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正文 (八)奇风口逃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诶,你刚刚怎么看出来的啊。”

    “什么?”

    “钱富贵啊。”

    “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

    “我都说了带你去巴山门了,你就不能和我亲切点吗?”

    王子衿冷了李三思一眼。“恩。”

    “好,我闭嘴。”说完李三思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

    “我从小就被我爹喂食一些山药,就是为了防止中毒,早就成为抵抗一般毒性的体质,这点迷药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不过是想教训教训他罢了。”子衿说完骑上了马。

    李三思心想,原来眼前这人还不算什么,她爹才是可怕。“那是你亲爹吗,天天喂你吃那些东西……”

    “你再说一句我让你一辈子说不了话,我爹是为了不让我变成我娘一样。”

    “你娘?你娘怎么了?”

    “废话少说,赶路吧。”说完王子衿缰绳一提,驾着马儿就往城口去。

    “你好奇怪哦你这人。”李三思随后跟了上去。

    邻水城的黄昏,街道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大多应该都在家中吃饭吧,可能再过一会儿天渐渐黑时人们又会出来游玩,冬暖夏凉的邻水是很多人避暑之地,好多大官大户都喜欢在这里修建一些山庄来休养生息,这一带的人也都比较阔绰。

    “我问了,这刚好有个商队是要去巴蜀的,她们说给点钱就可以了。”

    “恩,那就走吧。”

    李三思给了商队的人一点银票让他们答应了一起去巴蜀,自己前去一路上也避免不了迷路,还要到处问路,不如跟着商队,这点王子衿还是赞同的。二人来到商队后面的马车上,里面是一些货物,二人只能勉强有个位置坐下。

    “你把我望着干嘛?”

    李三思望着王子衿又不说话。

    “你说你一姑娘出来干什么黑店,做一些杀人越货的事情啊?”

    “当你到了被逼无奈的时候你也会这样的。”

    “那你走了,你客栈怎么办?”

    “那本来就不是我的客栈,客栈老板早就被我杀了。”

    李三思吞了吞口水,“别人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没办法,我要救我娘。”

    “需要白花花的银子?”

    “那只是缓兵之计。”

    李三思低头沉思了一下,这王子衿去找柳絮风到底有什么目的呢?要不自己还是跟她说了实话柳絮风已经不在人世,可是万一她是想找个武功高强之人医治她娘的病呢?这除了柳絮风应该还有人可以吧,这武林不可能没有武功高强的人了,说不定巴山门就还有呢,什么副掌门啊大弟子之类的,这些都可以试一试啊,三思点了点头,到了再说吧。

    “是什么怪病吗?”

    一抬头发现王子衿已经靠着睡着了。的确,这几天以来是挺累的,而且也不知道面前这女子跟着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自己就是一个无名小卒,在思考之际李三思也慢慢睡着了。沿途的商路也不算颠簸,二人在马车上睡得很安稳。

    睡着睡着王子衿突然惊醒,直接一脚踹在了李三思肚子上。这一脚把李三思从梦中带到了现实。“怎么了怎么了!”

    李三思着急的望着四周,发现自己还在马车上,随后看着面前的王子衿。

    “我们的马车停了。”

    “吓死我了,我以为什么呢,可能在休息吧。”李三思说罢靠着又准备睡去。

    “不对,这商队应该有问题,你记得钱夫人说过这附近山贼很多吗?”

    “你是说我们遇到山贼了?我出去看看。”李三思瞬间紧张了起来。

    “不对,我现在才想起来,这商队是邻水城内的,他们恰好你说去巴蜀他们就去巴蜀,这周围山贼又频繁活动,整个商队都没看见一个带着护身武器的人,也没见到所谓的人来预防山贼的出现。”

    “这又不是镖局,那里有什么你说镖师这样的,不会的。”李三思笑了笑,感觉王子衿想多了。说罢,三思下了马车,下去张望,发现商队的人在路边休息。

    “嘿,你们醒了,刚刚看你们睡着了就没叫你们,这有水你们要吗?”商队的领头人看见李三思站起身来朝他打着招呼。

    “不用了,我们自己有。”

    李三期说罢笑了笑挥挥手回到了马车上。

    “你看吧,我说的你想多了,疑神疑鬼的。”

    王子衿把头缩了回去,看到了商队的人在路边休息,他没有回答李三思,只是感觉一切都怪怪的,但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虑了,李三思都觉得这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不好的习惯,干什么都觉得这不对那不对,这有危险,那有危险的。

    李三思见她没有说话,也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便靠在一旁继续他的美梦。

    王子衿则是没了困意,坐在马车前,商队也休息完毕继续上路。

    月亮慢慢升了起来,周围也刮起了些风,煽动着树叶与树叶之间沙沙的声音,配合着蝉鸣还挺有一番味道。商队经过了小路,来到了一条两边都是峭壁的狭隘进风口。王子衿抱着自己的腿蜷缩着,这风慢慢吹进了骨头里一般,莫名的冷意。

    突然,商队又停了下来。

    王子衿正在准备回到马车,她探出头望了望前面,发现没有看到商队的人。他立刻心里开始发毛,他又是一脚踹醒了李三思。

    “干嘛!”

    三思传来一声不耐烦的话语,摸着头,爬了出来。“你觉得踢着很好玩吗?”

    “你看。”

    李三思下了马车,往前望去,发现商队的人每个人都提着刀。

    “我们遇到山贼了?”

    “是我们遇到山贼了。”王子衿淡然的说道。“你没看是朝着我们走过来的吗?”

    李三思揉了揉眼睛,果真这些商队的人每个人提着武器就朝着自己这辆马车慢慢走了过来,二人躲在马车后。“怎么办啊?”李三思抱着自己的包袱,“我们往哪里跑?”

    王子衿转身看了看后面,也就没想过跑了。

    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们的后面。

    “别来无恙呀,两位少侠。”钱富贵说道。

    “好你个钱富贵,我们在钱府就不该……”

    “不该什么,难道你还敢杀了我不成?”钱富贵周围站了几个大汉,自己在中间肥头肥脑的却感觉很威风。“那可是邻水城,杀人,是要进大牢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里是奇风口,是荒山野岭,我钱富贵在这杀人了谁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我怎么看你怎么恶心。”李三思咬紧牙齿望着。

    “死到临头还嘴硬,上!”钱富贵手一招,周围的人和商队的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向二人。“那个女的别给我伤着了哈你们。”

    “混蛋。”王子衿暗骂一声,怎么让自己遇上了这种淫贼,自己可不能栽在这里,死都不可能被这钱富贵抓去。

    等人就要近到身前时,王子衿发现这些人都带了面纱和斗笠,这钱富贵可真是聪明,还知道防范起了子衿的毒粉,李三思和王子衿背靠着背,三思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自己这时就恨自己当初没有学点啥武功啥的,到了现在却没啥派的上用场的。

    “抱我。”

    “啊?”

    “抱住我,你不是会轻功吗?”

    “可是……”

    没等李三思反应,对面一口九环连齿刀便朝着二人劈了过来,说时迟那是快李三思搂住王子衿的腰反身脚一蹬便踩着马车上去,再一蹬马车便朝着岩壁飞去。哪知这时下面的人也不是吃醋的,一个小个子直接一跃便到了二人上方,速度比李三思快了很多。

    王子衿见状从腰间掏出一把毒粉向其撒去,可是这人一个转身蹬在峭壁上,反身避开,直奔空中的二人,李三思在空中也无法做出动作,只见一把弯刀刺向了二人,李三思心想着护住王子衿,用尽了力气将王子衿朝上扔去。

    “接住我的美人!”钱富贵看见了着急了起来。

    那人听见便踢开李三思借力又朝王子衿方向去,王子衿回头就是一洒,这时小个子没办法躲避,直接迎着毒粉,可又不能闭上双眼或者低头用斗笠挡住,在空中惨叫一声撞在峭壁上跌落下去,已是尸体一具。

    王子衿则用手扣住了突出来的石头,往侧一翻,暂且在一块岩石处站定了脚。他此时转身望向被踢开的李三思,发现李三思被踢到了车队的马车上,晕了过去。下面的人叫骂着,又有二人准备向上而来。子衿见状,咬了咬牙齿,想着没办法只有一试,纵身一跃。

    “别伤着了,谁活捉我的美人儿赏银千两。”此话一出,众人像是见了玉皇大帝一般兴奋的朝着王子衿而去,都想接住跳下来的子衿。空中,众人为了争抢互相开始下着黑手,好多人都被在空中要么被踩了下来要么就被身后一刀,好多人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子衿却顺势在每个来抓自己的人身上左一脚右一脚的,突然,一个人用手抓住了她的脚,顺势把她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子衿此时,望向此人,嘴里吐出一根银针直插眼睛,伴随着一阵剧痛,撒开了手。王子衿也从半空跌落在了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血。还没给喘气的机会,众人又围了上来。王子衿感觉自己可能就没有还手的力气时,李三思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

    只见他掏出一个球状物向前扔去,原来是三思在晕倒处,发现了钱富贵准备的睡梦丹,怪不得二人上车之后就倍感困意,这种玩意儿放在一处打开,周围的人立马开始四肢乏力,头脑昏沉。睡梦丹在身前炸开,里面很多药丸撒了满地,在这奇风口风势也帮了二人一把,风刚好向众人吹去,这睡梦丹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众人行动瞬间迟缓,有的则抵抗不住应声倒地开始昏睡。正当李三思得意之际,钱富贵旁边的大汉却已到身后,刀口已经举了起来。王子衿抬头突然看见,推开了李三思,自己在想避开时却来不及,自己身后多了一条刀痕,鲜血染红了衣襟。

    “谁让你伤到她的!”钱富贵在一旁发起怒来,叱骂着拿刀的大汉。

    “老板,我……”这人也是个傻大个,被钱富贵一骂便摸着后脑勺,在跟他解释。

    此时李三思可管不了那么多,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刀刃,从背后就刺穿了大汉的身体。大汉惊恐的眼神,没来得及转头看便倒在地上咽了气。李三思马上扶过王子衿,抱到一旁马上,单脚一跨便上了马扬长而去。

    钱富贵躲在远处看见李三思骑马逃走,立马冲了出来叫骂着,可这些喽啰都抵抗不住这睡梦丹变得死气沉沉在原地坐着躺着,钱富贵气的直跺脚,“一群废物!一群废物!”

    在钱富贵的叫骂声中李三思抱着王子衿,满身已是被子衿伤口所溢出的血所染红。

    “坚持住,坚持住,不要死!”

    李三思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哭了,也许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也没有遇见这种情况,他现在好像变得害怕失去身边的人,可这王子衿明明是个不相干的江湖女子,自己也是半信半疑的带她顺路,自己却为何如此心痛,想被绞住了一般。

    “你……哭…什么……”王子衿微微发出颤抖的声音。

    “你别说话!你不能死听见没有,你还要救你娘呢!”李三思完全不想顾身后的钱富贵到底有没有追过来,快马加鞭的向前,也不知道去往何处,他现在只想救人,一心只想着找到能救治她的地方。

    “娘……娘……”王子衿听罢在怀里喃喃着。

八一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81zw.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