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直播攻略 > 301:三年琅琊(一)
    #x
    卫慈右手抬着一盏微弱的烛火,脚步无声地穿过走廊。r

    月色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映在门扉之上。r

    “师父?”r

    卫慈脚步一顿,望见前方端坐着一尊人影。r

    渊镜先生偏头,冲着卫慈抬手招了一下,“子孝,到为师这里。”r

    望见渊镜先生肩头披着的衣氅,卫慈上前坐在对方身边,将灯盏放在一旁。r

    “师父在这里等了多久?”r

    卫慈不用询问也知道渊镜先生是在等自己。r

    “这不重要。”渊镜先生淡淡地说道,隐约带着一丝笑意,“子孝并非鲁莽之人,今日考评的事情,为师听友默、少音他们说了。当众以书案打人,这连你三五岁那会儿也不会做出来。”r

    卫慈脸色微红,垂头认错,“徒儿知错,还请师父责罚。”r

    渊镜先生摇头,反问他,“为何要责罚?为师并不觉得你哪里做错了,相反,打得很好。”r

    又不是把人打死了,那个士子举措也的确过分,搁谁谁不火大?r

    渊镜先生絮絮叨叨地道,“为师今日过来,不是为了斥责你,只是想要告诉你,再随性一些也无妨。你这性子便是太认真了,心思又重,有什么事情还喜欢装在肚子里,独自瞒着所有人。说句俗气的,旁人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如何能知道你到底是何想法?”r

    卫慈保持沉默,垂着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r

    渊镜先生以手捶了捶有些麻痹的腿,随性道,“有些话,想要说便说出来。”r

    “徒儿……不敢说。”r

    卫慈有很多话想说,然而转到嘴里打了个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r

    渊镜先生笑了笑,“子孝,谋者忌讳甚多,其中一条便是勿以己心揣度他人之意。为师知道你为何不敢说,因为以你所见,你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所以没有说的必要,是否如此?”r

    卫慈保持缄默。r

    渊镜先生无奈地笑了笑,“为师不否认你谋算人心的能耐,但唯独一人,你恐怕会失算。”r

    尽管渊镜先生没有点名道姓那个人是谁,但卫慈和这位老师有些默契,他心里门儿清。r

    “唯有彻底了解,方能做到算无遗策。”渊镜先生对着卫慈努了努嘴,揶揄道,“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你若是以过去的偏见对待她,恐怕会泄底更快。往事如烟云逝去,你也该以全新的心态去观察周遭一切,勿要被过往蒙蔽双目。做不到这点,该输还是要输,输得更惨。”r

    卫慈终于有了表情变化,望向渊镜的眼神带着些许震惊和闪避。r

    渊镜先生低低笑道,“老头子人老了,这双眼睛可还没瞎。”r

    良久之后,卫慈出声打破了寂静。r

    “师父,徒儿想要离开些许日子。”r

    渊镜先生道,“因为想要逃?”r

    卫慈摇头,苦笑道,“若是徒儿这般怯懦,无法面对现实,早早跟着族人迁去中诏了,何苦留在琅琊,又干巴巴来到上京?遇见那位,实属意外。徒儿并非无法接受,只是见到十来岁的她,心中不仅没有坚定,反而有些迷惘,似乎……徒儿从未认识她一般。”r

    打开了话匣子,一向寡言少语的卫慈宛若孩童一般,在渊镜面前倾吐内心挤压已久的心思。r

    渊镜先生始终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r

    他隐约猜出卫慈的经历,只是未曾想到,这孩子心中挤压了如此多的矛盾和痛苦。r

    “若是觉得难受,暂时离开一些时间,好好理清自己的思绪。”渊镜先生如此说道。r

    卫慈摇头,说道,“徒儿无事,师父无需多虑。如今一看,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人也不同,特别是她……徒儿若是继续被往日记忆牵绊,恐怕活得比过去还要不如。”r

    他的目标便是名留青史,以堂堂正正的谋者身份,而非以那般不堪的身份。r

    被后人戏谑诟病不说,还成了她身上的污点。r

    曾经他觉得前者令他痛苦,可当剑身刺穿喉咙,他突然明悟,后者更加让他无法接受。r

    渊镜先生望着卫慈良久,叹息着道,“你能这么想最好,重新去结识,旧人亦有新面貌。”r

    卫慈暗中紧了紧拳头,“徒儿明白。”r

    另一处,柳佘带着一身的疲倦,坐着马车回到了风府。r

    此次考评的名次已经排列出来了,他将单子抄录了一份,存放在信折里,上了火漆,呈交给了皇帝,至于对方看不看,这就不是他能插手了。r

    放榜时间在三日之后,放榜结束便是琼林宴,作为总考评官的他要露面。r

    再之后,基本没有他的事儿了。r

    客房院落灯火通明,柳佘望见闺女身边的侍女踏雪提着一盏灯在院门口等待。r

    “兰亭今夜没有回来?”他拢了拢衣氅,挡掉外界的冷风。r

    踏雪见柳佘归来,脸露喜色,上前行。r

    “回禀老爷的话,奴奉了郎君的命令在此等候您呢。”r

    柳佘蹙了蹙眉头,正色道,“兰亭找我有什么事情?”r

    对于这个闺女,柳佘一向很看重,对方找他肯定是有要紧事情,不能耽误。r

    “郎君未曾说,只是让奴转告老爷,郎君在您房里等候。”r

    柳佘边走边点头,心中猜测闺女找他有什么事情。r

    到了房门口,室内果然点着一盏灯,姜芃姬在烛光照耀下细看什么书籍。r

    “父亲。”听到动静,姜芃姬抬头。r

    “听踏雪说,你找我有事?”r

    柳佘赶忙将房门关上,免得冷风冲散屋子里的热气。r

    “父亲的致仕折子还没有递上去吧?”姜芃姬问。r

    “自然还没有,打算等琼林宴之后再递。”柳佘坐到姜芃姬对面,见她手上拿着的竟然是一副坤舆图,“兰亭可有什么好的建议?”r

    “父亲想要做富家翁,但儿不孝,斗胆请父亲再辛劳一阵子。”r

    柳佘挑眉,“不递折子?”r

    姜芃姬摇头,低声细语道,“并非如此,儿是想父亲尽力拿下崇州。”r

    崇州?r

    柳佘心思一转,明白了一些,“趁机屯兵?”r

    姜芃姬说道,“不仅如此,还有另外几重目的。