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66: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三)
    姜芃姬眼神冷漠地听着耳边系统催命符一般的倒计时,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寻梅,今天晚上要是听到什么动静,不用进来查探。”

    寻梅坐在门外守夜,身旁放着一套折叠整齐的床褥,这是侍女用来守夜时候御寒用的。

    听到姜芃姬的嘱咐,寻梅虽然错愕,不过仍旧应了下来。

    “是,郎君请放心。”

    “嗯。”

    姜芃姬轻声应了一句。

    系统还算人性化,进行惩罚之前都给了三分钟的准备时间,姜芃姬不紧不慢地脱下外衫,仅留一身月白里衣,坐在床褥之上,冷静地等待系统准备的惩罚。

    “三、二、一!惩罚执行!”

    随着系统冰冷的倒计时结束,那一瞬间,一股奇异而爆裂的能量瞬间包裹全身,从肌肤体表以势如破竹的架势,狠狠流窜全身各处,每一处肌肉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暴力搅碎。

    姜芃姬被这阵剧痛逼得弯腰,躺倒在床榻之上,仅出轻微的声响。

    随着这股爆裂能量的流窜,左胸的心脏以难以想象的度跳动,仿佛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

    血液流窜度加快,滚烫的汗液从毛孔流出,不过三两呼吸时间,她躺倒的那片地方竟然浮现一片阴湿,后背肩胛骨处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裳,多余的汗水顺着肌理下滑,滴入床榻。

    讲真,系统给予的惩罚和姜芃姬以前经受的训练并不在一个层次。

    要说残酷程度,系统所给予的惩罚不过是最普通的难度,而联邦的训练却是地狱级别的。

    可,如今将两者放在一起比较,她宁愿选择在经历一遍联邦的训练。

    不为别的,她一时大意,又过于高估自己,竟然忘了如今这具身体是远古时代的女性!

    没有经受针对性训练,远古时代女性各方面的数值都堪称孱,更不用说和以前的她相比较。

    一样的痛觉,柳兰亭的身体会痛苦崩溃,但姜芃姬以前的身体却不受影响。

    尽管柳兰亭这具身体增添了31点融合武力,也只是让这具身体从战五渣勉强提升到魁梧壮汉的水平,说到底还是普通人一个,若论数值,其实连基因战士的零头都比不上。

    在这种情形下,姜芃姬面临一个十分尴尬的处境。

    精神和意志足够坚定,然而身体却已经达到崩溃的极限。

    她的脸因为剧痛而略微扭曲,唇角却勾起一抹扭曲的古怪笑意,带着些许嘲讽。

    尽管不知道系统那边电击痛感是怎么分层的,不过亲身经历一遍,她十分清楚一件事——所谓五级电击,恰好踩着这具身体忍耐极限,稍稍再重一分,身体会先意识崩溃死亡!

    从惩罚开始,系统便进入旁观者的冷漠状态,冷眼看着她接受惩罚,期待着她扛不住求饶。

    系统和宿主,两者互助互利不好么?

    为什么要如此暴力不合作,这样损伤的不是两个人的利益?

    作为一个系统,它十分肯定姜芃姬的能力,若是忽略那个臭脾气,它甚至挑不出哪里错。

    对于一个系统,特别像它这样目的性明确的养成性质系统来说,愚蠢的宿主的确很好控制,但是带起来也累,既当爹又当妈,每一步路都要替她们算好,跟个保姆奶娘似的。

    所以,基本每一个系统都渴望能碰上一个聪明又有上进心还容易控制的宿主。

    偏偏,姜芃姬不属于这两类。

    她聪明也肯上进,唯一的致命缺点便是——她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不容许被旁人掌控。

    一个不肯服从系统安排的宿主,简直比那些出门懒得带脑子的傻瓜宿主更加讨人厌!

    此时,柳兰亭这具身体已经踩在崩溃的边缘,要不是姜芃姬意识坚定,恐怕已经没用了。

    她在暗中对自己说道,“再坚持一下,姜芃姬!”

    联邦研究出来的基因战士训练方式,本质就是以外界力量刺激肌肉细胞活性。

    呵呵,虽然这股诡异的能量让她吃足了苦头,不过扛过去之后,收益也将会是巨大的。

    系统的确不会让她死,要是她真的死了,系统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然而不会让她死,以及不会让她吃苦头,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她很清楚系统借由此次惩罚输送的警告——不想再吃苦头,一定要乖乖完成系统任务!

    呵呵!

    这可真是不幸!

    她姜芃姬就是一块谁也咬不动的硬骨头!

    敢咬?

    小心崩了一口牙!

    系统正冷漠旁观,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

    柳羲身体数据已经被实时监控,只是踩着零界点而已,人还活着就行。

    三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然而对于此时的姜芃姬来说却是度秒如年。

    前一分钟,柳羲身体数据都呈现可怕的猩红色,这代表高度警报,身体已经逼近极限数值。

    一分钟过去,系统依旧不急不躁,却没现那一串数据的红色已经稍稍浅淡。

    等它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数据颜色已经变成接近红色的橙红。

    依旧是高危,但警报程度比猩红降低一个档次。

    生了什么事情?

    系统一脸懵逼。

    不过是半分钟时间,橙红又慢慢退成了橘黄,警报程度再降一等!

    没等系统查明生了什么事情,持续三分钟的惩罚已经结束,姜芃姬四肢大开,仰面躺在床榻上,胸腔急促起伏,口鼻并用,贪婪地呼吸新鲜空气,借此缓解身体各处残留的剧痛。

    “三分钟已经过去了?”

    姜芃姬的声音变得极其沙哑,仿佛砂纸摩挲玻璃那般刺耳。

    系统轻轻嗯了一声。

    “三分钟,真是……短得令人遗憾啊……”

    她呵呵一声,声线显得古怪而讥诮。

    系统以为姜芃姬这是在嘲讽它,不由得开口说道,“即时制任务是自动布的,并非是我故意给宿主,任务放时间、次数乃至内容,这都不是系统本身可以控制的,宿主这样讽刺,这会极大打击系统的积极性,对我们之间的合作产生巨大影响。”

    姜芃姬已经累极了,但脸上却挂着灿烂的笑颜。

    “不,系统,我不是这个意思!”姜芃姬笑得厉害,险些说不出完整的话。

    “那是什么意思?”系统问。

    姜芃姬忍笑着,肚子有些疼,“我的意思是,你看看数据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