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08:采花飞贼(八)
    如果这个学生可以服个软,道个歉,魏渊心里再不舒服,看在柳佘面子上,也会忍下来。

    现在么,他倒是被气笑了。

    非得听一听这个顽劣不堪的学生有什么理由,到底是什么重要事情,值得她大半夜翻墙。

    姜芃姬丝毫不惧,面上不见半点儿忐忑,反而胸有成竹。

    那个大冷夜拿着羽扇的青年一抬手,冷厉的神色闪过一丝兴趣,对着魏渊说道,“功曹先生倒是可以去正厅听一听这位小友的话,最好能屏退左右,想来这位小友不会让先生失望。”

    魏渊闻言一惊,然而他也是老人精了,很快就将这一丝情绪收敛起来,虎着一张脸。

    “过来。”

    姜芃姬出声阻拦,“先生不急,解释之前,学生有一个不情之请,还希望先生应允。”

    “说!”

    “学生冒昧,希望能见一见先生后院府上的女眷,包括一干仆妇。”

    魏渊被她得寸进尺的举动弄得有些火气,要不是青年之前的话打底,他现在都能开骂了。

    十二岁的少年,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已经是半个成年人了,成家立业的也有不少,魏渊自然不可能将姜芃姬看做孩子,更多是将她当成一个成年“男性”看待。

    一个成年男性半夜翻你家墙,末了还说要见一见他府里的女性,这种直白的羞辱,他没动手将人骂得狗血淋头,顺便将人轰出去,或者扭送到府衙,已经是涵养极佳了。

    一旁的青年微微眯着眼,侧打量姜芃姬,心中隐隐闪过一缕直觉。

    “功曹先生最好还是应下,这位小友来意非恶,恐怕真是为了先生好。”

    原本火冒三丈的魏渊,竟然因为青年三言两语而打消了火气,这个变化让姜芃姬和风瑾都对他投以审视的眼神。姜芃姬更是将对方的老底掀开,青年心中莫名一寒,却说不出源头。

    魏渊黑着脸,咬着牙应下。

    “就听文证一次。”

    姜芃姬这会儿有些暗暗笑了,看样子这位西席风寒病假是假,后院闹鬼是真。

    依照这人的脾性,若是现自己妾室房内出现陌生男子的衣物或者活动的痕迹,想来会气得血压飙升,之所以请假请到现在,估计是这破事儿还没折腾完,想抓奸却碰上她?

    魏渊先生大步流星走在前头,姜芃姬脚步频率不紧不慢跟在后面,正好与那个青年相邻。

    她唇角含笑,话中带着些许试探,“不知道这位郎君如何称呼?”

    风瑾看似脸色正常,然而隐隐有些不爽。

    损友坑了他一把,还没给他解释,转头就勾搭上一个相貌奇异的外族人,心中不平衡啦!

    “在下亓官让。”

    姜芃姬蹙了蹙眉,虽然挺讨厌这个时代乱七八糟的称呼,然而还是习惯性问一句。

    “那郎君的表字呢?”

    青年眼神依旧阴郁,毫不留情地说,“小友与在下关系浅薄,还不到互称表字的程度。”

    翻译过来就是:老子跟你不熟,别凑上来套热乎。

    姜芃姬心中一哂,压低声音,用仅用她、青年和风瑾才能听到的音量问了句。

    “也别这么说么,严格说起来,你也算我未来的半个妹婿了,何须如此见外?”

    风瑾听得专心,然后一脸懵逼,“兰亭有妹妹?”

    问完之后他回过神,柳佘府上的确还有一个庶女,不过年纪貌似还不足九岁?

    风瑾是懵逼的,然而她的话落到青年耳中,无异于是平地惊雷,炸得他脑袋有一瞬放空。

    “你……”

    她打断他的话,重复问了一句。

    “先生表字呢?”

    她想知道的消息,那就一定要知道,不想回答,她也会有办法让对方回答。

    青年:“……”

    不过须臾,青年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淡定说,“方才先生已喊,你莫非没有听见?”

    姜芃姬眼睑上扬,丢出一枚白眼。

    “自己介绍的和旁人顺带提的,意义不同。”

    青年暗暗深呼吸一口,隐隐有些同情风瑾了,刚才被人坑得有苦难言,估计就是这感觉。

    “在下亓官让,表字文证,不知小友如何称呼?”

    “柳羲。”

    没了?

    青年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下文,表情略微一扭曲,倏地想起风瑾刚才提及的“兰亭”。

    估计这就是柳羲的表字了。

    虽然见面也才一盏茶的功夫不到,然而青年却有种抬起扇子给她两下的冲动。

    太欠揍了!

    姜芃姬看着前方魏渊的身影,眼神略显复杂。

    “文证是好奇我怎么知道先生意图招婿?”

    亓官让点点头,他的确是很好奇,这件事情魏渊也就隐晦跟他提过,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姜芃姬一来就说穿这件事情,亓官让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难不成她听墙角了?

    这不可能!

    姜芃姬刚想开口,然后猛地转头对风瑾道,“非礼勿听,蒙住你的耳朵。”

    风瑾:“……”

    他冤枉!

    尽管他也很好奇,然而姜芃姬既然这么说了,估计那些内幕不适合亓官让之外的人听。

    老老实实抬手捂住耳朵,刻意落下好几步,免得不小心听到什么东西。

    他这样可怜兮兮的模样,瞬间引起直播间一群母爱泛滥的宅男宅女的同情心,刷屏一般的打赏如流水一般涌进后台。见状……姜芃姬她表示,更想欺负风瑾了,怎么办?

    “文证到魏府的时间不怎么巧妙,正巧碰上外男不得听的丑闻。”姜芃姬低声说出令亓官让心神俱震的内容,“这内容,不仅与魏先生后宅妾室有关,更严重地说,兴许还牵连到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两位小师妹。想来,两位娘子纵然无碍,这名声也毁于一旦了。”

    接着,姜芃姬又脸色淡定地说出一串高能信息。

    “文证你年轻丧妻,又出身北疆边陲,民风彪悍,对女子清誉看得很淡,至少比东庆那些士族贵子淡得多。生这种事情,无论是大娘子还是二娘子,以后的婚嫁恐怕都困难重重。”

    如果是高门士族的女子出了这种事情,在婚嫁的处理上还不算太难。

    要么含恨低嫁,嫁给身份地位都不符合自己的夫君,当然,对于夫君的条件不能挑剔了,要么是地位稍高的浪荡不成器的嫡子,要么是努力有才却地位低下的寒门庶子。

    要么就直接绞了头当姑子,一辈子青灯古佛,吃穿用度由家里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