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正文 (一)余杭客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客栈里有几桌客人正在吃着饭,一旁的杂役小王这在大厅的大桌旁坐着发愁,而李飘正在招呼着客人们。

    “各位吃好喝好啊,有什么只管招呼我李飘!”说完便坐到了小王的身旁。“这天不闷热啊,怎么王大小姐感觉有些沉闷啊?”

    “去去去,本小姐半个月工钱都没了,想哭。”小王被李飘吓到了一下。

    “这掌柜的说是说扣工钱,可是也都是说着玩的吧,没有见他真的没发工钱啊。

    “是啊,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李飘听罢,突然站了起来,拍了拍胸口。“说吧,我李飘为你出头,她马小兰若是半个不字,我要她好看。”

    小王被李飘逗笑了,“拉倒吧,就你,见了掌柜的还能是这样?”

    “你是瞧不起我李飘是吧,我李飘……”这家伙声音越扯越大,小王连忙把他拉了下来,坐在了旁边。

    “好好好。我告诉你行了吧。”小王叹了口气,“我不是昨天去掌柜的房间打扫嘛,然后看见一块玉佩也从未见掌柜的戴过,我就拿起来把玩了一下,结果掌柜的突然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了,把我吓了一跳,玉佩自然掉地上,碎了。”

    “这……这一块石头能值多少钱啊?也就半个月工钱,没事。”李飘尴尬道,这是犯了错啊,掌柜的肯定是要罚了啊。

    “所以你们男人就不懂了,这玉佩,我这半个月工钱只是拿去给村头的老张看看能不能修好,不能的话我可能要白干一年半载才能还清吧。”小王越说声音越低沉了。

    “这么贵?”

    “好了,说了也白说。”小王说罢去打扫去了。

    这时候从后厨出来了马大哈,他端着菜,“来咯,客官,您要的宫保鸡丁。”

    马大哈端菜后转身看见了李飘一个人坐在那里,走了过去。“不是,我就到处找你呢,上菜呢。”

    “马上。”

    “不是,飘哥,你怎么在偷懒呢?”

    “嘿,什么时候轮到你马大哈来说我了啊?”李飘站了起来把马大哈望着。马大哈见李飘站起身望着自己,自己往后退了一步。“飘哥,我这不是关心你吗?瞧你说的,想当年我飘哥,谁敢放肆呢!”

    “小声点。”李飘笑了笑给马大哈做了个手势,“做人啊,要低调,哈哈哈。”

    两个笑着笑着,掌柜的突然急急忙忙的从楼上跑下来。

    李飘见着掌柜的,“掌柜的,你今天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你婀娜多姿的……”

    掌柜的像是要跟马大哈说什么事的样子,就不爱搭理李飘。李飘看掌柜的直接跑下来找马大哈,自己摆摆手没说下去,就跑去招呼客人去了。“诶,王哥,您吃好了吗?”

    马大哈看见了,捂着嘴在那里笑着,这时掌柜的坐到了马大哈身旁,“大哈,我跟你说一件很严重的事。”

    “掌柜的你找我就没啥好事过,我也习惯了。”

    “恩?”

    “不是,你说吧掌柜的。”马大哈感觉刚刚说错了话,尴尬的笑着。

    “我们去镇上买的鸡你还记得不?”

    “记得啊,就前不久嘛,那老板客气的还多送了我们两只嘛不是。咋的了?”大哈拍了拍桌子,回忆起来了买鸡的画面。

    “对呀,最近我听到他们说,给我卖鸡的那老板啊被抓了,他卖的鸡全都是病鸡!”

    掌柜的小声的对着马大哈说。马大哈听了目瞪口呆,反应了一下,“怪不得他还要送我们两只呢,是卖不出去了吧!”

    “对呀!”

    马大哈突然一下声音大了起来,“意思就是我们店里的鸡肉都是有病的?”

    掌柜的连忙去堵着马大哈的嘴,果不其然,此话一出,好多客人听了停下筷子顿了顿,一瞬间所有人都跑了。李飘刚从后面出来,不了解情况,看的一脸不解,客人突然一下就跑了。

    “李飘,你还愣着干嘛啊!赶快把饭菜要回来!”掌柜的对着李飘吼着,转身又看了看马大哈,马大哈望着掌柜的眼神,感觉自己可能要被咔擦一刀了,他低着头慢慢的起身,在掌柜的注视下慢慢走进了后厨。

    “你就气死我吧马大哈!”掌柜的指着大哈骂道。

    这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二人腰间佩剑,都带发带,一身素衣,一看便知背后的器宇轩昂绝不是一般百姓。掌柜的见状,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慢慢走了过去。“请问二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这里还有房间吗?”

    “有,这有上好的客房。”

    “恩,给我来一间吧。”

    “好,我给二位带路,请。”掌柜的在前面走着,二人跟着掌柜的走进客栈,在四处打望着余杭客栈的内部,感觉是跟其他客栈不太一般,这应该就是生意为何这么红火的原因吧。

    掌柜的把二位带进了房间后便退了出来,到了楼下,她往上看了看想了想,觉得这应该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侠客吧。

    “掌柜的,这是一千两,够我们在这里住的和吃的的费用了吧。”

    掌柜的在喝茶,差点没有一口茶吐了出来,他连忙放下茶杯,转身上楼,毕恭毕敬的接过了银票,“够够够,客官喜欢吃啥尽管吩咐,我叫后厨加班加点的做都可以。”

    “师弟,你想吃什么吗?”

    “暂且不用。”

    “恩,不用了。”

    说完两个师兄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掌柜的由心情的直线下降变成了现在的兴高采烈。他还没见过出手这么阔绰的江湖人士,一般走入江湖的包里都没几个钱,都是填得饱肚子,吃了这顿没下顿的生存,看来这两个人来头应该不小吧。

    此时李飘从门外跑了回来,“掌柜的,我对不起你,他们硬是不给呀,我没办法了啊。”李飘一副很累的样子,靠在门上,慢慢滑着坐在了地上。

    “没事,把这些收拾了吧,钱就不要了。”说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李飘听了这样的话简直不敢相信,她马小兰居然有一天会说出这种话,他感觉到很惊讶,他立马站起身来,想了想自己好像没听错呀,他摸了摸脑袋表示很不明白,但还是先把这些饭菜收拾了再说吧心里想。

    “师兄,此行来到余杭镇武林大会陪师傅参加武林大会,为何我们要来到这莫干山呢?”

    “师弟有所不知,武林大会其实只是一个幌子,而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来这莫干山寻找师傅想要的东西。”师兄在那里坐着擦着手中的佩剑。

    “哦?师傅现在已经是武林盟主,武功天下第一,师傅还想要什么?”

    “想必你也知道师傅和天机老人的关系吧,那是冤家路窄啊,我小时候就经常看到天机老人和师傅单独出去比武去,而师傅给我说这天机老人的武功一直在他之上,最近打听到天机老人从武林消失前在这莫干山一带出现过,而这天机老人也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放在了一块玉石之中,师傅就是为此而来。”

    “噢,原来如此。”师弟站起身来。“那我们就在这帮师傅找吗,师傅就在余杭镇上解决武林大会的事情?”

    “武林大会只是一个幌子,为的是吸引眼球,得以让人不会注意到着旁边的莫干山。”

    “师傅果然是师傅,聪明过人啊。”

    “那是当然。”

    二人都在擦拭了自己的剑,一个对于用剑的人几乎上都是可以不吃饭也要对自己的剑万般照顾,人剑合一,达到心灵一致才是每个剑客都想追求的境界呢。

    李飘的娘亲大清早的就来到了客栈里,李飘刚起床,准备出来收拾,却发现自己娘已经坐在了大厅内。

    “娘?”

    大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李飘走进一看,果然是娘。“娘,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外面世道多险恶。”

    这时候,掌柜的也从楼上下来,“大清早的就不做生意了啊,在那里站着干嘛。”

    结果掌柜的顺着李飘望去,才看见大婶也坐在那里。

    “呀,大婶,你怎么回来了啊。”

    “老妇已是半百余之人,有何闯荡江湖之心呢。”说完便起身走了。

    “你这老娘的病还没好啊?”掌柜的坐下问李飘。

    李飘的娘亲像是得了什么失忆症一般,经常会脑子短路,什么也想不起而又突然脑子里多了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打李飘记事起就被老娘带到了莫干山,那时候娘就有一些神志不清了,也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在何方,这么多年过来了,他的娘亲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没人知道她一天跑哪里去了。

    “估计是这样啊,找了很多医生了我给她,都被她吓跑了。”李飘表示很无奈的望着掌柜的。

    “哎,真是可怜啊大婶。”

    说罢店里也来了客人,二人也忙着去招呼客人了。

    小王这时候从后院出来,找到掌柜的。

    “掌柜的掌柜的,我告诉你哈,村头老张说了,能够修好!”

    “那就是你运气好,不然的话……”

    “哎呀,人家知道了啦,不然我就一命呜呼了。”小王扭着掌柜的的手甩来甩去的撒娇。一旁看着的李飘直打哆嗦。

    其实李飘心里是对小王有着好感的,不然也不会私下去找掌柜的求情,也不会去找了村头老张一次让他找人务必把玉佩修好,多加了些钱。可小王应该还是蒙在鼓中的把。掌柜的此时也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李飘一眼,对小王说。“要谢还是谢你的飘哥哥吧。”

    “咳咳,掌柜的,你说啥呢扯我干啥?”

    “谢他干嘛啊掌柜的。”

    “好吧,我开玩笑的。”看李飘在那里打着手势说不要说,掌柜的笑着对小王又解释道。

    “好啊,你们两个有事瞒着我!”小王望着二人,二人不语便开始各忙各的。小王见二人也不搭理自己,况且玉佩之事也解决了,不管那么多了,心情好的哼着歌回到了后院里。

    这时,师兄弟二人神神秘秘的戴着斗笠便从楼上下来,出了门,李飘问掌柜的。“这两人是?”

    “昨晚来店里的,应该是去参加镇上这次的武林大会的吧,柳絮风不是在找新的武林盟主吗?好多江湖侠客都跃跃欲试呢,可惜啊,要守着这个店,不然我都想去看看,万一被一个帅气的武功又好的大侠给看上了,我不就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了吗?”

    掌柜的闭上眼在一边幻想着,李飘心里也是感叹这女人的戏就是多,想东想西的就数她们第一了。摇了摇头,就去后厨了。

    “诶,大哈。”大哈这时从后厨刚出来。

    “咋啦,掌柜的。”

    “你早上给客人送饭去了吗?”

    “送了啊。”

    “你记得那两个客人吗?就是……”

    “我知道你要说的是谁掌柜的,那两个神神秘秘的,饭都让我放门口不让我进去,你说他两是不是关系不一般啊?”

    “想啥去了你啊。真是的。”掌柜的感觉大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到了晚上,众人都在大厅吃着晚饭,这时候师兄弟二人才从外回来。他们路过大厅,停住了一下,然后又继续上楼去。

    “二位吃了没,没有我叫后厨给二位爷做点好吃的上来。”李飘站起来招呼着。

    “不必了。”师兄冷冷的回了他一句,二人便消失在了楼梯转角。

    “这两个人可真是神秘的呢!”小王吃着馒头,对着大家说。

    “这些江湖上的最好别管,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啊,做好自己就行了。”掌柜的对大家说,大家也比较同意,纷纷点头,继续吃着饭。

    房间内,二人卸下了行头,在各自收拾着。

    “师兄,这跑了一天了,整个莫干山差不多也走完了,但是都没打听到什么天机老人的下落啊。”

    “这自然不是一般人,肯定是隐姓埋名在此地带过,我看了看,这莫干山的确是个好地方,清净悠然,这些世外高手都喜欢这种地方进行修炼,无人打扰到自己。不过,这天机老人实在神秘,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而且这是男是女都无法确定。”

    “难道师傅没说吗?”

    “没有,师傅对于她还是提的很少,我也不好过问。”

    “也是,师傅那人,有时候脾气挺怪的。”师弟接过师兄的行李,拿到一旁柜子上去。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师兄示意不要说话,慢慢走到了门口侧耳听着。原来外面是小王和掌柜的正在讨论玉佩一事。

    “掌柜的,老张说只能变成一块玉石了。”

    “意思就是原本的模样不能还原了?”

    “是的,掌柜的。”小王越说越委屈,掌柜的则是没有办法,在旁边只好和她嘀嘀咕咕的在讨论着怎么去弄这个玉佩的事情。而恰好在房间内的师兄却听到了玉石二字,其他没听多清楚,他转身马上对着师弟比了一个不要发出声响的动作,回头在听时掌柜的和小王已经下了楼。

    “看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都有线索了啊。”师兄得意的对师弟说。

    “师兄没有听错?”

    “只听见玉石二字,不过这客栈可以下点功夫,看能不能查出点点线索了。”

    “好。”

    隔日,小王去村头老张处拿回了掌柜的玉佩,不过现如今已是一块玉石,在老张的加工雕琢下,这似乎比以前的玉佩还要好看一些。他迫不及待地跑回客栈,可在路途中却碰见了师兄弟二人。

    “把玉石交出来。”

    “二位客官,是掌柜的叫你们来的?”

    “废话少说。”师兄懒得和小王废话,便拔剑直逼小王而来,小王却被眼前这一幕搞得莫名其妙,眼看这一剑这马上要刺到自己了,这时候,李飘他娘突然出现,直接挡在了小王面前,而这师兄之意也不在杀人,柳絮风一直告诉他的就是切勿滥杀无辜,一个老妇人冲了出来,师兄自然收住了剑。

    “你是何人?”

    “你是何人?”大婶反问道。

    小王则是退到一旁感觉自己在做梦一般,居然有人拿着剑对着自己。手里紧紧的攥着玉石,这不就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做的玉石吗,为什么会有这种人来抢啊,小王一看李飘的娘亲还挡在自己的面前,瞬间让她觉得是梦境还没醒过来。

    “恕不奉告。”师弟走上前对着大婶说。

    “我们只是要这丫头手里的玉石,还请不要多管闲事。东西,我们拿了就走。”

    “别人的东西为何给你?”大婶转身望着师兄弟二人。

    这眼前的老妇人,随看上去已经是白发苍苍,面容已是人老珠黄,可是这站在面前的一股气势就是二人所不能够相提并论的,师弟可能没什么感觉,可师兄迟迟不动就是因为感觉到这个妇人来头不小,他小声的对着一旁的师弟说,“我们还是先走,此人定有不对,我们不能擅作主张,还等师傅来了定夺。”

    说完二人点头一眨眼便轻功走了。

    小王这时候从后面跑出来,“大婶,你……”

    “哎呀,刚刚那两个人是谁呀,妹妹。”大婶似乎又忘记了些什么东西。

    “大婶,我也不知道啊,你跟我回客栈吧。”

    “什么客栈,你我素不相识,我刚刚只是萍水相逢出手相助罢了,不用着急谢我。”

    小王这时候就知道了,原来啊,这大婶记忆又开始错乱了。也没办法,陪着大婶在莫干山上到处走了走,听了听大婶的疯言疯语,好不容易恢复正常了,便又不见了。小王只好自己回到了客栈,不过他要把这事告诉掌柜的,这两个客人还真是来者不善啊。自己是不是差点一命呜呼了都不知道,不过这二人难道被李飘她娘就给吓走了吗?真是奇怪。

    这时一回到客栈,客栈里一切如旧。

    “回来了啊,这东西怎么样?”李飘看小王回来了。

    “掌柜的呢?我要跟他说事情。”小王现在就想快点把这玉石给交给掌柜的。

    “掌柜的好像出去了,怎么了?”

    “飘哥,我告诉你,这客栈里的二人……”还没等小王把话说完,门口便站着了师兄弟二人,他们两拿着剑指着众人,客栈里的人一瞬间全都跑了。

    “这……这是打劫吗?”李飘没有弄懂状况。

    “把石头扔过来。”

    小王见已经没有了退路,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要这石头干嘛,就扔给了师兄。

    师兄顺势一掰,结果玉石一下便碎开,师兄发现是假的,恼羞成怒。)

    “假的?”

    说完师兄冲上了楼追着逃跑的二人,此时师兄却被一把剑横在了脖子旁,师兄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退了下来,此人就是李飘他娘,李飘与小王尾随其后下楼。

    “年轻人,这么容易就动了怒气,怕是不太好。”

    “少说废话,你是谁。”

    二人已退到楼下。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乱动,我这上了年纪了,说不定手一抖,你可能就得去和黑白无常碰面了。”

    师兄:哼,你这老太真会唬人。

    大婶:你若不信,不妨一试。

    李飘:小心啊!

    小王:小心大婶!

    (师兄轻蔑一笑,便低头一甩躲过李飘他娘的剑,再一个后撤闪开第二剑,然后拿起手上的剑便想展开反击,李飘他娘却收回了剑,只见另一只手向前一推一抓,师兄便举止不动,剑像是被李飘他娘用内力抓住一样,师兄连同剑一块难以动弹,李飘他娘再次一推,师兄便向后退了几步,把剑用力向下一插便挺了下来。师兄此时大吼一声,便想冲过去继续与其打斗。)

    柳絮风:住手!

    (此时,只见门外走进一男子,此人左手拂后,右手置于胸前,头戴紫冠,一席白衣那头发有少许雪色,看上去虽有了岁数却异常俊朗,站定于门前,屡着胡须,给人一种仙人到此的感觉。)

    师兄:师傅,她……

    柳絮风:退后,你若再往前去一步,现已不在人世。

    师兄:是,师傅。

    (师兄不服气的向师傅作了一揖,便来到师傅身后,柳絮风走进大厅内,站在众人面前。)

    李飘:这武林盟主,果然是气质非凡。

    (此时李飘却发现小王不在身旁,四周望了一眼未果,大哈此时从厨房走了出来,端了两碗面。)

    大哈:哎呀妈呀,这好像还要多煮几碗哈。

    (大哈见气氛诡异,便又想跑进厨房。)

    柳絮风:不用了。

    大哈:啊,那行。

    (大哈尴尬的走到李飘旁边。)

    大哈:这咋回事啊这。

    (李飘不语。)

    柳絮风:四妹,别来无恙。

    大婶:谁是你四妹,一派胡言,看剑。

    (说完大婶便起势一剑指了过去,只见柳絮风一个侧身躲过,将其一掌把手中的剑打掉,然后一掌又将李飘他娘击倒回去。)

    李飘:娘!

    (李飘一个箭步便冲上去抱住了娘,没让其倒下去。)

    李飘:你!

    柳絮风:你不是在擂台上挑战武林盟主之人吗?幸会啊,少侠。

    (说完,师弟从门口进来,还带着一人,此人便是掌柜的,只见掌柜的被绳子绑着,嘴也被堵住。)

    大哈,李飘:掌柜的!

    掌柜的:呜呜——

    柳絮风:你们的人现在在我手上,四妹,我看,我们还是叙叙旧吧,就别舞刀弄剑了。

    (柳絮风一招手,师弟便把掌柜的推向李飘。大哈过去解开了掌柜的,四人退至一旁)

    掌柜的:不知道堂堂武林盟主,光顾我家小店,有何贵干啊。

    柳絮风:哦?难道就因为我是武林盟主,所以进店之前就必须以剑伺候吗?

    大婶:呸!

    柳絮风:四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个样子。

    (说完柳絮风坐下,自己拿起茶壶,取了一个碗,预备喝。而正在此时,大婶突然站了起来,朝柳絮风扔了什么东西,柳絮风侧脸一躲,用手空中夹住了此物,一看,是一把飞刀,柳絮风往地上一扔。)

    柳絮风:四妹呀,四妹。

    (说完只见柳絮风向前一伸手,像是隔空掐住了大神的喉咙一般,大神露出无比难受的表情,嘴角也留出了血。)

    李飘:娘!我跟你拼了我!

    (说完李飘冲了过去,师兄此时一向前,一剑横在了李飘面前,李飘无能为力,就退到了大婶旁,掌柜的和大哈也是拉着大婶,毫无办法。)

    柳絮风:我就不懂了,这么多年了,你是着了魔还是怎样,怎么对为兄就是如此大的怨恨呢。

    (就在场面不知道如何发展下去的时候,门口突然又出现一人,不是旁人,便是小王。)

    小王:把他放了。

    柳絮风: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王:我叫你把他放了,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说完小王便冲向师弟,抽出师弟的剑。)

    柳絮风:好,把剑给我,莫要伤着自己。

    (柳絮风放开了大婶,大婶一下倒在了地上。)

    李飘:小王,你……

    师兄:臭婆娘,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说完师兄便冲过去,想要取了小王性命。)

    柳絮风:住手!给我到一边去。

    小王:这就是你的弟子吗,要取你女儿的性命。

    师弟:什么!师傅,她是你的女儿。

    (众人被这一幕傻了眼)

    柳絮风:对,他是我的女儿,柳小月。

    小月:亏你还记得你有一个女儿。

    柳絮风:月儿,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大哈:什么,小王,你,你是柳絮风的女儿!

    掌柜的:天啦,柳絮风竟然有个女儿,还是小王……

    (说完掌柜的便晕了过去,大哈将其扶住。)

    大哈:掌柜的!掌柜的!

    李飘:小王?你……

    柳小月:对不住了各位,骗了你们这么久,对,我叫柳小月,是这武林盟主柳絮风的亲生女儿,早些时候知道我爹要来这莫干山寻找天机老人的秘笈之时,我就下定决定决心要先到这里,一定要比我爹早些找到秘笈。

    柳絮风:你,你这么做又是为何,这么多年了,你娘走的早,我就是不想你跟你娘一样,因为我而被牵扯进这江湖之事,所以从来都没有让人知道你的存在,就是避免杀身之祸,现如今,你不在那扬州城内吃喝玩乐,你跑来这莫干山找此秘笈,这是为何!

    柳小月:这是为何为何!你不记得了吧,你曾经对我说过,娘亲是被剑仙阁阁主所害,待你为娘亲报仇雪恨之后,你便不问江湖之事,从此以后就陪在我身边,对,此事过后,你身受重伤,我以为你养好伤后就不会再走,哪知道,你又欺骗了我,一去不返!到底你的亲人和你的江湖谁更重要!

    大婶:啊哈哈哈哈哈,柳絮风啊柳絮风,没想到,当年如意死前已为你生了一女,你还好意思说如意是被二哥所害,你好意思吗你,你这个江湖败类,你根本不配拥有你现在的一切!

    柳絮风:四妹,你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就请你闭嘴!月儿,你听话,我这次拿到秘笈之后就再也不会离开你,你现在先回扬州城好不好。

    (说完示意师弟过去。)

    柳小月:你别过来,对,我是不会武功,你是可以想对我怎样就怎样,可是呢,这一次,你要是再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柳小月用剑横在了自己脖子上,师弟见此不敢再向前。)

    师弟:师傅,这……

    柳小月:如果我比你先拿到秘笈,我就把这秘笈毁掉,让你一辈子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这样,你就会对你的江湖没有了目的,这样你就会回到我身边,我也可以做你的好女儿了。(边说边哭泣)

    柳絮风:你听我说,月儿,你先把剑给爹爹,爹爹答应你好不好,这秘笈咱不要了,你先把剑给我。

    (柳小月慢慢准备放下剑,望着柳絮风,此时大婶却突然挣脱李飘,一把从背后掐住了柳小月。)

    柳絮风:四妹!你!

    大婶:柳絮风,我可真为你感到悲哀啊,你说你柳大侠体内居然也会流着人血,你居然也会有感情吗?怎么了,现在你女儿的性命在我手上,紧张了?

    柳絮风:四妹,你岂能用这般手段,你别乱动,我求你,不要伤害月儿,你有什么冲着老夫来。

    大婶:我知道,论武功我怎样都比不过你,我能怎么样,你觉得我这样就很无耻了吗?那你当年杀了二哥和三姐呢,你不觉得你无耻了吗?现在你女儿你就这么紧张了吗?那你杀了如意,杀了她娘,杀了你自己妻子的时候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吗!

    柳小月:什么,你,你杀了,娘……娘是你杀的?

    柳絮风:你别听他一派胡言,不是这样的月儿,你听爹说……

    大婶:听你爹说?你爹能给你说什么?当年我和二哥,就是剑仙阁阁主,还有三姐和你爹四人义结金兰。后来你爹与二哥在一次比试之中二哥无意之中伤到了你爹,而此时你爹正想成为武林盟主,岂能听受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日后非要与你二哥在剑仙阁再比试一场,二哥从来都是一个与世无争之人,他明白你爹到底想要什么,便故意想输给你爹,哪知道二哥被你爹在空中一掌击倒后还不罢休,提剑便冲向要害之处,你娘当时在一旁察觉不对,想上前去组织你爹,哪知道你爹竟然一剑刺在了过来的你娘胸口上,你娘当时就倒在了二哥身上,你爹当场就发了疯似的,眼睛里已经没了人性,二哥正起身扶起如意之时,你爹一剑便刺死了二哥,之后,染红了整个剑仙阁。

    李飘:这……这就是当年剑仙阁灭门的始末吗…

    柳小月:爹,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说完柳小月用手甩开大婶的手,冲向柳絮风,柳絮风直接一掌将小月打晕,抱在了怀里。)

    柳絮风:来吧小姐扶到一边。

    (师兄师弟听后连忙抬着小姐坐在了椅子上。)

    大哈: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当武林盟主。

    大婶:武林盟主?就他,他这个武林盟主不知道是踩着多少人的尸体才走上来的。当初三姐就是来找你问清事实的真相,哪想到你,你这个心狠手辣的人竟然连三姐你也下得去手,你难道忘了吗?我们四人曾经在剑门山,我们一起结拜时你所说的话了吗?

    四人:今日你我兄妹四人在此,义结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月死!只求山神保佑四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柳絮风:好!今日,你我四人结拜金兰,既然三位弟弟妹妹决定我柳絮风为兄长,我就说两句。

    三人:好!

    柳絮风:今后,你我四人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和你们二哥一定会带着二位妹妹过上好日子,我们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就让所有的不易和烦恼,相忘于江湖!

    三人:好,相忘于江湖!

    四人:哈哈哈哈哈

    大婶:好一声相忘于江湖,柳絮风,你毁了我们四个人的江湖,你毁了我们四个人……!

    (柳絮风打断)

    柳絮风:够了!四妹,你这又是何苦呢。当年二弟和如意的死,还有三妹,并不是你所知道的这样。

    (柳絮风坐了下来。)

    柳絮风:哎,看来,这瞒也瞒不住了。当年,我们四人结拜完后,我就开始闭关修炼,想必你也知道我在山里待了五年之久,这你知晓吧。

    大婶:你修行这五年我听三姐讲过,这又如何。

    柳絮风:你知晓就好,当年还未结拜之时,我与二弟在城外赶路时看见两人在欺负一女子,待我和二弟赶走二人后才知此女名如意,爹娘已死,被人卖到扬州城内做了一个富人家里的丫鬟,出门逛街之时被方才二人强掳至此,之后此女便求我与二弟要跟着我二人,不想再委屈于富人家中。当时我对如意已然心生爱意,便答应了她。之后我们三人就一起在这江湖之中,之后便遇到你与三妹。

    大婶:这又能说明什么。

    柳絮风:你不知道的是我虽爱慕如意,可如意是心向二弟,二弟看出我心里所想,便不想为难,便拒绝了如意。之后如意答应了我与我结发夫妻,就在成亲当夜,你们想必当时也看见了,如意当时早就哭的不像人样。你们或许认为是她高兴,我起初也是这样以为,可之后你们都走了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告诉了我他心中所念。所以在此后没多及,我便进山修炼了五年,让如意自己决定吧。之后当我出山后,二弟就飞鸽传书给我,约我三日后在剑仙阁比试武艺。

    大婶:你胡说!简直一派胡言,柳絮风,你,你……

    (大婶说完咳嗽了起来。)

    李飘:娘!你别激动娘!

    (李飘过去扶住了大婶)

    柳絮风:我知道你不相信,就跟三妹一样,我如果说我知道这孩子不是你孩子,而是三妹的孩子,这样你会相信我刚才所说吗?

    李飘:什么!

    大婶:你,你……

    柳絮风:对,你身旁的这个孩子,原名李三思,就是三妹,也就是天机老人的儿子!

    大哈:什么!李飘是天机老人的儿子!

    (说完大哈也晕了过去。)

    李飘:娘!这人在说些什么!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大婶:孩子啊,没错,我不是你娘,我装疯卖傻这么多年,带你躲了这么多年隐姓埋名,就是为了不让原来的江湖恩怨牵扯到你们这些后辈身上。

    李飘:这不是真的,不是!

    柳絮风:孩子,你娘……

    李飘:我杀了你!你这个假仁假义之人!

    (说完李飘便去捡起柳小月所丢下的剑,便想冲向柳絮风,所有人都没想到柳絮风端起茶喝了一口,对来的李飘也没有躲闪之意,李飘一剑直接刺到了柳絮风。柳絮风吐了一口血。)

    师兄、师弟:师傅!师傅!

    大婶:柳絮风,你……

    (李飘自己也吓傻了,把剑拔了出来呆滞的在原地大叫着准备第二剑。师弟见状上前忙跑到师傅身旁,而师兄在扶着柳小月。)

    师弟:你,你竟然伤我师傅!

    (说完师弟一掌打掉了李飘手中的剑,一脚踢飞了李飘,李飘撞在桌上晕了过去。)

    大婶:你这个无名小卒,竟敢伤我儿!

    (大婶跪在地上手一扔,只见师弟应声倒下中了飞刀。此时,掌柜的和大哈醒了过来,立马起身又扶住了大婶,让他往后躲,这时候柳絮风站了起来。)

    柳絮风:当年我已得知如意和二弟在一起的消息,而且生下一女,取名为月儿。而你们却不知。二弟约我去剑仙阁我也知道用意,比试中,我见二弟出招皆为致死之处,我从未见过如此凶狠的二弟,我想若继续下去,肯定会有一人命丧当场,我便故意受他一掌,倒在地上,便结束了那天的比试。后来我离开了剑仙阁,二弟一晚来找到我,叫我赐他一死,说不配做我的兄弟。死后他也只放心我一人照顾如意,还有月儿。四妹呀,你让我如何是好?

    大婶:二哥,他怎么会?

    柳絮风:我拒绝了他,我心里爱着如意,只要如意和二弟能活的好好的,我便心满意足。可是二弟却在我门前跪了整整一晚,待我早上出门之时见他,他告诉我,若我还是不肯答应他,便喝下毒药,一了百了。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我答应了他,就在二弟故意中我招后,他早已闭上眼等着我一剑过去,可谁又曾想到如意挡在了他面前,而我早已收不住此剑。

    (柳絮风吐了一口血)

    柳絮风:你可知道,四妹,这一剑下去,死的是如意,而就在我几近崩溃之时,二弟扶起如意后,大叫一声便径直撞进了我的剑上。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我当时确实差点疯了,我已经失去了理智,血洗了整个剑仙阁。

    大婶: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柳絮风:而当时天机老人,也就是三妹,刚好在我去二弟家抱走月儿时,碰见了我。你知道三妹是个用毒之人,只见她一个箭步过来,我躲开了她的催命掌,而她尽管她收手够快,但毒气却还是到了我抱着的月儿体内,月儿当时脸已经开始发绿。中了三妹的催命掌的人只有靠天山顶的银叶莲花才能解毒,可月儿只是一个还未能走路的婴儿,又怎能坚持到取得莲花之时。当时我和三妹就立刻给月儿运功想把毒逼出体内,没想到,竟耗尽了我们二人所有内力,而当时三妹又是才生下孩子,体质怎么受得起这般折腾,我两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我也给他讲了我之前所说的那些事情,她闭上了眼睛,我也闭上了眼睛,后来事情你就都知道了,你来之时,三妹已经不在人世,而我是被你救了回来。

    大婶:柳絮风,你告诉我,这些不是真的,你根本就是在骗人。

    柳絮风:四妹,事到如今你要怎样才信呢。而天机老人所留下的秘笈藏在玉石里这个传言我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秘笈,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当年二弟留在月儿身上的玉佩就是那块玉石,而玉佩当年给月儿疗伤时掉在了那里,我醒后便带着月儿消失了,玉佩应该在你那里。

    大婶:没错,我放在了飘儿身上。

    柳絮风:三思,三妹取了一个好名字啊。

    师兄:玉佩吗?我知道,师傅,在我那。

    柳絮风:什么!在你那里,快给为师。

    (说完师兄跑了出去,马上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和玉佩。)

    师兄:之前我假扮这小子的时候穿了他的衣服,这玉佩里果然有东西师傅,你看。

    柳絮风:哈哈哈哈哈

    大婶:这上面写了什么。

    柳絮风:你拿去看吧。

    (大婶步履蹒跚的走向柳絮风,拿过纸条。)

    大婶:扬州城外巧遇依人楚

    诧知如意之归心向属

    剑门山下四人面香炉

    莫问莫道相忘于江湖

    (大婶读完此诗便已经是泪流满面。)

    (而此时,李飘恰好醒了过来。)

    李飘:你这奸人,我定要杀你!

    大婶:李飘!

    (大婶挡在柳絮风前想阻止李飘。)

    柳絮风:你,四妹,你这又是何苦呢!孩子,我早就该死在了二十五年前了,今日,就让我们兄妹团聚吧,不过,月儿就拜托了。

    (说完柳絮风跪在地上,低头自己了断了自己,没了气。)

    李飘:啊!

    (随着李飘一声大叫,柳小月也被惊醒了过来,掌柜的、大哈、师兄呆滞的望着这眼前发生的一切,李飘叫完便晕倒在了地上。柳小月跑了过来看见自己爹倒在血泊中,哭喊着。)

八一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81zw.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