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89:沧州孟氏来人(三)
    “哼,少跟老子耍花招,说!你们这里是不是抓了一个相貌极佳,年纪不大的少年?”

    领头的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小二那点心思怎么逃得过他的眼睛?

    当下挥鞭示威,只听耳边啪的一声,那张结结实实的赌桌应声而碎,还来不及躲闪的赌徒被抽了个正着,下一秒,一条吓人的血痕渗透衣裳,吓得所有人都纷纷远离。

    地上只剩一桌子被打碎的赌桌残害,以及一个捂着腰肢,鲜血不停从指间渗出的痛嚎赌徒。

    “再不老实说实话,等会儿就让你们都尝一尝被鞭子抽打的滋味。我再问一遍,你们这个赌坊,前两天是不是抓了一个相貌极佳,年纪不大的少年!说,是不是抓了!”

    那人手中的鞭子极其粗,约莫有成人两指粗细,黑长鞭体还有不少细细密密的倒钩!

    鞭尾串着二十几片薄刃!

    用这种鞭子,一鞭子下去,根本不需要用多少力气就能将人抽得鲜血直流,要是加大了气力,说不定一鞭子都挨不过去,直接一命呜呼见阎王了。

    小二距离头领比较近,可以清晰看到鞭子上面倒钩不停滴落的鲜血,顿时吓得胆裂魂飞。

    “小、小的……”店小二原本还想嘴硬一下,然而等他的眼神和对方对上,一种死亡的错觉侵袭而来,仿佛脖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掐着,让他说不出之后的字眼儿。

    其他赌徒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知道赌坊恐怕摊上大事儿了。

    想要偷偷摸摸溜走,奈何人家随从将大门给堵上了,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放人的架势。

    店小二不肯说,其他赌徒可惜命了,自然是张口就来。

    “前两日子,的确抓了那么一个小伙子。听人说,那小子长得漂亮极了,美得像是天仙儿一样,皮肤细腻,滋味儿也……”赌徒一时最快,还没说完之后的话,已经被身边的人捂住。

    整个大堂静悄悄的,众人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肃杀氛围笼罩全场。

    那些赌徒都是普通人,身体甚至连普通人还不如,何时面对过这等杀气?

    顿时吓得两股战战,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然不觉得膝盖疼。

    他们不知道,其实头领以及那些随从,此时的心情也是极其震惊,惊得忘了该怎么反应。

    都是成年男人,开过荤,玩过女人,也许还有人玩过男人,对于那个赌徒口中描述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场景才会生,他们心里清楚得很……此时,众人脑海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的确完蛋了呀!

    孟悢是谁?

    家主孟湛中意的家族宗子,未来的孟氏掌舵人,如今,竟然在个赌坊被……简直难以启齿!

    头领表情阴沉无比,甚至变得铁青,他已经不敢去想,等会救出孟悢会面临的狂风暴。

    店小二此时也是欲哭无泪,他已经意识到,之前抓的那个小子,踏马真的有背景!

    现在人家找上门要人了,明显还是不好惹的硬茬子,一个小小赌坊如何抵抗得了?

    小二颤颤巍巍地道,“人、人……真的不在这里……已经早早放走了……”

    头领又怎么会相信?

    他宁愿相信这些人见色起意,将孟悢关在小黑屋这样这样,然后那样那样不和谐。

    抬手一挥,带来的二三十随从默契一致地将赌坊各个入口出口全部守住,不让一人逃脱。

    “搜!”

    一声令下,拆迁……不,搜人活动开始了。

    头领仿佛一根石柱一般,矗立在原地,双手抱胸,刀削斧砍的坚毅脸廓上带着凝重。

    店小二欲哭无泪,其他打手接到消息想要提着木棍上来,一个随从直接抽出腰间的刀。

    鲜血喷溅,染红了赌桌以及散落一地的碎银和赌具。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个打手的手臂被砍断,然后贯穿了胸口,睁着惊骇的眸子,轰然倒地。

    出、出人命了!

    鲜血很快弥漫开来,充斥整个大堂,。

    胆子小的赌徒直接捂着嘴呕吐,胆子大的也是脸色煞白煞白,仿佛涂了一层石灰的白墙。

    虽然赌坊的打手也是做惯了丧尽天良的事情,但他们还知道怕,只敢把人打成重伤,而不敢把人往死里大,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很角色。

    人家腰间别着的刀,全都是货真价实的,可以要人命的!

    等待的时间尤为长久,一个接一个随从过来,脸色带着灰败,全都没有找到人。

    “大、大爷……我们小店,的确有眼不识泰山,抓了那位小郎君,但是……当天夜里,那个小郎君就已经被人救走了呀……”店小二战战兢兢,两条瘦腿儿不停打颤。

    他不敢说实话,要是说了实话,说那个小郎君是被抓第二天晚上失踪的,无疑是坐实了那个赌徒大嘴巴透露出的事实——试想一下那个士族高门能忍受这等羞辱?

    到时候,他们可就真的完蛋了,所以有些消息是打死都不能承认。

    又过了一会儿,随从66续续回来,消息都十分令人失望。

    直到最后一个,对方手中捧着两卷书简,书简上面沾着些许灰土。

    这两份书简是从一间柴房内搜到的,“找到了这个……头儿,您看看……”

    他仔细逼问过某两个打手,确定柴房就是赌坊关押“货物”的地方。

    因为不敢擅作主张,所以他没有拆开书简看里头的内容。

    头领伸手接过,动作粗鲁地撕开竹简上捆绑整齐的布条,一手抖开。

    一目十行地上下阅览,头领看完,顿时脸色越黑沉,好似要滴出墨汁。

    众人俱是战战兢兢,生怕里面写着孟悢已经死了之类的消息。

    当然,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内容,但也不容乐观。

    “这些人……全部处理掉!”

    头领眸色一闪,凶戾之气尽显。

    收到命令,其他随从并没有犹豫,齐刷刷拔出自己腰间的刀,走向其他人。

    这些人要做什么?

    不管是赌坊的人,还是那些赌徒,纷纷吓得肝胆俱裂。

    “杀人啦!”

    其中一赌徒忍不住,拔腿想要冲向门外,脑袋顷刻飞起,和身体分了家。

    狂喷的鲜血溅在墙上,这时所有人都清晰意识到一点。

    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