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195:不服?憋着(四)
    话音刚落,一支箭矢破空而来,直接将一个站得比较远的人,穿胸而过。

    “唔——”

    闷声响起,众人纷纷循着声处望去,正好看到那人抬手捂着胸口,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只见他魁梧的身躯缓缓向后仰倒,鲜血从彻底破碎的心脏流出,染红了一片土地。

    临死之前,他的眸子还睁得圆大,仿佛看到了厉鬼一般。

    这个景象看得人毛骨悚然,难道说……这个林子里……真的有厉鬼?

    “慌什么!堂堂男儿,怕什么厉鬼!”

    头领大喝一声,将所有人的理智都拉了回来,他举着刀上前,一脸阴沉之色地朝着箭矢射来的方向走了几步,草丛灌木抵抗不住刀锋的锐利,纷纷被砍翻在地。

    没有!依旧没有痕迹!偷袭的人到底在地什么的地方?

    头领看着没有任何活人痕迹的地面,表情宛若墙面一般,裂了几道纹路。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又是一个人被来历不明的箭矢穿胸而过,方向和头领相隔甚远。

    头领急忙赶回来,只见那个人已彻底咽了气,和之前那人一样,都是正中心脏而死。

    他检查了一下伤口,内心的暴虐情绪已经克制不住。

    自从他开始为孟氏效劳,习惯了被人众星捧月一般阿谀奉承,什么时候遭受这般羞辱?

    被一伙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小卒戏耍,更可恨的是,对方从始至终未曾显露身形。

    “装神弄鬼!区区竖子,不足为惧。”头领起身,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都是傻的么,别人把弓箭对着你们,竟然半点儿感觉都没有,还三三两两站着……”

    头领一声呵斥,其他人纷纷打了激灵,也不敢这么松懈地三两分散,而是结成一个比较有序的阵势,相较于不知名的“厉鬼”,对于他们来说还是这位头领比较可怕,

    姜芃姬见状,早已经悄无声息地换了一个地方。

    “真是蠢得要命,感觉没什么挑战性。”

    姜芃姬笑了笑,敌明我暗,主动权在她手里,不管对方是抱团聚集还是三两分散,守望互助,全部都是无用功,除非他们能感觉到她的气息,亦或者提前一步察觉她杀人的举动。

    杀气,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其实真的存在,只是摸不着看不着罢了。

    有些武者努力锻炼自己,提升五感,隐隐会产生一种玄奥的“直觉”,当旁人注视他的时候,他都会有所感觉,更别说“杀气”这样满含恶意的情绪。

    那个头领的确有本事,他的五感也隐约到了那种程度,对旁人的杀意和注视都会有所感觉。

    不过,姜芃姬的水平又怎么能和这些人一样?

    一个会被人察觉杀意的基因战士,本身就属于劣品中的劣品,根本无法投入任务。

    姜芃姬在狙杀方面也有丰富经验,每次都能顺利得手。

    要是她不能完美收敛这种“杀气”,百分之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依照未来世界人均五感水平,那就不叫暗中狙击了,而是明晃晃告诉敌人自己的方位,并且想要对方的性命。

    那还玩个蛋!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热闹,似乎经过初次见血的震撼之后,他们已经淡定了。

    绾月:#笑哭,总有一种满级金色神装大号在新手村屠杀玩弄小号的即视感。

    艾泽花火:明明是已经飞升的神号虐彩笔吧?

    终非昨夜星辰:碾压才好看啊,爽,我就喜欢一刀子下去倒一片小怪的感觉。

    姜芃姬勾了勾唇,抱团啊,这只会死得更加干脆好么。

    主播V: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一箭双雕!

    话音刚落,箭矢已经破空而去,姜芃姬头也不回地再度换了个地方。

    咻——

    一支箭矢破空而来,众人直到临近才现它的存在,然而这已经来不及了。

    “又是两个!”

    姜芃姬不用看也知道已经再度拿下对方两个人头,此时,减员人数已经到了一个令人惶恐的数字。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偷袭者的身影,但身边的伙伴却接二连三倒下。

    头领被护在中间安然无恙,可之前被双杀的两个人却离他很近,倒地方向也是冲着他的。

    “有这样箭术的,绝对不可能是土匪……”

    头领将倒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推开,表面闪过一丝不甘。

    不过他也清楚,继续在密林里面待着,他们只会悄无声息死更多的人。

    “难道是……河间郡那些人报复?”一个随从战战兢兢地猜测。

    头领冷哼一声,轻蔑道,“那些人哪里有这个骨气……”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么谁是下手的人?

    难不成……真是青天白日冒出了厉鬼?

    一时间人心惶惶,看着他们撤离,再看了一眼箭筒之内的储备,姜芃姬的笑容带着些邪魅。

    黄泉路这条道,既然已经踏上了,哪里还有脱身的道理?

    移动射击,这对姜芃姬来说并不难,唯一的难度在于移动的时候还要注意掩藏身形。

    气氛变得更加恐怖而阴森,紧张的气氛和死亡的阴影笼罩众人心头。

    咚——

    落在队尾掩护的一员随从,他的脑袋从太阳穴位置被箭矢刺穿,直接钉在了不远处的树干。

    “惊慌什么!撤退!”

    头领察觉到队尾的异响,心中蓦地一沉,知道又有一条人命被人悄悄夺走。

    同样的场景又接二连三上演,姜芃姬像是最为老练的猎手,仿佛这片密林被她摸得透透的,不管那一行人如何奔跑、如何慌张,她都能维持一个相当安全的射程。

    她像是一只经验老道的猫,那些人便是被她驱赶追逐的老鼠。

    一点一点摧毁粉碎他们的心理防御,等耍弄够了,再一击致命。

    头领已经快被这样接二连三的射杀弄得精神崩溃,纵然他表面上如何镇定,可依旧无法掩饰他内心的心虚……是的,心虚!

    他根本察觉不到那些箭矢会从什么方向射来,更加不知道对方狩猎的目标是哪个。

    敌暗我明,还是处于密林这样遮挡物比较多的地方,他们实在是太被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