲着。

    赵归真现在已经跟个粽子一样被绑在树上,还被肖自在按上了一个呼吸机、插上了葡萄糖。

    “球儿,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点血腥,确定要看下去吗?”

    手里的刀反射着寒光,肖自在笑得跟个变态一样。

    “看啊,怎么不看。”

    对于肖自在,王震球现在才知道肖自在出身少林,按理说少林弟子应该不会有肖自在这样的人存在,对于违背常理的存在,王震球可是感兴趣得很呐。

    找了一颗适合的树,王震球靠在树边,静默不说话。

    “道爷,那正餐开始了。”

    赵归真从肖自在上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那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事。

    一时间,惨叫声在这树林中跌宕起伏,从强盛道虚弱,从有到无。

    ……

    吕家。

    暗无天日的密室里。

    自从被吕慈断了手脚和舌头后,吕良就一直被关在这里。

    吱呀,门开了。

    一名吕家子弟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呵呵呵,吕良,也有今天啊。当年不是挺能嘚瑟的吗?身为吕欢之后,吕家年轻一代明魂术最强的,也会落到现在这幅样子么?”

    那人似乎对吕良不满已久,见着吕良如今落得这么个样子,不禁在吕良面前冷嘲热讽道。

    面对这名吕家子弟的嘲讽,吕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宛若一个死人一样。

    “呵呵,虽然不知道太爷为什么不干脆杀了,而是让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不过也无所谓了,看着家族内以前被所有人看好的人落魄成如今这个模样,我的心里真的是无比的舒爽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吕良扶了起来,将碗里的粥慢慢的喂给吕良。

    “不过活着也可真受罪的,不然,什么时候自我了解了?也不用麻烦我每天还来给喂饭。”

    这人正说着,蓦然的,此前毫无反应,犹如人偶般被这名吕家子弟摆弄着的吕良顺着碗沿,咬住了他的手!

    “吕良,!”

    一瞬间,那名吕家子弟就感觉到了不对,他的身体仿佛脱离了他的控制。

    画面宛若静止。

    再次动起来之时,整个画面都变得和谐了起来。

    轻轻的将没有意识的“吕良”放好,那名吕家子弟站了起来,低声呢喃道“是啊,我能感受到内心的喜悦。不过啊,吕伟,无论说几次,我都是那一句话,我没有杀小欢。”

    吕家自从进入战备状态

    后,整个家族里的能称得上战力的人员,便在吕慈的吩咐下整日操练,时刻警备着。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要面对的未知的敌人是谁,但身为家长的吕慈发话了,他们也只能照做了。

    “哟,吕伟,给吕良喂完饭了啊?这小子今天怎么样了?还没死呢?”一名吕家子弟见着吕伟,嬉笑道。

    似乎吕良已经成为了这些吕家年轻一辈中的笑话,谁都可以来说两句。

    吕伟笑了笑“还没死呢,估计还能撑一段日子。”

    那人闻言,摇头笑道“那可真是可惜,他要早死,就不用麻烦了。太爷也是,废都废了,还让他这样活着,真是够惨的。说是吧,哈哈哈。”

    吕伟附和一笑,道“是啊,哈哈哈。”

    “我先走了,脑子有点不舒服,我去找福伯看看。”吕伟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那人见着吕伟走掉,冥冥之中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自己也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吕福,吕家村中最好的医生,就医术而言,恐怕也只有当年的国手王子仲老爷子能强压一头。

    他正整理一些急性用药,这是吕慈这个吕家家长吩咐的。一旦吕家跟那个不知名的敌人开战,战斗中可没那么多时间给他一个个看病,他得给每个可能参加战斗的吕家子弟都备上一些急性用药,以便在未来的战争中最大限度的保留住吕家子弟的性命。

    “福伯,在吗?”

    门外,传来一声呼声。

    “进来吧,门没关。”

    吕福说了一声,手上的活儿没停下来。

    待着来人进了内屋,他才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看人。

    “是吕伟啊,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吕伟点了点头,道“这脑子有点不舒服,还得麻烦福伯帮我看看。”

    “哦?”

    听到吕伟自述,吕福走到了吕伟身边,或是拨动吕伟的眼皮,或是在吕伟的头上按压。

    “咦,奇怪,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吕福很疑惑,他从吕伟的身上并查看不出来什么关于头疾的病原。

    “呵呵。”吕伟笑了。

    “吕伟,笑什么?”

    吕福有些愠怒,吕伟的这一声轻笑,像是在嘲笑他医术不精一样。

    “跟您说实话吧,我来找您,不是为了看什么头疼的。”吕伟淡淡的说道。

    “吕伟,敢耍我?”吕福再怎么说也是这些吕家年轻人的长辈,小辈耍长辈,这在吕家可是要受到严罚的!

    吕伟笑道“耍您?我可没有耍您。我来,是问您要一样东西的。”

    “要东西?要什么东西?”

    吕伟的话让吕福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这里除了一些药物外,就只有……

    “是!”

    “猜到了吗?不过已经晚了,福伯,我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了。”

    只见吕伟的手上蓦然出现几道蓝色的炁线,这炁线已经连接到了福伯的头上,一瞬间,福伯就昏迷了过去。

    “时间不多了,要抓紧了。”

    低声呢喃了一句,吕伟便按着吕福记忆中的路线,走到了地下的密室之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罐不知名的液体,里面泡着双手双足,以及半只舌头。

    吕伟见此,笑了。

    (s多谢佛说妖王帅的打赏啊~臭弟弟在这里谢谢了!然后,求订阅啊啊啊啊,臭哥哥们!

    。

八一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81zw.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