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三思而行江湖 > 正文 (十)剑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你来找我有何事。”

    李三思抬头望了望,看见了小王,也就是柳小月,还有身边的师兄。

    “李大侠,不知道光顾我巴山门有何事,如无要紧之事,请回吧。”小飞站了出来,他好像不想李三思与柳小月有过多的交谈,因为他现在想的是如何把巴山门稳固下来,这师傅不在人世一事迟早都会传遍武林,到时候巴山门的敌人就会虎视眈眈,不做好打算,吃亏的总是自己人。

    “当然。”

    小飞示意让李三思坐,李三思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柳小月望着李三思,眼睛里也泛起泪光。柳小月看见李三思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过去,自己童年的景象,想起了柳絮风,也在想自己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亲爹,还有面前的李三思,自己的执念,自己的阴差阳错,这一切,都让他夜不能寐。

    “情况紧急,小王……”

    “叫我柳小月。”月儿冷若冰山一般望着李三思。

    “月儿,我在来时路上听见有人说要偷袭你们巴山门。”

    “此话当真?”小飞站了出来,非常紧张。

    “千真万确,我在路上还耽搁了一阵,我估计,这些人应该就快到了。”

    “没想到这么快吗,此次武林大会之前师傅就说大会一完肯定很多江湖中人想要来打我巴山门的主意,看我师傅年过半百,想乘虚而入,可现在更别说师傅不在了。怎么办啊?”小飞非常着急的样子。

    “大师兄,这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小月在这里恳求师兄能够保住我爹的心血。”

    “这是在下的使命,李飘兄弟,你先做休息吧,多谢你的消息,我们得去做好准备,失陪了。”小飞说完与柳小月便离开了会晤厅,不知去了哪里。

    李三思也是一直望着柳小月,感觉近在眼前,却给自己一种远在天边的感觉。柳小月也没有回头看李三思,直接走了出去。李三思叹了叹气,不过现在也不是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了,山下还有个王子衿等着自己去救呢。

    想罢,李三思就在巴山门上开始寻找这黑蝎的线索。这种东西肯定如果在这里,那么必定是不会让一般人进去的。所以,他就要去巴山门所封闭的地方。他在里面晃悠着,却突然看见梁坤却在比划着,这许多弟子开始在搭建灵堂了。他心中暗道不好,这要是一弄成,不就相当于告诉全天下这柳絮风已死吗?这下子,好多虎视眈眈的人肯定不会错过这么一个好机会啊。这梁坤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然,李三思知道自己始终在这里是个外人,他只能去找柳小月或者小飞师兄。

    “你又要干嘛?我们正在商量门派之事,你别以为你通风报信就是内人了。”

    “怎么,现在跟我就是这种态度说话了?”

    “有屁快放。”

    “这难道叙旧都不成,好歹我们的爹娘……”

    话还没说完,这一转身就是剑已横在了李三思的脖子上。

    “这刀剑无眼,你也知道你不会武功,可别一不小心把我给一命呜呼了,柳大小姐。”

    “我要是想杀你,我在余杭客栈便已经割下你的人头了。”柳小月把剑又收了回来。

    “发生这样的事,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就已经被历史捆在一起了吗?”

    “我不想去想这些事情,我现在只想把我爹的心血留下来。”说完转身望着天,这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

    “可是,他不是你亲生……”

    “他就是我爹!”柳小月听见李三思这话一出,便动了怒,转身就给了李三思一脚,这一脚刚好踢在肚子上,李三思往后一撞撞在了石柱上,这石柱却一声闷响,然后李三思脚下石砖却突然消失了,柳小月看见急忙上去一把抓住了掉下去的李三思的手。

    “抓紧了。”柳小月望着李三思。李三思却笑了,但这柳小月怎么也只是个弱女子,不会什么武功,这光说力道就不可能坚持的住,两人一起掉了下去。

    另外一边,王子衿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这一开始老婆婆还以为这王子衿是个男的,但后来看见这王子衿女扮男装,伤势又不浅,便还是决定救救这个女孩子,顺便在逗乐逗乐这李三思,其实他也不知道这黑蝎子在哪里,这确实有此物,但是却不知在哪,骗他去巴山门, 只是想看看这小伙子对这女孩是否情真罢了。

    王子衿在听老婆婆说罢之后,在床上便笑了出来,他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本来这李三思就要去巴山门,但是只希望他能平安回来便好,一方面是他能救自己的娘,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自己有些喜欢上了这个神神秘秘的男人吧。

    这老婆婆原来是苗疆人,当年和自己心爱的人来到此地,结果原本幸福美好的生活却被这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却破灭,在夫君被人杀死后,自己已无去处,当时这巴山门还不叫巴山门,而是叫凌空派,是柳絮风的老祖师爷创下的,那时老婆婆便被收留,给山上的弟子们负责做些饭菜,掌管后厨。闲暇之际这柳絮风的师傅还给了这老婆婆一本书,上面写的正是他们苗疆人自己的巫蛊之术,她就自己拿去看了看,后来一些变故之后,凌空派被其他门派所打败,自己就跑到了山下盖起了一间茅屋,研究起了巫蛊之术,后来才听闻这柳絮风又杀了回去,夺回了此地,创立了巴山门。

    “真是谢谢了,那婆婆,该怎么称呼您呢?”

    “叫我婆婆就行了,你在这里安心养伤吧,他应该会回来找你的。”

    王子衿点点头,此时自己在床上还不能动弹,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婆婆的感激之情,只有默默点了点头。

    等李三思和柳小月醒过来已经过了一天一夜,李三思还是被柳小月所踢醒。二人抬头一望,已是望不见,像是无底洞一般漆黑一片,但自己却没受什么伤,因为这下来的高度不是很高,这后背摔下来也没有散架,心里暗道一声幸运。

    “怎么办,什么都看不见。”

    “先摸摸,这四周。”

    “看都看不见,怎么敢摸。”柳小月害怕的抱住自己的腿,蜷缩在角落。

    这时,李三思在顺着墙摸着,这像是地上溶洞一样,摸着一点都不平坦,摸上去就是坑坑洼洼的墙面,好像就是纯天然的洞一般。这时,他却摸到了一个松动的石头,这石头摸上去圆滑的很,他用力按下去试试,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两个人面前突然敞开了一道石门,光线从石门里射了出来,照在了二人的脸上。

    “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怎么知道。”

    两个人都望的目瞪口呆。

    李三思走在前面,柳小月跟在李三思后面,小心翼翼的二人慢慢走着。

    二人面前,是许许多多的断剑,也有的剑插在了地上,也有的剑在岩壁上,总而言之,到处都是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剑冢?二人刚好走进去,门一下子就关了起来,李三思转身怎么弄都弄不开这石门,简直就像是一整块石头一样。

    “这,这是什么地方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柳絮风不是你爹吗?你都不知道,我还知道了。”

    “我,我又没来过这门派里,从小我就在院子里长大。”柳小月越说越变得委屈了。

    “诶,别哭,我们要想办法出去,你想,你在这呆着要是别人来攻打你们巴山门了,你怎么办。”

    “对,我要想办法出去。”

    说罢,柳小月开始在这剑冢里到处跑来跑去的找机关,想打开出去的出口,而李三思却环顾了一圈之后发现这剑冢莫名有些不对之处。这四周都是表面上看着很杂乱的剑,可是这剑冢的东西两方却是漏出了很长一条空缺,没有一把剑在上面。而这南北两面却是错综复杂的剑柄,剑把,剑刃散落着。

    他随手拿起了一把断剑,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他顺着这东西一条道走着,看着脚下周围之处发现这肯定是人为的,并不是随意散落的,这剑冢应该就是精心修建过得。不过他发现了这规则又不规则的剑堆又不能解决此时的问题啊。

    “诶,你在干嘛,你要是乱踩踩到什么死了我可管不到你。”柳小月在那边对着李三思吼道。“你叫我找出口,你自己在干嘛呢。”

    “等等,踩到?”李三思突然觉得自己想通了什么,他迅速的从这头跑到了另外一头,然后望着这前方这条剑堆里没有插着剑的小道,柳小月以为李三思鬼打墙了一般,跑过来看着他。

    “李飘,你在干嘛呢啊?看傻了?”

    “你别说话。”

    李三思望了望这条“路”,然后抬头望了望,在这洞顶部居然有一把剑镶在了石头里一样,这顺下来,刚好就是这条“路”,柳小月不懂的望着李三思,李三思兴奋道。“我以前就听别人说书的说过,这武功高强,特别是喜欢用剑的人这死后这剑就尤为重要,一般都是剑不离身,但是这人之将去,这剑难免就会丢失,所以就有残影剑一说,只有顺着剑身的残影,你才能看见这剑本身的位置,你不信你去其他地方看,你能不能看见这洞顶部的剑。”

    柳小月听罢,跑到其他几处都试了是,发现真像李三思所说,并不能看见,只有在刚才李三思站的地方才能看见。这时李三思一个纵身,踏着岩壁飞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剑,硬生生的把它从岩壁里取了出来。

    这时却洞里开始颤抖,这些剑堆的剑,地上的剑,岩壁上的剑开始抖动,发出巨大的声响,难道触碰了机关?

    “完了,这,这难道说书的骗我,这是机关吗?”

    突然,剑堆直接垮塌,漏出了一个天坑,李三思与柳小月被这气浪所打在了地上。

    “啊哈哈——”此时下面传来一个人尖锐的笑声。

八一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81zw.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